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八十六. 出现在前线的元帅

八百八十六. 出现在前线的元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美国总统威廉.维特根斯坦今日第三次到达纽约,纽约市长金、市议会议长拜纳克陪同威廉出席了记者招待会。威廉总统就发生在德国的战争再次发表了自己的强硬立场,他表示盟军必将取得最后胜利”

    “纽约爆发了威廉总统当选以来的第三次罢工,罢工领导人之一,年轻的威瑞.斯坦德再次成为这次罢工的焦点人物。这个年轻人从18岁起便参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约的所有罢工领导行动,多次遭到警方逮捕”

    电视里在播放着发生在美国的新闻。

    王维屹喝了口杯子里的酒,专心的看着电视。这时候边上有几个德军在那里不断的评论着美国的这些事情。

    王维屹没有被边上的德军所分散注意力,在电视上,他看到了二十年后的儿子——威廉。这是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可惜,给威廉的镜头并不是很多,电视台似乎对那个罢工领导人威瑞.斯坦德更加亲近一些。

    王维屹有些遗憾的叹息了声

    “嘿,真该派一支突击队到纽约去,把这个美国总统威廉给抓过来。”

    “得了吧,别做梦了,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眼前的事情吧。我们丢失了巴伊扎,即将向法巴曼发起进攻,这里很快就会爆发恶战的。你们听说了吗,曼施坦因元帅和敌人的指挥官卡罗菲将军打了一个赌,美国人说在巴伊扎的我们会被全部消灭。”

    “嘿。曼施坦因元帅赢了,他该为我们自豪。”

    “是啊,曼施坦因元帅赢了。卡罗菲也按照赌约派人给元帅送去了一瓶杜松子酒。可是我们在巴伊扎损失惨重。听说他们又打了一个新的赌,法巴曼会不会丢失。”

    “加特尔,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范思腾上校那里。上校昨天晚上说了不少的事情。嘿,弟兄们,你们说我们能够防御住法巴曼吗?”

    “这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说准的”

    王维屹听着这些德国士兵谈论着,然后付了酒钱,走了出去。朝周围看了看。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小灵,开启我和曼施坦因之间的联系。”

    “现在吗?”

    “现在。”

    “好的,稍等。”

    德国中东军团总司令部。

    “曼施坦因元帅。您的电话,直接打到您的办公室的。太奇怪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但是电话那指名道姓的要您接电话。而且口气非常严厉。”

    曼施坦因皱了一下眉头。来到了电话前:“我是曼施坦因,你是谁?”

    “弗里茨,难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

    当这个声音在曼施坦因的耳边响起,一瞬间,曼施坦因好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

    他知道这个声音迟早会出现的,但却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苦苦的坚持,在今天终于有了回报。

    幸福、激动、狂喜所有的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情绪都出现在了这个坚定的如钢铁一般的德意志功勋元帅的身上

    他用极大的毅力克制着自己,让参谋长离开了办公室。然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恩斯特,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弗里茨。你好吗?”

    “我很好,很好,恩斯特,我知道你回来了,知道你指挥了柏林大反击,我也知道你早晚都会来找我的。你在哪?”

    “我在法巴曼。”

    “法巴曼?老天,那里即将爆发激战,太危险了,我立刻派人来接你。”

    “不,等等,弗里茨,我在这里是安全的,我不认为敌人有办法伤害我。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的作战企图。你可不是那种只会打消耗的人。”

    曼施坦因不由得在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是的,我的计划可以欺骗所有的人,但却欺骗不了你。我先用巴伊扎为吸引,让德军在那里坚持了很长时间,然后再在法巴曼摆出坚守态势,我要在这里合围盟军为了避开敌人的侦查,我在安道克,卡歇尔等各线战场陆续增加兵力,一旦敌人被我们吸引住,我将动用全部空中和地面力量,命令所有战场上的德军放弃正面之敌,强袭法巴曼,彻底吃掉这里的敌人!”

    “啊,我明白了,闪电战的另一个版本但是行动必须迅速,必须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结束战斗,否则参战的部队反而有被合围的危险”

    “是的,我打算在法巴曼干掉美军第九装甲师,这是中东盟军最精锐的一支部队”说道这,曼施坦因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电话大声叫了起来:“嘿,恩斯特,你可不能在那里亲自指挥战斗,那里只有我们的两个团和一支突击大队,而且其中的一个团在巴伊扎就被打残了,那里非常危险。”

    “要想在吸引美军的同时避免法巴曼过早丢失,必须有人亲自在这里坐镇弗里茨,在法巴曼指挥的军官是谁?”

    曼施坦因叹息了声,知道自己无法阻挡住恩斯特了:“党卫军第6北方山地师ss第9机械化步兵团团长范思腾上校。除了第9机械化步兵团,他还负责指挥国防军第242步兵团,他们的团长舒宾上校不久前阵亡了。党卫军ss阿尔德里奇一级突击大队也将参战。”

    “够了,这些部队足够让我来达到你的作战目的了。弗里茨,告诉范思腾上校。我将接替他的指挥。”

    曼施坦因苦笑了一下:“恩斯特,一个德意志的元帅在那里亲自充当靶子,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疯狂。”

    “你也和一起一样冷静。”王维屹淡淡笑着:“弗里茨。让我们一起在法巴曼上演一出好戏吧。”

    这句话,一下激起了曼施坦因全部的雄心壮志,是的,在他和恩斯特所有配合过的战斗力,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

    这次将是另一次胜利的开始

    他对着电话用坚定而冷静的声音说道:“恩斯特,我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影响到你的决定,但我可以保证。我将亲自率领我们的军队击溃敌人,然后我会出现在法巴曼!”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弗里茨。法巴曼将变成最血腥的战场。会变成敌人的葬身之地。这里是防御的中心,也将是反击的开始!”

    王维屹挂断了电话。能够再次听到曼施坦因的声音,真好。

    他看到那几个德国士兵从酒馆里走了出来,他迎了上去:“我要立刻见到范思腾上校。这是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元帅的命令。”

    几个德国士兵被吓到了

    法巴曼德军指挥部。

    所有的德军军官都出来了。

    他们在范思腾上校的带领下。整齐的排成了一列。

    当那些士兵带着一个年轻的陌生人出现的时候,以范思腾上校为首的德**官们,一起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胳膊:

    “圣——恩斯特!”

    那几个陪同着王维屹一同来到这里的德国士兵们再次被吓到了。他们今天可是两次受到了惊吓。

    第一次,他们从一个陌生人的嘴里听到了曼施坦因元帅的名字。而此刻,他们竟然从范思腾上校的嘴里听到了“圣——恩斯特”!

    在整个德意志,只有一个人配用“圣——恩斯特”,那就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

    许多人都叫他骷髅男爵!

    王维屹简单的回了一个礼:“情况紧急,立刻去你们的指挥部。”

    军官们让出了一条通道。用最尊敬的目光目送着恩斯特元帅从他们的面前走过

    “立刻汇报情况。”在指挥部里,王维屹一分钟也都没有浪费。

    “是的。”范思腾上校急忙说道:“目前我们将法巴曼分成了两个部分。左翼由我的第9机械化步兵团防御,我们虽然在巴伊扎遭到了损失,但及时得到了一些补充。右翼由ss阿尔德里奇一级突击大队防御。242步兵团担任城内防御和充当我们的预备队。”

    “巷战的工作准备好了吗?”

    “啊,是的,正在准备。”

    “很好,范思腾上校,你做的很好。”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敌人会利用空中优势,对这里进行疯狂轰炸,也许巷战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早的到来。范思腾上校,那时候才是决定法巴曼是否能够守住的关键”

    “我明白,元帅。”范思腾上校说完,大着胆子说道:“元帅,出于您的安全考虑,我觉得应该为您另外选择一处指挥所。”

    “不,我就在这里指挥。”王维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部下的好意:“你们不必刻意为我寻找什么指挥所,也不必为我安排什么卫队,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给我找一枝枪来。”

    范思腾上校默默的点了点头,早就听说男爵从来都无所畏惧,而且生性喜欢冒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身为德军的最高指挥官,他多次参与了最前线的战斗。

    跟着这样的元帅作战,无疑是最让人信服的

    “好了,范思腾上校,你在这里继续安排防御工作,我去视察一下部队。”

    “元帅,我安排人带您去。”

    “不必了,外面的那几个带我来这里的士兵就可以了。”

    在元帅行将离开这里的时候,范思腾上校还是忍不住问道:“元帅,冒昧的问一声,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王维屹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大概只有小灵能够回答了

    过去从来不出任何故障的紫光军事基地,现在接连出现了问题。第一次把自己带到了阿斯旺,而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带到了这里。

    王维屹总觉得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

    加特尔、托马斯这几个德国士兵,做梦也都想不到他们今天遇到了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他们不过是出来偷闲喝一次酒而已,可却让人激动的遇到了恩斯特元帅。

    上帝啊,那可是名动整个欧洲的传奇男爵,尽管他们都知道男爵已经回来了,但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男爵。

    他们有的是资本和同伴们吹嘘了。那些不愿意出来喝酒的家伙大概会懊悔死的。而更加让他们激动的是男爵居然要他们带着他去前线的阵地上。

    几个人几乎是摒住呼吸的带着男爵去的。而加特尔和托马斯还特意仅仅跟随在了男爵的左右,生怕男爵出现任何危险。

    “你们害怕有子弹会击中我吗?”王维屹忽然微笑着问道。

    加特尔和托马斯紧张的同时点了点头。

    王维屹又笑了笑:“瞧。除了你们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我想如果敌人的飞机真的来了,炸弹也不会因为你们的存在而不落到我的身上。所以我认为你们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元帅,您从来没有害怕过吗?”加特尔大着胆子问道。

    “害怕?我当然害怕。”王维屹坦然说道:“其实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每次踏上战场我都紧张的要命,天知道子弹什么时候会穿过我的身子。啊。这可是一个秘密。我怎么就这么告诉你们了呢?”

    士兵们笑了起来。紧张不安的情绪一下大大的减少了

    他们多次听那些曾经有幸见过男爵的老兵们说过,在战场上男爵永远都是威严的,但是当战斗暂时结束,男爵出现在士兵们中的时候,永远都是那样的和蔼。他甚至会和士兵们打赌。

    现在看来传言都是真的。

    当他们带着男爵来到前线的阵地,那里的指挥官们都得到了范思腾上校的电话,早就排列着迎接男爵了。

    “嘿——恩斯特!”

    当看到男爵出现,所有的人都一口同时的大声喊道。

    “嘿。你们不用做事吗?”

    一句话,让每一个军官都笑了起来。

    “听我命令。解散,回到你们的战壕里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

    “元帅,这是我们的指挥官于尔内上尉。”

    “元帅,很荣幸能够见到您!”于尔内上尉掩饰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大声说道。

    “于尔内上尉,听你的名字似乎不是德国人常用的。”王维屹随意地问道。

    “是的,我是波兰人的后裔。”于尔内上尉急忙回答道:“我的父母很早就定居在了德国,我希望这不影响到我为德国效力。”

    “啊,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只是对这名字好奇而已。”王维屹摆了下手:“不要保持这样的拘束,对于德国来说,现在无论是波兰人,保加利亚人或者是南斯拉夫人,只要在为德国而战,那就是值得信赖的。”

    于尔内上尉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在他的部队里,有许多的波兰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着自己的父母一起来到德国的,并且取得了德国公民的身份。

    当德美战斗爆发后,这些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坚定的站在了德国一方。

    战壕布置的相当不错,对空、对地火力也都安排的非常井然有序,这一点是很让人满意的。

    这些德国士兵,无论到了哪里都能迅速的形成强大的战斗力。

    “伤亡情况如何?”王维屹一边检查着阵地一边问道。

    “在巴伊扎的时候我们损失了许多优秀的士兵。”于尔内叹了口气,不过随即又大声说道:“可是,我们同样也给敌人造成了巨大的杀伤。我可以向您保证,尽管巴伊扎丢了,但是敌人的损伤远远超过我们。”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王维屹的语气里也带着自豪:“任何一支军队在面对德意志士兵的时候,他们都永远无法轻松的取得胜利。只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减少一些损失,还有更加重要的反击等待着你们。”

    这就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用最小的代价去赢得最大的胜利!

    战壕里的每一个德国士兵都在忙碌着,当恩斯特元帅出现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停止手里的工作,只有当元帅视察完了离开之后,他们才会激动的窃窃私语几句。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见到元帅的。

    他们并不知道元帅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大概除了元帅本人以外,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可是他们却知道,他们即将和元帅一起并肩奋战。

    仅仅就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振奋的了。

    而在检查完了全部阵地后,王维屹同样显得非常满意:“上尉,你的工作做的很出色,我相信在这样的防御工事面前,敌人会后悔他们为什么要发起进攻的。”

    “谢谢您的夸奖,元帅,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不,是为德意志效劳。”王维屹纠正了一下他的说法:“就是我本人也是在为这个国家效劳。我再一次的提醒你上尉,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

    用最小的代价去赢得最大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