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六十三. 地狱大门已经开启

八百六十三. 地狱大门已经开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从1965年12月10日开始的军事行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

    在这十一天的时间里,德英联军和盟军在多处阵地进行反复争夺,战斗的残酷性根本不用多说,几乎每一天都有大量的士兵死去,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伤员出现。

    盟军始终占据着上风,但让他们沮丧的是,始终都无法给予对面的敌以致命一击。

    大部分的前沿阵地都落到了盟军的手里,但那些主要核心阵地却还牢牢的控制在德英联军的手中。

    对面的那些敌人,就如同一艘狂风巨浪中的小舟,看起来危险无比,但却就是顽强的不肯沉没。

    盟军已经动用了一切的手段。从天空到地面,所有可以利用的武器都被他们运用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可总是还差那么一步。

    就那么最后的一步始终无法跨出......

    这一点上的感受大概没有谁比科瑞特更加深刻的了。

    他所指挥的部队,一次次的向对面的敌军阵地发起攻击,但却又一次次的被打退,战胜骷髅男爵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是如此的强烈,胜利明明就在眼前,可为什么却总是触摸不到?

    骷髅男爵似乎拥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总能在最困难的时刻稳定住局势,让敌人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完全白费。

    他很清楚随着战争的延续,敌人的力量正在被一点点的削弱,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盟军,而这,也正是决战之前自己所想要看到的。

    但是。在德军力量被消耗的同时,美军的力量也在被消耗着,战争对于双方来说是公平的,当你杀死大量敌人的时候。也必须要蒙受自身所遭到的损失。

    尤其是在骷髅男爵这样可怕的对手面前,时间拖延的越长,越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

    没有人能够摸清骷髅男爵内心的真实想法,没有人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战火笼罩着整个战场,19号这一天的战斗是所有的战斗中最惨烈的一天。在这一天时间里,所有的阵地都爆发了战斗。甚至,有的阵地还爆发了最原始的白刃战。

    每一个人都在尽着自己的努力,每一个人都在用生命书写着对于国家的忠诚。

    血与火的战场,生和死的考验!

    当这一天再次艰难的渡过后。空气中弥漫的全是血的味道。烧焦的树枝和正在燃烧的坦克,与鲜血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人简直无法呼吸。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大量的士兵阵亡在了冲锋的道路上或者是防御的阵地中。他们死的时候形状各式各样,脸上也都写满了各种复杂的表情。

    黑夜里,炮弹还在呼啸着,大地还在颤抖着。

    士兵们默默的躲避在自己的阵地中,有人在机械而麻木的朝嘴里塞着食物,有人在那低声的祈祷着什么。

    这里是如此,在美军的阵地上同样也是如此。

    冲锋时候不顾一切的那种锐气,随着夜晚的到来已经完全消失了。

    白天那血淋淋的场面此刻就出现在这些美军士兵的面前。他们只要一闭上眼睛,总能想象到那些残酷的战斗,总能看到自己同伴死去时候的样子。

    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的心灵......

    勇敢。是对战场上而言的。没有人不真正害怕死亡。当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们能够把死亡抛到脑后。但是当黑夜和寂寞来临,那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本来恐惧感便会侵袭着身体。

    尤其重要的是,德军士兵根本没有选择,在他们的身后就是柏林,是德国最后一处可以坚守的城市,一旦丢失这里,他们便一无所有。所以他们必须用十二万分的热情,用无所畏惧的精神来拼命。但是美国人就不一样了,起码他们可以选择的方面很多......

    胜利,对于他们来说固然是乐于见到的,失败,其实他们完全也可以承受。你得知道,哪怕美国真的失败了,士兵们在这样的战争中只要能够活下来也失去不了什么。

    对于这一点马里奥大概是看的最清楚的,他深切的知道那些自己曾经的同伴们内心在想什么。圣诞节就快要到了,他们无限渴望的能够回家,和自己的亲人呆在一起,围坐在热乎乎的火炉边上,唱着圣诞的歌曲,分派着圣诞的礼物。

    可是,今年他们这一愿望看来是无法实现的了......

    “如果还能在这里坚持一个月,局面就会发生变化的,”马里奥叹息了一声:“可惜,我们无法再坚持那么长的时间了。”

    是的,在这一点上马里奥说的没有错,只要德军能够再在这里顶上一个月,战局必然会发生变化,但是,以德军现在的力量来看,他们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损耗的太严重了,无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在武器弹药上都是如此。

    “不需要一个月,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就足够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声音在马里奥的身后响起。

    对于男爵忽然出现在这里,马里奥并没有感到吃惊:“元帅,霍亨索伦家族的首领是真的吗?”

    “是真。”王维屹点了点头:“我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时候能够见到皇帝陛下的后人。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皇帝陛下本人,还是许多年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一眨眼,什么都不一样了。”

    “啊,是的,什么都不一样了。”马里奥能够听出元帅话里的意思:“但起码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德国依旧还拥有您。可是,您为什么说我们只需要再坚持两三天了?”

    王维屹淡淡一笑:“因为我们需要的增援就快要醒来了......”

    我们需要的增援就快要醒来了?马里奥怀疑元帅是不是用错了字。增援应该是到达,而不是醒来。

    不过马里奥并没有去纠正男爵的错误:“虽然我想不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增援,但我相信您能够做到。可是。这样的增援足以让我们打败敌人吗?”

    “不,不足以快速的打败敌人。”王维屹回答得非常坦然:“但是,却足以迅速的扭转战场的局势。马里奥,德国隐藏着许多秘密。一个军事强国,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他们总隐藏着一些秘密的武器,以方便在最关键的时刻能够使用......”

    “您说的是核弹吗?”马里奥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八颗原子弹轰炸日本的事情,到现在全世界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忘记。在那场全世界的第一次核武器袭击中,核武器所表现出来的可怕威力让全世界都震惊。

    一旦使用核武,那么会发展到什么可怕的局面谁也无法知道。

    “如果我要使用核武,半个世界都会被毁灭的,美国同样也不例外。”王维屹冷冷地道:“但我现在还没有到使用这种可怕武器的地步。马里奥。你是一个美国人,我希望你能够把所有看到的,和即将看到的都记录下来。当战争结束后,你可以告诉全世界,在德国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马里奥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正是他现在在做的......

    1965年12月20日,在圣诞节就快要到来的前夕,美军重新组织起了攻势。

    在这一天中,美军全线推进,在所有能够爆发战争的战场上与艰苦奋战的德军展开了逐土逐地的争夺。

    所有能够利用的力量,无一例外的被德美双方投放到了战场。炮声和爆炸声一分钟也都没有停止过,双方的指挥官红着眼睛在那大声指挥着。双方的士兵红着眼睛在那大声嘶吼着。

    夜晚的恐惧随着战争的重新开启被完全的抛掷到了脑后。取而代之的只有人类本能的兽性。

    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变成了野兽,每一个人都如同一只真正的野兽那样在厮杀搏斗着。

    面对美军孤注一掷的进攻。德国国民军、尼德兰国土风暴师、诺德兰战斗团、新骷髅突击队,所有一切可以使用的作战部队全部出现在了阵地之中。

    不仅仅只有这里,为了配合科瑞特的进攻,在正面战场上加登将军也投入了自己的全部兵力。

    所有的士兵们都出现在了战场上......

    战斗已经无法用惨烈来形容了。

    最艰苦的时刻,身为德军的最高指挥官恩斯特.勃莱姆元帅,身边甚至只剩下了几个卫兵,他所有的卫队全部投放到了一线战场。

    保罗.豪塞尔元帅,路德维希一级上将,奥利茨将军的电话频繁的打到恩斯特元帅的指挥部,询问元帅的安全。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回答永远只有一句话:

    “我在,我很好!”

    我在,我很好——我希望看到胜利,并且我正在努力赢得胜利。

    这就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回答。

    炮弹一枚枚的落到阵地上,硝烟和火光盘绕着整个阵地。士兵们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竭尽自己一切所能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他们在争取着时间,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所需要的时间。而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同样也在争取着时间,小灵所需要的时间。

    20号在一天,几乎没有一个德国士兵记得他们是如何渡过的。许多幸存下来的士兵,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但却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大概,上帝也是青睐勇敢者的吧......

    晚风呜咽,似乎在那哀悼着那些死去的人。痛苦的呻吟声从那些受伤士兵的嘴里发出,医务兵们只能用可怜的药物来勉强减轻他们的痛苦。

    士兵们在那检查着大炮,检查着手里的武器,即便明天阵地就会丢失,他们也都无怨无悔,起码他们做到了一个忠诚士兵能够做到的一切。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呢?

    如果结局必然是死去,那就让自己勇敢的面对死亡的到来吧。

    “基地启动完成率80%......修复舱完成率80%......”小灵的话传到了王维屹的耳朵中:“漫步者,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最后一天的时间!”

    “无论你需要多少时间。我都会为你争取到的。”王维屹的回答是那样的斩钉截铁:“一天,或者是十天,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分别了。我唯一关心的是,我们留下的那些东西能够击败敌人吗?”

    “我不知道,但起码能够让盟军遭受到根本无法想象的惨重损失。”小灵的回答也是如此的坚定不移:“我不知道在你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会做出了那样的决定,让我留下了那么多的东西在康斯坦基地,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你做的这个决定将成为挽救整个德国最关键的一件事情。”

    王维屹笑了笑。是啊,当初是什么让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呢?

    康斯坦基地,那将是德意志复兴过程中最最关键的一点......

    12月21日。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多的时间了,这也是小灵所需要的最后一天时间。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去想什么在圣诞节前能够结束战斗这种荒谬可笑的话了。不过有一点是考研肯定的,在柏林外线阵地上的那些德军无论如何也都不可能再坚持到圣诞节了。

    起码在圣诞节到来的时候,盟军可以面对着柏林享受上一顿晚宴了。

    不过,有一个人无法“满足”盟军的这个愿望:恩斯特.勃莱姆!

    从一大早的时候,他便出现在了阵地,再次亲自指挥战斗。甚至有几次他亲自操持起了机枪,就如同一个最普通的士兵那样射击。

    子弹就在他的身边呼啸,随时随地都可能将他带到地狱,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在乎过:

    这个人。本来就来自地狱!

    死神笑了。死神在空中笑了。地面上这个永远沉着冷静的德国元帅。就是自己亲自册封的将军。他带着自己的使命而来,并且从来也都没有辜负过自己。

    地狱的大门早就打开。迎接着德国人、美国人、法国人,迎接着所有的灵魂。

    无论地狱男爵损失了什么,死神都会双倍的补偿给他。

    士兵们在悲惨的呼声中死去,战斗在凄惨的鲜血中进行着。战斗进行到现在,双方都已经精疲力尽,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进行着机械而麻木的运动。

    在德军的阵地上,有几个被炸瞎了双眼的士兵,摸索着找到手榴弹,然后用力扔了出去。

    在“轰轰”的连绵爆炸声中,他们也被敌人的子弹射中,然后倒在了阵地里。

    可是他们死的时候,为什么脸上还悬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或者,他们的灵魂已经看到了那真相:

    死神用手中的镰刀在地狱男爵的头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地狱男爵重新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可怕力量,接着,死神的镰刀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是地狱的出口。

    无数死神集结起来的军队,正一队一队的从地下世界里出现。他们的武器齐整,他们的盔甲闪亮,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人类的武器。

    庞大的死神队伍集结在了男爵的身后,只等待着最后命令的下达。

    “你准备好了吗,我的男爵?”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赐给你力量,赐给你不老的神话,赐给你让犯人畏惧的威严,现在,到了你回报我的时候了,带着我给你的军队,去给我的世界带来更加多的亡灵吧!”

    “谨遵您的命令,死神!”

    “去吧,孩子,你将重新让全世界颤抖。去吧,男爵,告诉那些狂妄者,永远不要企图挑战你的权威!”

    这是幻觉,但却也是即将就要发生的可怕事情......

    从上午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从下午到夜晚。冲锋在一次次的进行着,大部分的德军阵地都已经落到了盟军的手里,德军的士兵们已经做到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

    他们手中能够控制的阵地只剩下了区区几个,在这一天的进攻中,他们继续蒙受着巨大的损失,他们现在剩下的,只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脏了。

    不过,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够看出,当明天的太阳重新升起,他们再也无法坚守住阵地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从柏林遭受攻击开始,他们在城外坚持了太长太长的时间,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就算柏林的外线阵地全部丢失给了敌人,他们依旧还拥有柏林,依旧可以在柏林城内继续喝敌人战斗到底。

    他们也许会失败,也许会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全部一切,但起码有一样是敌人无法用飞机大炮剥夺走的:

    那就是他们对于德意志最深的信仰。只要还有一个德国人或者,敌人就永远无法征服德意志!

    现在,让他们迎接最后时刻的到来吧。

    “漫步者,请你立刻回到基地,立刻!”当小灵的声音再一次的传到王维屹的耳中,他的嘴角忽然浮现了让人畏惧的奇怪笑意。

    地狱的大门已经被彻底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