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六. 醒来吧,朋友们!

八百四十六. 醒来吧,朋友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克略尔死了,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王维屹的耳中。

    有些遗憾,因为在克略尔的身上还隐藏着许多秘密,原本,王维屹期望通过抓获克略尔尽早的搞清楚自己内心的一些疑团,但现在看起来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也并不用过多的遗憾,克略尔从他背叛国家的第一天开始,便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至于那些秘密,王维屹并不着急,秘密总是有曝光的一天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现在,还有一些事情该自己去做了。

    整个柏林都在因为男爵的归来而欢欣鼓舞,都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下积极备战。只有一个地方,却始终都没有动静:

    康斯坦基地!

    邦克雷雷元帅比任何人都要迫切的想要见到男爵,但他必须坚守自己的职责——守卫住基地,没有男爵的命令,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谁可以再开启基地了。

    夜幕深沉,敌人新的轰炸刚刚过去,尽管柏林再一次遭到了洗劫,但是隐藏位置极好,工事坚固,并且拥有很强防空火力的基地并没有遭到什么损伤。

    基地里到底有些什么?除了“冷库”之外,邦克雷雷也不知道。可是这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探照灯卖力的照射着周围,士兵们警惕的观察着附近的动静。而邦克雷雷站在基地里,看着天空,嗅着空气中的硝烟味,仿佛又重新置身在了战场。

    真想再次回到战场,真想再一次的在男爵的指挥下战斗......

    “我想到了我们在一起的许多个夜晚,都是在战场上这样渡过的。”

    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邦克雷雷,这个德意志的元帅浑身一个颤抖,然后又很快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他曾经无数次的在这个声音的指挥下进行着舍生忘死的战斗。

    “第一个二十年,我总是在不断的想着你,就和肖恩,和施泰克的心情完全一样,我们总是在想你是不是抛弃了我们,可是,你并没有让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失望......”邦克雷雷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他的目光凝视着面前的这个人:“第二个二十年,我们都已经柏林一别已经成为了最后的分别,你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且命运女神也已经抛弃了德国。可是当我听到你再一次归来的消息,我知道我错了,我们所有的人都错了......”

    然后,他的眼眶已经湿润:“欢迎回家,中尉!”

    中尉——恩斯特.勃莱姆中尉——第一次世界大战,索姆河。那是骷髅男爵在德军中第一次出现时的官职。

    “我回来了,邦克雷雷。”王维屹同样觉得眼眶有些湿润,还有什么比见到了相识那么多年的老友更加让人激动的事情?

    “你准备怎么挽救德国?”邦克雷雷忽然开口问道。

    王维屹面色深沉:“尽我的一切可能,利用我能够利用的一切,还有整个柏林,还有你们的帮助。只要信仰还在,希望就永远不会灭绝。邦克雷雷,我亲爱的朋友。”

    “邦克雷雷,我亲爱的朋友!”

    当这句话从王维屹的嘴里说出,邦克雷雷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他和男爵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抱的是如此的紧,怎么也都不肯放松。

    陪伴着男爵来到这里的卡伦布觉得自己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完全能够明白男爵和元帅的感情,那是在战场上用血和火考验出来的感情。

    他又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如果父亲也在这里那该有多好......

    王维屹和邦克雷雷拥抱了许久许久这才松开,邦克雷雷长长的松了口气:“恩斯特元帅,你回来就好,我身上的重担可以放下了。我累了,真的累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扛着,衰老和疾病侵袭着我的身体,我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少时候了。现在,是该把这些担子还给你的时候了,而我,我想我得好好的休息一下。”

    “邦克雷雷,不要偷懒。”王维屹微笑着道:“当你相信奇迹的时候,你就会遇到奇迹!”

    邦克雷雷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王维屹也没有立刻解释,而是把目光落到了卡伦布的身上:“卡伦布.隆美尔!”

    “在,元帅!”

    “我命令你,男爵卫队全体准备,投入战斗!”

    “是的,元帅,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康斯坦基地怎么办?”

    “我将另外安排部队接防!”

    “是的,元帅!”

    男爵卫队是全德国最精锐的武装,这样的一支武装,仅仅用来守卫一个基地实在有些可惜。战场——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邦克雷雷,陪我去冷库!”

    当这句话从王维屹的嘴里说出,邦克雷雷脸上瞬间变得无比严肃起来。他知道,德意志最大的秘密很快就要解开了!

    冷库——康斯坦基地——那都是德意志的秘密,没有人知道那里面隐藏的全部,除了亚力克森男爵!

    而现在,这个秘密将亲手被男爵解开......

    “邦克雷雷,我很遗憾对沃纳做的事情。”在向冷库走去的时候,王维屹低声说道。

    邦克雷雷多的神色黯淡了一下:“元帅,我也一样很难过,沃纳毕竟是我的儿子。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我会沉浸在伤心中无法自拔,但现在是战争,而且是事关德国生死存亡的战争,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我只请求你一件事,恩斯特,不要杀他,你可以关他一辈子,但我求求你不要杀他。”

    “没有那么严重,邦克雷雷。”王维屹安慰了一下自己的老朋友:“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沃纳并没有过多的牵扯进去。我想给予他的惩罚,最严重的大概就是让他离开军队了。”

    “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邦克雷雷叹息了声。

    可是,这已经是沃纳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他们来到了“冷库”之前,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说康斯坦基地是德国的禁区,那么“冷库”就是禁区里的禁区。

    在整个德意志,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可以走进这个地方。

    “许多人认为‘冷库’只是一个代号,有多少人知道这里其实真的是一个冷库?”王维屹忽然问道。

    邦克雷雷笑了一下:“是啊,他们还以为这里面隐藏了什么新式的武器......我亲眼看着肖恩走了进去,看着隆美尔走了进去,看着古德里安走了进去......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够进去,然后就什么也都不用管了......”

    “邦克雷雷,那不过是又一次的开始而已。”王维屹说到这面色一正:“邦克雷雷.海森元帅,请开启冷库。”

    “是的,男爵!”邦克雷雷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士兵一样大声应道。然后,他郑重的在“冷库”上输下了一连串的密码。

    男爵的朋友们都知道“冷库”的密码,因为这是男爵离开德国前为他们安排好的归宿!

    一股巨大的冷气从里面吹出,让原本就寒冷的冬季更加冷得渗骨。王维屹和邦克雷雷却根本没有管这些,而是大步走了进去。

    通过走廊,一个更加寒冷的巨大房间出现了......

    一具具的透明棺材就摆设在这里。不,那不是棺材,那是用来存放德意志功勋们身体的容器!

    那是康斯坦基地那些来自全世界各个地方伟大的科学家们制造出来的......

    在这些容器里,德意志那些昔日的英雄们静静的躺着......

    埃尔温.隆美尔、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施泰克、肖恩、还有马力和马克兄弟......这些昔日曾经追随着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创造出了无数辉煌的战友们,此时就这么静静的躺着......

    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并没有死,他们只是睡着了......

    ......

    “这里面装的是一管针剂,有效期是五十年,当死神终于来到你们的身边,请你们去柏林科学研究基地,在那里,我让人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冷库,请在你们死前把这管针剂注射进自己的身体里,然后进入冷库,永久保存自己的尸体......”

    “那有什么意义呢?”

    “这管针剂是配合着冷库,保证遗体不会腐化的。也许等我回来后,面对着你们的遗体,还能有所思念吧?请你们一定要答应我,请你们如同我向你们保证一样,向我保证在你们死前的那一刻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们——保证!”

    王维屹的耳边响着自己第二次离开德国时候,对朋友们的交代,而他们也都忠实的做到了。

    现在,该是自己将奇迹赋予他们的时候了......

    “有的时候,我会悄悄的来看望他们。”邦克雷雷的注视着这些熟睡中的朋友:“我真想和他们躺在一起。埃尔温,你看到了吗,恩斯特回来了。古德里安,你看到了吗?恩斯特回来了。肖恩,施泰克,你们还在睡觉,该醒来了,恩斯特回来了......”

    可惜,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浑浊的眼泪顺着邦克雷雷苍老的面颊流下......

    他累了,这些多年他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他甚至有些羡慕这些朋友,起码他们可以在这里安静的躺着,无论德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都和他们一点管辖也没有......

    他擦了擦眼泪:“恩斯特,他们会醒来吗?”

    “我来,就是唤醒他们。”王维屹的目光一刻也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朋友们的身体:“我需要他们醒来,德意志也需要他们醒来。而你,邦克雷雷,你准备好和他们一样熟睡,然后和他们一起醒来了吗?”

    “是的,恩斯特,我准备好了。”邦克雷雷义无返顾地说道。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管针剂,放到了王维屹的手中,那是男爵在离开德国时候给他的,这么多年,他始终带在身边,始终都在小心的保存着。

    王维屹接过了针剂,微笑着:“邦克雷雷,你会睡去,然后很快我们可以再次见面,我保证那是一个全新的你。醒来的你,将见证到德意志最大的奇迹......”

    邦克雷雷用力点了点头,然后他端正的敬了一个军礼:“再见,男爵!”

    再见——男爵!

    再见的意思不是永别,每一次的再见的,都是下一次重逢的开始!

    针剂注射进了邦克雷雷的身体里。

    邦克雷雷微笑着,等待着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他感觉到有人扶着自己趟了下来,他知道那是自己最信任的男爵。

    王维屹把逐渐昏迷中的邦克雷雷放了下来,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邦克雷雷,阿道夫.希特勒到底死了没有?”

    “其实阿道夫他......”

    这是邦克雷雷在睡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王维屹有些无奈,他刚才才想起了问这个问题,可惜邦克雷雷已经无法回答自己了。阿道夫.希特勒到底还在人世吗?

    王维屹拉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陪伴着他的这些兄弟们。他们在索姆河相识,在俄国激战,在蒙福孔为了德意志最后的荣耀而战......然后,他们在德米扬斯克进行了惊天的突围,在哈尔科夫进行了足以载入史册的反击,在北非进行了惊心动魄的大逆转。又在俄国创造了神话,最终将德国带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高峰......

    他们累了,他们都累了,他们沉沉睡去。可是当德意志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再一次的醒来。

    就和德意志需要男爵,男爵一定会出现是完全一样的......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有些自私。”王维屹喃喃地说着,尽管他知道他的同伴们听不到他的话:“我在蒙福孔悄悄离开,整整二十年,为了寻找我,你们动用了一切可能动用的力量,阿道夫甚至发起了世界大战,几乎让德国毁灭......我在柏林和你们告别,当我回来的时候,德国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要怪我,我的朋友们,虽然这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和我有密切的关系,但我只是想回家。我一次次的在时空中穿越,但离家却越来越远。我知道,我大概永远也都无法回家了......时空的混乱是我造成的,而这也将由我来弥补。我保证,我不会让德国毁灭的。而我,需要你们醒来。”

    他拿出了烟,但却并没有点着,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让我难以相信的是,我的儿子威廉居然挑起了这样一场战争,那是我的儿子,他本该让美国和德国保持着盟友关系的。我给他安排好的他未来的道路,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做......我很想当面问他为什么,但现在还不可以。敌人正在进攻柏林,你们不必再沉睡了,醒来吧,我的朋友们。”

    醒来吧,隆美尔;醒来吧,古德里安;醒来吧,德意志!

    德意志最大的秘密——很快就将让全世界为之震撼!

    “小灵,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十分钟后开始将所有人运送到基地。”

    “需要多少时间?”

    “由于冷冻的时间较长,我需要检查他们的身体状况,并且将他们放入修复舱,进行全面的修复工作,乐观估计的话需要十天时间。”

    “可以,还有我需要开启康斯坦基地全部的核心基地!”

    “这也一样需要时间。漫步者,你必须知道,虽然你在临走前将密码交给了阿道夫.希特勒,但你留下的东西并不那么简单,我同样需要检查一下它们的性能。我会让埃丽娜来基地协助我的,十到十五天之内,我可以将你的朋友和整个基地完整的交给你。”

    王维屹点了点头:“还有一个问题,盟军有对柏林使用核武器的可能吗?”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有一点,柏林同样也拥有着核武器,就算柏林面临着目前的困境,依旧是可怕的核武庞然大物,美国应该非常忌惮这一点。但是,美国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顾一个核武国家的核武威胁而悍然发动战争,这大概只有你的儿子才能知道了。”

    王维屹苦笑了下,威廉,威廉,你究竟在想什么?你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这根本就是处心积虑了很久的事情。也许,这样的答案只有见到威廉的时候才能寻找到真相了。

    “基地开始运转,漫步者,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王维屹站了起来,当他离开这里的时候,又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们。这些沉睡中的德国英雄,很快将再次醒来。

    而伴随着他们一起醒来的还有德意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