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七十七.联军

八百七十七.联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新的任务已经下达,这对于再次出征的路德曼少校和他的突击队来说,是个不同寻常的任务。

    因为,这是由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和里德尔元帅共同下达的命令,这其中的意义大概所有的突击队员都再清楚不过了。

    必须要完成这次任务,这将能把盟军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为整个北非德军的大反攻奠定下嘴坚实的基础。

    路德曼少校他们和南非军队负责的就是指引德军炮火干掉法国的防御设施。其余的军队负责掩护,攻占旁边的一些小村庄和小型做战场,兵力为两个排。

    路德曼少校是的德军突击队,和几个南非士兵坐在卡车上,吃着罐头,唠闲磕。已经因为战功而被晋升为少尉的格云瑟坐在最前面,他们必须要攻占摩尔托村庄,在那里指引火炮。

    南非军队的指挥官,英国后裔菲尔斯少尉翘着二郎腿,好不悠闲。做为一个英国人的后裔,说老实话,他可没有把德国人放在眼里过。

    卡车停了,士兵们下车步行,前面就是摩尔托了,敌人似乎没有发现他们。

    “嘿,我说,弟兄们,我来分配一下任务。”格云瑟少尉用英语说道:“诺德上士,你带着你的人从村庄北面攻进去,我和我的人正面进攻菲尔斯少尉,你的人从南面进攻,一举把它拿下。不过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可以把他们劝降。”

    “你可以说德国话。我听得懂,你的英语有点”菲尔斯少尉作为一个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居然听不太懂,

    “南非佬居然懂德国话。”傲慢的格云瑟少尉说道。他多少有点种族歧视,尽管菲尔斯和那些南非士兵都是白人,但是由于心理上的偏见,格云瑟少尉有点看不起他们。

    这语气很不得人心,虽然这些南非士兵不懂德国话,但他们从他们的长官脸上看出了什么,纷纷拿起了枪。

    “嘿!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小事情而生气。我想大家都是为了任务而来这里的为这一点小事不值得大动干戈”路德曼少校打着圆场。

    “傲慢的德国人。”菲尔斯很有一些生气:“你会后悔的。”

    “好了,大家开始行动吧。”诺德上士耸了耸肩说道。

    他们马上就要抵达村子了,南非军队已经与他们分开前往村子南面了。这时。两面的沙丘上突然射出阵阵子弹,几个士兵当场毙命。

    “德国佬!我们恭候多时了!”上面的法军大声用德语喊道。

    “有埋伏!大家快隐蔽!”克拉姆中士趴在沙坑里大叫,然后朝沙丘上面开枪。

    格云瑟少尉隐蔽起来拿出了身上的扩音器朝上面大喊道:“嘿,知道吗。你们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的反击正在开始,放下武器,加入我们,你们保证不会被伤害的。”

    上面的少尉哈哈大笑:“我的朋友,你太天真了,难道你们以为真的能战胜美国人吗?我想你们今天都会死在这里的。”

    格云瑟少尉勃然大怒,他用步枪瞄准了那个少尉的脑壳就是一枪,少尉应声而倒。随后。格云瑟少尉朝身后的部下大喊:“消灭这些该死的家伙徒,狗娘养的!”

    诺德上士拿着冲锋枪对着上面的敌人狂扫。嘴里咒骂着:“该死的,什么时候法国人会用这么傲慢的语气对待德国人了!”

    上面的敌人战斗力比他们预想的要强得多,消灭这几十个人不太容易。

    “长官!东方出现法军装甲车!”马丁边打边说道。

    “该死的,格云瑟,我们被困住了。”诺德上士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装甲车开过来了,马丁急忙躺在地上,往那辆装甲车的履带上安了一枚炸弹。装甲车驶出20米后爆炸了。

    “咱们应该离开这里!”

    “上帝啊,这些法国佬什么时候变得会打仗了!”马丁连滚带爬的来到了蹲在沙坑里的路德曼少校旁边,他身后是十几个法军。

    “简直像被催眠了一样。”德奈斯下士跑了过来:“把手雷拿出来让他们清醒清醒!”

    沙坑里扔出三四枚手雷,那十几个追兵被炸死了一大半,剩下的也拿出了手榴弹丢到了沙坑里。

    “快跑!”他们三个滚出了沙坑,身后的子弹打得噼里啪啦。

    沙丘上的法国人也冲了下来,但是对方的火力也很猛烈,他们没能冲到路德曼少校他们跟前。

    有几个不要命的冲到了他们跟前,格云瑟少尉抽出了冲锋枪将他们打成蜂窝:“对法国人可绝不能给怜悯!”

    路德曼少校他们爬到了一堆沙石后面,然后开始和法国人对着扔手榴弹。

    德奈斯下士抽出了最后一枚手雷,刚伸出手来要丢出去,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手,德奈斯下士惨叫一声把手缩了回去,手雷掉在地上爆炸了,路德曼少校他们一下子被震的失去意识,眼前模糊一片,之间那几个法国人冲到他们跟前,就在他们已经听到扳机扣动的那声弹簧脆响时,那几个法国人瞬间血肉模糊。格云瑟少尉在那边一边射击一边仍然喊着:“该死的!该死的!”

    几个法国士兵刚要站起来观看情况就飞了出去。东面又出现了一辆坦克。

    “马丁!用你的炸药摧毁它!”克拉姆中士喊道。

    “没了,长官!”

    路德曼少校身手敏捷地跳到了坦克上,士兵急忙掩护他,将后面的步兵击毙。路德曼少校抽出了战斗中捡来的一根撬棍,撬开了炮塔塔盖。将手雷丢了进去,几秒种后一堆碎肉从里面飞了出来。

    “上帝,我没有手雷了。千万别来坦克了。”

    这时,有一辆坦克带着十几名步兵出现了。

    “我们要完蛋了!”一个士兵话音未落就被炸飞了。

    坦克后面的步兵和沙丘上的步兵开始进行夹攻,要把他们包成饺子馅。

    德国和南非军士兵躲着那辆坦克走,但是稍有疏忽就会没命。

    “弟兄们,坚持住,我呼叫了飞机!”通讯兵大声叫了起来,他已经呼叫了飞机支援。他们能够得到一切需要的支持。

    “万一坚持不住呢,朋友!”马丁有些扫兴的说了一声。

    “认倒霉吧!”通讯兵也拿出了枪向敌人射击。

    “老天,这些步兵使用清一色的美国装备。怪不得有这么强的火力!”诺德上士已经被沙丘上的机枪逼到了犄角。

    “美国人的装备还是不错的,但是可惜用在了法国人的手里。”克拉姆中士边射击边说,“我想,该让他们尝尝德国武器的厉害了。”

    又出现了一辆坦克。后面足足跟着一个排。

    “怎么还有这么多。他们在村子里繁殖吗?”路德曼少校恼怒的叫了起来。尽管现在已经是冬天了,但是他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枪管都被烧红了。

    坦克在不停的开炮,他们只剩下二十多人了,但是法军却越来越多。

    “妈的,我还没活够呢!都他妈的别过来!”德奈斯下士说,他已经对那些敌人打了30多枪。

    前面又有几个人被射倒了。

    不过就在他们快绝望时,法军突然有不少倒地身亡。他们背后出现了一群南非军队。

    南非军队在坦克后面安了炸弹。那两辆坦克顷刻间变为废铁。法军有点慌了阵脚,菲尔斯少尉带着士兵们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又放倒了五六个。

    法国人很快稳住了。朝南非军队发起攻击,只不过兵力分散了,又失去了坦克掩护。德军和南非军趁这个机会发动了反击,他们进行着激烈的枪战。

    他们的手里握着打不完的子弹,朝那些敌人卖命的射击,法国人也豁出去了,红了眼似的回击。

    “这帮家伙简直像注射了两桶吗啡一样!”路德曼少校将一个法国人击毙,随即招来了几十颗子弹,他急忙卧倒,差点没被打成零件。

    菲尔斯少尉将炸药点燃,扔了出去,剧烈的爆炸将法国人震懵了

    格云瑟少尉忙里偷闲跑到了菲尔斯少尉旁边:“老兄,我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知道就什么都不用解释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菲尔斯少尉将冲过来的一个敌人杀了。

    “那就好我回去了,再见了少尉!”格云瑟少尉跑了回去。

    路德曼少校问那个通讯兵:“空中支援怎么还不——到了!”

    士兵都抬头向天上望去,几架飞机已经杀了过来,用炸弹和机枪打得这些法军鬼哭狼嚎,然后又是6架从俯冲轰炸机,用重磅炸弹将那些法国人抛得满天乱飞。随后,一批英联邦军队搭载着坦克也开了过来,这里法军缴械了。

    “哦!看看是谁!西塔科,想死我了。”路德曼少校张开双臂像马丁走了过去。

    “哈哈,路德曼少校先生真是命大,两次恶战都能活着出来。”

    “你也一样啊,西塔科,我没有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还活着”

    菲尔斯少尉和格云瑟少尉也握手言和了,只不过这对冤家握手的时候还在较劲。

    “弟兄们,根据我的侦查,”一个英军情报官说道:“村子里的法国人这次是倾巢而出,我们现在可以不费一枪一弹攻进去了。”

    “那很好,弟兄们,原地休息半个小时再前进,解散!”诺德上士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入夜了,联军已经进入了摩尔托,里面的法军已经没有几个了,乖乖的缴械了。

    夜色降临到了这里。

    “路德曼少校,我最近好像眼睛看不太清东西了。”躺在床上的马丁说道。左手还拿着一本书。

    “我早就说了,这里的光线这么暗,你有总躺着看书。早晚有一天你得变成瞎子。”

    “这可是咱们的长官——里德尔元帅的回忆录。”

    “水平怎么样?”

    “看得出来,里德尔元帅可没少花心血。”

    德奈斯下士手里用盘子端着三杯咖啡,坐在他们旁边喝了一口,然后说:“咱们的元帅他的回忆录我看过的。”

    “很好,相当的好。”路德曼少校看了两眼说。

    “来点咖啡吗,我还有几块方糖,待会儿我还可以”德奈斯下士还没说完。路德曼少校就已经拿起那杯咖啡一饮而尽。

    “哦,路德曼少校,我这里还有点奶粉冲的牛奶。你要来点吗?”

    路德曼少校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了牛奶,喝了一口。突然他觉得味道不太对,吐了出来:“这奶粉的味道不对。你在哪里买的?”

    “比尔牌的。”

    路德曼少校愣了一下:“呃好像是我家的那个工厂产的。”

    德奈斯下士听罢急忙把嘴里的牛奶吐了出来。

    “怎么。里面掺了假吗?”马丁放下了书问。

    “没没只是加了一点嗯防腐剂加多了。”

    “你的性格是不是家族遗传啊?”德奈斯问。

    “不是的,嗯这个建议是我提的。”

    “该死的奸商。”德奈斯下士很无奈的说。

    “还是我们家农场里挤得牛奶好啊,可惜现在都喝光了。”诺德上士说。

    “没喝光到现在也该烂了,这就是没加防腐剂的后果。”

    “你个奸商,闭嘴!我回国之后就去看医生。”德奈斯下士恼火地说道。

    克拉姆中士哈欠连天的说:“不要再吵了,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就和那个格云瑟少尉指引火炮,让那些家伙回老家。”

    “好了。睡觉!咱们这里还是战场呢。”诺德上士说完就睡过去了。

    士兵们都睡着了,白天的战斗让他们非常疲惫。

    与此同时。在一支已经即将赶到这里的军队,从直觉上就感觉出这里的防备十分松懈——走了这么久居然连鬼都没看见,坦克上的军官脸上出现了阴森的狞笑。

    凌晨三点了,村子里除了几个哨兵来回走动的声音,剩下的就是阵阵鼾声了。这时天上突然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联军没有太在意,因为那些应该是自己人,知道其中的几架俯冲下来,并发出尖利刺耳,让人头昏脑胀的呼啸声——美军的标志时。联军士兵才反应过来。

    “美国人的飞机!醒醒啊!”一个哨兵大叫道,这时,美机的机枪开火了,那个哨兵从围墙上跌了下来,身上还有两个枪眼。

    尖利刺耳的呼啸声把士兵都吵起来了,美机投下了几枚500公斤炸弹,几个英联邦士兵被炸的粉身碎骨。这是一支美国部队,原来当美军指挥官得知敌人攻占摩尔托的消息后,发誓要把这里夺回来,法国人现在自顾不暇,只好自己动手,他们让一直在这附近监视的部队出动了。

    路德曼少校他们刚睁开眼睛,他们的房间就被炸中了,两个刚刚起身的的士兵当场被掉落下来的天花板砸死。路德曼少校从床上跌了下来,眼前昏黑一片,失去了意识。

    “美机又俯冲了!快找掩护!”路德曼少校在恍惚中听到这句话,本能地向外爬。

    阵阵子弹从天上射来,联军不断有士兵被打死。

    路德曼少校恢复了意识,自己上面的天花板正好砸在桌子上,自己被废墟夹到了中间,不过可以爬出去。其余的人都已经出去了。

    路德曼少校爬出了废墟,这时,美机再次俯冲了下来,路德曼少校急忙卧倒捂住耳朵,几颗炸弹下来了,村子中央的三门大炮两门报销。

    “村外面有敌人!”

    士兵们一听这话赶紧进入到各自位置,准备战斗。

    外面的敌人正如潮水一般涌来,还有坦克作掩护。

    “统统给我死!”一个机枪手突突了七八个敌人,嘴里刚蹦出这句话就连人带枪被坦克炸掉了。

    “敌人多的简直杀不光!”克拉姆中士喊道。

    “上帝啊!这帮魔鬼是怎么从后面打过来的,这里是我们自己人的的防区啊。”路德曼少校抱着脑袋说道。

    美军的炮火正在清理的村子里的每一块土地,连电线杆都得被炸碎!坦克的火炮的机枪正在狂虐步兵,美军军的士兵一批接一批大喊着冲上去,不过联军仍然奋起还击,美军的尸体遍地。

    “美国人这是疯了,他们知道我们要在这里指引火炮!”

    路德曼少校推开了机枪旁边的尸体,对着冲过来的美军疯狂扫射。这时,坦克的炮口对准了他,吓得他急忙丢下机枪,跳下了围墙。这时,一声巨响,围墙塌掉了。

    “伙计们!来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格云瑟少尉从一个仓库里推出了一门反坦克炮。

    “哈哈!我们有救了!”诺德上士十分兴奋。

    格云瑟少尉对准了坦克前装甲,大喊一声:“死吧!”这时,马丁大喊:“没用的!”不过格云瑟少尉此时也很激动,只能听懂法国话,马丁说什么他根本没听懂。

    一枚炮弹夹杂着呼啸声飞了出去。打在了坦克上,火花四溅,腾起了一阵黑烟。

    “哈哈,它可要完蛋了。”

    这时,坦克又开始缓缓开动,一枚炮弹打了过来,格云瑟少尉急忙跑开,那门反坦克炮被炸的七扭八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