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六十七. 德军大反攻

八百六十七. 德军大反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空中,盟军空军遭到了开战以来最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而取得了空战胜利的里希特霍芬机群,立刻向盟军展开了突击。与此同时,新的命令也从“漫步者的”的嘴里发出:

    开始吧!

    开始吧——一旦这三个字说出,就意味着盟军更大的灾难已经开始!

    可怕的紫光军事基地,可怕的基地火力彻底被打开了!

    这是小灵式的攻击——这是足以让任何一支部队颤抖的攻击!

    无数的飞弹暴雨一般的向着盟军袭击而去,那些飞弹的打击之精准,火力之凶猛,让曾经强大无比的盟军炮火根本无法抵抗。

    一个接着一个的炮兵阵地遭到了摧毁,一个接着一个的火力点遭到了摧毁,一个接着一个的装甲部队集结阵地遭到了摧毁。

    看着面前这壮丽的一幕,王维屹也忍不住悄悄的咽下了一口口水......他记得自己在中国第一次见到了小灵的怒火,从哪以后他就不断的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得罪小灵。

    日本人曾经品尝过小灵的报复,现在轮到那些美国人和法国人了。

    倒霉的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和第12步兵师被炸的丢盔弃甲,他们甚至连躲避的地方也都没有。无论他们躲到哪里,那些飞弹都会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的尾随而到。

    就连科瑞特的指挥部附近也同样遭到了轰炸。

    科瑞特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他嘶声力竭的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在这里谁又能够回答他呢......

    德国人从哪里找来了如此猛烈的炮火为什么他们之前从来没有使用过?

    难道那个康斯坦基地中,真的隐藏着什么能够改变战争走向的秘密武器吗?

    “伤亡惨重,将军,伤亡惨重!”瑞恩的声音凄惨的响起:“我们需要增援,我们需要增援!”

    “给我接加登将军——不,给我直接接威斯特摩兰将军的司令部......总司令先生。我们正在遭到德军强大炮火的攻击......啊,不,您没有听错,是德军的强大炮火攻击!不,我们没有能够摧毁,他们依旧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没有办法进行还击,我们的损失极为惨重......增援。是的。我需要增援!”

    听着电话那头科瑞特几乎咆哮的声音,威斯特摩兰根本不知道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德国人为什么还会有强大炮火?”威斯特摩兰恼火的挂断了电话。

    “我不知道,司令官先生!”他的参谋长科尔菲准将也是一脸的无奈:“不但是科瑞特那里,我前线各部都遭到了敌人的袭击。大量的炮兵阵地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而且,敌人的全线反击已经即将开始!”

    参谋长的回答让威斯特摩兰呆若木鸡.......而在这个时候德意志最伟大的反击已经正式拉开了大幕......

    ......

    “隆美尔元帅,你将重新在战场上展现出德意志士兵的尊严!”王维屹对着电话,用最平和的声音说道:“现在,让我们进攻吧!”

    现在——让我们进攻吧!

    在各线战场,德军的将士们发出了柏林保卫战爆发以来最强的呐喊声。

    他们的坦克冲出了阵地,他们的士兵跃出了战壕。从开战以来,一直被敌人炮火死死压制的他们。第一次拥有了绝对的炮火优势。

    他们不知道这一奇迹是任何发生的。他们也不用知道,因为有男爵的地方就一定有奇迹存在!

    骷髅师跃出了战壕......尼德兰国土风暴师跳出了阵地......男爵卫队也在同一时刻展开了最迅猛的突击......

    “基地火力支援结束......能量大幅度耗损,我需要长时间的补充恢复,漫步者,现在战场就交给你了。”

    听到小灵的话。王维屹淡淡的笑了。够了,已经足够了,小灵为自己做了太多的事情,此刻,自己也将用胜利来回报小灵!

    战场上,漫山遍野都是德军将军的呐喊。漫山遍野都是冲锋着的德国士兵。漫山遍野都是怀着必胜信心的德意志的将士们。

    “请记住这一天,所有德意志的将士们,所有德意志的公民们......”喇叭在那用最高的分贝嘶吼着:“伟大的德意志,在伟大的恩斯特元帅的指挥下,正在进行着伟大的反击!胜利属于恩斯特,胜利属于德意志!”

    柏林在欢呼着,他们知道这样的反击迟早都会到来,但绝对没有想到居然来的如此迅速,居然来的如此震撼。

    男爵在离开德国之前,为德国留下了康斯坦基地,也为德国留下了复兴的火种......当基地随着男爵的归来而开启,胜利,已经重新站回到了德国的这一边.......

    不得不说的是,本来盟军完全不会失败的如此迅速,但他们对于男爵的战争宣言显得太麻木了。他们根本无法相信德国还拥有反击的力量,而且力量来的是如此的强大。

    处在最前线的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和第12步兵师在此前的轰炸中已经被炸的伤亡惨重,更加重要的是,他们损失了一半的炮火和装甲力量。

    而他们面对的,却是以男爵卫队为首的最精锐的德军部队的进攻。

    那些在之前毫不容易在美军士兵中积累起来的信心,随着这次德军反击的开始再次荡然无存。在德军反击的号角响起之后,美军阵地上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

    科瑞特及时的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拼命的向自己的部下下达抵抗到底的命令,希望自己的部队能够渡过这一次最大的困难。

    但是这样的命令已经很难被所有的部下所很好的执行了。

    那些依旧忠诚的指挥官,也拼命的组织起防御,然而涣散的军心却让他们很难有所作为。

    尤其是马歇尔上校指挥的第二装甲团的情况更是被动。

    在对柏林发起的全部进攻中,第二装甲一律都参与到了其中。这也为马歇尔上校赢得了巨大的声望。

    只是这一次却已经完全的不同了......在德军的炮火攻击开始之后,处在全师最前沿的第二装甲团遭到了最可怕的打击,损失也是全师中最惨烈的。而此时他们面对的,却又是一个最可怕的对手:

    男爵卫队!

    这支卫队为了男爵而生,为了男爵而战!当男爵反攻的命令下达之后,他们无所畏惧,他们武装精良。他们士气高昂。

    在装甲部队强大的冲击下。第二装甲团很快丢失了几个重要阵地,全团都处在了行将崩溃的境地。

    马歇尔上校一直到了现在还在忠诚的完成着自己的使命。

    他竭力阻止着部队的溃散,竭力组织着部队的反击,在可怕的弹雨中。他一次次的出现在战场,一次次的稳定着自己的防线。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将军......

    只是再合格的将军面临眼前的这一切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第二装甲团的伤亡在迅速的增加着,部队的溃散也在不可避免的发生着。马歇尔上校把自己手里的最后一点力量也投放到了战场上,他本人也多次参与了直接的战斗,一直到了现在,他还存在着一丝幻想,希望凭借着自己的勇敢能够挽救崩溃的军心。

    可是,他已经无法再做到这些了。

    “上校。科瑞特将军的电话!”

    “将军。我是马歇尔。是的,情况非常危急,敌人已经就快打到我的面前了,我需要增援,将军。我需要最强有力的增援......”

    “上校,我无法向你提供增援......你那里还能够再抽调出一些兵力吗?我的指挥部附近出现了敌人。”

    马歇尔上校听到这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向科瑞特将军要增援,可科瑞特将军却反过来要求自己派出增援。

    “将军,很遗憾的告诉您,我这里一个士兵也都无法派出了......我将尽到一个美利坚军官的努力,甚至我已经做好了战死在战场上的准备。”

    “啊,那祝你好运,上校。”科瑞特无奈的放下了电话,他做梦也想不到会出现现在的情况,尽管之前他已经对德军做出了充分的警惕。

    康斯坦基地,康斯坦基地,传说中隐藏着可怕秘密的康斯坦基地里居然真的拥有如此让人畏惧的力量。

    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拿一天对男爵说的那些话,他告诉男爵这个时代已经不再属于他了,他让男爵尽快向自己投降。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话是如此的可笑,自己很快将成为全世界的一个最大笑柄......

    德军正在展开全线的反攻,他所指挥的各支部队都已经遭到了敌人的突击,并且损失惨重,而且就在不久之前,一支德军已经出现在了自己指挥部的附近。

    这在之前是难以想象的,难道一个美军的将军也要拿起武器和敌人作战吗?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到现在已经想不出任何可以挽救战局的办法了......

    德军的进攻如火如荼,到处都能够看到进攻中的德军装甲部队,到处都能够看到突击中的德军各级突击队。

    一支支的德军突击中队、小队有条不紊的完成着战前的部署,他们冷静的射杀着每一个能够看到的敌人,冷静的突入敌人的阵地,然后继续冷静的向前突击。

    他们拥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更加重要的是他们拥有着强大的必胜信心。

    他们互相掩护,互相支援,和对面处在凌乱中的美军相比,他们才更像是一支真正的军队。

    面对德军这样凌厉的突破方式,马歇尔上校知道自己完蛋了。他原本想满载着荣耀回到美国,说不定能够得到总统的接见嘉奖,那将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荣耀。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无非都是一些美梦而已......

    炮弹还在呼啸着落下,士兵们的惨呼声一声声的传到他的耳朵里......

    又是一个阵地被突破了,他看到一大队自己的士兵在德军面前举起了手......耻辱啊,这真是巨大的耻辱啊,曾经稳稳占据着战场上风的美军,居然在敌人面前举起了自己的手。而且这一耻辱。自己或许没有办法能够洗刷了。

    “反击。反击!”即便到了这个时刻,马歇尔上校依旧发出了这样大声的呼唤。

    “轰——”的一声,一枚炮弹在他的身边落下,马歇尔上校一下就跌倒在了血泊里。

    他试着想要挪动自己的身子。但仅仅动了一下,巨大的疼痛便阻止了他。

    完了,自己中弹了,而且伤的非常重,马歇尔上校悲凉的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模糊的视线里,他还能够看到到处奔跑着的部下,甚至都没有人多看他们的指挥官一眼。

    不远处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那是电话在响了吗?马歇尔上校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好像还想去接这个电话。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啊。

    他长长的叹息了声。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马歇尔上校。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第二装甲团指挥官,阵亡于1965年12月23日,他是在德军大反击里第一个阵亡的美军高级指挥官。

    做为一名军官,他已经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卡伦布.隆美尔是在半个小时候知道了自己的部队打死了一个美军的上校,因此在和父亲隆美尔的通话中他显得非常兴奋。

    “卡伦布将军。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沾沾自喜的......”隆美尔冷冷地告诉自己的儿子:“在骷髅突击队的历史上,我们打死过无数敌人的将军,活捉过无数敌人的将军,甚至包括元帅。我不希望你第二次向我汇报你打死或者俘虏了敌人的一个上校,我希望得到的汇报是战斗已经以我们的胜利而结束了。”

    “是的,元帅,当您第二次接到我的电话,您讲得到胜利的喜讯。”

    听到儿子自信的回答,隆美尔满意的放下了电话。这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埃尔温,卡伦布是个优秀的指挥官,将来一定也能够和你一样成为德国的名将,不用对他那么严厉。”

    “我知道,恩斯特。”隆美尔淡淡的笑着:“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唯一一个能够继承我的事业的孩子,可是我希望他的成就超过我,而不是为了一些小小的胜利而欢呼。”

    “这不是小小的胜利,这是伟大胜利的开始。”王维屹的目光凝视着火热的战场:“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和这些士兵们一起冲锋。你呢?我想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沉默了一下后,隆美尔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想和这些士兵一切冲锋。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而且,我更加想的是,能够尽快的见到曼施坦因和里德尔。”

    “会的,很快就会的。”王维屹把目光从战场上收了回来:“这次反击胜利之后,盟军会重新调整兵力,我们将得到难得的喘息机会,而我,会去中东和北非,与曼施坦因以及里德尔见面,现在,英灵军团里就缺少他们两个了。”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埃尔温,你说阿道夫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力没有这一段。”隆美尔想了许久后才说道。

    王维屹苦笑了一下,这些英灵军团的指挥官们,从肉体到思想上已经被小灵重新改造,那些特别的事情他们已经无法记得了。

    只是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能够见到他的好朋友希特勒,德国需要他,自己也同样的需要他的出现。

    隆美尔并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在想什么:“恩斯特,虽然这次的反击我们能够胜利,但却并不能动摇到敌人的根本,仅仅是在局部打击了盟军而已,我想经过重新调整部署的美国人,很快会展开更加凶猛的报复的。”

    王维屹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次的反击只是全部反击的第一步而已,在正面抵挡住敌人的同时我还准备开辟出第二战场。”

    “第二战场?”隆美尔不禁怔了一下。

    “一个非常特殊的战场。”王维屹微笑着回答了自己好朋友的疑惑:“如果完全依靠正面战场,我们很难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依靠那个特殊的第二战场,我想我们将事半功倍,甚至会取得出人意料的作用。只是,我将无可避免的面对威廉。而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威廉到底是如何想的。”

    威廉,那是他的儿子。隆美尔的儿子在为德国奋战着,而自己的儿子却成为了德国最大的敌人,难道,这不是一个讽刺吗?

    大概只有亲自见到威廉之后,才能够解开这里面存在着的一切疑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