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八十三. 拼

八百八十三. 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在屋顶找了个最合适的位置,然后把那枝狙击步枪仔细的架好。

    这是小灵提供给他的武器,awp狙击枪,这种威力巨大的狙击枪,将能够很方便的让王维屹完成这次任务。

    说实话,他真的特别喜欢这种感觉吗,一个人静静的等待着,然后在最适当的时候,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接着便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塔穆斯塔曾经勉强可以算是他的朋友,一度他也非常欣赏这个埃及人,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变了。

    其实每个人都会变的。

    现在,就要等待着诺拉克和他的朋友们是否能够把塔穆斯塔赶到这里来了

    枪炮声不停的传来,一声声的如此紧密。

    埃及陆军第11旅。

    第7旅已经投入到了对起义的镇压中,而现在轮到了第11旅。这两支部队都是深得塔穆斯塔所信任的部队。

    士兵们已经被集中起来,说实在的,如果让他们和敌人去做个生死搏杀,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但如果要让他们去屠杀自己同胞,他们的内心总有一些不那么愿意。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只是一些士兵,他们的任务只是服从而已

    在打量保镖的护卫下,塔穆斯塔出现在了第11旅。军官和士兵们被集合了起来,主席台上早就已经安放好了扩音器。

    塔穆斯塔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不管到了哪里,他总要保持排场,哪怕是在那么危急的时刻同样也是如此。

    而且。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11旅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部队,他坚信这样的部队里没有人敢于背叛自己的。

    只是他永远也想不到,几个11旅的士兵已经悄悄的盯住了这个埃及的实际掌权者

    “军官们,士兵们,决定埃及命运的时刻到了”塔穆斯塔大声的对着扩音器说道,然后开始了他的演讲。

    他认为自己的演讲已经激励起所有人为自己效死的决心,这一点上他是绝对自负的。

    他的声音不断的在队伍中响起。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11旅的稍微已经悄悄的掏出了一枝手枪。

    在这样的距离里,他是无法射中主席台上的那个目标的。但是这可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他忽然举起枪来,对着天空“砰砰”的就放了两枪。

    枪声一响起,场面顿时大乱。塔穆斯塔的保镖反应还是相当迅速的,立刻把塔穆斯塔按到在了地上。

    少尉又对着天空放了机枪。接着很快被人制服了

    可是。谁也不知道在这里到底还有多少刺客,塔穆斯塔一秒钟也不敢在这里再呆下去,在保镖的护卫下,他急匆匆的向着自己的轿车走去。

    可还没有靠近轿车,一枚手榴弹已经在附近爆炸了。

    “轰”的一声巨响,塔穆斯塔再度被保镖压在了身子底下。

    这个时候的塔穆斯塔心中的愤怒和畏惧已经到达了顶点。自从他成立“埃及军官团”以来,无论到了哪里,他得到的总是埃及人的鲜花和掌声。刺杀这样的事情在自己人身上发生他从来也都没有想过。

    可是,今天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这些埃及人背叛了自己,这些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军官背叛了自己!

    “将军,情况危急,立刻从后门离开,那里有我们的备用轿车。”一名保镖急匆匆的叫了起来。

    暂时把愤怒压制在了内心,塔穆斯塔站起身在保镖的掩护下慌不择路的向着后门方向离开

    枪声和爆炸声传到了王维屹的耳中,他知道诺拉克开始行动了。

    他举起了手里的狙击枪,瞄准镜对准了后门的方向。

    一切都在预计之中,谁开枪,谁负责扔手榴弹,然后把塔穆斯塔逼到指定的地点。

    开枪的和扔手榴弹的肯定无法活着回来了,他们都是“阿比德兄弟会”最忠诚的信徒,他们早就做好了为了自己事业献身的准备。他们根本就不害怕死亡。

    自己必须一枪致命,否则就对不起这些兄弟王维屹在心里这么想到

    几个人影出现了,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容。

    目标已经对准,他看到了塔穆斯塔。

    “其实,你本来可以成为一名英雄的。”王维屹喃喃说了一声,然后扣下了扳机。

    子弹脱膛而出,带着妖娆美丽的死亡气息,笔直的没入了塔穆斯塔的心脏。

    瞄准镜里,王维屹看到塔穆斯塔捂住自己的胸膛,身子晃动了一下,然后再晃动了一下,接着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他大概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吧。

    他的保镖们完全乱了,胡乱的朝着周围开枪,但他们却根本不知道刺客的所在位置。

    王维屹收好了狙击枪,最后朝那里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塔穆斯塔真的死了?”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直在等待着消息的坎勒穆和罗桑瞪大了眼睛。

    王维屹点了点头:“他死了。”

    一阵欢呼声在这里人的嘴里传出。这些年来他们亲眼看着塔穆斯塔从一个国家英雄堕落的历程。而在这些人里,没有谁比坎勒穆的感受更加强烈的了。

    之前,塔穆斯塔一直都是他强有力的助手,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人的权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现在。他终于死了,而这对于坎勒穆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他知道权力很快将回到自己的手中。

    这样的信心来源于骷髅男爵。

    当骷髅男爵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救知道,埃及的局势必然将再次得到改变。而之后的过程也完全的印证了他的判断。

    昨天的时候,他从特别的渠道得知,盟军设立的一个专门用来对付埃及的炮兵阵地被德国人完全的摧毁了。现在。盟军的炮火优势便严重的依赖起了海军。但是美国海军的状况同样也不乐观。

    1965年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要求所有还对自己效忠的英**队和人民联合起来。加入到反抗侵略的战争之中!

    这一号召迅速得到了皇家海军的响应

    英国海军的力量虽然不如美国海军,但作为老牌的海上强国,他们却足以有能够让美国海军吃到狠狠的苦头。而且在美军对英国的突袭作战中,皇家海军基本没有受到损失。这也成为了英国反击的底蕴所在。

    皇家海军的一支舰队正在向埃及方向增援而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北非的盟军其实情况并不乐观。

    德军、英军、南非军组成的联军已经在北非展开了反击。

    坎勒穆在这样的局面下也最终明确的自己的选择:坚定的成为德国人的盟友!

    他忽然对王维屹说道:“男爵先生,你善于创造奇迹,我相信埃及的奇迹也一定能够在您的手中诞生。我向您宣布效忠!”

    “我接受你的效忠,我的朋友。”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我将暂时离开埃及,回到北非军团,部署整个战局。而在此之前,你将负责起整个埃及的起义,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必须充分的动员起来。在各个战场给予敌人袭击,配合德军正面攻势。同时,还要最大程度的保留自身的力量”

    “我会的。”坎勒穆郑重其事地说道。

    王维屹把目光落到了罗桑和诺拉克的身上:“至于你们,我无法命令你们,只能请求你们,尽最大可能的发动起埃及民众,以支持起义能够坚持到德军的到来。你们可以接受我的请求吗?”

    罗桑和诺拉克对面前这个人的敬佩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他总是能够轻易的做到任何想要做的事情。而且更加让他们欣慰的是,“莫约尔先生”并没有这样而流露出任何傲慢,相反对他们还是秉承了相当的尊敬。

    “莫约尔先生,阿比德兄弟会永远都是您的朋友,您可以让我们为您做任何的事情。”罗桑恭恭敬敬地说道:“请放心吧,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把这次起义进行到底的。”

    “谢谢你们。”王维屹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现在,反击的大幕已经拉开,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德国——英国——埃及,已经连成了一条线,这势必成为盟军最大的威胁。

    好戏,正在这块土地上上演着

    北非军团最高司令部。

    “莫德尔元帅,霍亨施道芬师顽强向前推进了十五公里!”

    “莫德尔元帅,国防军的两个师,已经完成了对意大利人的包围!”

    “嘿,给那些背信弃义的意大利人一个教训吧!把他们全部从这里赶出去!”

    指挥部里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响起,莫德尔元帅始终都在那里平静的听着。

    这个的每个人都不会知道,在莫德尔“患病”的那两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神奇的事情。

    他现在,同样已经成为了英灵军团的一员

    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一下,指挥部里所有的军官们都将身子站的笔直,然后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嘿——恩斯特!”

    这是失踪了几天的恩斯特元帅。这些军官们早就听说过了男爵的种种故事,往往在战争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男爵总会消失几天,然后一些足以改变战场走向的事情总会发生。没有人知道男爵去了哪里。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男爵一手策划起来的。

    这次一样也是如此。在德军发起全面反击的时候,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又和过去一样失踪了,然后。埃及大起义的消息便在最恰当的时候传到了德军的指挥部。

    “继续做你们的工作。”王维屹说着,和莫德尔一起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你醒了?”注视着这个昔日骷髅突击队的队员,王维屹平静地问道。

    “是的,我醒了,我可以更好的战斗了。”莫德尔同样深深凝视着自己的朋友。

    “那么,让他们进行漂亮的一幕,让我们的敌人永远也都无法忘记吧。”王维屹很快把话题带到了战场上:“以坎勒穆为主导的埃及起义已经爆发。现在盟军除了要应付我们的进攻,还要对付此起彼伏的袭击,这对我们是一个绝好的消息。还有另外一个情况。我刚刚得到情报,英国皇家海军‘j’舰队正在向这里增援,战场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改变。”

    “的确是个不错的消息。”莫德尔显得非常冷静:“但是我们依旧要面对强大的敌人,在整个战略部署里。第一步的战略构想是将我们所有的部队练成一个战场。并且向埃及推进,而我,将准备第三次阿拉曼大决战!”

    阿拉曼大决战——这个所有德国人无比熟悉的名字。

    在前两次的决战里,德军的指挥官分别是隆美尔和恩斯特,也正是依靠着阿拉曼大决战,德军最终成功的扭转了北非局势。

    而现在,第三次阿拉曼大决战又行将开始,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指挥官变成了莫德尔元帅。

    其实无论是谁指挥都无关紧要,最重要的只有两个字:

    胜利!

    “莫德尔。决战的日期确定了吗?”

    “是的,我两翼部队正在向阿拉曼战场靠拢,并且已经初步完成合围。在另一面,是英联邦军队的主力,我相信决战将在1月10日前爆发,这也许是决定整个北非占据最关键的一战。”莫德尔很快回答道:“为此,我已经动用了我们几乎全部的装甲部队和空中力量。”

    “补给方面呢?是不是能跟的上?”王维屹问出了自己非常关心的问题。

    “是的,不要忘记我可是防御战的专家。”莫德尔开了一句玩笑:“早在德美战争还没有爆发,我被调往北非的时候,我已经下令囤积了大量的物资。虽然在战争中消耗了不少,但足以让我们坚持进行一次决战。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次决战我们除了取得胜利便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否则我们的物资将会彻底消耗干净。”

    “国内暂时无法向你们提供物资支援。”王维屹沉吟着道:“但是,在来北非之前我已经和伊丽莎白二世进行了商量,皇家海军将给我们提供帮助。而且,或者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希望。”

    他没有说出这个希望是什么

    莫德尔同样也没有问,他太清楚男爵的脾气了,在没有确定的把握之前,他是不会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任何人的。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起码现在一切正在得到改变,一切正在朝着德国想要的方向进行着。

    “元帅。”这个时候参谋长走了进来:“刚刚得到的消息,埃及步兵第21、26、28旅爆发起义,对附近的法军部队发起了袭击。俘虏了一名法军中校,打死了大约100多名法军。”

    “很好!”王维屹接过电报看了一下:“这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坎勒穆在埃及军队里有着很深的影响,他的号召足以让大量的埃及军队战场倒戈,从而造成敌人的混乱。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安全也变得十分重要了。莫德尔,我的想法是能不能派遣一支突击队进入开罗,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确保坎勒穆的生命安全。”

    “好的,我会立刻去安排的。”莫德尔很快答应了下来:“我想,这里的指挥权应该交给你了。”

    “不,还是由你来指挥。”王维屹让参谋长先行离开,然后这才说道:“你现在比我更加熟悉这里的情况,更加适合这里的指挥,何况,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莫德尔怔了一下,然后看到王维屹出神地道:“我将会去中东战场,而且今天就会离开这里。”

    莫德尔一下就明白了:“去找曼施坦因吗?”

    “是的,曼施坦因。”王维屹点了点头:“整块拼图中还剩下了最后两块,一块是曼施坦因,还有一块是”

    王维屹沉默了一下:“莫德尔,你确定阿道夫已经死了吗?”

    “阿道夫?”莫德尔迷茫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亲眼看到阿道夫的遗体被火化的,尽管国内有许多人反对,认为应当把元首的尸体永久的保存下来,但是阿道夫在去世前却留下了遗嘱,一再叮嘱一定要将他的遗体火化、怎么,难道你认为阿道夫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王维屹轻轻的叹息了声:“可是我希望他还活着,因为他是整块拼图上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块了。我希望能够有人给我答案,也希望奇迹能够发生,有一天阿道夫会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

    “我也希望这样,恩斯特。”莫德尔同样喃喃地说了声。

    很多事情,当心里有了信仰,奇迹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