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七十六. 唤醒的莫德尔

八百七十六. 唤醒的莫德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上帝啊,我逮捕了亚力克森男爵,到现在我还无法相信,我真的逮捕了亚力克森男爵。我不知道男爵会如何处罚我,枪毙我,绞死我,但无论男爵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都绝对不会后悔的。”

    德国武装党卫军第9霍亨施道芬师ss二级突击大队大队长路德曼,1965年12月。

    路德曼少校和他的部下们到现在还在后怕,要知道,逮捕一个德意志的英雄是什么样的罪名?他们也许真的会被枪毙的。

    而至于看管男爵的马丁,除了恐慌之外,更多的确还是有一种自豪。他可和男爵在一起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即便真的遭到了什么处罚,他也有和别人吹嘘的资本了。在德国,能够和男爵呆在一起的人可不多。

    马丁一辈子都记得,男爵在随着莫德尔元帅离开的时候,对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声对他说:“谢谢你的香烟。”

    接着,男爵就向莫德尔元帅要三马克,来完成他对马丁的承诺。可是莫德尔元帅摸遍了全身,却连一个马克也都没有摸出来。一个在前线指挥战斗的元帅,身上为什么要带着钱?这未免让莫德尔元帅有些尴尬。最后还是以个参谋拿出三马克帮助元帅解了围。

    这三马克,马丁发誓再困难也一辈子都不会用的......

    ......

    “莫德尔,告诉我北非德军的情况。”在莫德尔的指挥部里。王维屹迫不及待地问道。

    莫德尔已经从激动中恢复过来了:“整个北非军团,由我直接指挥的有党卫军6个师,国防军12个师,坦克6360辆,各类飞机3500架......”

    王维屹大是吃惊。他没有想到北非军团依旧保持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莫德尔指挥的不光有德国军队,还有南非军队。南非目前是在北非地区,不多的依旧向德国宣誓效忠的国家之一。除此之外,还有相当数量的英国军队和英联邦军队。

    在伦敦沦陷之后,当地英军和英联邦军队最高司令官蒙里塔将军拒绝了盟军的投降要求,而是转而与德军继续加强了合作,成立了以德军为首的“北非联军”,以对抗强大的盟军。

    在北非的德军之所以还能够保持如此强大的力量。完全要归功于莫德尔元帅。在战争甫一爆发,莫德尔元帅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刻下令停止攻击,就地展开防御,避免了德军遭受更大的损失。

    “以北非联军目前的力量,我们完全有能力进行长期作战。”莫德尔元帅说着在地图上指了几个地点:“而且在这里地方,我们还有大量的部队在坚持作战。我正在准备发动一到两次大型作战,将这些地点完全练成一线。”

    这时候的王维屹是欣慰的。虽然因为克略尔的原因,德军遭到了很大的损伤,但是在莫德尔元帅如此优秀的军官指挥下,北非军团却保持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可不多,这也保证了德军有能力进行一场大逆转之战......

    “曼施坦因那里的情况也和我这差不多,甚至比我这的情况更好。”莫德尔元帅随即说道:“我和曼施坦因心照不宣的都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打通北非和中东的交通联系,将百万德军连在一条战线上,对盟军产生巨大的震慑。间接的支援柏林。而且,我们之前还想过,一旦柏林沦陷,起码我们还在继续战斗,德国依然还有希望。不过现在既然你已经回来,我想这个担忧不复存在。”

    “谢谢你,莫德尔。”王维屹真诚地道:“才回到德国的时候。我发现完全就是绝望的。但当我听到你和曼施坦因还在继续战斗,我的心中燃烧起了希望。而现在我发现,情况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那么,你为什么要用特殊的方式向阿斯旺发起攻击?”

    |“我准备以阿斯旺为诱饵,在这里用反复添加兵力的方式,吸引盟军注意,调动盟军兵力,然后在几个地方同时发起反击,恢复部队之间的联系。”莫德尔元帅很快说出了自己的企图:“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阿斯旺那么快就落到了我们的手里。”

    王维屹苦笑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破坏了莫德尔的计划。

    有的时候仗打的太顺利了也未必就是好事。

    大概看出了男爵的自责,莫德尔急忙说道:“不过也不要紧,阿斯旺尽早的落到我们的手里,也同样可以吸引住盟军的注意力,总之,一切都会按照计划进行的。从此前我们在空中侦察的情况来看,大量的敌人正在向阿斯旺地区行动。”

    “莫德尔,一切按照你的设想去做。”王维屹点了点头。

    “元帅,我们的侦查部队将情况带回来了。”参谋长希茨莱走了进来:“确认了盟军新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炮兵阵地,主要由法军负责。但是,我们需要一支熟悉当地情况的突击队,攻占附近的摩尔托,为炮火提供最准确的指引。”

    “什么炮兵阵地?”王维屹在一边问道。

    “是这样的。”莫德尔随即解释道:“我们的情报表明,盟军正在新建立一个炮兵阵地,这将直接对我们造成巨大威胁,因此我派出了大量的侦查部队和飞机,摸清那里的情况。争取在这个炮兵阵地发挥作用之前摧毁它......离炮兵阵地最近的,是一支南非军队,大概还保持着两个旅的武装,但是我们需要找到一支熟悉当地情况的突击队,与南非军取得联系。并未我们的炮火提供准确坐标。”

    “我想你心中应该已经有人选了吧?”王维屹随即问道。

    莫德尔点了点头:“是的,这支突击队的一部分将由南非军和英军的士兵组成,他们都驻守过当地,熟悉那里的情况,另一半则由德军组成。人选我也都选好了,只是需要得到你的同意。”

    “得到我的同意?”王维屹并没有理解莫德尔话里的意思。

    莫德尔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最适合的人选,就是逮捕你的路德曼少校。”

    王维屹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我正想找他算账呢,这样也好,让他将功赎罪吧。希茨莱将军,去把路德曼少校带来。啊哈,我想你应该吓唬他一下。”

    希茨莱笑着离开了指挥部......

    当自己的参谋长离开后,莫德尔随即放低了声音:“男爵。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我想你会有兴趣的。我之所以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这个炮兵阵地,是因为其对埃及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埃及?它没有投降美国人吗?”王维屹不由得一怔。

    “投降了,在战争爆发的当天就投降了。”莫德尔仔细的解释道:“埃及那个荒唐的苏丹法鲁克一世死后,他的儿子艾哈迈德.福阿德继任了苏丹的位置。当德美战争爆发,福阿德立刻宣布埃及投降,但随即遭到了驻扎在开罗的德英联军的攻击。福阿德逃出了开罗。得到了美军的庇护。而苏丹则有法鲁克一世的妻子法里达摄政。只是,由于盟军攻势凶猛。为了避免部队遭到更多的伤亡,我下德英美联军退出开罗。我们多次劝说法里达和我们一起离开,但都被她拒绝了。最后,福阿德在盟军的保护下重新回到了开罗......”

    听到法里达的名字,王维屹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大概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和法里达荒唐的那一个晚上吧。

    莫德尔可不知道其中的情况:“法里达在随后被废黜了摄政位置,并且遭到了软禁,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杀死她会引起动乱,只要法里达已经死了。但是,法里达尽管遭到了软禁。她在埃及还是有着大量的追随者,甚至,她已经策划好了一次遍及全埃及境内的大起义。我已经命令那些之前推出开罗的德英军队做好准备。只是,那么大的一次起义,想要保密是非常之困难的,盟军明显已经发现了她的企图,除了加强当地戒备。还专门成立了这支炮兵阵地。”

    王维屹点了点头,现在他完全的明白了。

    “我想,我该进行一次开罗之旅了。”王维屹忽然说道。

    “不行。”莫德尔断然拒绝:“男爵,我可不会让你去冒险。如果在这里你遭遇到任何的不测,我都将成为德意志的罪人。”

    “嘿,莫德尔,怎么了,难道你害怕了吗?”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我们可从来都没有害怕过,无论情况多么危险。在这里,由你指挥就足够了,而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正说到这里,希茨莱已经把面如土色的路德曼少校带来了进来。可怜的少校大概被吓的够呛了,以至于见到两位德国元帅的时候浑身都颤抖起来。

    “立正,少校!”

    在恩斯特元帅威严的声音里,路德曼少校赶紧把身子站的笔直。

    “少校,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王维屹冷冷地说道:“你竟然敢逮捕一个德意志的元帅,如果北非军团因为你的荒唐行为而失去战争的话,那么你的罪行将会无可饶恕!”

    路德曼少校沮丧到了极点:“是的,元帅,我请求您枪毙我!”

    “枪毙?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王维屹竭力忍着自己想笑的冲动:“现在我给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愿意抓住吗?”

    “当然,元帅,我们愿意为你而死!”路德曼少校赶紧大声说道。

    “莫德尔元帅,给他下达命令吧。”

    当莫德尔元帅将任务告诉了路德曼少校后,少校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我明白了,在规定的时间里,我将出色的完成任务。”

    “你将会得到来自地面部队和来自空中的支援。”莫德尔元帅淡淡地道:“那么,现在准确去吧。”

    路德曼少校向两位元帅敬了礼。又迟疑着道:“恩斯特元帅,对于我所做的一切我很抱歉。”

    “不,你不必感到抱歉。”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等到战争结束之后,你大可以骄傲的告诉所有人,‘嘿。瞧啊,恩斯特这个家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曾经亲手逮捕过他,而且还把他关了起来。啊,我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狠狠的踢上他几下屁股......’”

    路德曼少校笑了,他从来都没有笑的那么舒心过:“恩斯特元帅,能见到您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我将为您而战,为您而死!”

    目送着路德曼少校在希茨莱的带领下离开。王维屹心中叹息了声,多么棒的军官啊。只是当战争结束之后,他们中还会有多少人活下来?

    “男爵,你刚才说你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莫德尔忽然想起了刚才恩斯特说到一半的话。

    王维屹沉默了一下:“回家。”

    “回家?”莫德尔完全没有明白恩斯特话里的意思。

    “回家!”王维屹重重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隆美尔已经回家了,古德里安已经回家了。现在,我要带你和曼施坦因回家。”

    莫德尔怔在了那里,紧接着。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啊,对了。他们都已经醒来了。”

    王维屹重新露出了笑容:“是的,我亲爱的朋友,他们都已经醒来了,在他们睡着的时候,为的就是醒来。我需要新的你们,德意志也需要新的你们。莫德尔,你愿意睡去,然后重新醒来吗?”

    “我愿意。”莫德尔的回答是如此的坚定:“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就和在骷髅突击队的时候一样。”

    王维屹深深的注视着自己的朋友:“那么。就给你的部下下达命令,你因为身体原因将要休息几天,在此期间,将有我来代替你指挥北非军团。”

    莫德尔没有一丝一毫犹豫的就拿起了电话。

    当命令下达完毕,莫德尔放下了电话:“男爵,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你让我怎么做?”

    “把我曾经留给你的针剂拿出来。”

    那管针剂很快北送到了王维屹的手中。

    “你们都还保留着,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注视着手里的这管针剂,王维屹重新抬起了头:“莫德尔,我向你保证,当你重新醒来,你会是一个全新的你1”

    然后,他轻轻的将针管扎进了莫德尔的颈部,然后将里面的药剂全部推了进去。

    “男爵,我们所有的人都一样,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等着你的归来......”莫德尔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模糊:“你回来了,真好,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我也一样开心,我的朋友。”王维屹扶住了莫德尔:“睡吧,睡吧,你很快就会醒来的。”

    莫德尔终于沉沉的睡去了......

    “小灵,我需要你把莫德尔带回基地。”王维屹恢复了和小灵的通讯:“莫德尔多少时间才能苏醒过来?”

    “三分钟后我将接莫德尔到基地......”小灵的回答很快传来:“莫德尔和隆美尔他们的情况不太一样,他接受药剂的时间不长,因此醒来的时间会非常短暂,乐观估计,大概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够完成改造了。”

    “好的,尽快,因为这里需要他的指挥。”

    “你呢?你不是接替他的指挥了吗?”

    “我要去开罗。”王维屹很庆幸莫德尔睡着了,要不然自己可没有办法那么轻松的去开罗:“那里有我的一个老朋友在等着我。”

    “法里达王后吧?与其说她是你的老朋友,还不如说她是你的老情人。”小灵毫不客气的揭穿了王维屹:“不过,我想以她这个年纪,你大概也不会感兴趣了。”

    王维屹大是尴尬,小灵总是那么的不给自己面子......

    “基地到达中。”好在小灵的话及时化解了王维屹的难堪:“漫步者,莫德尔被唤醒后,只剩下了一个曼施坦因,我想你的整个拼图都应该已经完成了吧?”

    “是的,曼施坦因将是最后一块拼图。”王维屹若有所思地道:“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拼图。当曼施坦因也同样被唤醒,我想我们的反击将会真正到来。”

    “基地已经到达,接收莫德尔中。”

    王维屹看了一眼睡的如此香甜的莫德尔,低声对他说道:“去吧,我亲爱的朋友,你睡去的时间并不长,你等待的时间同样也不长。北非军团需要你尽快回来,德意志也同样需要你尽快的回到这里。”

    莫德尔的身体被缓缓的带进基地......那些北非军团的军官和士兵们,永远也都不会想到在指挥部里正在发生着什么神奇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一个更加有朝气,更加年轻的莫德尔元帅很快就会回来了。

    而这,也将带来一个同样充满了朝气,同样年轻的北非军团,甚至于整个德国。

    这,将会是德意志一个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