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八十四. 赌约

八百八十四. 赌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曼施坦因元帅,盟军中东司令部司令官卡罗菲将军的电话。”

    正在地图上凝视着的曼施坦因很快接过了电话,那头传来的的确是卡罗菲的声音。

    自从德美战争爆发后,曼施坦因和卡罗菲可没少交过手,两人算得上彼此惺惺相惜,甚至还专门架设了一部专线,以让他们可以随时保持联系。

    曼施坦因是不多的那种纯正的军人,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战场了,而不会去理会别的。也正因为这样的性格,让他认为和敌人的指挥官通话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只要在战场上,能够给予敌人迎头痛击便可以了。

    “曼施坦因元帅,很高兴能够再次听到您的声音。”

    “卡罗菲将军,你好,这次打电话来又什么事吗?”

    “啊,是的,元帅,我要求您下令在巴伊扎还在抵抗的德军放下武器投降。”

    “将军,让我确认一下,你使用了投降这两个字吗?”

    “是的,曼施坦因元帅,巴伊扎的德军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我不希望再看到他们流过多的血付出更多的生命,投降,是他们此刻唯一的选择了。”

    “卡罗菲将军,战斗进行到了现在,你还是没有弄明白一件事情,在任何困难的情况下,德意志的士兵都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那么,您拒绝了我的好意,是吗?”

    “不是拒绝,而是我从来也都没有想到任何投降的可能。”

    “那么,我很遗憾的告诉您,在巴伊扎的德军,最终面临的结果只有被彻底干净的歼灭。我还是建议您再考虑一下。”

    “我的部队,将顺利的突围。”曼施坦因元帅微笑着说道:“我愿意为此和你打赌。”

    “您想要赌什么?”

    “我想,一瓶杜松子酒是合适的。”

    “那好,一瓶杜松子酒,祝您愉快,曼施坦因元帅。”

    “祝你愉快,卡罗菲将军。”

    电话挂断了,这时候他的参谋长沃尔科特将军来到了他的身边:“元帅,刚刚得到北非的情报,北非军团在莫德尔元帅的指挥下已经全线发起反击。而且在绝密电报里还特意说到了,恩斯特元帅亲自指挥部署了这次反击。”

    曼施坦因元帅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他低声说道:“恩斯特到北非了,那么,他很快就会来到这里了。”

    沃尔科特一怔,想问些什么却又没有问出来。

    他注意到曼施坦因元帅的目光落到了地图上的巴伊扎的位置......

    ......

    “美国人轰炸机,趴下!”

    迟了!美机扔下的炸弹遍地开花,一名德军军官反应不及,飞上了半空。战斗机纷纷俯冲下来用机关炮对着地面狂扫,士兵们像被割的麦子一样。士兵刚爬起来就被打穿,碎肉都飞了起来,旗帜倒在了地上。被炸死的那名德军军官那残破不堪的尸体刚落地就被泥土自动掩埋了。

    “该死!”范思腾上校拍拍身上的泥土,爬了起来,朝那些惊魂未定的士兵大吼道:“发什么呆!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找准位置,准备揍美国佬一顿。”

    士兵们才慢慢散开。军官们把士兵安排到各自的阵地。加特尔,托马斯,绍斯特卡上士,安科特罗曼中士以及另外几名士兵被安排在一幢四层建筑里。加特尔和托马斯被安排在了第二层。德军架好机枪,严阵以待。加特尔看到自己这一方的“豹Ⅶ”式,“摧毁者3”型坦克纷纷抵达之后,也有点兴奋了,他觉得看一场坦克战的确是一个让人兴奋的事情,这仗输不了。

    美军的“鬼怪”式战斗机又来攻击了。炸弹炸起来的泥土有遮挡了他们的视线,只觉得房屋外面火光,惨叫声想成一片,这次美军出动的飞机轮番轰炸。他们所在的屋子也挨了一颗炸弹,四楼的一个士兵被当场炸死。绍斯特卡上士被震得差点吐血。

    等德机撤走,他们反应过来时,发现下面有一大半的坦克被炸得残缺不全,七扭八歪。加特尔不禁有点沮丧......

    ......

    对面的美军阵地中,美军的指挥官,以善战,对敌人残忍无情而著称的步兵团团长内斯科上校看着浓烟滚滚的镇子,美军的坦克已经开动了,脸上泛起一阵冷笑,他下令:“全体出击!”

    ......

    美军开始进攻了,疯狂的炮轰让加特尔他们抬不起头。几分钟的炮火过后,加特尔他们抬起头来,发现一群装甲爬虫已经进入村庄......。

    “美国人的坦克上来了......”绍斯特卡伏下身子说。

    楼房里的士兵纷纷举起枪,紧张的注视着正在靠近的美军......

    美军的装甲部队正在不断接近,前方的建筑物很快被坦克炸毁,而在巴伊扎的德军因为缺少反坦克武器,难以阻挡坦克前进。

    加特尔觉得自己与那些被坦克炸死的兄弟来说,很幸运。因为他们的建筑物周围都是小路,坦克进不来的。

    德军为数不多的坦克依然在顽强阻击着美军,但它们很快被美军飞机炸毁。不久,美军军就控制了镇子里的主要道路。但很多在小路包围下的建筑物美军仍然没有攻下。

    美军的步兵终于冲到了加特尔他们的面前。托马斯对准前面的摩托兵就是一枪,摩托兵当场栽倒在地。摩托上的另一名机枪手被甩出摩托车。

    绍斯特卡和斯塔罗布不停的向美军射击,三楼的机枪也开始射击了。

    美军本以为这座土里土气的建筑物里不会有人,不少步兵被打倒。

    加特尔用步枪对准了一个士兵,终于开枪了,却因为有点害怕,打偏了。那家伙发现了加特尔,一枪下去,这时,加特尔看到那个美国兵被一枪打穿了咽喉,脸朝上躺在了地上。那颗子弹打在了窗框上。将窗框上的一根木头打断。

    “啊......哦......谢谢你啊,托马斯老兄。”

    “你只要不害怕,德国兵在朝你开枪之前就被你干掉了。害怕有屁用,你学着胆大点,像我一样。”

    “不害怕......不害怕......”加特尔念叨着,将弹壳推出,一枪撂倒了一个机枪手。

    “好枪法!我就说嘛,你只要不害怕,你的枪法是很准的,那个机枪手离我们那么远,你可以一枪干掉他,你有当狙击手的潜质呢。”

    托马斯刚一转头,一颗子弹击中他的钢盔,将他的钢盔打得直转圈。

    “晦气啊!”有了上次的尝试,加特尔胆子大了一些,将躲在木材后的那个士兵击毙。

    “不能再分心了!死吧,该死的美国佬。”托马斯又扣动扳机,将一个美军打成了瘸子,他的一个战友刚拖起他,托马斯又一枪打中了他的脖子。

    托马斯又将弹匣冲洗装好。他正要瞄准,只听加特尔大吼一声“小心!”,就被他扑到在地。一枚带着滚滚烟尘的炮弹击中了房子,红色的墙壁被炸出了一个洞。

    “反坦克炮!搞不懂他们是怎么钻到巷子里来的。”加特尔爬了起来,托马斯刚想站起来,就觉得又是一阵震动。步枪手托德冲了下来,将托马斯撞倒。

    “绍斯特卡上士让我告诉你们......赶紧隐蔽......…”托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楼的机枪手......完蛋了......。”

    这时,三楼射出一颗子弹,将那名德军炮兵打倒。斯塔罗布中士看着那名炮兵被自己一枪干掉,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容。

    “干的漂亮!”

    但是美军军的两挺机枪趁着德军晕头转脑之际很快就把楼房里的火力压制了。

    “美国人冲进房子啦!”一楼的维克多跑了上来,又朝背后开了一枪,将身后的那个美军击毙。

    维克多刚冲到二楼,一颗手榴弹就将他抛出窗外。

    不过一楼的美军很快就被从二楼冲下来的托德和托马斯以及隐藏在地下室里的策尔德下士消灭。

    几声炮响,巷子口就被迫击炮炸开了。美军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压着废墟开了过来。

    “真他妈的不公平!”托德刚喊了一声,就被机枪打成了筛子。

    “托德!”从二楼下来的加特尔喊道。此时二楼已经被装甲车上的机枪控制了。

    侧门被从装甲车上下来的德军一脚踹开,策尔德下士一下子就被冲锋枪扫倒了。身上中了七颗子弹。

    加特尔虽然胆子大了一点,但对敌人还是怕的。美国兵将他踢倒在地,但他一下子被托马斯的步枪打穿。

    “畜生!”躺在地上的加特尔拽起尸体上的M16,对着后面的美国兵一阵扫射,但此时从侧门又冲进四名手持M16的士兵,托马斯见招架不住,拽起加特尔就跑到三楼。他后面的楼梯被M16打得碎木横飞。加特尔在跑时已经将尸体上的武器和几个弹夹带走了。

    斯塔罗布中士也冲到了三楼。和绍斯特卡上士会合了。

    加特尔冲到三楼之后,他用冲锋枪将上来的美国兵打死。

    绍斯特卡上士抄起步枪要跟美国人拼命,斯塔罗布将他拉住,大喊:“咱们快从另一侧楼梯下去吧,看看咱们旁边几幢房子里的人,都撤啦!再不就被美国人打死了!咱们也撤吧,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绍斯特卡被说服了,他们几名士兵从另一侧楼梯撤走,有两三个美军拦路,但很快被*掉了。他们跑出房子后,向后狂奔,美军坦克的机枪一直在后面狂扫。

    他们向后跑了一百米左右,终于看见他们的连长于尔内上尉和营长鲁伯夫少校。他们正在坑道里用机枪顽强的阻击美军。加特尔他们急忙翻入坑道,躲过了美军扫射,捡回了一条命。

    鲁伯夫少校正在清点人数,发现自己的这个营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尤其是刚才绍斯特卡他们——这些甚得他喜欢的士兵没撤回来,把他急坏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两次死里逃生的绍斯特卡上士会被打死。这下,他总算松了口气。

    范思腾上校也来了,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士兵,在坚持一会,我们的一支装甲部队和两个营正赶来增援我们,他们早就该来了,只是遭到的美军的阻击。他们已经突破了美军的封锁,再过一会就要抵达了!”

    这时,阵地前的两辆美军轻型坦克被击中起火。

    “万岁!我们的援军来了!”

    德军的十辆“豹Ⅶ”式和五辆“摧毁者3”型坦克摆开阵势,对准美军一阵猛轰,美军很快退了下去。后面的重型坦克也缓缓抵达了。范思腾上校大声对德军士兵说道:“士兵!援军来了!我们已经损失的太多了,是时候然让那些美国佬付出代价了,冲锋!”

    德军全体从战壕,建筑当中冲出,呐喊着冲锋。绍斯特卡上士临走时和另一位上士打赌,看谁先占领镇子口的白房子。

    美军进攻的两个营死伤过半,其余的美军凭借着经验,杀开一条血路,逃回了自己在镇子中央的阵地——美军已经在这里架设了十多挺机枪,镇子外面的大炮,专打德军的重型坦克。

    像蝗虫一样冲上来的德军被凶猛的火力打得人仰马翻。美军的几架飞机在天上又扫射又投弹,前面的坦克很快就被炸得稀烂。但一批又一批的德军又冲了过来。

    美军机枪手时而疯狂扫射,时而又精确点射,根本就没让德军接近阵地。

    道路不是特别宽,德军成了活靶子。前面很快撂下了一大批尸体,不得不停止冲锋,趴在地上与德国人对射驳火,等待着下一批部队到来。

    这里真是一片混战。

    加特尔和托马斯跑到一辆“豹Ⅶ”式残骸后面,弯下身子,躲开了机枪扫射。

    “托马斯,呆在这里不安全......”加特尔后面的话被爆炸声淹没——美军的反坦克兵将旁边的一辆“豹Ⅶ”式击毁了。

    “躲在左边那堵断墙后面安全......”斯塔罗布中士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过来。

    “我们过不去的!在我们正前方有一挺机枪!”托马斯喊道。

    “听我说,你们两个......到那堵断墙那里,解决那里的几名反坦克手......”斯塔罗布中士拿起望远镜,抬起头看了一圈,又说“两个右前方的沙包后面......应该还有一个......哦!该死!”斯塔罗布中士低下头,断墙被机枪打得碎石飞溅。

    “混蛋!”斯塔罗布骂了一句,又向前方扫视了一圈:“在左方仓库第二层。”

    “我说!我们怎么过去,中士!”

    “趁那挺机枪换子弹时过去,看我手势,预备——就是现在,快快快!”

    斯塔罗布中士一挥手,加特尔和托马斯急忙站起,像疯了一样跑到了断墙后。他们刚跑到断墙后,身后就激起一阵机枪打出来的尘土。

    托马斯和加特尔分别对准了一个反坦克手,开了几枪,将那两名反坦克手干掉。但是仓库里的反坦克手他们却看不到了。

    美军的一辆坦克旋转炮塔,朝断墙那里轰地就是一炮。加特尔觉得脑子嗡嗡作响,托马斯被震倒在地。

    “托马斯!你没事吧?”加特尔喊了一声,但他觉得自己好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

    托马斯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左臂。他的左臂鲜血直流。

    “我没事......”托马斯咬着牙说。额头上全是汗。

    “你受伤了?”加特尔觉得感觉好些了,“仓库里的敌人我负责解决,你呆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加特尔拿出水壶,喝了口水状了壮胆,掏出了缴获的那支M16枪,上换上了新的弹匣。对着那名机枪手一阵扫射,

    那名机枪机枪手低下了头,停止了射击。加特尔趁机从断墙翻出,冲到了仓库侧门,打断了锁头,冲了进去。

    反坦克手旁边的两名士兵和观察员还未等转过身,加特尔一枪将他打死。反坦克手刚想从窗户逃跑,迟了。加特尔手中的冲锋枪向他吐出一串火舌,那家伙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就断了气。加特尔冲到窗户跟前,他看见那名机枪手离他不远,又是一串子弹。

    加特尔只觉得热血上涌,他要为托马斯报仇。

    他看了看那门反坦克炮。又看了看窗外,躲在自己对面废墟里的德军坦克。他操纵起那门反坦克炮,对准了那辆坦克,大吼一声:“死吧!”

    随后对准了那辆坦克就是几炮。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后装甲,只听轰隆一声,那辆坦克被击毁了。

    加特尔跑出了仓库,他看见托马斯躲在断墙后面直喘粗气,斯塔罗布中士正在给他包。他跑到托马斯跟前,问:“你没事吧?”

    托马斯脸色惨白,但幸好他伤的不重,没有大碍。勉强笑了笑,说:“没事。”

    这时,德军的坦克掩护着又一批步兵冲了上来,“豹Ⅶ”式,“摧毁者3”型坦克的火炮将德军的机枪逐一摧毁。

    德军后方阵地的火炮也开始怒吼了,美军抱头鼠窜撤出了镇子口!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