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五十五. 阿特德勒和艾略特

八百五十五. 阿特德勒和艾略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中国,1965年。

    几只牛羊在草地上慵懒的走动着,不时的俯下身子啃上几口草,在不远处,是一座年代悠长的喇叭庙。

    阿特德勒“扎巴”站在门口出神的看着那群牛羊,好像有什么正在隐隐的触动着他。

    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但却还仅仅是一个初入级的“扎巴”,要想做到“喇嘛”,他还得经过很多的学习和考验。

    “阿特德勒,你看到了什么?”身后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那是阿特德勒的师傅,比“喇嘛”更加高级的巴桑“扎西”。

    “师傅。”一张嘴,阿特德勒说的中国话非常的怪异:“我看到了生命的宁静。这些牛羊,它们可以完全不考虑人类世界的纷争。它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但它们中没有人会去理会,在它们有限的生命里,总会尽情的享受着它们的生活。”

    “你领悟到了一些,但却还没有完全领悟。”巴桑微笑着说道:“它们并不是不想去理会,而是它们没有抗争的资本,它们甚至不愿意去抗争,这是人类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人一生下来命运同样也被注定,但他们中有些人却并不甘心,他们和命运相抗争,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本来已经被注定的命运,这样的人我想你认识许多。”

    “是的,我认得一些这样的人,师傅。”阿特德勒有些出神:“有的人出身贫寒,但却一直都在努力,他们的命运完全被自己改变。他们甚至能够掌握上亿人的生死,这些,也许他们的父母在生下他们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

    他的中国话真的说的非常怪异,可巴桑“扎西”却已经听习惯了:“”你第一次来到这里,我问你为何而来,你说要来追寻生命的奥秘。我说生命的唯一奥秘,我也追寻了许久。却还是无法掌握,可你却坚持要留在这里。我同意了。你来自哪里,你的身份,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但我知道,你过去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阿特德勒,告诉我。你追寻到生命的奥秘了吗?”

    “没有。”

    “是啊,没有。也许没有人可以追寻到生命的真正奥秘。”

    “不,师傅。”阿特德勒回答得非常坚定:“我知道有一个人已经追寻到了,因为我亲眼看过,那是无比神奇的一件事情。”

    “啊,你真是幸运。我大概也应该看看那个人。可是你为什么要追寻生命的奥秘呢?是为了寻求长生不死吗?”

    “不,不是。”阿特德勒摇了摇头:“我并不期望能够长生不死,为了来到这里,我学习了很多年当地的语言,为了来到这里,我放弃了很多东西。但我真的不是为了长生。我为的,只是想重新看到那个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我最值得尊敬的兄长......可是他总是一次次的离开我,我想见到他,我知道,只要我活着,就一定还能见到他。师傅,这是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或许有一天,他也会来到这里的......”

    巴桑“扎西”默默的点了点头。有信仰的人,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总是让人值得尊敬的。

    从阿特德勒出现在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巴桑有些惊讶,对方是个外国人,而且年纪不小了,却还固执的要在这里留下。巴桑最终被他的诚意感动,同意他留了下来。

    和他接触的时间越长,巴桑越觉得这个人了不起。他之前一定是个大人物。可是巴桑并没有过多的追问。

    人,总是有自己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的......

    这里几乎与世隔绝,是静修最好的地方,大山阻断了一切影响到修行的外力。而喇嘛们的生活必需品。是通过外面的牧民每半年从外面帮他们带回来一次的。

    一个平和的地方。

    “扎西大师傅。”一个牧民赶着几头装满了生活必需品的马匹来到了这里:“您需要的我都帮您从外面带回来了。”

    “啊,谢谢你,拉巴达瓦。”巴桑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趁着卸货的时候,拉巴达瓦面向阿特德勒行了一个礼:“阿特德勒扎巴,您好。您要我帮您找一些报纸带回来,可惜我忘记了,真的非常抱歉。”

    “没有什么,拉巴达瓦。”阿特德勒并不太在意:“你们半年来一次,带来的报纸早就成为旧闻了。不过,你有什么新奇的事情告诉我吗?”

    “啊,我想以想。”拉巴达瓦选了几个自己认为有趣的事情告诉了对方,但显然拉巴达瓦对这些不是特别的感兴趣。拉巴达瓦拍了下脑袋:“啊,还有一些事情,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听。美国和德国打仗了......”

    “什么?美国和德国开战了?”阿特德勒的声音一下抬高,并且变得有些尖利:“这是真的吗?”

    “啊,我想是真的。”拉巴达瓦被对方的态度吓了一跳:“我是在收音机里听到的,还有一个叫英国的国家,向美国投降了。听说以美国为首的很多军队,已经打到了德国的首都,叫,叫什么来着?”

    “柏林!”阿特德勒面色阴沉的帮他说了出来。

    “是的,柏林,阿特德勒扎巴,您懂得真多啊。”拉巴达瓦不无讨好地说道:“看来那个叫德国的国家要完了。”

    “不可能,不可能,军队呢?强大的德**队呢?他们不可能会失败的。”阿特德勒喃喃地说道:“美国不可能会打败德国,不可能!错了,错了,一定是弄错了。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打败德国!”

    拉巴达瓦不知道阿特德勒扎巴这是怎么了,悄悄的溜到了一边......

    “阿特德勒,你要离开了吗?”这时候,巴桑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说道。

    心事一下就被师傅看穿,阿特德勒苦笑了一下:“我总以为自己能够放下一切了,但却还有许多事情我根本无法放下。师傅,我想追寻生命的奥秘,但我发现有一些事情比生命的奥秘更加重要。是的,我要离开了。”

    “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巴桑还是那样淡淡笑着:“你的世界远比这里庞大。你该做的事情远比在这里静修更加重要。心里放不下的,就不要放下。也许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你反而可以找到生命的奥秘。去吧,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情吧。”

    “谢谢你,师傅。”阿特德勒带着感激说道:“也许我这一次去,会失去我的生命,但我必须要回去。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等着我......而且,我总有一种感觉,在那里我会再次见到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信仰的力量永远都是最强大的。”巴桑的话里带着鼓励,然后他对拉巴达瓦说道:“拉巴达瓦,当你回去的时候,请带上阿特德勒扎巴。”

    “是的。桑巴大师傅。”

    回去吗?当自己回去后会遇到什么?自己会再次遇到那个人吗?阿特德勒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自己必须要回去了。

    正和师傅说的一样,自己也许真的不属于这里......

    ......

    美国,1965年12月。

    艾略特步履从容的走进了摩根大厦。

    对于这里,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他曾经无数次的走进这里,无数次的和这里的主人对话——盖茨.摩根。

    这是“纽约同盟”中的一员。这个同盟的庞大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以及维特根斯坦家族!

    盖茨.摩根和劳伦斯.洛克菲勒早就在这里等候着了。当看到艾略特进来,盖茨.摩根没有过多的开场白:“我们的朋友真的回来了吗?”

    “是的,男爵真的回来了。”艾略特神情肃穆的点了点头。

    “真是一个神奇的男爵。”盖茨耸了耸肩:“我的父亲,劳伦斯的父亲,都和他是利益同盟中的一员,可是现在他们不再了,但是男爵却依然还在。我真想问问男爵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当你见到他的时候就会知道的。”艾略特面色严肃:“先生们。局势发展的已经有些失控了,美国和德国间的战争,让我们的利益蒙受了很大的损失,先生们,我想我们该做些什么了。”

    “艾略特先生,我必须要提醒您。”劳伦斯接口说道:“我们都知道您和男爵的感情,也知道您对于德国的感情。但纽约同盟是一个利益团体,战争,会让我们发财,谁胜谁败其实和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我们只在乎可以从中得到一些什么。”

    显然,盖茨也是同样的想法......

    这些人,比他们的父辈更加在乎利益的获得。他们也有着比父辈更加精明的头脑,没有利益可图,他们绝对不会伸出自己的手。

    即便有利可图,他们也必须要判断利益到底有多大。

    艾略特完全明白这一点:“先生们,我赞成你们的看法,但是请不要忘记,战争财的确可以让我们获得大量的财富,但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甚至让我们可以完全控制一个国家的经济?我想你们都亲身经历过席卷全美国的经济大崩溃......”

    是的,盖茨和劳伦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当经济大崩溃席卷美国的时候,没有人想到这是“纽约同盟”一手导演的好戏。他们在这场金融危机中赚取了数不清的利益。

    “相同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再来一次。”艾略特早已胸有成竹:“机会,不会等待我们,甚至将一闪而逝,我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希望你们能够听一下......”

    他说出了自己的整个计划,盖茨和劳伦斯频频点头,当艾略特全部说完后,盖茨不禁赞叹道:“相同的手法,但是不一样的操作。艾略特先生,我很敬佩您的智慧,我想这不仅能让我们再一次控制美国的经济,而且还可以让我们获得更多......”

    “但是,这却需要一段比较漫长的时间......”劳伦斯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担忧:“要想成功达到我们的目的。前提条件是德国是否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艾略特先生,实事求是的说吧,我很了解您的目的,您的出发点还是为了准备帮助德国。如果有充分的利益,我们不在乎为了德国还是美国,然而德国可以按照您的设想坚持到我们成功的时候吗?”

    “一定可以。”艾略特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现在德国是由男爵在那指挥,你们没有见过男爵的神奇吗?我见过。我坚定不移的相信男爵能够成功。不过,我想男爵同样需要我们的帮助。能够给予他们最直接帮助的,我想你们知道是什么。”

    “军火,大量的军火。”盖茨脱口而出:“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以纽约联盟的力量,我们完全可以支撑一个国家进行一次大型的战争。艾略特先生。这将做为我们的前期投资,我们也有办法将这些军火送到德国。但是我们需要男爵先生的一些承诺。要知道,只有神奇的亚力克森男爵亲口答应愿意加入到这一计划,我们才可以放心大胆的行动。”

    “当然,但是得等柏林的局势略略安顿一些下来。”艾略特其实并不确定男爵有没有可能来到美国,但他还是决定尽自己一切可能的给予男爵援助:“为了确保柏林保卫战的胜利,我们将开始运送第一批军火。当然。德国还需要很多东西,甚至包括飞机和坦克。”

    这些看起来难如登天的事情,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劳伦斯点了点头:“我同意,柏林的局势刻不容缓,第一批军火越早运到,越能给予德国以帮助。现在德国能否坚持住将是我们整个计划成功的关键。盖茨先生,你和国防部副部长的关系很好。我想,你能够帮助我们顺利的将军火运送到柏林吧?”

    “啊,不,暂时不用动用到国防部长。”盖茨不在意地说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运送的问题交给我来办吧。至于国防部副部长,将来用到他的时候会很多。”

    政治和金钱永远都是紧密挂钩的。

    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这些大财阀的眼里其实并不算什么。他们随时随地都有办法让他们为自己效劳。

    就和“我们一群”以及“黄蜂”组织完全一样。

    “艾略特先生,我有一个问题始终都不理解。”在商量完了具体的细节后,劳伦斯开口问道:“威廉总统也是从维特根斯坦家族走出来的,按理说他应该和德国非常亲近。但让我想不通的是,威廉总统为什么要如此坚定的发动对德国的战争呢?”

    其实威廉本人就是德国人......艾略特在内心叹息了一声:“我也无法给予你们准确的答案,而且你们也知道,正是在我们的帮助下,威廉才顺利的成为了美国最年轻的总统,可是他却背叛了维特根斯坦家族,背叛了我们。”

    盖茨叹了口气:“我想你应该找个机会和威廉总统好好的谈谈,也许会有转机的。”

    艾略特苦笑了一下,现在的威廉已经不是自己那个所熟悉的威廉了。当战争爆发后,自己曾经和威廉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而那次之后,在自己外出的时候居然发现了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在那跟踪自己。

    有些秘密是连威廉也不知道的,即便在联邦调查局的高层,艾略特依然有自己信得过的关系。

    这让他不得不动用到了这些关系,才成功解决了被跟踪的麻烦。

    但是他和威廉之间已经决裂了,起码在艾略特看来是如此。威廉发动了战争,他背叛了他真正的祖国,他背叛了他的父亲——亚力克森男爵!

    有几次,艾略特很想再找威廉谈谈,他向威廉发出了来维特根斯坦庄园的邀请,但却没有得到威廉的答复。而即便艾略特请求见到总统,也被威廉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他害怕面对自己,害怕面对维特根斯坦家族!一个背叛了自己信仰的人永远是可耻的!

    可是在艾略特内心的最深处,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威廉,毕竟,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是男爵和男爵夫人的亲生儿子,他们在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快乐的时光。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艾略特发誓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出现的。

    男爵回来也许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

    艾略特又叹了口气:“先生们,在我们的一生中,有些事情可以解决,但有些事情却必须去面对残酷的现实,而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总统不会听取我们之中任何人的一件,他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证明他的做法是错误的。”

    “那就祝您好运吧,亲爱的艾略特先生。”盖茨和劳伦斯同时说道。

    “是祝我们大家的好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