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八十七. “地狱战场”

八百八十七. “地狱战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总觉得命运似乎为他牵上了一条奇怪的线。

    过去无论自己要去哪里,紫光军事基地总能够准确无误的将自己送达,但是现在却发生了一些奇妙的改变。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也没有什么可以多想的了。

    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和曼施坦因的见面,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吧?

    要想成功防御住法巴曼,一直等到德军合围部队到达,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隐藏德军的真正实力,这里讲不会有充分的空中和炮火支援,也就是说德军必须再一次面对盟军绝对的空中和炮火优势。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王维屹所参加过的无数次的战斗,比这更加危险的比比皆是。

    1966年1月11日,盟军对法巴曼的攻击正式开始了。而这是一场足以让所有人都永远无法忘记的大战争。

    天上,是盟军呼啸而来的飞机,不断的向地面投掷着炸弹和燃烧弹;地面,是盟军凶猛的炮火,不断的用一枚枚的炮弹袭击着阵地。

    整个战场都被烈火和硝烟笼罩

    德军的士兵们早就已经熟悉了这一切,他们无所谓的呆在自己的战壕里,听着炮弹在头顶呼啸而过,看着一阵阵的爆炸在身边升腾而起。

    这些尽管会给他们的防御带来麻烦,但对于这些德军士兵来说无非就是威胁而已。

    一会。真正的较量才会开始。

    当炮火尽情的肆虐了阵地之后,敌人的进攻终于开始了。那些坦克和装甲车很快便出现在了德国士兵们的视线中。

    反坦克武器迅速的被调到了阵地中

    王维屹端起了望远镜,开始平静的注视起即将被鲜血染红的阵地

    傲慢的坦克和蜂拥而来的敌人出现了。德军的士兵们默默等待着。整个阵地上都处在一种喧闹中的奇怪安静之中。

    而在德军阵地的对面,内斯科上校做为处在进攻最前沿的军官,很清楚自己的部队将面临敌人什么样的抵抗。

    在美军中也许内斯科是最痛恨德国人的了。他的父亲是法国人,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于德国从他父亲那一辈开始便有着切齿的痛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移居到美国的内斯科已经成为了一名美军军官,他无限盼望着美国能够迅速参战。这样自己猜能够帮助父亲完全报仇的心愿,可惜最后的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他原本以为再也不会有在战场上和德军面对面战斗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机会却一下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了

    他感谢上帝对于自己的青睐,他发誓会让德国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的。因此在他所有指挥的战斗力,内斯科上校的部队进攻都是最快速、最勇猛的。

    不过说实话,他还是很惊讶德军战斗力的。哪怕在德军面对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依旧能够最最顽强的精神作战到底。然而越是这样,内斯科上校就越有了一种冲动:

    让所有的德国人都在自己的枪口下颤抖!

    当这次的进攻开始后,内斯科上校已经做好了最困难的准备

    果然,当美军进入到德军的射程范围之后,德军阵地上的所有火力全部打开。那些突击炮伴随着火箭筒,呼啸着将炮弹还给了美国人。

    几辆坦克和装甲车不幸成了殉葬品,它们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里面的坦克兵不顾一切的爬了出来。掉头就朝自己的后方跑去。

    然而,那些德军的子弹却无情的倾泻到了他们的身体里。

    任何一次的战斗都足以将战场变成人间地狱!

    王维屹和内斯科同时这样想到。每一次的战斗。伴随着的都是无数的鲜血和生命,每一次的战斗,即便是胜利一方,也必将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无数的家庭将因为战争毁灭;无数的父亲将失去儿子,无数的妻子将失去丈夫。他们已经为了自己的信仰而长眠于了战场。

    可是有谁能结束这一切呢?只要有人的地方必然就有战争的存在。

    王维屹看到了德国的士兵们是如何英勇作战的。那个是托马斯,王维屹还记得这个士兵。他在望远镜里看到托马斯正冒着敌人的疯狂火力,勇敢的指挥着自己阵地上的一门突击炮给予美军以最凶狠的攻击。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在他的指挥下,这个小小阵地中唯一的一门突击炮,精准的消灭着敌人一辆辆坦克和装甲车。

    可是美军似乎对这些损失毫不在乎

    这一点就连王维屹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拥有着强大而可怕的工业生产能力,即便没有克略尔这个德意志的叛徒,德国对美国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王维屹在战场上能够做的,只是一次次的击溃敌人,让盟军在内部产生分歧,让美国人的内部分裂,让美国人起来反对这场战争,从而彻底扭转战场上的局势。

    听起来容易,可要真正做起来就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

    望远镜里,那些勇敢的德国士兵们正在进行着最勇敢的反击。拥有悠久历史,性能可靠,火力强大的mg重机枪在不停的喷吐着火焰。尽管无数的新式武器已经问世,但像重机枪这样的常规武器永远也都不会退出战场。

    还有那些mp系列的冲锋枪,其实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冲锋枪了,但它们在对抗美军m16的时候丝毫不弱下风。

    德**火的制造能力同样值得所有人信赖。

    德国不能像美国一样,源源不断的从流水线上出产武器。但只要标志着德国出产这几个字,你永远不用担心它的可靠性。

    而更加可靠的还是那些正在英勇奋战着的德军将士们。

    他们在生活中会互相开着玩笑,已经不像过去那些严谨的近乎刻板的德国士兵们了。但他们有一点却是喝前辈们完全一样的。在战场上坚定的如同岩石一般不可动摇,

    无论是身在顺境还是逆境,他们从来也都没有松懈过,他们从来也都没有放弃过必胜的信念。

    这点才是最最难能可贵的

    敌人不断利用着火力的优势进行着冲锋,而他们面临的,是德军士兵顽强到让人惊叹的抵抗。

    有几辆坦克冲了上来,德军士兵们迅速让出道路。等到坦克通过,火箭筒和反坦克手榴弹会迅速的让这些庞大的钢铁怪物成为一堆废铁。

    然后,那些让出的缺口又会迅速的被德军士兵所围拢。还没有来得及跟上坦克的美军士兵,则会再次遭到德军武器的巨大杀伤。

    战场上一次次的在重复着这样的战斗。看起来美国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他们就是无法突破德军的防御。

    战场上尸横遍野。当一次进攻失败后,美军迅速撤退。重新调整兵力的同时。那些讨厌的空中蚊子又会飞临德军阵地上空。接着,那些炸弹和燃烧弹便会如同鸟屎一样纷纷落下。

    美国人可以休息,但德国人却根本无法得到喘息的机会

    看到这一切的王维屹却在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越是这样,越能说明美国人有些着急,他们恨不得立刻结束战斗,占领整个法巴曼。

    而越是这样越能证明曼施坦因的计划正在逐步取得成功!

    在上午的时候,美军第9装甲师一共发动了三次进攻,每一次的进攻他们总能看到胜利正在走向自己。但却又总是让他们沮丧的发现自己再次的失败了。

    内斯科上校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纵然对这样残酷的战斗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残酷而又血淋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幕却还是让人无奈。

    原本应该迅速结束的战斗现在却变成了残酷的消耗战。该用什么样的办法让德国人迅速的崩溃呢?

    啊,这大概是自己的痴人说梦而已。那些德国人如果那么容易就崩溃的话,那么也许中东之战早就已经结束了。

    该死的,内斯科上校甚至已经预感到了未来几天都会同样的惊心动魄

    中午的时候,范思腾上校给前线打来了电话,他非常担心恩斯特元帅的安全,如果元帅在战场上擦破了一点皮的话,他都必须担负起不可推卸的责任。

    还好,恩斯特元帅却安慰了他,并且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很好,敌人的炮弹和子弹根本无法威胁到他。

    相反,恩斯特元帅还关心的问起了法巴曼巷战的准备情况,当听到法巴曼正在敌人的轰炸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部署的时候,恩斯特元帅这才松了口气:

    “上校,按照敌人进攻的力度来看,我认为我们大概在明天的时候就会被迫进入巷战,但那也是我希望看到的,起码城市战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弱敌人的炮火优势。”

    “是的,元帅阁下,我将竭尽我的所能,但是,我还是再次建议您回到城里来,毕竟这里要安全的多。”

    “上校,我再次重申,我的安全不必担心。我参加过大大小小上千次的战斗,甚至子弹都无法射伤我。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是的,元帅阁下,我只能祝您好运了。”

    放下了电话,王维屹来到了前线,他看到于尔内上尉正在一边指挥着士兵重新修整着阵地,一边大声招呼着救治那些伤员。

    幸运的是伤员并不是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时候死了甚至比受伤更加让人值得庆幸。

    德军士兵们已经在短时间内适应了恩斯特元帅陪伴在他们身边一起战斗。他们开始觉得当元帅在他们身边的时候,能够让他们更加的有安全感。

    “伤亡情况如何?”王维屹帮着医务官处理了一个伤员。然后把于尔内上尉叫到了身边问道。

    “啊,在上午的战斗中,死了39个。伤了60多人。伤亡不是很大,我们取得的战果却是相当不错。我们打死了打伤了大概有两百多个敌人,干掉了敌人的12辆坦克和装甲车。”于尔内上尉带着自豪的语气说道。

    “是干的非常漂亮,上尉。”王维屹对部队的表现非常满意:“可是这只是战斗的第一天,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量的保存自己的力量。”

    “是的,元帅。”

    “还有,这里的防御地形对我们不是非常有利。”王维屹观察了一下对面的美军阵地:“我决定在这里坚持到今天夜里。然后开始向城内撤退。”

    于尔内上尉怔了一下:“这么急?我们起码还可以在这里坚守上好几天。”

    “用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大的胜利。”王维屹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在这里,我们必须蒙受来自敌人空中和地面的猛烈轰炸。而在法巴曼城内,我们要付出的代价就要小的多了。”

    “明白了。元帅。”于尔内上尉用力点了点头。

    这时候,敌人的飞机又从空中呼啸而来

    到了下午时候,美军的攻击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德军的每一寸阵地都承受了无数炸弹的可怕攻击。

    然后。那些坦克和装甲车就和不要钱制造的一样蜂拥而来。潮水一般的步兵跟随在坦克和装甲车之后,漫无目的的将子弹向德军阵地倾泻而出。

    整个战场都被枪炮声淹没了,军官和士兵之间的喊话,必须一再抬高自己的声音才能勉强让对方听清自己说的是什么。

    在这样疯狂的攻防下,美军的损失在迅速的增加,德军的损失也同样在迅速的增加。

    有的时候一个士兵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会被炮弹高高的抛向天空,等到落下来的时候就算他最亲的人也无法分辨出地上的这具尸体到底是谁了。

    士兵们变得麻木起来。他们机械而被动的进行着攻击和防御,他们完全分辨不出生存和死亡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区别了。

    一个被炸断腿的美军士兵。还在竭力的朝前爬着,说实话,他根本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爬着爬着,他忽然不再动弹,他把自己的生命留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他今年大概只有二十多岁,死的时候非常年轻,而他大概还不知道,就在同一时刻,在对面的德军阵地上,一个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德国士兵也死去了,甚至连死去的方式都差不多。

    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事情,却正在印证着一个最残酷的现实:

    这里——已经编成了地狱战场!

    生命在其中受着煎熬,灵魂无法得到安息。地狱一般的战场,地狱一般的折磨,最终的结果,只是无数年轻的生命被吞噬在了其中。

    下午的结果对于美军来说和上午是完全一样的,他们在损失了大量的有生力量之后,还是没有能够攻克德军的阵地。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德军已经准备从这里撤离了

    入夜,美军还是不断的用炮火折磨着阵地上的德国人,但是德军士兵却正在开始向着法巴曼城内转移。

    显示第9机械化步兵团,接着是ss阿尔德里奇一级突击大队。

    当最后一名士兵也都安全撤离的时候,王维屹才在于尔内上尉的陪伴下最后一个离开了阵地。

    当他离开阵地的一霎那,却忽然讥讽的笑了一下。

    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美国人大概会为他们终于夺取了阵地而欢呼雀跃不止。但是他们想象不到的是,最残酷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而已。

    和他所设想的完全一样,次日清楚,美军在猛烈的炮击之后,终于发现德军阵地之中已经空无一人,他们疯狂的欢呼起来,似乎已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他们傲慢的开进了法巴曼,然后他们知道自己的悲惨境遇开始了。

    如果说之前是地狱战场,那么法巴曼已经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地狱,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变成了美国人的坟墓。

    在这里美军的空军优势无法得到发挥,美军的炮火优势无法得到发挥,他们必须依靠步兵的力量才能最终占领这里。

    这是1966年的1月12日,法巴曼——地狱战场!

    而在这个时候,始终都牵挂着法巴曼战场,牵挂着亚力克森男爵的曼施坦因元帅,也竭尽全力的向法巴曼增派了一支援军:

    保加利亚步兵第81团。

    在保加利亚向盟军投降后,和德军之前一直驻守在中东的保加利亚部队,就和那些南非军一样向德国人宣誓了自己的忠诚。

    这样的忠诚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动用保加利亚部队,除了可以不惊动美国人之外,而且还能极大的增强法巴曼的防御力量。

    只是,现在巷战已经爆发,保加利亚人会遇到什么样的阻碍?他们计入法巴曼,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而且,美军依靠着强大的情报侦破能力,已经预先知道了这支保加利亚军队的到来。

    一个陷阱正在等待着那些保加利亚人。

    欢迎来到地狱——所有正在进攻或者防御着的士兵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