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五十八. 恶魔

八百五十八. 恶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看,这就是贝克曼的作品‘被流放的女人’。”

    来到自己的私人珍藏室,安妮玛丽指着挂在墙壁正中的一幅画不无得意地说道。

    喜好艺术的普纳特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他必须要仔细的近距离观看一下这副画,好好的品鉴一下大师的作品。

    安妮玛丽给普纳特和昂德特拿来了放大镜,普纳特朝朝周围看了看,把手里的公文包放在了边上的石雕桌子上,只要自己一侧头,就能够看到公文包。然后他接过了放大镜,兴致勃勃的凑近了“被流放的女人”。

    可就在他一转身的时候,那张桌子却忽然打开了,接着一双手用一个一模一样的包换走了和普纳特的公文包。

    普纳特的注意力完全被集中在了“被流放的女人”画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发生了什么事。

    仔细的品鉴着,普纳特还没有忘记扭头看一下自己的包,他发现包好好的在那里,一颗心于是也就放了下来。

    安妮玛丽不断的和普纳特以及昂德特解释着这副画的来历,已经画中的意思,普纳特还不时的和她争论上一些什么。

    然后,身后的桌子下的手再次伸出,普纳特的公文包重新替换了那只被掉包过的公文包。

    这一切都是进行得如此天衣无缝,丝毫没有引起普纳特的任何注意......

    “真是完美的作品啊。”普纳特叹息了声,将放大镜重新还给了安妮玛丽:“能够见识到这样的画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他已经觉得非常满足了,在和安妮玛丽和昂德特闲聊了一会后:“真是抱歉,安妮玛丽小姐,克虏伯先生,明天一早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不能在这里久留了。感谢您的晚宴,以及让我亲眼看到了贝克曼的画,安妮玛丽小姐。”

    “啊。我想我也该回去了。”昂德特看了一下时间:“我也同样非常感激您,安妮玛丽小姐。普纳特将军,我的车和您顺道,我送您回去吧。”

    “希望下次还能再次邀请你们。”安妮玛丽小姐微笑着送走了客人,然后很快回到了自己的私人珍藏室里,紧紧关上了门。

    那张石桌打开了,下面是一个不大的地下室。接着根特管家从里面钻了出来。

    “都弄到手了吗?”安妮玛丽原本一直带着的笑容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的,都弄到了。”根特管家扬了一下手里的微型照相机:“刚才我还有点担心在换包的时候普纳特会忽然转头。”

    “那个笨蛋吗?他想不到绝密文件都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里。”安妮玛丽不屑的撇了下嘴:“立刻开始冲洗出来,把德军的秘密防空炮火的位置告诉盟军总司令部。”

    “是的,我立刻去办。”

    安妮玛丽这才点着了一根烟,缓缓的吸了一口。

    德国人永远也都不会想到自己身份的......

    ......

    “费尔斯将军,你那么急着要见到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恩斯特元帅的。的确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费尔斯急忙说道:“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在今天早些时候,在呈阅给我的文件里我发现了这样一封不知来历的信。”

    费尔斯说着把那封信递给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元帅,我想您必须要好好的看一下这封信的内容。”

    王维屹打开了信,越看面上的神色越是凝重:“我们新的防空阵地的地点已经有可能被泄露了?普纳特将军那里泄露的?还有这个安妮玛丽是谁?”

    “她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女人。”费尔斯很快回答道:“而且她还得到过政府的表彰......”

    他仔细介绍了和安妮玛丽有关的一些事情,王维屹听完后皱起了眉头:“我有一些奇怪,在敌人封锁如此严密的情况下。安妮玛丽是从哪里弄来这些珍贵的物资的?”

    “我也觉得不能理解。”费尔斯立刻说道:“也正因为如此,这封信中所陈述的内容有可能是真实的。”

    “信里还说,他们已经通过特别的方式,调换了真正的军事布防图。”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信:“如果安妮玛丽真的是间谍,那么在普纳特赴宴的时候,她一定已经弄到了文件。要想证明很简单,看敌人的飞机会不会对信里所说的假的炮兵阵地进行轰炸。”

    “我们会严密监视住安妮玛丽的,她或许有可能就是‘老男孩’。”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居然会是‘老男孩’。”王维屹笑了一下:“这封信就这么放在你要的文件里骂?”

    “是的,我一下就看到了。”费尔斯点了点头:“刚才我暗中盘查了能够接触到这些文件的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嫌疑,这封信到底是如何混进来的,实在让我好奇。”

    “放这封信的人没有什么恶意,而是在那帮助我们......”王维屹沉吟着道:“不过这个人的本事看起来不小,既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封信送进来。而且还有本事调换了普纳特公文包里的真实军事文件。更加重要的是,他还能发现安妮玛丽的秘密。这个人是谁?他隐藏在哪里?他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这些问题费尔斯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克略尔的时代德国情报部门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这让费尔斯接手后的一切工作都如此的困难。

    要想查清这些事情,恐怕都费上很大的力气。

    但有一件事情费尔斯是非常肯定的。这个神秘的在帮助德国的人,绝对不是在那孤军奋战,他的周围肯定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否则他无法做到这些。

    但是这个人又到底是何方神圣......

    ......

    信件里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很快,盟军空军就对德国新防空炮兵阵地进行了狂轰滥炸。如果不是“神秘人”及时调换了文件,及时发现并且瓦解了敌人的阴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安妮玛丽就是敌人的间谍,这点已经毫无疑问了。

    “福尔.普纳特将军。你以为泄露机密罪而被捕了。”

    第一个遭到逮捕的是普纳特将军,正在那里尽职尽责指挥着柏林防御的普纳特将军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会才大声说道:“逮捕我?你们发疯了吗?是谁下达的这样疯狂的命令?”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宪兵上尉面无表情:“请不要抵抗,普纳特将军。”

    普纳特将军没有丝毫的抵抗,他觉得一定是恩斯特元帅弄错了,他从来都没有泄露过什么秘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恩斯特元帅。在激动紧张的时刻,他一样没有忘记为自己辩解。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泄露过什么秘密,就连自己的妻子他也没有告诉过她任何和自己工作有关的事情。

    他发誓自己是忠诚的。

    “我相信你对于德意志的忠诚。”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但是忠诚的人也会做出愚蠢的事情。费尔斯将军,告诉他他做了一些什么。”

    费尔斯很快将事情的根源说了一遍。

    普纳特听的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德**人的荣誉彻底的被自己给玷污了......

    “你接受对你的指控吗,普纳特将军?”王维屹冷冷地问道。

    “是的。元帅,我接受对于我的一切指控。”普纳特挺直了腰板:“并且,我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

    “你被剥夺军衔,鉴于事态没有恶化,你不会受到其它指控。”

    恩斯特元帅的决定让普纳特沉默在了那辆,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大着胆子说道:“这是我应得的惩罚,元帅。但是我恳请您不要让我离开军队。我可以不当什么军官,我唯一的请求,就是让我充当一名普通的士兵!元帅,敌人正在进攻柏林,这个时候您需要任何一名有战斗经验的士兵!”

    王维屹朝这个德**官看着,然后这才说道:“普纳特将军,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德国的忠诚,但是你不能呆在正规军里了。”

    巨大的失望从普纳特的脸上浮现。可是他随后听王维屹说道:“国民军里需要大量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普纳特,你愿意去那里担任一个普通的指挥官吗?”

    “我愿意!”普纳特的回答没有丝毫的迟疑:“元帅,感谢您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愿意为您,为德意志而死!”

    “下去把,普纳特先生。”

    普列特向元帅笔直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当他出去的时候,看到安妮玛丽正在几名德**官的看管下朝这里走来。普纳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正是这个女人,几乎让自己成为了德国的罪人。

    安妮玛丽被抓获了。王维屹面对这个美丽女人的时候问的非常简单:“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不要否认任何事情。”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元帅。”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妮玛丽依旧表现得非常镇静:“我忠诚于德国,我热情的为德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但我不太明白你们为什么咬逮捕我。”

    “安妮玛丽小姐,玩这些游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王维屹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生气:“我很明白你们的决心,为了自己的事业也许不惜献身,而且我也认为你做的非常成功。啊,你失口否认了对于你的指控,当然我如果问起你,那些珍贵的物资是从哪里弄到的,你一定会找出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在你家里找到的那些电台和文件你又如何狡辩呢?”

    安妮玛丽不再说任何的话了......暴露,他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而且,他们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知道该如何应对面前的这些情况......

    “我的时间非常宝贵。”王维屹说着站了起来,然后让人抓起了安妮玛丽的手,他凝视了下:“很美丽的手。”

    忽然,他拿过了一把尖刀,在安妮玛丽的胳膊上划了一刀,鲜血顿时顺着她的胳膊流下。

    痛苦的神色在安妮玛丽的脸上一闪而过。但是她很快抬起头来丝毫不畏惧的看向王维屹:“怎么,你就这么本事吗?”

    “是的,我就这点本事。”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把安妮玛丽小姐把她带到专门为她准备的房间里去。”

    安妮玛丽无所畏惧的站了起来......

    她被带到了一个完全漆黑,四周没有一丝一毫亮光的地方,并且被牢牢的捆绑在了床上根本无法动弹。

    然后,门被沉重的关上了。

    安妮玛丽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但她并不畏惧。难道他们以为黑暗就可以打垮自己吗?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着,除了伤口的疼痛,安妮玛丽感觉不到别的什么。

    一个小时候,完全漆黑的环境让她觉得有些焦虑起来,她需要一些亮光。可是她绝不会哀求德国人的。

    忽然,一声“滴答”声传来。安妮玛丽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随即一声若隐若现的“滴答”声继续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那是什么声音?是自己伤口中的鲜血流出滴落的声音吗?

    这时候在屋子外,费尔斯有些担心:“元帅,这种办法可用吗?”

    “我曾经在徳萨德的身上使用过一次,这次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动。”王维屹微微笑着:“她并不畏惧死亡,我必须要让她知道什么是害怕。”

    费尔斯有些将信将疑......

    ......

    两个小时过去了。屋子里什么声音也都没有,除了那不时响起的“滴答”声。

    安妮玛丽逐渐产生了幻觉,她确定这些“滴答”声就是从自己的伤口里流出的,而且已经整整的流了两个小时,很快,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她不怕死,她发誓自己不怕死,可是这样的心理折磨对于她来说却是最可怕的。

    在黑暗和寂寞中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滴答”声还在继续着......安妮玛丽感觉到生命正在离开自己。一点一点。用最残忍的方式离开自己。

    一颗子弹结束生命,和在黑暗寂寞中等待死亡的到来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在可怕的“滴答”声中。

    她想到了自己的少女时期,在可怕的“滴答”声中。

    她想到了那些爱自己和自己曾经爱过的人,在可怕的“滴答”声中。

    这样心理上的缓慢折磨完全是能够让人崩溃的。

    “滴答”的声音还在持续进行着,一声声的敲打着安妮玛丽的心。

    一种莫名的恐惧忽然在她的心中升起,难道自己就这样死去了吗?

    不。自己今年才只有26岁,在这样的年纪里是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死去的。她还想活下去,活着看到明天。

    可是现在陪伴着她的只有鲜血流淌出的“滴答”声。

    身体里的鲜血已经流空了一半吧?自己还能够坚持多少时候?

    她想开口呼唤,可是又硬生生的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压了回去......

    第三个小时。安妮玛丽内心的恐惧已经无可阻止的蔓延到了她的全身。自己就要死了,就要死了。

    谁能够来救救我!

    “救命啊!”安妮玛丽终于发出了这样的呼唤。

    “再等等。”听到了呼救声的王维屹看了一下时间:“她的精神还没有完全崩溃。”

    “是的。”这个时候的费尔斯已经信服到了极点。

    真的不用任何刑法,就能够让一个曾经意志无比坚定的间谍屈服......

    第四个小时来到了,安妮玛丽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她一遍流着眼泪一遍大声呼救。

    她无限的渴望能够有人进来,为了这,她愿意做出任何的事情。

    “可以了。”王维屹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放她出来吧。”

    当安妮玛丽被带出来的时候,费尔斯完全不敢相信这就是几个小时的那个间谍了。她的面色惨白的毫无血色,她的全身都在颤抖着、哆嗦着。而且,更加让人诧异的是,她的嘴里一直在喃喃着说着“救救我,救救我”。

    “给她一杯热的咖啡。”王维屹还是那样不动声色地说道。

    热的咖啡送到了安妮玛丽的手里,她全部喝了下去,这才略略恢复了一些。而这个时候的恩斯特.勃莱姆,在她的眼里甚至比恶魔还要可怕。

    “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王维屹还是那么简洁地说道。

    这一次的安妮玛丽再也没有任何隐瞒,把自己的身份以及一切都说了出来,丝毫也都没有隐瞒,她害怕再次进入那间可怕的屋子里,尽管她发现自己的伤口早就不流血了,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流血。

    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对抗眼前的这个“恶魔”。

    “那么,你就是那个‘老男孩”吗?”

    “不,我不是老男孩。”

    她的回答出人意料:“你不是?”

    “是的,我不是。”

    “那么谁是老男孩?”

    “不知道,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谁才是老男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