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六十八. 平安夜前的大捷

八百六十八. 平安夜前的大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65年12月23日德军率先发起的大反攻,震惊了整个盟军。

    在这次的大反攻中,德军出动了让人叹为观止的空中力量以及炮火攻势,在盟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完全压制住了敌人。

    盟军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德国居然还拥有如此强大的炮火以及空中力量。

    一开始便遭到压制的盟军,随后遭到了以精锐的男爵卫队为首的德军部队全力进攻,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第二装甲团马歇尔上校阵亡,大量的美军死在了德军的强力突击之中,大量的美军放下了手里的武器选择了投降。

    在前线指挥的加登将军目瞪口呆,在前线指挥的科瑞特将军无力回天。他们还能够做什么呢?

    在这样的局面下,加登将军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这道命令对于正陷入混乱中的盟军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

    盟军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撤退而德军则丝毫没有停留,紧紧尾随在后展开了一场大追击。

    在此之前,这一场面简直是让人难以想象的。盟军甚至已经做好了进入柏林的准备,但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战局便产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转。此前一直苦苦支撑着的德军,却成了胜利的追击者。

    留给盟军司令部的,大概只有苦笑了。

    那个神奇的骷髅男爵啊,当他回归之后,一个接着一个新的奇迹在他的手中诞生。一个以个新的胜利在他的指挥下创造。可是,谁能够想到他居然真的有力量反击呢?

    还有,他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那么多飞机大炮坦克?难道传说中的康斯坦基地里真的隐藏着足以逆转战场的武器吗?

    除了骷髅男爵。没有人可以给他们答案了。

    在12月23日德军发起的这场大反攻中,德军共击毙击伤盟军马歇尔上校以下3700余人,俘虏若尔准将以下6300余人。

    倒霉的法国将军若尔本来是不用当俘虏的,他完全有机会离开这个该遭到诅咒的战场,可是他被充当了牺牲品。

    加登将军命令他和他的部队承担起了狙击德军的重任

    若尔忠实的履行了这一职责,于是他的悲剧就这么开始了

    当时,在德军的强力冲击下。他的部队虽然伤亡惨重,但还是有撤退的机会的,但不巧的是。德军的一支突击队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那是海森堡上校亲自指挥的勃来登堡突击队。

    在德军冲击下已经崩溃的法军开始四散逃跑,而若尔也跟随在了撤退的败兵中,当他看到海森堡上校那些穿着美军制服的德国突击队员的时候,他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主动迎了上去。

    于是。若尔准将的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海森堡觉得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之前已经端掉了盟军的一个炮兵阵地,现在居然又顺手抓了一个法国人的将军。大概和德国一样,自己正在被幸运女神所青睐吧。

    啊,一定是这样的,当男爵回到德国后一切便都走上了了正轨。

    在下午6点,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其实非常简单,虽然取得了这一次反击的辉煌胜利。但论实力德军还是远远处在下风。这次的大捷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取得,存在着各式各样的因素。

    盟军的大意。紫光军事基地火力全开等等等等在内

    一旦继续追击,盟军司令部势必大举增兵,而失去了基地火力支援的德军,在敌人全方位的打击下必然加大损失。

    追赶一只老虎,绝对不能够把它逼到悬崖边!

    而现在停止追击,除了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之外,还可以让盟军无法摸清德军的真正实力,为柏林争取到最足够的时间。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下达后,兴高采烈中的德军士兵还是有一些遗憾的,他们认为凭借着这场胜利,完全可以趁胜追击,一举把敌人全部赶出德国。

    这样的情绪对于一支才取得大捷的部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漫山遍野到处都是成为俘虏的敌人,这让人高兴,可也让人有些头疼。这么多的俘虏忽然出现,势必给原来就物资紧张的的柏林造成更大的负担。

    不过,这是德国上层该头疼的事情,和士兵们一点关系也都没有。他们大声欢呼着,大声赞美着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胜利居然来的如此快速,来的如此轻松,可是再仔细的想以想,有什么样的奇迹是亚力克森男爵无法创造的呢?

    随眼都快要看到敌人的尸体,在这次的战斗中,盟军损失了太多太多的士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必须要消化这样的失败,想方设法的消除士兵们心中的阴影,重新调整兵力,而这,却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圣诞节前结束战斗的宣言,成为了一纸笑话。

    而德国人却可以过上一个相对安全的圣诞节了。

    最丢颜面的大概就是科瑞特将军了,这个在战前信誓旦旦一定要击败骷髅男爵,甚至要骷髅男爵投降的家伙,却让他的部队蒙受到了最惨重的损失。

    尤其是在男爵针对全世界的讲话中,特意点到了科瑞特将军的名字之后,科瑞特将军简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指挥自己的部队了。

    两辆轿车出现了,当上面的德军高级将领下来的时候,顿时又引起了德军将士们最疯狂的欢呼。

    那是恩斯特元帅,那是隆美尔元帅。那是古德里安元帅这些人,是德意志昔日的功勋;这些人,是醒来的英灵军团;这些人。是奇迹的创造者!

    正是他们,带领着德国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恩斯特——隆美尔——古德里安——德意志!”这样疯狂的欢呼响彻着战场,每一个德国士兵都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内心的狂热。

    如果没有他们的出现,德意志无法取得胜利!如果没有他们的出现,德意志无法逆转!

    战争,势必能够在他们的领导下按着德国想要的方向进行

    “我的将军们,我的士兵们!”当恩斯特.勃拉姆元帅的话通过扬声器传出的时候。刚才还喧闹无比的战场一下变得安静下来,只有亚力克森男爵的话在战场之中传出:

    “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为了这样的胜利而做出的努力,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为了国家的献身精神。就在一天前。我们的敌人还信誓旦旦的说德国即将失败,而就在一天之后,我们便给予了他们最沉重的打击。我为这样的胜利欢呼,我为这样的胜利骄傲。这再次证明。强大的德意志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击垮的这不过是未来一系列胜利的开始,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战斗等待着我们,而我们能够做的,只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然后,把所有的敌人都赶出我们的土地”

    “万岁——万岁——万岁!”德意志的士兵们爆发出了山呼海啸的欢呼。

    等到士兵们的情绪烧稍稍安静,王维屹继续说道:“是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可以毫不避讳的说,我们全面落后于敌人。但这并不是妨碍德意志取得胜利的借口。在所有那些沦陷的土地上,还有无数德国人在反抗侵略。在北非,在中东,还有几百万的德军士兵正在英勇奋战。而我希望的,是能够用这次的胜利,鼓舞起全德国必胜的信心。伟大的胜利,必将属于伟大的德意志!”

    “恩斯特——恩斯特——恩斯特!”

    战场上的情绪被彻底的点燃,每一个人都在嘶声力竭的发出这样的呼声。他们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宣泄出自己内心的激动。他们也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才能表达出他们对于恩斯特元帅我的无比热爱。

    如果没有恩斯特元帅,德国现在会是怎样的?恐怕很难让人想象得出可是此刻苦难已经暂时离开了德国,虽然未来还有无数惨烈的战斗正在等着他们,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既然可以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也一定能继续在恩斯特元帅的指挥下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而看着狂欢中的德军将士,王维屹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住他们反抗到底的决心了

    战场上的士兵们在狂欢着,柏林城内的市民们同样也在狂欢着。

    欧洲人最重视的圣诞节就要到来了,亚力克森男爵给他们送来了一份最好的圣诞礼物。

    什么是奇迹?这就是奇迹!

    而蒙受了惨重损失的盟军飞机,也不敢再次出现在柏林的上空,他们很担心那架火红色的战机,会再次带领强大的德国机群给予他们迎头痛击。

    他们的士气在那次空战中已经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是的,柏林可以好好的过上一个圣诞节了

    柏林城内到处都在洋溢着节日到来的气氛,久违的圣诞歌声也开始重新出现。尽管在柏林城内食短缺、物资短缺,什么都匮乏,但这并不影响到柏林的德国人热热闹闹的过上一个节日的决心。

    还有什么是比战火中的节日更加让人值得庆祝的呢?

    士兵们却没有市民们那么清闲,他们必须继续加固柏林的防御,防备敌人的反扑。不过市民们也没有忘记他们,大概在圣诞节的那天,他们会得到来自自己同胞的一份礼物吧。

    王维屹也终于有了难得的清闲时间,从他回到德国的第一刻开始,他便不断的在战火中奋战着。

    24日清晨的阳光已经铺洒到了柏林。当王维屹和他的同伴走上柏林街头的时候,到处都洋溢着一片节日的欢快气氛。

    穿着便衣的他们,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普通的德国人认出来。这也可以让他们尽情享受着市民们的快乐。

    几个孩子站在一起。他们是唱诗班的,正在练习着今天夜里将要唱的歌曲,而在他们的身边,已经聚集起了不少的市民,欣赏着这天籁之音:

    “平安夜,圣善夜,万暗中。光华射。他就像耳聋的贝多芬一样,在内心深处听见了所有的旋律: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掌声响了起来,王维屹也跟随着一起鼓掌,然后悄悄的问身边的雷奥妮:“这首歌是谁写的?”

    雷奥妮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边的德普西管家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不屑。他很奇怪恩斯特这个男爵到底是如何获得的。

    雷奥妮抿嘴一笑:“这首歌其实和德国也有着很深的渊源。这是奥地利的乡村小学教师,又是圣尼哥拉斯教堂的风琴演奏家弗兰兹.格鲁伯写的。当时他的琴坏了,才不得不写出了这首歌。格鲁伯写出这首歌后,那一年的圣诞夜,教堂里点燃的几百支烛光,在光洁的金盘碟和圣餐杯上映辉争耀,给那些僵硬呆板的哥德式圣母态像,赋予了盎然生气和温柔慈祥的风采。教堂里到处都用青松、万年青和圣浆果等装饰起来。全体教徒挤坐在长条硬板凳上。男人们穿着臃肿的羊毛外套。妇女则被披上了醒目的围裙和有色的披巾。当格鲁伯提着他的吉他,随着十二名男女儿童走上圣坛前时。惊讶的群众顿时轰动起来。格鲁伯向他的乐队微微点头示意,琴弦便拨响了。接着,莫尔神父的男高音和格鲁伯先生的男低音,便和谐地共鸣着响彻那古老的教堂。于是,流传久远的圣诞赞美诗便这样首次被人们唱出来了。然而,第二天也就被人忘记了。当时参加圣诞弥撒的教徒之中,谁也不曾料到这首歌后来竟会风靡世界”

    人群已经渐渐散去,一边朝前走去,雷奥妮一边说道:“后来仅仅是由于一次偶然机会,才使这一杰作得以免遭淹没的命运。第二年春天,从齐勒塔尔来了一位风琴修理师,卡尔.毛拉赫。他在闲聊中随便问起:既然风琴坏了,那么你们是怎样进行圣诞弥撒的?格鲁伯这才提起那曲子的事,他说:‘这是个不值一顾的东西,我甚至已忘记把它塞到哪里去了。’在教堂的后部有一个小橱,里头塞满了尘封已久的乱纸堆。格鲁伯从这里找到了那首曲谱。那风琴修理师看着乐谱,微微动着双唇,从他那宽阔的胸腔里哼着这调子。‘有意思,’他轻轻地说,‘可以让我带回去看看吗?’格鲁伯大笑起来。‘行,行,你尽管拿去就是了。再说,你把琴修好后,这东西就更加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毛拉赫走后,格鲁伯也就忘了这件事。然而平安夜却在可爱的齐勒塔尔山中回响,并且从此开始了它远播世界的历程

    这歌曲作为民间音乐,从奥地利传到了德国。它越过国界,随着德国移民远涉重洋,传播各地。但直到不久前,莫尔和格鲁伯才被公认为这首歌曲的创作者。他们当时什么都没有得到,他们死时仍和生时一样贫穷。但是,格鲁伯的那具古老的吉他琴至今仍在为他歌唱,它已成为传家宝,被格鲁伯家代代相传。现在,每逢圣诞夜,人们便要把这吉他琴带到奥本村去。而世界各地的教徒们,则再次齐唱这首为人喜爱的圣诞赞美诗”

    王维屹这才明白。关于这些历史他知道的可不是很多。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德国同样如此。德国和奥利地一向有着很深的渊源,而在战争爆发后,随着盟军的大举深入德国本土,奥地利是率先被盟军占领的。

    在奥地利,有着许多具有影响力的家族,这或许可以成为德国最强有力的帮手。

    “如果我现在出现在奥利地,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王维屹忽然问道。

    雷奥妮想了一下:“大概奥利地也一样会为你欢呼的。不要忘记,维特根斯坦家族当年就是在奥地利崛起的,他们现在虽然大部分都搬出了奥地利,但是在那里依旧有着很深的影响力。而在奥利地,你的名声同样响亮,这得归功于德国和奥地利特殊的关系。”

    王维屹点了点头,雷奥妮忽然想起了什么:“怎么,你要去奥利地吗?”

    “啊,暂时还不会去。”王维屹摇了摇头:“圣诞节过后,我会先去北非和中东,曼施坦因和里德尔已经等了我许久,该让他们进行一次大的反击了。”

    “你准备也唤醒他们吗?”埃丽娜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王维屹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是啊,他们在孤独中战斗到了现在,并且保存住了我们在海外的主力,他们应该苏醒了。”

    除了他的同伴们,没有人能够知道“苏醒”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