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八. 皮蓬杜的契约精神

八百四十八. 皮蓬杜的契约精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意大利人的无能,并不意味着德军的防御就可以轻松多少。

    在正面战场,美军很快便发起了强大的攻击。那些在炮火和坦克掩护下的美军,谨慎的向着德军阵地推进。

    而刚刚遭到惨烈轰炸的德军阵地上却是静悄悄的,那种在喧闹的阵地上奇怪的安静。这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士兵的本能。他们中的每一个士兵都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开枪的最好时机。

    他们默默注视着那些接近的坦克和步兵,默默的在那里等待着。

    而此刻的王维屹也同样在注视着他勇敢而忠诚的士兵们,他为有这样的士兵而骄傲自豪。

    敌人已经越来越近了,可以看清楚了坦克的样子。

    王维屹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开始吧!”

    开始吧——当元帅的这一道命令下达,德军阵地上所有的自行火炮和一切可以利用的炮火同时开火了。

    惨烈的战斗也在这一刻正式拉开......

    ......

    独角兽和暴风雪之间的战斗开始了,而在这个时候,男爵的朋友们也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男爵永不寂寞!

    意大利,米兰。

    这是意大利的西北方大城,意大利第二大城市,也是意大利最大的都会和世界最大的都会区之一,世界历史文化名城。

    这一天的米兰名流云集,而这些绅士淑女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

    在米兰开业的玛歌酒庄。

    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玛歌酒庄,甚至可以说是酒庄业里的一个奇迹。当玛歌酒庄败落并被收购后,皮蓬杜.希刚出现了,他成功的让希刚家族重新恢复了酒庄业的领导地位,并且一举重新收购回了曾经失去的玛歌庄园。

    也正因为如此,皮蓬杜先生成了欧美地区最让人尊敬的人之一......

    米兰店开业的这一天,皮蓬杜先生也将亲自出席,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皮蓬杜先生一般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尤其是在他宣布退休后,更加几乎与世隔绝,据说只有几个不多的好友才能见到他。

    当然,还有一些人能够轻而易举的见到皮蓬杜先生,那就是美女。皮蓬杜先生喜欢女人那在全欧洲都是出名的,他身边年轻漂亮的女人从来都是络绎不绝的。

    一个拥有着巨大财富的巨富,就算是个老头,也总有女人趋之若鹜。

    意大利上流社会的人,都以接到皮蓬杜先生的开业请柬为荣,那些没有得到的,想方设法也要弄到一张。尤其是意大利的那些女人们,不管有没有姿色,都在那里努力设法,要知道只要能够接近皮蓬杜先生,没准就能从他那里弄到不少的好处。

    她们大概都以为皮蓬杜先生是个只会在漂亮女人身上用钱的傻子吧......

    就连意大利总理贝特鲁尔也都受邀前来。在意大利有着一些未经证实的传言,据说贝特鲁尔能够当上总理,完全是因为依靠了皮蓬杜的财力,这才让意大利新的大**者维托里奥.墨索里尼任命他为意大利新的总理。

    前一任意大利的大**者贝尼托.墨索里尼在他死之前的第三年,废黜了意大利王国的最后一任国王翁贝托二世,成立了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由他担任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终身总统。三年后贝尼托.墨索里尼死去后,他的儿子维托里奥.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新的终身总统。

    这是一个对权力和金钱的贪婪,丝毫也不逊色于他父亲的大**者,在美国的利诱下,他毫不犹豫的背叛了曾经的盟友德国,甚至加入到了对德国的攻击之中。

    当然,这本来就是意大利的本性而已。

    在玛歌酒庄米兰店开业的这天,名流云集,豪车到处可以看到。那些衣冠楚楚的先生女士们,一个个昂着头在无数人羡慕的眼神中走了进去。

    而那些没有接到邀请函的人,当然还有那些无法进入现场的记者,则焦急的在外等待着,期望能够看到传说中的皮蓬杜.希刚。

    不过他们大概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皮蓬杜早就从后门溜了进去,他可不希望自己太过招摇。

    当挽着两个金发美女的皮蓬杜出现后,立刻引起了现场一片热烈的掌声。

    皮蓬杜春风满面的致了答谢词,当然,他身边的那两个金发美女也非常的引人注目。当答谢词说完后,皮蓬杜再次引来了一片的掌声和喝彩。

    皮蓬杜为客人们准备了丰盛的晚宴,他和几个老朋友进行了简短的交流,然后悄悄进入了一间早就为他准备好的私人会客室中。

    在这里,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的总理贝特鲁尔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贝特鲁尔总理,真抱歉让您在这里等了那么长的时间。”一进入这个隐蔽的房间,皮蓬杜便带着歉意说道。

    “瞧啊,我的朋友,为什么要说抱歉呢?难道我们之间的友谊,还抵不上等待的时间吗?”贝特鲁尔和皮蓬杜拥抱了一下:“我亲爱的皮蓬杜,你看起来比我上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更加的健康了。”

    “啊,我还能一次对付两个女人......”

    皮蓬杜的话让两个男人都笑了起来,然后皮蓬杜请意大利总理坐了下来,给他倒了一杯酒:“总理先生,战争进行的如何了?”

    “我想暂时还算顺利。”贝特鲁尔回答的并不是特别的确定:“本来我们现在应该已经进入柏林了,但是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你还记得那个亚力克森男爵吗?他居然又出现了,老天,他的出现让我可不确定我们是否还能胜利。”

    “啊,那可真是遗憾。”皮蓬杜掩饰着内心的喜悦:“那么领袖那里呢?我听说领袖最近对您有些不满?”

    说道这个问题,贝特鲁尔叹息了声:“是的,领袖要再一次的提高税收,以应对庞大军费的开支,但是意大利的税收已经很高了,这会引起人民的反抗,我向领袖委婉的提出了建议,但是却遭到了他的严厉训斥。皮蓬杜,你得知道,这些税收主要集中在那些平民的身上,他们的负担已经很重,难道还要他们继续为政府失去一切吗?”

    “是啊,该向富人加大增税,比如我这样的富翁......”

    皮蓬杜的玩笑话让贝特鲁尔稍稍露出了一些笑意,但他随即便正色说道:“那是不可能的,这会让领袖遭到反对的。”

    “真为您的遭遇感到不值得。”皮蓬杜耸了耸肩:“我记得当初美国为了拉拢意大利参战,许诺了在北非以及中东的大量好处,这些地方将完全可以弥补意大利参战的军费。难道美国人还没有兑现诺言吗?”

    “诺言?”贝特鲁尔冷笑了声:“德军还继续在北非和中东顽强抵抗着,非但如此,就算美军实际控制区域,那些许诺过的地方,他们甚至不允许意大利军队进入。这算是什么盟友?”

    这些事情其实皮蓬杜早就知道了,和历次都是完全一样的,交战的双方都在利用着意大利的贪婪不断许诺着各种各样的好处,但是等到利用完了,他们什么也都不会给意大利。

    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意大利还是非常之悲剧的......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干脆让意大利退出战争。”

    皮蓬杜忽然说出的话,让贝特鲁尔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是的,领袖也曾经因为美国人的失信而暴怒的威胁要退出盟军,但是我们可没有勇气真的这么去做。”

    “为什么不呢,总理先生?”皮蓬杜笑了下:“我是一个商人,商人是需要讲诚信的,就和我的酒一样,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杂质。如果契约双方有任何一人失信,那么契约便可以自动终止。我想国家之间也应当如此。”

    贝特鲁尔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应当说什么才好。

    “总理先生,我想我们改谈论一些问题了。”皮蓬杜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不慌不忙地说道:“在你当上总理的这一段路里,希刚家族花费了很大的力气,耗费了很大的金钱,我想这一点您并不否认吧?”

    “是的,皮蓬杜先生,我到现在还在感谢您的恩情。”贝特鲁尔急忙说道。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愿意在任何时候回报我们提出的任何要求,现在这个诺言还算数吗?”

    “当然算数,您想要什么,皮蓬杜先生。”

    皮蓬杜淡淡地说道:“让意大利退出战争。”

    “什么?”贝特鲁尔一个激灵站了起来,随即发现自己失态又坐了下去,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他以为皮蓬杜提出的要求无非就是意大利给予希刚家族更大的优惠,让他可以获取更加庞大的利润,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让意大利退出战争!

    “这根本没有办法做到。”贝特鲁尔连想都没有想便说道:“我没有办法答应您的要求,请你原谅我,皮蓬杜先生。”

    “看啊,我们刚说到了契约精神,您就已经违背了。”皮蓬杜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拒绝:“难道这就是意大利人处理方式的问题吗?总理先生,我必须要提醒您,您现在在领袖心中的印象很不好,而且我既然可以让你当上意大利总理,也有办法让领袖免除你的职务。这有什么难办的呢?想为我办事的人有很多。”

    这已经是赤luo裸的威胁了。

    贝特鲁尔想了许久,还是无奈地说道:“皮蓬杜先生,我确信您有这样的能力,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一个威风的总理,但是在您的眼里,我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但是,我依旧拒绝您的要求,这实在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

    皮蓬杜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反应:“那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您真是一个正直的人......啊,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您曾经接受过我一笔价值两万美元的金钱贿赂,将米兰最值钱的一块地划给了我用来开办酒庄。啊,我又想起来了,我还帮您在美国购买了一幢别墅,您背着您妻子找的那个美国女人,现在正带着您的儿子生活在里面吧?我想这些事情如果传了出去,领袖会怎么对您?意大利人又会怎么对您?”

    贝特鲁尔的脸色变了,他咬着牙瞪着面前这个变得无比陌生的商人,然后他面色惨白地说道:“是的,这些都是你给我的,当这些事情传出去,我会遭到领袖最严厉的处罚,我会被意大利人所唾弃。但是退出战争,意大利会遭到美国的报复,我绝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皮蓬杜先生,你现在就可以出去揭发我了!”

    “不要着急,总理先生。”皮蓬杜微微一笑:“你以为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啊,我想先打一个电话,请您稍等一下。”

    说完,他站了起来,要通了电话,他等待了许久,然后才对着电话说道:“卡萨诺维奇先生吗?是的,我是皮蓬杜。啊,你也好。我要你做的事情做了吗?很好,意大利的总理贝特鲁尔先生将要和你通话。”

    然后,他把电话放到了桌子上,重新坐了回去:“总理先生,这是在纽约的卡萨诺维奇先生的电话,我建议您听一下,当然,您得用英语和他对话,他可听不懂你们意大利语。”

    贝特鲁尔迟疑着抓起了电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面色变幻不定,当电话那头传来了让他无比熟悉的女人和孩子的哭声,他的面色变得惨败无比。电话接着忽然断了。

    贝特鲁尔抓着没有声音的电话,猛然扔去,一下冲到皮蓬杜的面前大声吼叫起来:“无耻,这实在太无耻了,你让那些流氓抓住女人和孩子来威胁我吗?不,我绝对不会屈从于你的!”

    “冷静,总理先生。”皮蓬杜还是那样淡淡的语气:“无耻的不是我,而是你,当你忘记了希刚家族对你的恩情时候。而且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卡萨诺维奇先生绝对不是什么流氓,他是纽约之王,在纽约他可以做到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您不该用流氓这个称呼来叫他。至于您的女人和孩子,让我仔细的想想。”

    皮蓬杜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是的,您刚才使用了威胁这个字,我必须得承认我是在威胁你。在纽约,那是你最心爱的女人和最心爱的儿子。可是那又有什么呢?如果您无法答应我的要求,您的儿子将会被杀死,然后您的女人将会被送进疯人院,多么可怕的遭遇。我几乎都忘记了,您在意大利也有妻子和孩子吧?您以为靠您可以保护住他们吗?”

    当说完了这些,皮蓬杜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当你违背了契约精神的时候,你就等于背叛了我,对于背叛我的人,我为什么要心慈手软?”

    “我要立刻下令逮捕你!”贝特鲁尔咆哮道。

    “逮捕我?以什么样的罪名?”皮蓬杜冷笑了声:“难道就因为我现在说的这些?你有什么证据吗?啊,我倒忘记了,我准备向领袖捐献一笔二十万美元的战争基金,你说,维托里奥领袖是更愿意帮助我还是你这个他不喜欢的人呢?”

    贝特鲁尔的身子晃动了下,他退后了几步,然后缓缓的坐了下来......

    “瞧,这才是您应该采取的态度。”皮蓬杜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对吗?只要你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切可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总理,而且会重新获得维托里奥领袖的信任。”

    “但是领袖不会听我的。”贝特鲁尔沮丧地道。

    “维托里奥领袖那里的事情由我们去办,你要做的只是按照我的吩咐做好你的事情。”皮蓬杜早已胸有成竹:“现在请回答我,你会继续完成和我之间的契约吗?”

    贝特鲁尔的头深深的埋了下来,然后痛苦的点了点头。

    他清楚,从他点头的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再也无法摆脱皮蓬杜了,从此后,他将成为皮蓬杜的一个傀儡。

    将来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他更加无法回答自己。

    “第一步,是要在国内鼓吹这场战争是不道德的。”皮蓬杜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要让每一个意大利人都知道,他们面临的苦难完全都是战争造成的,意大利必须立刻退出这场战争。当然,我会派人协助你的。”

    “然后呢?”贝特鲁尔绝望地问道。

    “然后你将等待我的下一步指令。”皮蓬杜重新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一杯好的红酒是需要慢慢的品尝,否则你将无法了解其中的滋味。总理先生,你说呢?”

    贝特鲁尔苦笑了下,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我希望你也能够实现自己的诺言。”

    “当然,我是个非常重视契约精神的人。”

    “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我这么做完全是在报答一个人的恩情!”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