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九十三. 法巴曼的巷战

八百九十三. 法巴曼的巷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合围部队很快就会到达,其中部分部队在路上遭到了法国人以及沙特阿拉伯骑兵部队的袭击,遭遇到了一些损失,但是并不严重,我们的合围计划很快就能完成。恩斯特,你那的情况怎么样?”

    在恢复了曼施坦因的通话后,这位德意志帝国的元帅简单的通报了一些情况,接着很快便关切地问道。

    “巷战正在进行,到处都在作战。”王维屹冷静地说道:“我很好,法巴曼已经成功的吸引住了美军第9装甲师的主力。但是我们的伤亡同样很大。曼施坦因元帅,增援部队最晚后天必须到达。”

    “是的,恩斯特元帅,增援最晚在后天一定可以到达!”曼施坦因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说道。

    王维屹挂断了通讯,这时候一枚炮弹就在不远的地方炸响了

    现在,法巴曼的巷战已经到了最残酷,也是最白热化的阶段。德美两军都已经投入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美国人的伤亡似乎要更惨重一些,他们不但让大量的士兵阵亡在了这里,而且更加惨烈的是,他们的内斯科上校和马沙少校几乎在同一天阵亡了,这才是让美军第9装甲师的罗申将军最为痛心的事情。

    在他的记忆里,内斯科上校和马沙少校是他手下的两员虎将,交代给他们的任务从来都没有不能顺利完成的。

    可是现在出现在罗申将军面前的却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他已经觉得自己出离的愤怒了,自从踏上了中东战场。他在德军手里吃过不少的亏,但从来没有一次和现在一样悲哀的。

    据说,内斯科上校和马沙少校一直到死甚至连敌人的脸都没有看到。还有比这更加羞辱的事情吗?

    不。罗申将军确信再也没有了!

    可是他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能够动用的部队已经全部派上了战场,能够动用的力量也全部都用到了战场中。他还能够做些什么呢?

    而且,从盟军中东总司令部那里传来消息,一些德军正在迅速的向法巴曼靠拢,盟军司令部已经下令法军和沙特军进行堵截,但是效果不是很大,希望法巴曼的战斗能够尽快结束。

    一直到了现在。无论是罗申将军还是中东盟军总司令部,都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向着美军第9装甲师悄悄的逼近着

    此时的罗申将军孤注一掷,亲自出现在了法巴曼。他必须要尽快的结束发生在这里的战争了。

    大量的美军再大量坦克装甲车的配合下,苍蝇一般的向着德军各个防御阵地发起了疯狂的突击。

    而此时,再法巴曼德军拼死抵抗的时候,增援部队也在快速的向着法巴曼接近。

    时间——成为了最重要的一切。

    “猎杀者恩斯特”——起码现在王维屹又多了一个外号了。他一直都和自己的部队坚持再一起。在成功的干掉了身后那些企图追杀自己的敌人后,他找到了范思腾上校,并且将这里做为了整个法巴曼的指挥中心。

    范思腾上校也听说了恩斯特元帅奇迹一般的战绩,和任何一名普通的士兵一样,他的内心同样也对元帅充满了惊叹。

    危险还是无处不在的,就在十多分钟前,美军刚刚向这里发动了一次规模不小的进攻,万幸的是。处在危急中的范思腾上校和他的部队及时得到了来自ss阿尔德里奇一级突击大队的及时增援,这才打退了那支疯狂的美军部队!

    疯狂——现在只能用疯狂才能来形容美国人了。他们不顾一切的发起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完全不顾损失。

    尤其是美军那些坦克的进攻,简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这同时也对德军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所幸前天的那场大雨,让美军的进攻变得困难了不少,要不然德国人的损失大概还要大的多。

    而及时出现在这里的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最大程度的稳定住了德国人的军心。

    恩斯特元帅似乎有一种旁人所不具备的神奇的力量,他每次出现的地方,无论那个战场形势有多么的危急,只要恩斯特元帅站在那里,一切的恐慌便会消失,士兵们的双手又会再次变得稳定无比。

    现在,是考验这些德国士兵们的时候了

    美军的进攻再一次的开始了,三辆坦克,一百多名的士兵,开始悄悄的向这里的阵地摸索而来。

    从他们的样子来看,他们似乎认为自己的这些举动不会被德军发现一样。

    阵地上的德军静静的等待着,他们并不着急,一直把美军放到了射程范围之后,阵地上的火力才猛然全开。

    火箭炮、反坦克炮,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全都发出了可怕的嘶吼。

    最前面的那辆坦克,再反坦克炮的打击下瞬间便成为了一堆废铁。那些跟随着坦克一起前进的步兵们猛的趴伏到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mg重机枪——这种德军使用了许多年,但性能依旧可靠的武器将一串串的火舌倾泻向了敌人。

    一枚枚的手榴弹拼命的扔了出去,阵阵的爆炸声里,升腾起来的硝烟笼罩住了战场。间或有一样东西飞起,等落到地上的时候才能看处那是一只被炸断的胳膊。而于此同时,这支胳膊的主人则发出了最痛苦的哀嚎。

    这就是最真实的战场一旦踏上这个战场,才会知道什么才是最残酷的事实。

    每一个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永远也都无法忘记。哪怕他们能够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可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废物的残肢断臂。死去的同伴,都会最清晰的呈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可是你又能够怎么办?既然已经在这里了,你便不会再有任何的选择

    范思腾上校也亲自投入到了战场,就和正在操持着一挺重机枪的恩斯特元帅一样。在这样的战场上,在这样的环境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军官和士兵的分别。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唯一能够做出的选择就是战斗到底

    三个美军士兵悄悄的摸了上来。王维屹手中的机枪却一下停止了,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一般。

    可是,当他们进入到了更加适合射击的范围。王维屹停止了没有多少时候的重机枪便再次发出了可怕的轰鸣

    两个美军士兵的身子被打成了蜂窝一般其中的一个负了伤,挣扎在血泊中努力想要回到自己的阵地里

    他无法再回去了又是一长串的子弹射来,彻底的让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战争就在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进行着美国人在大量的死去,德国人同样也在大量的死去战争。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是公平的

    要想取得胜利。总是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的

    又是一次进攻被打退了,德军的士兵们匆忙的修复着阵地,笨拙的救护着自己的同伴。他们可不是医生,专业的医护兵在敌人第一次冲锋的时候就中弹死去了。

    这些德国士兵想要帮助自己的同伴,就必须临时去掌握那些医疗技术,得学着去如何处理那些正在流血的伤口。

    否则,你唯一能够做的,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死去

    王维屹和范思腾上校同样也在忙碌着。

    王维屹帮助一个受了伤的士兵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板着脸说道:“士兵,你觉得自己还能够战斗吗?”

    “当然。元帅。”士兵回答的非常坚定,然后他迟疑了一下:“元帅,你说我们会胜利吗?”

    “啊,这我无法回答你”王维屹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士兵先生,这得看你拥有什么样的信念,如果你认为自己能够获得胜利,那么胜利女神一定在向你微笑。可是,如果你不拥有这样的信心,那么我会觉得非常遗憾,也许在战场上第一个死去的人就是你。”

    “啊,我明白了。”士兵一下便明白了恩斯特元帅的意思:“无论怎样,我都会追随着您战斗到底的。我相信我们能够打败那些美国佬的。”

    而在这个时候,原先和恩斯特元帅战斗在一起的埃里克少尉和他的同伴们却遭遇到了一些麻烦。

    他们被命令负责在法巴曼拖拉机厂阻挡住敌人的攻击,可是在这个时候美军却已经向拖拉机厂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埃里克少尉他们距兵工厂只有差不多半公里的路。不过为了隐蔽,他们都是在废墟的缝隙当中艰难爬行。埃里克少尉和在路上遇到的德姆里中尉边爬边聊天用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嘿,你说我们的增援什么时候可以到达?”

    “这我可说不清楚。”

    “我真是希望战争能够快点结束啊。”

    “当然,这和我想的完全一样。”

    “要是在我看来这场战争”德姆里突然住了嘴他透过缝隙朝外面看,外面几架美军“鬼怪”式战斗机飞了过去。投下了几十颗炸弹,街道两旁仅存的几幢建筑被炸毁了。随后又是第二波“鬼怪”式编队。这一队开始投掷燃烧弹,相邻的两条大街烈火熊熊。

    “不要出声,只要火没烧到你身上就不要乱动。”德姆里低声说。

    德军的轰炸机刚刚飞走,街道上就出现大队美军。差不多有百十来人,还有两辆坦克,他们就是美军上校史密斯所指挥的一个连。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埃里克少尉急忙说道:“我们人少,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美军后面跟着二十多个德军战俘和市民。

    “可能是押送战俘的军队。”一个士兵说道。

    “要不要救他们。落在美国人手里可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另一个士兵说道。

    “如果救了他们,咱们就是个死,咱们只有二十多人!”一个下士小声呵斥道。

    美军突然不走了。那些战俘和市民被纷纷戴上了眼罩。

    “他们要大开杀戒啊!咱们要不要开枪,看着自己的同胞被杀总是过意不去。”

    德军士兵已经有不少举起了枪,他们刚要拉开保险,外面一排枪声响过,那些战俘和市民倒在了血泊当中。这是美军的恐吓示威。

    “妈的!”德姆里骂了一句,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后面埃里克少尉拉了他一下提醒他注意。

    美军可能是心虚,跟在后面的一个火焰喷射兵和另外几个士兵嘀咕了几句。然后那具火焰喷射器就对准了埃里克少尉他们所在的那堆废墟。一串火焰喷了过去。

    一次,没反应。美军又喷射了第二次,火焰透过缝隙钻进了废墟当中。突然几声惨叫。几个德军士兵忍不住了,浑身着火地跳出了废墟。美军马上开枪把他们击毙,有一个没死的一跃而起,抱住了一个美军跟他同归于尽。随后坦克调转炮塔要对废墟开炮。

    暴露了!埃里克少尉和德姆里互相使了个眼色。带着士兵们跳出了废墟。刚才炽热的仇恨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几个美军士兵猝不及防被扫倒在地。随后一个德军士兵趁着美国人还没反应过来。拎着特制的炸药冲了过去。拉开导火线对着美军的坦克就扔了过去,炸药包是经过埃里克少尉他们改造专门对付坦克的,只要拉开导火索,五秒钟就可以爆炸,防止被美军丢还。唯一的群点就是携带者又跟坦克同归于尽的风险。说时迟那时快,美军的一辆坦克变为了废铁,哪个大胆的士兵在这功夫纵身一跃逃出了爆炸范围。

    美军岂是那么容易欺侮的?美军所有武器一同射击,刚才那个在废墟中呵斥人的下士身中无数子弹。当场变成肉泥。幸亏德军及时疏散开来了,不然就这功夫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埃里克少尉他们利用街道上被击毁的坦克。废墟,破烂卡车作掩护与德军打起来了,边打边向兵工厂运动。美军的喷火兵刚要再次喷射火焰,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燃料罐,他一下子变成了火人。

    德姆里用冲锋枪对准德军来了几次长点射。就被坦克炸的失去了意识。埃里克少尉急忙命令两个士兵将他保护好。

    美军有的已经冲了过来,双方开始用冲锋枪和手枪进行近距格斗。

    一个美军埃里克少尉冲了过来,一个德军士兵急忙将那个那名美军扑倒在地,用匕首刺穿了他的喉咙。

    这时,一个倒在地上受伤的美军挣扎着爬了起来,抽出了工兵铲,朝在他旁边的埃里克少尉狠狠地劈了过去。埃里克少尉本能地冲锋枪一挡,冲锋枪就被砍落在地。那个士兵将埃里克少尉踢到在地,埃里克少尉急忙挥拳朝那个美军的脸上狠狠一击。然后凭着动物本能用出全力拧断了那个美军的脖子。

    保护德姆里的两个士兵在美军机枪的扫射下阵亡了。几个美军士兵一看那里躺着一个还没死的德军中士,就想冲过去再补一枪。这时,一个二等兵急忙冲过来用手枪解决了两个美军。此时已经恢复了意识的德姆里也拔出了手枪,将另外两个美击毙。不过那个二等兵毕竟是站着的,美均坦克开炮将他炸了个粉碎。

    “我们人太少了!”已经重新捡起冲锋枪的埃里克少尉对德姆里说道,照这样咱们怕是撑不到工厂了。

    这时,美军的坦克装甲突然被一颗炮弹击中了。埃里克少尉他们身后出现了三辆德国制造的老式坦克。不过这颗炮弹质量实在是太差,只是将美军的坦克豁了一个口子。那辆坦克还没完蛋,没有瞄准装置德制坦克继续开炮,不过没有一颗炮弹能命中美军军坦克,倒是炸飞了几个美军步兵。

    一辆美军坦克接连两炮,那辆德制坦克炮塔飞了出去,伴随着爆炸声,又一枚炮弹顺着美军坦克的豁口钻了进去,美军坦克被摧毁了,里面的乘员也殉爆了。这时又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两辆美军坦克,德军的坦克只在眨眼工夫就被摧毁了。

    就在这此小规模坦克战中,埃里克少尉他们借着大火和浓烟跑了两百多米,马上就到兵工厂了。不料却在这里和美军的援兵撞了个正着。由于埃里克少尉他们遭遇了这个特殊情况,居然是一路跑到了工厂,其余的德军士兵还没来呢。

    工厂中的美军听到外面的枪声后,也冲了出来。

    “完蛋了!”埃里克少尉和德姆里刚这么想。

    就在这个时候,德军的炮火突然覆盖了此区域。埃里克少尉他们由于早就找好了掩体,没有受到伤害。

    这些德国士兵们怔在了哪里,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出现的炮火。当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只想到了唯一的一种结束:

    那就是——自己的增援部队终于已经到达了!

    而这也许将是一切苦难的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