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七十一. 北非战场

八百七十一. 北非战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65年12月,北非。

    营地里的广播正歇斯底里的叫喊:“德意志的土地不容侵犯,我们必须牢牢的坚守在这里直到胜利到来的那一刻!”

    斯坦.马丁正和汤普在房间里打牌。威利斯下士正在打扫卫生。达利上士在房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美军b-52轰炸机将炸弹投到前方的阵地。

    “美军的又一波轰炸结束了,我还以为他们有更多”达利上士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走进了房间。

    “那你就让他们来更多的吧,上士。”汤普把手里最后一张牌甩掉,然后得意洋洋地说道:“斯坦,你又输了,你还得给我一马克。”

    “今天真晦气。”马丁躺在了床铺上。

    “弟兄们,我刚看了一个笑话,你们想听吗?”沃克.杰森中士从床铺上起来了。

    “说来听听。”士兵们围拢了过来。

    杰森中士点了一根烟,说:“这是关于美国总统的一个笑话”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把士兵们震得头晕脑胀。他们往庭院里看时,发现一架被击落的美机不偏不倚坠落到了庭院。还好没有人员伤亡,两名从残骸里爬出的美军飞行员被德军带走审讯去了。

    “我就说了,今天下午不太走运呢。”马丁又朝窗外挥了挥手:“走好,弟兄们。”

    天上掠过了几架德国战斗机。

    与此同时,在指挥部。马丁他们的连长特普曼上尉。以及总爱和特普曼上尉打赌的斯鲁克上尉,都在指挥部里和其他几位军官商议作战行动。

    “美军和意军正在拼尽最后的力量向我们进攻,他们的一个团已经插了进来。我们今天晚上要搞个夜袭,占领美军营地,控制一号,二号十字路口。特普曼上尉,你们连负责占领他们的营地。斯鲁克上尉,你将穿插到美军营地后面,防止意大利人增援。然后。我们的几辆坦克将控制十字路口。梅因沃克上尉,你们连负责配合坦克攻占十字路口旁边的两座小山包,那里只有少量军队驻守。你们在占领山包后,负责支援特普曼上尉和斯鲁克上尉,我们需要坚持到明天早上8点,援军才会赶来。你们会得到几架飞机的支援。在沙漠里打仗不太容易。但我希望在那些大官到来之前。我们已经在那里插上了卐字旗。还有什么问题吗?”

    路德曼少校布置下了任务。

    “我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扮成美国人偷袭,长官。”特普曼上尉说。

    “不错的主意,这样可以进入他们的营地再开火。衣服不成问题,但咱们这个该死的队伍里有人会英语吗?”

    “有,长官。我的达利上士可以说德语。”

    “很好,明天的早饭我请了。”

    “那先谢了,长官。”斯鲁克上尉说。

    斯鲁克上尉又转过头去对特普曼:“我希望你上次打赌输的两双袜子和一条领带能赶紧给我。”

    特普曼笑了一声。说:“咱们再赌一把,如果这次谁的连炸毁的坦克多。就要给他一根钢笔,如果我赢了,以前的账一笔勾销。”

    “好的,没问题。”

    “好了,弟兄们,回各自的营地吧,进攻之前最好喝点壮壮胆。美国人不像意大利空心面那么好对付。”

    很快就入夜了。特普曼上尉和他的那个连乘车到达了美军营地。他们都穿着美军军装,冲锋枪都塞到了衣服里面,戴着从战俘们身上揪下来的身份识别牌。特普曼上尉穿成了一个中校,一个来营地视查的中校。他知道,最近几天要有军官来营地视察。

    当然,美军时并不知道视察的军官是谁。

    他们被美军岗哨拦住了,达利上士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岗哨说明了他们的身份。哨兵没有怀疑就放行了。

    营地戒备森严,如果进攻的话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伤亡,这个营地也有差不多两个连的人马,有岗楼,哨所。营地里还有两门大炮,既可以防空又可以反坦克。

    士兵们纷纷走向对自己有利的射击位置。特普曼上尉带着马丁他们几个士兵来到了美军的一个房间前,却被一个军官拦住了,他不让他们进入。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不行,军官看了看他们的名牌,最后抓起了电话,要核实一下。

    “喂,是上校吗?哦,长官,请问巴洛克将军是让一个叫里夫.吕谢尔中校来我们营地视察了吗?他们要进入我们的房间,哦,好,我明白了。”

    军官放下电话,大喊了一声:“里夫.吕谢尔中校已经阵亡了,他们是德国人。”

    旁边的两名士兵在灯光下也发现了几名“士兵”的步枪和他们的不太一样。美军急忙端起了冲锋枪。特普曼上尉虽然没听懂他们说些什么,但也知道露馅了,他拔出手枪,连扣扳机将这几名美军纷纷打倒。然后掏出了冲锋枪大喊一声:“露馅了,开火。”

    营地的警报是和枪声一起响的。德军纷纷拔枪,趁美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把他们送进了地狱。

    特普曼上尉一脚踹开房间的门,发现里面是美军的电台和机密文件之类的。他们赶紧把文件胡乱揣了起来,又把电台摧毁。离开了这里。进入到了一个仓房。

    德军士兵都已经脱下了美军军装,露出了里面的德装。

    美军措手不及,有不少士兵还没有睡醒就永远的睡着了。

    “这里的美国人好像不少。”马丁用步枪把仓房二楼的一个美军打死了。仓房里已经横下了六具美军尸体。

    两名德军士兵被扫倒了,杰森中士急忙用冲锋枪将从侧门冲进来的美军打死。

    “我在这掩护你们一下。你们快从前面的侧门走。占领那边的两个岗楼。”特普曼上尉在说话功夫就把一个从外面梯子上翻进来的敌人打死了。

    特普曼上尉用冲锋枪来回扫射,又打死了两个。但是正当他瞄准了外面沙包旁边的敌人时,冲锋枪突然卡住了。

    “倒霉。又卡弹了。”

    外面的美军朝仓房里扔了一枚手榴弹,特普曼急忙蹲在了一堆稻草后面。躲过一死。

    外面的一个美军军官大喊:“开火!”一枚炮弹炸毁了仓库的一面墙,墙外面的两个德军刚控制了一挺机枪就被炸飞了。

    几名美军又进入了仓房

    马丁他们刚从仓房的侧门跑出就遭到了美军岗楼的扫射。马丁他们躲在了一个排沙包后面。

    “听我说,这次改变一下战术,用步枪的人掩护,打那个机枪手。那冲锋枪的跟我来去拿下岗楼。”达利上士一边给冲锋枪换弹夹一边说。

    达利上士带着几个士兵冲出去了,汤普用步枪精确的爆了一个美国兵的头。但旁边的一个美国兵马上接过机枪向他们射击。

    马丁见状,冲了出去。捡起了一支冲锋枪冲了出去。

    “马丁,你不要命了!”汤普大声叫了起来。

    马丁冒着猛烈的火力冲到了一个岗楼底下。顺着梯子爬了上去。爬到一半时,上面的一个冲锋枪手突然弯下身来要打死他。

    “去死吧!”马丁开枪把他击毙。

    岗楼上的机枪手一回头,被汤普一枪打穿。

    “哈哈!漂亮!”马丁爬上了岗楼,对着右前方的一个岗楼就是一梭子子弹。达利上士赶紧冲上去占领了岗楼。

    这时。仓房就被手榴弹和火炮炸开了,几名美军冲了进去。马丁他们赶紧用机枪把后面的几个敌人消灭:“上尉看上去撑不住了。”然后他又拿起机枪,对准了营地正中央的两门火炮,一阵狂扫之后,两门火炮安静了下来。

    趴在仓房草垛里的特普曼上尉拔出手枪,击毙了一个美军后撒腿就跑,捡回了一条命。美军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开枪。特普曼上尉就跑没影了。这几个美军也没活多长时间,冲进来的德军很快把他们干掉了。

    特普曼上尉跑到外面对马丁他们大喊:“你们几个可以下来了。去占领那座二层楼房。”

    马丁他们下去后和十几名士兵会合,赶到了营地左后方的一座二层楼房。

    “我说咱们应该小心点。”马丁他们都掏出手雷,踹开门丢了进去,又把门关上了。再里面发出一阵爆炸声后,他们冲了进去,发现一楼的大厅里躺着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突然,打头的一个士兵一声惨叫倒在了血泊中。

    没有人。

    士兵们四下张望,并没有想到隐蔽。

    又是一枪,威利斯下士一命呜呼。

    “咔嚓!”

    虽然外面枪声不断,这“咔嚓”声却没有被掩盖住。

    士兵们抬头向天花板望去,只见木制天花板上面一个特意挖出来的窟窿,在一楼和二楼的夹层里面有一个美国兵。

    美国兵又给了一枪,然后缩头转身想爬回二楼。士兵们用枪对着天花板一阵射击,子弹穿透了木质天花板,打得上面全都是洞,他们直到听见里面发出一声惨叫并滴出几滴血为止,那个敌人还没来得及爬回去就完蛋了。

    德军们凭经验感到楼梯上肯定有人等他们冲上去之后再来一个扫射,就没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的冲上去后,发现二楼的走廊居然没有人。房间也是空的,里面都是一些床铺之类的,看来这只是个宿舍,里面的美军都在外面和德军厮杀。

    德军在二楼没发现什么,只好回到一楼。他们突然发现一楼有一个并不明显的地道,但并不算窄小。

    他们进入了地道,也不算很长,这个地道通向营地的后方,原来是一个军火库。这个军火库建在地下,通向外面的大门是锁着的。

    “美国佬的装备都藏在这里。杰森中士,马丁,你们两个我知道对美国佬的武器有研究。看看有什么好家伙。”

    杰森中士看了看,有不少机枪。剩下的就是m16。

    “汤普,这枝m16枪蛮适合你的,有了它你的枪法会更准的。”马丁把一枝m16扔给了汤普。

    “机枪,咱们应该全带走。”

    这时,马丁惊喜的尖叫了起来,他用地上的一根撬棍撬开了武器箱。里面是火焰喷射器。

    “哈哈,这个好东西应该带走。”

    这时,地道里传来了德军的惨叫声。原来埋伏在二楼的美军已经进入了地道。将地道里的德军全部打死。不过前面的美军刚进入军火库就被打的血肉模糊。

    “糟糕,我刚还纳闷美国人为什么要挖个地道,原来是方便他们两头夹击!”

    “幸好大门没开,要不然咱们该缴械了。”汤普顺手丢了一颗手雷出去。

    “妈的。冲出去。”达利上士大叫。

    “我们不想死。长官!”一个士兵对达利大喊。

    “脑子抽筋的家伙!”

    美军已经用强大的火力封锁了地道口,他们出不去。但美军也不敢进入军火库,也不敢随便往里面扔手榴弹,里面有很多炸药。

    马丁开枪把大门的锁打坏了。几个士兵和他一起把大门退开。外面十几个美军早就恭候多时了,几个德军士兵被撂倒了。

    马丁用冲锋枪扫掉了比较近的两个敌人。

    “死吧!”杰森中士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火焰喷射器,将大门外斜坡两侧的美军烧成了焦炭。

    士兵们蜂拥冲出了军火库。干掉外面的机枪手时,杰森中士的屁股挂了彩,他太容易受伤了。对子弹总有吸引力。

    地道里的美军冲了出来,外面的美军也围拢过来。

    士兵们躲到了汽油桶。破吉普后面打算拼个鱼死网破。

    天上突然传来轰鸣声,一颗炸弹落在了马丁他们附近。德国人被炸得满天乱飞。

    “啊,我的耳朵。”士兵们都捂着脑袋说。

    又来了一架飞机,车库被炸得烈火冲天。特普曼上尉他们也摧毁了坦克仓库,里面的四辆坦克都报销了。

    又飞来了几架飞机,把炸弹投到了营地外面的山坡上。山坡上出现了抱头鼠窜的意大利军队,见美军营地里也有不少德军,把枪一扔投降了。

    营地里的美军仍然在负隅顽抗,不过随着东方露出鱼肚白,美军的枪声渐渐稀疏了。

    德军的一辆坦克撞开了营地的栅栏。坦克后面涌出了几十名德军。

    “万岁,是梅因沃克上尉的援兵。”

    营地里升起了卐字旗。美军被全歼了。

    马丁他们如释重负,欢呼胜利。

    早上五点了。路德曼少校和斯鲁克上尉很准时的赶来了。德军把那些意大利战俘先押了回去。

    “我说,弟兄们,这可真是一次漂亮的夜袭。“路德曼少校兴奋地说道:“三个小时之后,咱们的援兵就会来了。”

    斯鲁克上尉和特普曼上尉一见面就询问对方摧毁了几辆坦克。

    “我这次摧毁了两辆。”斯鲁克上尉红光满面。

    “哈哈,把你的钢笔给我吧,我摧毁了四辆。”特普曼上尉指了指坦克仓库。

    “晦气,那些坦克都是放在那里让你炸的,不公平,不算。”

    “你说不算就不算?不行,必须算,我好不容易赢一次。”

    两个上尉像小孩子一样嬉笑打闹了起来。

    “还有三个小时,美国人别反扑就行。”马丁旁边的一个士兵说。

    这时,营地周围的山坡上突然尘埃滚滚,喊杀声响成一片。如同一场大风暴。

    “妈的,美国人不讲究点,不知道这里是沙漠吗,把土扬的满天都是。”

    “闲话少说!准备战斗!”路德曼少校大声命令。

    马丁的脸色惨白,捅了捅旁边的那个士兵:“威廉,你真是个乌鸦嘴。”

    上午九点了,短短一个小时美意军就已经进行了三次进攻。双方伤亡惨重,特普曼上尉手下只剩二十多人了,他们面前也有几十具美意军尸体,坦克残骸已经完全堵住了公路。按理说这条公路暂时没有运输能力了,尽管如此,美意军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条公路。幸运的是,德军的第一批援军抵达了,他们得到了一个工兵连的增援,这些工兵用炸药彻底破坏了公路,然后有埋下了不少地雷。把这条公路废了。特普曼上尉和他的连总算离开了这条公路,回到了被他们占领的营地,接受临时补充。按路德曼少校所说,他们目前只要坚守一个小时,第二三批援军就会抵达,然后按照上峰的指示,他们要发动反攻,恢复主动权。美军的公路由于报废了,他们的增援一时半会来不了,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在德军的第二三批援军到达之前,夺回营地。

    美军的战斗机营地上空来回扫射。德军的医务兵也死伤惨重,导致现在的医生十分有限,已经全部集中在了一个医务室,伤兵只能拖回到这里进行简单医治。

    “特普曼上尉,你的连现在还不能歇着,你们连快去守卫营地后方。等待援军到达,那里的士兵顶不住了。你们还会得到80人的补充。”路德曼少校又下了新的命令。

    “该死,这么折腾我怕是看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了。”马丁忍不住发牢骚。

    杰森中士过来不温不火的安慰了他几句:“我想差不多。”实际上,他应该是被安慰的人。

    特普曼上尉临时把这些新补充过来的兵分配了一下。正当他们刚到营地后方时,美军的战斗机突然俯冲下来,用20毫米机关炮对着他们疯狂扫射。德军乱成一团,他们的眼睛被机关炮炮弹炸裂的硝烟迷住了。

    “啊!”一声惨叫,弹片打伤了一个少尉,两个士兵急忙见他拖回临时“医疗室”

    德军的左翼遭到了意军疯狂的攻击。一支意军突破了德军左翼协助美军进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