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八十五.黎明前的黑暗

八百八十五.黎明前的黑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啊哈!美国佬全都被被赶走了,哈哈,该死的铁罐头,怎们现在才来。”斯塔罗布中士跳了起来。

    绍斯特卡上士带着两名士兵跑了过来,他们搀扶起了托马斯。

    “两位小伙子,干的漂亮。你们是德意志的骄傲。”斯塔罗布中士说道。

    “好了好了,快点振作一下,继续冲锋。”绍斯特卡上士说。

    他们冲锋在最前面,很快就到了镇子口。士兵们停止前进开始休息。绍斯特卡上士带领着他们进入到了白房子中,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地下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些吃剩的酒菜。看来,这里刚才是美国下级军官们的餐厅。

    加特尔走到了桌子前,撕了一块面包,递给了托马斯。又撕了一块塞到了自己嘴里。

    “该死的美国佬,伙食还不错。”加特尔如释重负。

    绍斯特卡看了看桌子上的半瓶威士忌。倒在杯子里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只是没有德国慕尼黑啤酒喝起来过瘾呢。”

    那位和绍斯特卡打赌的上士带着几名士兵也来到了白房子中,看见了加特尔他们,哈哈大笑:“绍斯特卡老弟,你赢喽。看来今天的酒该算我的啦。”

    说罢,他从腰间掏出一瓶啤酒。

    “哈哈,我还是喜欢啤酒啊。”绍斯特卡毫不客气的把那瓶酒“夺”了过来。

    于尔内上尉也来到了白房子中:“你们可让我好找啊,我还以为你们完蛋了。不错,德意志以你们为骄傲。我们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

    外面的范思腾上校大喊:“集合,集合。”

    士兵们集合完毕之后,范思腾上校满脸笑容,说:“今天可真是最难熬的一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继续向美国佬进攻,直至曼施坦因元帅下令停止进攻为止。”

    士兵们齐声欢呼。庆幸自己死里逃生,也为了这次胜利。

    远处炮声隆隆,加特尔突然心里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夜幕降临。德军士兵经历了一天苦战,已经死死的睡着了。唯独范思腾上校和几名参谋还在一间房子里挑灯夜战。

    “范思腾上校,你发没发现目前的形式对我们很不利。”一名参谋指着作战地图说道:“美军已经从我们的左右两翼突破,很快就要攻入市区了。”

    “左右两翼是谁防守的?”

    “是舒宾上校原来的那个团。”

    “该死的,还是舒宾和我配合的默契。自从他被该死的美国人打死之后......”范思腾上校边叹气边说。

    “上校,我想我们应该放弃这个镇子,撤向市区,不然美军会把我们全部吃掉。”另一名参谋说。

    “内斯科的那个步兵团应该没有足够的实力进攻了。”

    “范思腾上校,我听说德军将会派来一支主力装甲部队增援他,此外。他还会拥有充足的空中支援。”

    这时门口进来一名士兵。手持一份电报:“上校。将军要求我们继续坚守,明天还会有500人增援到这里的......”

    范思腾上校虽然骁勇善战,但他也充分知道自己的实力,他知道再坚守只会全军覆没。但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坚守了,他挥了挥手,说:“都回去吧。”.

    .......

    美军指挥部。

    内斯科上校还是带着他那一脸阴险的笑容,问他身后的军官:“我们在左右两翼的四个团都抵达了吧?”

    “是的,长官。那些德国人明天就会被统统消灭。”

    ......

    第二天,早上5点。

    “轰隆——”

    “啊......士兵们......快起来,美军向我们进攻......啊!”一名少尉刚把加特尔他们叫醒,他的脑袋就被一枚弹片击穿了。

    “可恶的美国佬,真他妈的不讲究。”绍斯特卡双手捂着钢盔。大骂着爬了起来。

    “鬼怪”式带着刺耳的呼啸声俯冲下来,将炸弹准确地投在德军的坦克上。

    加特尔刚从睡梦中醒来,被炸弹震得眼前昏黑一片。只听到斯特罗布中士对他大喊道:“加特尔,快拿起枪,准备战斗!”

    加特尔终于能看见东西了。他看见鲁伯夫少校被炸昏过去,被属下拖走了。一名双腿被炸飞的士兵就倒在他面前,叫得让人发毛。

    美军已经不要命地发起冲锋。镇子口的德军被机枪打成了筛子。

    于尔内上尉躲在铁桶后面,对身后的士兵大喊:“士兵们,我们现在必须发动反冲锋,不然必死无疑!都跟我!冲啊!”

    士兵们从建筑物里冲了出来。

    周围的美军如潮水一般涌来。托马斯一枪将冲过来的一名美军打死,另一名美军突然冲来,挥起枪托朝托马斯砸来,将他砸晕。

    加特尔见状,大喊一声:“混蛋”,随后用刺刀将那个枪托拨开。但是加特尔与那名美军相比,力气小了些,那个士兵一脚将加特尔绊了个趔趄,随后拔出工兵铲,朝着加特尔后背狠拍了一下。加特尔跌到在地。另两名德军冲了个来,将刺刀插入了那个美军的胸膛,那个美军口吐鲜血,断了气。

    美军军的另一名士兵一直在旁边,因为怕打死自己人一直没敢开枪,见自己人已经断气,就扣动了扳机,一连串子弹将那两名德军打得鲜血淋漓。

    加特尔见又两名战友遇害,就趴在地上,对准美军的脑袋就是一枪。

    托马斯醒了过来,他爬了起来,将一名从路口拐过来的美军军击毙。

    “托马斯,加特尔!那里有一辆美军的m1坦克正在屠杀我们的兄弟,我们应该马上把它摧毁。”绍斯特卡上士带着5名士兵跑了过来。

    在路口有一辆m1坦克开了过来,一炮将阁楼上的德军机枪炸得粉碎。

    “绕到它后面!”

    加特尔正在拿那名德军尸体身上的冲锋枪子弹。给自己的那支冲锋枪换上。

    加特尔他们顺着马路绕到拐角,拐角那里还有一名德军少尉和6名士兵。

    “少尉,为什么不把那辆坦克炸掉?”绍斯特卡冲过去大声质问。

    “上士,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那里有一挺机枪。我们过不去!”少尉说着,突然他看到了加特尔手中刚刚才缴获的机枪

    “上士,你那里不是有机枪吗。干掉敌人的那挺机枪,就可以了。这是命令。”

    “是,少尉!加特尔,你快躲到那里的破箱子后面,,用你的武器掩护我们。”

    加特尔带着他那挺机枪,一个前滚翻到了破箱子后面,用冲锋枪对着堵在路口的机枪一阵扫射。那两名机枪手四脚朝天。倒在了地上。

    少尉大声下令:“给我上!”

    士兵们冲了过去。到了坦克后面,那里的几个美国人机枪就被干掉了。

    少尉拿出一根铁棒:“看我怎么用它撬开坦克的炮塔塔盖。”

    这时,塔盖被打开了,里面钻出一名坦克乘员。他刚举起枪,一个士兵手疾眼快,一枪打中了他,那个坦克乘员从坦克上滚了下来。其余的坦克乘员躲在里面不敢露头。

    少尉高兴地说道:“这下不用我们费力了。”

    说罢,他从一个士兵身上抽出了一个土燃烧瓶,用打火机把它点燃,翻身冲上坦克,把燃烧瓶扔了进去,只见腾起一团大火。坦克里的乘员浑身是火地跳出,德军将他们一枪一枪解决掉。

    “真是报应。”士兵们都这么说。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个被打落在地的乘员的手还在慢慢移动。突然,这个乘员掏出一支手枪,对少尉连扣扳机。少尉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中。

    绍斯特卡上士冲了过去,朝那个可恶的乘员补了一枪。

    “少尉!”士兵们围拢过去。一个士兵说:“真是可恶,少尉才26岁......”

    士兵们太悲伤了,还有一个在看他是否断气。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身后又有几个美军冲了过来。

    士兵们听到了子弹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眨眼间,几名士兵倒在地上,鲜血四溅。美军的机枪卖力的射击。

    “天哪!”加特尔大喊了一声,他们前面也有几名美军冲了过来。

    这时,一辆卡车驶了过来,那几名美军被撞飞了,司机正是斯塔罗布中士。斯塔罗布中士在车里大喊:“你们几个让我好找,上级已经下令突围,跳出美军的包围圈。”

    “快上车!”士兵们翻身上车,一个在上车时被打死了。

    “哈哈!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汽车飞驰,有美军拦路,要么被车上射来的子弹击毙,要么被撞飞。这时,一辆坦克从一个巷子口开来,士兵大呼倒霉。但他们总算命不该绝,一辆“豹7”式将那辆坦克击毁。他们已经追上撤退的部队了。

    “我们撤向哪里?”坐在车上的加特尔问斯塔罗布中士。

    “不知道,范思腾上校说我们要撤向市区。”

    “援军呢?”托马斯问。

    “在路上就见上帝去了。”绍斯特卡一脸的不快,毕竟,德军还是败了,那么多优秀的德意志士兵倒在了这个战场了。

    范思腾上校也很诧异,他不知道上级为什么会突然下令撤退,但不管怎么说,部队总算是保住了。没有全军覆没真是万幸。

    加特尔抽空给家里人写了一封信:

    “我入伍已经三个月,但战争形式不断恶化,美军正在包围我们,这在过去的德国部队里是没有过的。这真是悲哀。我们损失惨重,不过我的弟兄们,托马斯,绍斯特卡上士和斯塔罗布中士却幸运地活了下来。我们撤到后才得知,我们的撤退命令是道诺夫少将私自下令的。他很快被解职,但我们没有被赶回那个如地狱般的镇子——城中还要人手来防御。真好,美军还没有展开最大规模的攻击。但我已经预感到这是迟早的事,外围防线大都在苦苦坚守之中,我们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援军了......

    我真的希望战争能够快些结束,那是我便可以和你们团聚了。这几个月来,我好运不断,总是能死里逃生。我只希望我的好运能维持下去,我不希望这是给你们最后的一封信。

    祝好。

    艾力克斯.加特尔

    1965年1年9月.”

    ......

    “德国的军官们。士兵们,投降吧!这不是属于你们的战争,这场战争只会让你们白白送死。加入我们。你们会获得更优厚的待遇,盟军永远善待士兵。你们应该站起来反抗......”

    “放屁。”范思腾上校听了美军军的广播后气得大骂。

    “上校,敌人已经快把我们吃掉了!我们的防线即将......”一个军官刚跑进屋子就被炮弹炸到了奈何桥。

    范思腾上校一言不发,大口地吸烟。

    “上级电报!上校,‘快从东北方向突围’。”

    “现在才下命令,似乎晚了点,叫我们的士兵,上车。突围!”

    士兵们在炮火中集合完毕后蜂拥冲上卡车。向东北方向急驰而去。身后的美军坦克上的扩音喇叭一面用俄语向他们高喊:“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我们的军官都钦佩你们的勇气,他们会善待你们,投降吧......”

    然后,坦克兵大喊一声:“开火!”。坦克就向他们“赠送”了一颗炮弹。

    “口是心非的美国佬!”加特尔在车上说,然后有车里面的斯塔罗布中士大喊:“开快点!”

    “你去过法巴曼吧,加特尔。”托马斯用胳膊捅了捅他。

    “没错。我在那里呆过一个星期”

    “到了法巴曼,你得请我吃饭,今天上午我还救了你的命呢。”

    绍斯特卡上士扶着架在车上的机枪说道:“别高兴得太早了,小伙子们。美军已经把这座城市包围了。我们能不能冲出去还两说——美国人的飞机!快趴下!”

    “鬼怪”式打了几梭子子弹后拍拍翅膀飞了。在不远处投下了一颗炸弹,将后面的一辆“豹7”式坦克炸的稀巴烂。

    卡车出城了。

    “我想美军不会在这里设下什么埋伏,咱么走的真是时候,美军看来还没把这里完全封锁。”

    “但愿和你说的一样吧.......”

    “德军卡车!开火!开火!”公路两旁的树林里突然涌出美军。

    “果然没有完全封锁。美国佬刚到这里!咱么是第一批冲出去的.......啊!”一个士兵被打中了。

    绍斯特卡端起机枪朝美军扫射。

    汽车猛地左转,将车上的士兵们甩了一个大跟头。车后有一颗炮弹爆炸了。斯塔罗布中士不知从哪里学来的驾驶术,左转右拐,硬是能躲开炮弹。

    “兄弟们!别愣着!朝这美军射击!”

    士兵们纷纷朝两侧射击。

    前面的一辆卡车爆炸了。

    “梅西利下士受伤!”

    汽车又向右转,士兵们又摔倒。加特尔在摔倒时步枪突然走火。子弹不偏不倚打穿了一个道路两侧的一个机枪手的脑壳。

    “梅西利完了,绍斯特卡上士。”

    “我们看来帮不了他,继续射击!”

    汽车左转,这次躲开了两枚炮弹。

    “右转!右转!斯塔罗布老弟,你不能开......啊......”绍斯特卡有摔倒了。

    “根本站不稳啊,趴着射击吧!”

    托马斯瞄准了一个机枪手,扣动扳机,子弹却被从道路两旁突然冲出来的坦克挡住了。

    “敌人坦克!撞啊!惨啊!”

    一辆汽车撞在了坦克上,四分五裂。但正好阻止了坦克射击。

    斯塔罗布趁机让汽车从坦克后面绕了过去。将坦克后面的几名美军撞飞。

    子弹击碎了挡风玻璃。斯塔罗布中士反应快,赶紧低头躲开了子弹。

    “妈的。让你们尝尝老子的厉害!”斯塔罗布拔出了别在腰带上的冲锋枪。呀呀叫地朝窗外疯狂扫射。

    “中士!好好开车!”坐在斯塔罗布旁边的范思腾上校的头撞在了玻璃上。

    “坐斯塔罗布的车就是刺激!”

    “更多敌人!更多敌人!”加特尔大叫起来。道路前方冲出了大批美军。

    “到地狱里去迎接你们的胜利吧。”德军卡车用密集的子弹杀出一条血路,但又有两辆卡车被活活打爆!

    “道路左边出现敌人坦克!”

    “不用理他!”

    美军刚在这里设的路障被撞飞了。汽车又来了个急转弯,躲开了炮弹。但后面的卡车成了替死鬼。

    “这好像是最后一批敌人了......”

    “我们冲出来了!”卡车上的士兵都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中士!中士,我们冲出来了,不要再开的那么快了。”范思腾上校说。

    “我们失去了巴伊扎......”加特尔说。

    “小伙子,我想我们迟早会夺回来的。”范思腾上校安慰着他说道。

    巴伊扎那边,红色的天空逐渐变为了黑色。天要黑了。可能是德军士兵的心理作用,夜幕的形状很像一个大大的“卐”,并向东方扩展。红色的日光在逐渐褪去。

    “我们会回来的,巴伊扎......”加特尔坐在卡车上,心里这样想着。

    “黑夜后,就是黎明,而是是红色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