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七十九. 再见女特工

八百七十九. 再见女特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埃及,1966年1月1日。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可是,在埃及的首都开罗,却丝毫也无法感受到新年的气氛。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实在太多的事情,让埃及人倍受折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埃及恢复了他的和平。尽管苏丹法鲁克一世还是一样的荒唐,但起码人民都能够活得下去,也远离了战争的威胁。所以纵然再对法鲁克一世不满,在埃及也没有什么大的骚动。

    但是随后一切都改变了,战争再度降临到了埃及。

    这是埃及人一段新的悲惨岁月。

    德国人英国人走了。美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来了。福阿德苏丹跑了,然后又回来了。法里达女王摄政了,却又传出消息被软禁了。

    来来往往,整个埃及都乱成了一团。

    而在随后便传出了法里达女王秘密要求全埃及被压迫的人民发动大起义,赶跑所有殖民者的要求,这一要求迅速得到了全国上下的反应。

    这样的起义是无法隐瞒的,也迅速引起了美国人的注意。大量的联邦特工和军队一起进入了开罗,埃及王宫也被严密的看守起来,法里达女王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由以及与外界的联系。

    然而,这却彻底的激怒了埃及人

    和之前的法鲁克一世相比,法里达还算是仁慈的,在埃及人中的口碑也不错。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女王,却遭到了盟军的囚禁。这是对埃及最大的侮辱。

    起义没有因为法里达的失去自由而停止,反而更加的紧锣密鼓起来。

    王维屹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开罗的。

    二十多年前他曾经来过开罗,那次他成功的策划起了埃及人的大起义。并且最终击败了英军。

    而现在他的敌人却变成了美国人。

    进入埃及的时候,美军的盘查非常严密,孤身一人的王维屹很好的利用了一个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好笑的身份:

    布拉德.皮特特工。只是这次他从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摇身一变成了中央情报局的特工。

    王维屹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小灵为什么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顺利的进入了开罗,并不意味着就能够太平了,开罗城里到处都是敌人的士兵,街头满是堡垒。那些fbi的特工们,警惕的监视着开罗的一举一动。他们拥有着可以随时逮捕任何一个可疑目标的权力。

    在这里只要有任何的不谨慎。便随时随地都跌落到无底深渊里。

    可这样的场面王维屹已经经历过了太多太多,对于他来说,无非又是另一次的冒险而已。开罗街头那些熟悉的景象。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这里做过的事情,一切都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一样。

    该从哪里下手?该如何接近法里达?说实在的王维屹还没有明确的计划。在他看来,一切策划完美的计划,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变化而被迫改变。如何随机应变才是最重要的。

    “嘿。你看着有些陌生。”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不用看。这一定是联邦特工了。王维屹一只手掏出了自己的证件,一只手放到了腰间:“cia,不许靠近,亮明的身份。”

    “嘿,fbi!”那人赶紧也掏出了证件:“自己人,我是本杰明少尉。”

    “我是布拉德.皮特中尉。”王维屹这才装模作样的把手从枪的位置移开:“我的上司告诉我这里到处都是暴乱者,我还以为自己不走运遇到一个了呢。”

    “是啊,到处都是暴乱者。”本杰明叹息了声:“我的一个同伴就在昨天被刺杀了。凶手到现在还没有抓到。皮特特工,你是新来的吗?”

    “啊。是的,新来的。”王维屹脸上的表情表明他并不是心甘情愿来到这里的:“你听说了吗,这些埃及人正在企图进行一次秘密的暴动,我奉命查清他们的情况,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瞧出我的可疑的?”

    这个装傻的问题,顿时让本杰明大为得意:“中尉,看看周围吧,除了我们,谁还穿着这样的衣服?说实话,这样的穿着让我们在很容易辨别对方的情况下,也很容易成为刺杀者的靶子。”

    “啊,你倒提醒了我,我得想办法看起来和当地人一样。”王维屹发现了这个本杰明脑筋似乎不太灵光,觉得这倒是自己可以利用的一个对象:“瞧,我是秘密进入这里的,不想那么早的暴露身份,你能帮我保密吗?”

    “当然,谁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能够保密呢?”本杰明很体谅地说道。

    “啊,谢谢。”王维屹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如果我需要帮组的话,该到哪里去找你?”

    本杰明给了他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如果我不在的话,你告诉接电话的人就可以了啊,中尉,我住在哪里?”

    “我想我会住在开罗旅社。”王维屹并没有隐瞒。

    他需要大大方方的和本杰明交朋友,然后从他那里摸清楚开罗的情况。

    “好了,我还有任务,下次见,皮特特工。”

    “下次见,本杰明特工。”

    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衣服离开了这里。

    “嘿,本杰明,那个人是谁?”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在本杰明的身后响起。

    本杰明回过头去:“啊,您好,安妮特特工。那是中央情报局的,才来到开罗。”

    “中央情报局的?”安妮特皱了一下眉头,目光落到了钻进出租车里的那个人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熟悉:“他住在哪里?”

    “开罗旅社。怎么了,安妮特特工?

    安妮特特工并没有回答什么,这个背影自己肯定在哪里看到过。而且是如此的熟悉。

    她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

    走进了开罗旅社自己的房间,王维屹检查了一下房间,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后才开启了和小灵之间的通讯:“帮我查一下我还有哪些老朋友或者他们的后代在开罗。”

    “好的,很快就会给你答案的。”

    简单的梳洗了下,王维屹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皮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件的武器,然后分别把它们藏在了房间里的不同位置。

    就算现在被敌人包围。他也足够依靠这些武器坚持上很长的时间,然后在小灵的帮助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里溜走。

    这也正是王维屹从来都不害怕危险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门被敲响了,王维屹顺口问了一声是谁。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是您要的杜松子酒吗?”

    “啊,是的。”在刚才上来的时候,他要了一瓶杜松子酒。

    他打开了房门。忽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然后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你好,普列特男爵!”

    王维屹看清了门外的那张面孔,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老天爷,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在德绍时候被自己利用过的联邦调查局的安妮特特工!

    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和安妮特特工在床上翻云覆雨时候的激烈以及在“分别”那天安妮特特工是如何被自己击昏的

    “不要动,普列特男爵。”安妮特握着枪一步步的把王维屹逼进了房间:“把你的枪摘下来扔到一边,不要有任何小动作。我可不想现在就把你打死!”

    王维屹摘下了枪,扔到了地上。然后笑着说道:“瞧啊,我们分别了那么久才见面,你却拿枪对着我。”

    “比你欺骗我和打昏我要好。”安妮特眼睛冷冰冰的:“转过去。”

    王维屹没有反抗的转了过去,安妮特掏出手铐把他铐了起来,这才放心的收好了枪,关上了房门。

    “为什么要关上房门呢?安妮特特工?”王维屹眼神里非常的暧昧:“难道你还想和我在旅社里翻云覆雨吗?”

    想到了在德绍旅社里的那个晚上,安妮特的脸不禁有些发热但她随即便恢复了冷静:“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轻信了你。好吧,让我来看看,你这次到开罗来又带了一些什么欺骗人的东西。”

    他先掏出了王维屹身上的证件,看了看:“布拉德.皮特特工?证件做的很像真的,我都分辨不出来。”

    她把证件随手扔到了一遍,然后向着王维屹的行李走去仔细检查起来。

    “漫步者,我想我该传授你一些如何打开手铐的技巧了。”小灵带着戏谑和幸灾乐祸的声音在王维屹的耳边响起:“啊,我想起了,在你的袖子里应该藏着一把备用的钥匙?难道你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天吗?”

    笑吧,幸灾乐祸吧,王维屹心里恨恨的诅咒着小灵堂堂的骷髅男爵,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抓住了,这传出去可不怎么光彩

    他努力的从自己的衣袖里摸到了那把钥匙,然后小心翼翼的探索着手铐上的钥匙孔。

    他现在才发现开锁其实是门技术活,原来在电影电视上看到那些个人要想打开个手铐和玩似的,一根铁丝鼓捣着就能把手铐解开。可轮到自己的时候却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有钥匙,要显得那么费力。

    好在安妮特正在那里仔细检查着王维屹的行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正在悄悄的准备解脱束缚。

    在皮箱里除了找出了一些武器和子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对象,搜查到武器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但是这个男人却不一样,他身上一定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安妮特转了过来,一脸严肃:“告诉我。你到底来开罗做什么?”

    “找你。”王维屹的回答毫不迟疑。

    “听着,我没有功夫来听你的花言巧语。”安妮特还是阴沉着脸说道:“你的这套对我也不起作用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老实的在这里告诉我。你可以少受一些苦头。要么跟我回去,要知道,那些人对待你这样的人有着一千种让你开口的办法”

    “好吧,好吧,我想我该说实话了。”王维屹一本正经地说道:“自从在德绍和你分开后,啊,或者是用一种不友好的方式和你分开后。我天天都在想着你,后来我知道了你在开罗,于是就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你了。”

    虽然知道对方说的这些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但能够被别人这么恭维还是让人有些高兴的。安妮特的脸略略红了下,然后冷笑了声:“普列特先生,我想我现在还是只能这么称呼你,既然你不愿意说真话。那么我想我只能把你给带走了。”

    她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然后让他站起。

    “瞧,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好好说话的。”王维屹叹息了声:“安妮特,我想,你大概要很晚才能回到办公室了。”

    安妮特怔了一下,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的手急忙伸到了腰间,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王维屹原本已经被烤着的手猛的伸出,一把抓住了安妮特。接着猛一用力,便将她的手扭转过来。然后用胳膊卡住了安妮特的脖子,安妮特的整个身子便都被迫依偎到了他的怀里。

    一种让安妮特无比熟悉的男人气息传来,即便在这样的时候,安妮特却莫名其妙的一阵心神荡漾,但她随即便清醒了过来,用来挣扎了几下,可却没有办法挣脱。

    “安妮特,不要挣扎,那会伤到你的。我可不想伤害你,虽然你刚才差点就抓住了我。”一边说着王维屹一边从安妮特的腰间拿出了枪,然后这才松开了安妮特。

    安妮特转过身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

    王维屹用枪指着安妮特,接着完全解下了手铐,扔到了安妮特的面前:“嘿,我想你知道怎么使用这东西,把你拷到床上。”

    “我会杀了你的。”安妮特咬牙切齿地说道。

    “当然,也许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你现在得把自己拷上。”王维屹根本就无所谓地说道。

    安妮特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她咬了咬牙,把自己拷在了床的栏杆之上。

    王维屹收好了枪:“啊,这样的一个夜晚,又让我想起了在德绍的约翰内旅馆里发生的事情。”

    安妮特的脸“腾”的一下便变得通红

    德绍,约翰内旅馆。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横抱起来,接着她被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安妮特正准备迎接新的一轮热吻,却忽然发现她的手被铐在了床的栏杆上。

    “您想要做什么,男爵?”虽然一下便猜到了对方的目的,但安妮特却还是忍不住娇笑道。

    “手铐,可以有很多很多的用途”王维屹缓缓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手指在安妮特的胸罩外不断的挑动着,一点点的再度勾引起了安妮特的欲火。

    安妮特口中的喘息声更加大了。她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男人的进入

    那天,让她爱上了迷人的“普列特男爵”,并且心甘情愿的献身给他,只是当她发现自己受到了欺骗后,那样的愤怒是难以言语的。

    也正是因为“普列特男爵”从她的手中逃脱,她也受到了处罚。不过她总算还记得“普列特男爵”在击昏她之前在她耳边说的话: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部推卸到戴维恩少校的身上,而你什么事情也都不知道。”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躲避过了联邦调查局的进一步处分,只是将她从德国调到了更加危险的开罗。

    她是应该恨“普列特男爵”,还是应该敢接他呢?

    王维屹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手轻轻触碰到了安妮特的脸上,这让安妮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你想要做什么?”安妮特咬着牙说道。

    “我从来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王维屹的手轻巧的在安妮特的脸上划动着,然后渐渐的落到了她安妮特的脖子上:“如果是男人的话,我有许多种办法对付,但是如果是女人,而且是如此一个漂亮迷人的女人,我想我有更好的办法。”

    安妮特知道要发生了什么,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但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自己又害怕,可在内心的深处居然又有一些期待。

    王维屹已经脱去了她的外套,远远的扔了出去,然后凑到了她的耳朵边说道:“当我刚才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我想到了你**的身体,想到了在约翰内旅馆那个疯狂的晚上。你呢,你想到了什么呢?”

    安妮特摇了摇头。

    可是随着这个男人手指的运动,她的呼吸开始加重起来了。

    一件件的衣服被褪去,最终,那副熟悉的**再次出现了。

    男人的手指还在讨厌的运动着,这让安妮特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然后,安妮特被压在了一具男人的身子下。

    安妮特放弃了一切的想法,起码她再次和这个男人拥抱在一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