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五十二. 海森堡突击队

八百五十二. 海森堡突击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战争的过程是残酷的,而做为每一支军队的指挥官,他们并不在乎这残酷的过程,他们要的只是最后的结果。

    无论死了多少人,出现了多少的伤亡,和他们一点关系也都没有,只要能够达到战前的目的,任何的损失他们都是可以承受的。

    这才是真正战争的残酷性。

    奥普曼将军阵亡在了自己的阵地,这一消息已经传到了王维屹的耳中。他痛心这个老将军的离开,但他必须忍受,甚至在自己的脸上都不能出现任何惋惜的表情。

    因为他是指挥整个战场的最高指挥官,他不能在部下们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软弱。而这也许将成为赢得胜利的最大保证。

    同样,加登将军也是如此。

    敌人的顽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无论是德军的正规部队还是非正规的武装国民军都是如此。盟军遭受到的抵抗之顽强,伤亡之大,是加登之前无法想象的。他惊讶、震惊。但是,就和敌人的指挥官一样,他绝对不能将这样的情感流露。

    他唯一能够做的,只是继续下达着一次次进攻的命令。

    一直到胜利来到的那一刻为止......

    12日这一天,双方的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尤其是集中在了德军的右翼。在这里,盟军调集了大量的炮火和兵力,向这里狂轰滥炸。而德军争锋相对,也不断的向此派遣兵力。

    正面战场将决定柏林的命运,而在此刻,无数特殊的部队也开始行动起来。

    那是德国的特种部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老派的德国将领是严重看不起所谓的特种部队的,他们认为战争就应该在正面堂堂正正的决一胜负,而不是依靠偷袭破坏这样不绅士的行为。

    不绅士——几乎所有的德国高级将领都是这么看的。

    不过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却改变了这样的看法。德国的老派将领,尤其是国防军的将领,他们把名誉看的比什么都重。因此他们对特种部队充满了鄙视,然而王维屹却知道特种作战部队在战争中的重要性。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他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接管德国全部军事权力后,立刻将特种作战部队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比如勃兰登堡突击队。

    而曾经和男爵一起并肩作战,并且在战争中得到了男爵许多指导的海森堡无疑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他也成为了勃兰登堡突击队现任的指挥官。

    海森堡已经知道了男爵归来的消息,就和任何一名男爵昔日的部下一样,他无限的想要再一次的看到男爵。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必须率领自己的突击队员,用胜利来迎接男爵的归来。

    这些穿着美军、法军、意大利军军服的德国突击队员们,保持了勃兰登堡突击队一贯的优良传统,他们每个人都能熟练的掌握一门外语,他们甚至还清楚的了解各国人的一些小动作。

    比如吐痰的方式,美国人和俄国人是不一样的。比如嚼口香糖嘴动的频率。美国人和法国人又不一样。

    这些细微的细节,有的时候便能决定一次行动是否可以成功......

    海森堡牢牢的记得男爵曾经告诉过自己的话:“在通过敌人封锁的时候,哪怕你抱枪的姿势不对,或者是一个字节的发音不标准,又或者是你下意识的做了一个自己做了几十年,德国人惯有的动作,那么便有可能会给整个队伍带来一场灾难。”

    而这样的灾难是必须要避免的。

    现在。海森堡和他所指挥的勃兰登堡突击队SS第一突击中队的所有士兵们,换上了美军的制服,分乘几辆卡车,大摇大摆的行走在了敌人的控制范围内。

    这是一个得到男爵精髓的指挥官,他完全能够判断什么时候是安全的,什么时候是危险的。

    他们顺利的通过了每个检查站,而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法军第91炮兵旅的阵地!

    这是一个异乎寻常大胆的举动。可怜的法国人,成为了他们猎杀的目标,就和法军第33步兵师完全一样。

    这是相当靠近前线的一个炮兵旅,对德军阵地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海森堡很早就瞄上了这个目标,但是一直没有寻找到合适的动手机会。

    而在“暴风雪”行动开始后,随着战局的不顺利,盟军开始频繁的调动兵力。让战场看起来有些混乱,这给了海森堡一个绝好的机会。

    “中校,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法军宪兵队的一个上校居然亲自出现在了岗哨前。

    海森堡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上,人却还是大咧咧的坐在吉普车上:“嘿。上校,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们是德国人装扮的吗?”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而且,你的法语实在太糟糕了,还是请你说英语吧。”上校满脸写满了对美国人的鄙夷。

    这些家伙,仗着自己是美国人,完全不懂得礼仪,总喜欢开一些不好笑的玩笑,还总喜欢卖弄自己才学来的语言。

    法国为什么总得跟在德国活着美国人的屁股后面跑呢?什么时候法国能有自己的思想和对军队的指挥权?

    “好吧,好吧,上校,你可太严肃了。”海森堡耸了耸肩:“我们是卡尔斯快速反应部队,我是卡尔斯中校。”

    法国上校对了一下证件上,然后还给了“卡尔斯中校”,心里却对这个美国人更加的鄙夷了。

    卡尔斯快速反应部队,卡尔斯中校,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

    德国的新骷髅突击队大闹盟军的时候,就是这个“卡尔斯中校”负担起了追击德国人的任务,可惜的是,他却一直被德国人玩弄在鼓掌之中。现在,他追不上德国人了,跑到这里来了?

    “中校,你们可以过去了。”在仔细检查了“美军”车队后,法国上校冷冷地说道:“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们。在这里你们得安静一些,这可不是在美国。还有,那些抵抗组织无处不在,就在昨天他们还向这里发动了一次袭击,打死了我们两名士兵,我可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瞧啊,美国人会保护好自己的。”海森堡吹了一声口哨:“如果那些抵抗组织再出现的话。我会亲手抓住几个交给你的。”

    “我们自己会处理的......”

    在法国上校的讥讽中,这支德军突击队顺利的通过了这最后一个检查站......

    到处都是士兵,大多数都是法军士兵,偶尔也会看到一些来这里联络的美**官。没有人想到一支德国突击队已经混了进来,刚刚结束了新一轮炮击的炮手们,懒散的在那做着各自的事情。

    没有人在乎这支忽然到来的美军。这里总会不断的出现一些其它国家的士兵。

    德军突击队员从卡车上下来,他们就和任何一个美国大兵一样,操着蹩脚的法语到处询问哪里可以买到酒。有几个过分的,甚至还问起了这里有没有姑娘。

    见鬼,这些美国大兵是来这里度假的吗?这引起了法国人的嘲笑。

    可这些“美国人”却好像根本不在乎别人的讥讽嘲笑,他们兴高采烈的在那里毫无礼貌的大叫大嚷着。

    “因斯上尉,带几个人去侦查一下这里的环境。”看了看周围。海森堡放低了声音说道。

    “是的,上校。”因斯上尉低低的应了下来,叫过了几个突击队员,然后一下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嘿,小伙子们,我们得去找点乐子。”

    这一下引起了“美军”一片的喝彩声。

    没有人去管这些丝毫没有礼貌的“美国人”。

    在因斯上尉侦查敌人情况的时候,海森堡走进了这里唯一的一家酒馆,一进去。看到里面一个客人也都没有,他大模大样的坐到了吧台上:“给我一杯酒。”

    老板是一个德国人,他很热情的给美国中校倒上了一杯啤酒:“中校,还需要一些什么吗?”

    “里面可以混上一些杜松子酒吗?”海森堡忽然这么问道。

    老板的面色略变了一下:“啊,我想不可以,这是最纯正的德国啤酒,不过你要是真的相加。我建议你放一些朗姆酒。”

    “我是海森堡上校。”海森堡低声说道。

    “我是地下抵抗组织的芬多克......上校,我接到了命令,你们昨天就该到了。”

    “我们昨天遇到了一些麻烦,和一小队美国巡逻兵遭遇了。我们被迫改道。不过问题不大。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炮兵旅对前线德军造成的威胁很大,必须尽快解决,你们来了多少人?”

    “两百个精锐的突击队员。”

    “啊,人少了一些,不过还是能够想到办法的。你们现在有一个机会,原来在这里负责保护炮兵阵地的一个营的法军,刚刚被调到了前线,听说法军第33步兵师在前线吃了大亏。而接防的部队要到明天才到,这里只剩下了一个排的宪兵。你们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海森堡点了点头:“我需要你们的配合,能够联络到你们的人吗?”

    “当然。”芬多克朝酒馆外看了看:“我们有一台老式的电台,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候的了,可是,现在谁会注意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呢?”

    海森堡笑了一下,随即正色说道:“那么,告诉你们的人,晚上10点的时候,向这里发起袭击。不要主动进攻,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好的,我会和他们联系的。你们的装备都带齐了吗?”

    “我们带了满满一车的炸药,足够把这里炸上天。”海森堡自信的回答道,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啊,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上校在亲自检查,那是谁?”

    “你说的是路易上校吧?”芬多克很快说道:“他是明天将到达这些的防卫部队的指挥官,办事谨慎,提前一步赶到了这里。”

    “倒霉的路易上校。”海森堡喝完了杯子里的酒:“那么,我们晚上再见了。”

    “晚上再见,上校。”

    目送着上校走出酒馆,芬多克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奉命留在这里,用这个酒馆当成自己的掩护,他等待的便是自己部队的到来。

    显得,当骷髅男爵回来后,德军的反击已经全面的开始了......

    ......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前线传来的消息让人有些沮丧,据说那些军队进攻的很不顺利。他们遭到了德军最顽强的抵抗。

    不过这些和法国的炮兵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一些在酒馆喝的醉醺醺的士兵,踉跄着在同伴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营地。还在值班的士兵只能对他们的同伴投以羡慕的眼神。

    该死的,谁让他们还得值班呢?

    远处隐约的还有炮声传来,这是盟军一贯的做法,他们得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敌人倍感疲惫。

    可是。法国人想,那些德国人大概不会在乎吧?

    海森堡和他的突击队员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安静的等待着,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

    白天的时候,因斯上尉已经全部弄清楚了这里的情况,炮兵阵地的具体位置,合适的爆炸地点。以及那些不多的防卫部队防御的位置。

    现在,就等着地下抵抗组织武装游击队的袭击了。

    海森堡看了一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他闭上了眼睛,抓紧着这最后的几分钟休息一下。

    忽然,枪声一下刺破了夜空,接着密集的枪声响起。

    “开始吧!”海森堡站起了身,冷冷地说道。

    所有的突击队员都站了起来,默默的走了出去。

    “袭击。袭击!”

    “那些该死的游击队又来了!”

    外面显得有些混乱,不过炮兵们居然一个都没有出来。谁来管这些事呢?游击队的袭击又不是第一天发生了,反正有那些防卫部队去处理敌人。

    “中校,你来的正好!”

    海森堡一出去,就看到了路易上校。路易上校看起来多少有些紧张:“游击队又开始袭击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这个时候的上校,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对美国人的鄙夷。

    “啊哈。我很乐意效劳。”海森堡笑了笑:“不过上校,你还记得白天时候我对你说了一些什么话吗?”

    路易上校没有想到对方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问这个问题,迷茫的摇了摇头。

    “我说过,我们都是德国人假扮的......”当说完了这句话。海森堡手中的枪响了。

    可怜的路易上校,奉命来保护这里,并且兢兢业业的提前来到,为的就是很好的完成自己的工作,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死在了这里。

    这可怪不得海森堡,海森堡早就提醒过他自己是德国人了。

    “动手吧。”

    德国突击队员们迅速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动作敏捷的向着炮兵阵地的方向扑去。而一直到路易上校的尸体被藏了起来,那些正在抵抗游击队进攻的防卫部队还没有发现他们的上校已经被打死了。

    值勤的法国士兵看到了一大群“美军”忽然出现了,他们根本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可是当他们想询问这些“美国人”为什么会来这里的时候,“美国士兵”手里的武器却同时的开火了。

    子弹呼啸着射向这些可怜的法国人,而外面游击队袭击的枪声则很好的掩护了突击队员们的突击行动。

    几分钟后,这里所有的法国人都倒在了血泊中。海森堡满意的看了一下时间:“15分钟!”

    队员们迅速的开始行动起来,一枚枚的定时炸弹被安装到了大炮上。满载着炸药的卡车开了过来,一箱箱的炸药被快速的搬运下来。

    海森堡点着了一根烟,看着自己的队员们做着这一切......如果男爵在这里的话,他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虽然无法直接和敌人战斗,但是自己却在用特别的方式帮助着德军,也同时在帮助着男爵。

    当敌人发现整个炮兵阵地都被毁了,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海森堡就有些兴奋的感觉。

    大概敌人会疯了一样派出部队追杀自己,那再好也不过了,海森堡甚至希望所有的敌人都来追赶自己的部队,这样,柏林就安全了。

    可惜,这不过是个梦想而已。

    “上校,好了。”

    在规定的时间里,因斯上尉回到了上校面前:“一会,这里就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对于我们的敌人来说非常可怕。上尉,准备撤离吧。”

    队员们纷纷开始迅速撤离这里。

    游击队的枪声还在密集的响着,当看到了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芬多克,海森堡朝他点了点头:“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一会爆炸就会让这些震动,我们要离开了。”

    “上校,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我想也许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们会等你们回来的。”

    “我保证。”

    “再见,上校。”

    “再见,芬多克先生。”

    海森堡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地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