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七十八. 消灭炮兵阵地!

八百七十八. 消灭炮兵阵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哈哈,它可要完蛋了。”

    这时,坦克又开始缓缓开动,一枚炮弹打了过来,格云瑟少尉急忙跑开,那门反坦克炮被炸的七扭八歪。

    “怎么回事!这家伙真禁打!”路德曼少校顿时又变得沮丧起来。

    “你们就是在后面呆的时间太长了,这是美国佬新型的m6a1坦克,这种小口径的火炮简直就是挠痒痒。”马丁对路德曼少校说道。

    “那就应该靠这个家伙了!”诺德上士和克拉姆中士已经开始转动村子中央的那门唯一没被飞机炸毁的大炮。

    “长官!你会用吗?”德奈斯下士和路德曼少校边打边问。

    “没办法,尽力试一试吧。”

    克拉姆中士已经开炮了,只是这枚炮弹打歪了,只是在坦克左面爆炸。

    坦克开始对准了这门大炮,诺德上士刚装完炮弹,这一下把他和克拉姆中士吓坏了,又把炮弹按原来的那个方向打了出去。

    不知道那辆坦克是怎么想的,居然恰好向左开动,这枚炮弹刚好击中这辆m6a1坦克,炮塔都飞了出去。

    “打得漂亮!”路德曼少校欢呼起来。

    英军唯一的一辆坦克也已经开出去了,边走边开炮,敌人的坦克上面火花不断,里面的成员被震的头昏脑胀,不过里面的成员毕竟训练有素,趁英军坦克装弹的时候把炮弹打了出去,将它炸瘪了。

    “给我死!”有一枚炮弹飞了出去。可惜这两位士官并不是专业的炮兵,这一炮又打歪了。

    美国人已经冲了进来,路德曼少校一个扫射将三个美国人撂倒了。但是另一个用枪勾住了路德曼少校的脖子,就在这时,那个美国兵眼前银光一闪——马丁用匕首割断了他的喉咙。

    “啊,我的好马丁,谢谢了。”路德曼少校话音未落,又是一串扫射,将冲过来的一个美国人击毙。

    德军的飞机赶来增援了。m6a1坦克被炸毁。美国国人的第一波攻势退了下去。

    “啊哈,我们的运气真是不错,飞机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幸运女神还是眷顾着我们的。”马丁带着几分得意的语气说道。

    美国国人不甘心,前后几分钟的功夫,德军在三辆m6a1坦克的掩护下,出动了八十多人进行攻击。

    幸好联军的手里还有一个电台。他们又在这几分钟的功夫决定冒着被误伤的危险呼叫着炮火的支援。路德曼少校他们跑到了一个比较高的谷仓上面指引自己已经就位的大炮进行掩护。

    路德曼少校在谷仓上面不停用冲锋枪向下面的美军射击,但是无奈射程不够,该死的冲锋枪射程太短。路德曼少校只好拿出身上的枪向下面射击。

    坦克的炮口对准了他们,一枚炮弹打了过来,在建筑物外墙爆炸了,好在没有造成什么损害,不过坦克的机枪开始朝他们射击,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几个美国人顺着梯子爬了常来。趴着的士兵急忙将他们击毙,一个杀红了眼的站了起来。马上就被打成了筛子。

    这时,坦克的机枪扫射停止了,原来这些坦克也杀红了眼,忘了村子中央还有一门德国人的大炮存在,诺德上士和克拉姆中士在发了六炮之后击毁了两辆坦克,剩下的一辆急忙躲在一个沙丘后面,一炮将大炮炸成零件。克拉姆中士反应得快,拉起诺德上士在炮弹袭来之前跳出了爆炸范围。

    美国人又出动了三辆坦克和90名步兵杀过来,联军有些支撑不住了,不过美军也是吸取了第一次进攻过急而导致被射速较快的汤普森打得很惨的教训,决定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凭借m16的高精度在远处干掉联军士兵。

    “妈的,混蛋,你们准备好了吗?”诺德上士朝谷仓上面大吼。

    “准备好了。”通讯兵将那些几乎是原地不动卧倒射击的美军和缓慢开动的坦克的大致坐标报了出去。

    “预备——开炮!”德军炮兵指挥官终于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阵阵密集的炮弹从炮塔中射出。美军步兵满天乱飞,狼狈不堪,德军也再次出动了四架战斗机,将三辆坦克炸成废铁。美军的残兵败将慌忙逃走了,不过非常不幸的是,联军也有十几人被炮火误伤,尽管如此,相比于整支部队被美国人全歼相比,代价小多了。

    联军长舒了一口气,天亮之后,就是盟军炮兵的有难日,一想到这,联军士兵就会忘记刚才战斗的惨烈,脸上再次出现快乐的笑容。

    “好了,士兵们,这些美国人真是够让人受的,你们就地睡一会儿吧,明天就是指引我们的飞机和大炮摧毁敌人炮兵部队的日子。”一个军官说道。

    士兵们哈欠连天的只用几分钟的功夫就全都睡着了

    天马上就要亮了,联军士兵们还在沉睡当中。根本没注意又几个黑影窜进了村庄。这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来到了熟睡德军通讯兵跟前,掏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一个捂住了那个通讯兵的嘴巴,另一个挥刀割断了他的气管。随后另两个黑影将一枚小型炸药安在无线电旁边。然后,为首的一个一挥手,这几个黑影悄悄地离开了。

    一个黑影也是太不小心了,居然把地上的一条腿——是睡梦中的路德曼少校踩了因为房子被德军的轰炸机炸了,不少盟军士兵只能睡在地上。路德曼少校疼得叫了一声,然后本能的摸出手枪,然后飞起一脚踢中了那个黑影的肚子,那个黑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到在地,骂了一句。路德曼少校虽然听不懂。但知道这是英语,这一下子把他吓的精神过来,大喊一声:“有敌人!”

    这一声把所有的人都吵醒了。睡在通讯兵旁边的士兵发现了自己旁边的尸体,就知道是敌人偷袭。为首的黑影大呼不妙,抽出了身上的m16枪,想把路德曼少校这个坏事的德国佬干掉,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一派子弹打倒在地,路德曼少校对准刚才被自己踢到在地的黑影就是一枪。其余的几个黑影用冲锋枪胡乱扫射一阵后想逃,但是来不及了。几个士兵堵住了村子口对着他们一阵狂扫,那几个黑影全都倒在了地上。

    克拉姆中士打着手电,看了看地上的那几句尸体——穿着美军的制服。格云瑟少尉和其他几个军官都觉得就派这几个人来袭击村庄。一定有古怪。这时,一声巨响,无线电被炸飞了。

    “上帝,这些美国佬是冲着那些无线电来的。”诺德上士捶胸顿足。没了无线电。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指引他们的飞机和大炮。

    “现在怎么办,撤退?”德奈斯下士无奈地问道。

    “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下士。”一个英军士兵说道。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在地上转来转去的马丁插了一句他在这支队伍里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参谋了。

    “什么办法?”士兵们都聚到了马丁这边。

    “那就是抢一部敌人的无线电。”马丁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

    “怎么抢?我们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马丁问到。

    “这个简单,问一问那些法国战俘不就结了,美国人那里肯定有无线电。”路德曼少校把马丁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联军没费多大力气就掰开了那些法军战俘的嘴,得知了美军总部的所在地——这个用来控制和监视法军的总部。夜晚过来进攻他们的美军就是从那里出发的。而且离他们不远,确切的说,很近。步行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因为美军总部本来离这里很远的,但是为了方便控制法军和战事吃紧。他们是要搬到摩尔托的,现在他们应该就在村子外面,而且一定在等待自己友的支援

    法国战俘中的一个军官又接着招供了下去——听说受美国人的请求,意大利会出动一个营来保护这个总部,并且中午就差不多到达,那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今天真晦气。”诺德上士觉得今天什么事情都不太顺利。

    “没办法,诺德,现在只能如此了,赶在意大利人之前,摧毁美军总部。”格云瑟少尉却显示出了很强大的信心。

    “唉,我想我们大概也只能够如此了”

    士兵们即刻出动了,路上平安顺利,这里不表。一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了美军总部附近,美军军正在这里构筑工事,等待援军到达。

    德军没有了无线电,不能再召唤飞机和大炮了。

    路德曼少校朝克拉姆中士那里借了一个望远镜,朝美军阵地看了一圈,他总觉得位于阵地边缘的一间木棚杀气重重,他要求克拉姆中士带人夺下这个木棚。他发现这个木棚里居然正在架设m2机枪,前后左右各一挺,而且美军在对他们进行隐蔽工作,也就是这个木棚可以在一分钟射出4000发子弹——这是马丁告诉他们的,随时可以把仅仅木棚的人射的稀巴烂。如果美国人完成了机枪部署,那进攻的时候就要倒大霉了。

    诺德上士也在想,是否可以在攻下这个木棚前边和左边的战壕,再顺着战壕进入木棚,打掉机枪,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强攻的伤亡。

    这时, 联军的迫击炮和狙击手同时射击两挺美军机枪当场飞上了天,随后士兵们大呼着冲了出去。美国人也绝不好惹,更何况这是一支美军精锐。他们疯狂还击,联军一下子被强大的火力压在了地上,不过此时木棚那边倾泻除了暴雨般的子弹,联军士兵被逼的狗急跳墙,不要命的从地上跳起,冲进了战壕,与美军展开激烈的近战,双方的各式各样的武器杀伤力巨大,搞得双方伤亡惨重。不过这些美国人似乎是昨夜一战搞得他们有点疲惫,联军还算是肃清了这一段战壕。不过木棚那边的子弹是越来越密集,士兵们被m2重机枪压得抬不起头。而且m2重机枪嗤呀哧呀的射击声音让他们很难受。克拉姆中士按诺德上士的计划,此时在战壕里带人缓缓向木棚进发。他们冲到了木棚旁边,朝那里都了几颗手雷。随后,克拉姆中士跃出战壕,对准一挺机枪射出一串子弹,里面的机枪手当场毙命。

    “弟兄们!从这里进去!”一个下士带着两个南非士兵也冲出了战壕。

    几秒钟的功夫,里面又有人接替他们射击。这几个南非士兵毫无准备被打的血肉模糊。

    克拉姆中士身重两枪,跌回了战壕。

    “小心!”有一个士兵大喊,他拿起枪对着从另一处与这里相通的战壕——这个战壕联军原本以为里面没有人的。没想到里面有五个美军军。这个士兵刚要扣动扳机,一串火焰喷了过来,将这个士兵烧的跳出了战壕被机枪打死了——原来是火焰喷射器!

    “大家小心点开枪!抢他们的火焰喷射器!”德奈斯下士喊道。

    一个英军因为这句话犹豫了一下,脑袋被打穿了。

    他们一时间束手无策。只好朝这些美军疯狂还击。好在上面的机枪看有他们自己人,打得不敢太卖力。美国人毕竟带着一个火焰喷射器,一颗子弹打中了燃料罐,这几个美军当场被大火笼罩。不过火焰喷射器自然也完蛋了。

    “该死!”困在战壕里的联军叫苦连天。

    路德曼少校和马丁在冲锋的时候偷偷跑到了木棚后边的石头后面,美军机枪手一时也是眼花——克拉姆他们在那边那么闹,也没有看见他们,当然,克拉姆中士他们也只当这两个家伙在阵地战当中和他们杀散了。没有管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多起来了。

    路德曼少校和马丁在一起呆的。变得机灵了不少,他冥思苦想,想到了一条主意:他刚才从一具美军尸体上找到了两瓶酒,玻璃瓶的,是新买的,看度数绝对够高,真是的,刚才太紧张,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嘿,马丁,我看着两瓶酒可以做燃烧瓶。”

    “呵,好主意啊,木头房子,一点就着,可惜这两瓶酒了。”

    “为了完成任务顾不了许多了。”

    路德曼少校和马丁说干就干,把两团破布塞进了酒瓶里,做成了燃烧瓶。然后两人掏出了打火机,一点,然后抛向了木棚。

    “轰”的一声,木棚着火了,当然,两瓶酒绝对不至于燃起冲天大火,不过里面的美军下了一跳,有几个冲出来看的,路德曼少校和马丁开枪把他们干掉了。

    克拉姆中士他们虽然也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天赐良机绝不能错过,他们趁机也冲进了木棚,把里面的美国人统统干掉,路德曼少校和马丁也冲了进去。

    “无线电!无线电!”一个德军高兴的叫了起来。

    “怪不得防守这么严。”

    “哈哈,是你们两个小子干的,真是干得漂亮,我会申请给你们一大笔奖金的。”德奈斯下士非常高兴。

    “但是现在你们两个白痴,赶紧把火给我灭掉!”受伤的克拉姆中士大喊。

    “是!长官!”德国兵手忙脚乱的把火扑灭了。美军残余见他们占领了木棚,开始疯狂的向这里进攻。不过他们没有几分钟就被统统歼灭了,还有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们抓住了一条大鱼——这支部队的指挥官兼法军部队的监视者邓图上校。而且意大利人还不知道,傻乎乎的赶来支援,结果两枪就被打跑了,还有一百多人缴械了,这里不表。没办法,意大利人的战斗力实在不敢恭维,没什么好说的。

    格云瑟少尉拿着他的对敌人炮兵阵地的部署图过来了,他用无线电指引火炮摧毁了大多数海炮兵工事,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下午,联军开始源源不断的进攻,法军由于监视他们的控制中枢已经被捣毁了,大部分丧失了斗志投降了,只有少部分进行了顽强抵抗,但没多久也纷纷被歼灭了。路德曼少校他们该归队了,在北非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真长了不少见识,按照将军所说的,他们会先向进攻部队传授一些经验,再重新返回前线。同时,鉴于他们立下的汗马功劳,他们每人都获得了一枚大大的勋章

    恩斯特.勃莱姆和莫德尔元帅共同商定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在北非以德军为首的联军反攻已经开始,很快,北非的战局就会得到逆转的。

    盟军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恩斯特.勃莱姆居然会神奇的出现在了北非战场,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到底是如何快速并且神奇的到达这里的?这大概永远都成为了困扰着他们的一个巨大谜团了。

    而对于王维屹来说,好戏才刚刚上演而已,因为一个巨大的变化已经在北非上演。

    在这里,除了英国人和南非人外,他们还有另一个看起来不太可靠但却非常有用的盟友。

    而且,他们和王维屹也算是老朋友了,起码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