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五. 抓捕克略尔(下)

八百四十五. 抓捕克略尔(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布施曼还没有回来吗?”有些烦躁的克略尔来回走动着。

    “啊,还没有回来,不过相信布施曼可以把欧内斯特带出去的。”沃尔夫安慰着自己的“元首”:“不管怎么说,起码现在柏林一定已经乱成了一团,我们还有机会能够出去。”

    克略尔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真的不甘心到了极点,千辛万苦那么多年才获得的一切,结果因为一个人的忽然出现便让他全部失去了。

    而他,现在却和一条落水狗一般的东躲西藏。

    他发誓自己一定能够离开柏林,并且有一天一定能够回来,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力。

    他能够做出很清晰的判断,在盟军的强大攻击下,柏林无法坚持多久,哪怕有什么男爵在这里指挥着柏林的军民。

    到了那个时候,盟军需要一个人来维持德国的秩序,而自己将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然这些事情的前提是自己必须逃出柏林!

    “不行,这里不能久呆。”克略尔好像嗅出了什么危险:“欧内斯特离开的时间太久了,我们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立刻离开这里。”

    “但是如果他们成功了,回来却找不到我们怎么办?”沃尔夫有些迟疑。

    他的话让克略尔又变得犹豫起来,他在那想了许久后才说道:“那么再等他们最后一个小时!”

    克略尔心里其实还是对布施曼的归来抱以很大的信心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克略尔心中的不安也更加的强烈起来。电台就和布施曼一样一点消息也都没有,盟军总司令部似乎和他的联系也被中断了。这该死的事情,盟军为什么不给自己发来一点消息?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克略尔终于下定了不再等待的决心。

    “元首,附近出现了大量的武装人员。”负责克略尔卫队的指挥官威廉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克略尔顿时面色变得惨白无比,越是害怕什么越是来什么。那些抓捕自己的人到底还是出现了!

    “快,命令士兵阻挡住他们!”克略尔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元首,请您立刻离开这里,我将负责为您阻挡住敌人。”威廉姆到了现在还是保持了对克略尔的忠诚。

    “威廉姆,一切都拜托你了。”克略尔有些感激地说道。

    战斗几乎是一触即发。在这里,威廉姆能够指挥的只有一百多个人,而对方却拥有着远远强大于他们的兵力和火力。

    为了尽可能多的为克略尔争取到时间,威廉姆几乎是在那里拼命了......

    他不顾一切的指挥着自己的士兵们射击,甚至还因此枪决了一个企图逃跑的部下。对于他来说自己的生命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了。

    他选择了坚定的站在克略尔的这一边,无论这样的选择是对是错,起码他还是一个让人值得尊敬的军官。

    但是追兵们的火力实在凶猛到了极点,威廉姆身边能够继续战斗的士兵已经越来越少了,甚至就连威廉姆本人也负了伤。

    可是威廉姆心中却长长的松了口气,他在这里坚持了将近十分钟,已经给了克略尔元首充足的时间了。

    忽然,一枚手榴弹在他附近爆炸,接着威廉姆一下便昏了过去......

    当他被人用冷水浇醒的时候,发现他和他那些幸存下来的部下已经成为了俘虏。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德**官的脸。

    “我是哈特临时少校。”

    哈特临时少校?德国的军官里有这样的职位吗?

    哈特并没有去管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上校先生,我奉命抓捕克略尔,而根据我们的情报,克略尔就藏身在这里,可惜我们现在并没有看到他。上校先生,你能够告诉我他跑到哪里去了吗?”

    “我不知道。”威廉姆笑了笑:“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问元首要去哪里。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落在你们的手里,一定无法忍受你们的逼供而全部招出来的。所以当我真的不知道的时候无论你们如何拷打我我也无法给你们满意的答案。你说呢,临时少校先生?”

    哈特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这大概是隐藏秘密最有效的办法了。

    他耸了耸肩:“把上校先生带到费尔斯将军那里去。”

    这个时候负责在周围搜索的哈斯勒回到了哈特的身边:“什么都没有找到,克略尔一定提前找好了逃跑的路。”

    “我们必须要抓到他。”哈特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并不是因为如果无法抓到他,我就会被降为少尉,而是因为这是男爵给我下达的任务。”

    哈斯勒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哈特话里的意思。

    哈特在那沉吟了许久:“哈斯勒,你说克略尔现在还能去哪里呢?”

    “我不是特别确定。”哈斯勒仔细考虑了一会:“整个柏林都已经在男爵的控制中了,他基本没有什么再可以用来藏身的地方了。”

    “是啊,他现在是最绝望的时刻了......”哈特接口说道:“一个人最绝望的时候,会选择去什么地方呢?”

    他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给我接费尔斯将军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费尔斯将军,敌人的抵抗决心非常顽强,我们暂时还没有抓到克略尔。啊,不,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克略尔带到您的面前......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想和恩斯特元帅直接通话......”

    “什么,你要和恩斯特元帅直接通话?”电话那头的费尔斯显然被吓了一大跳。

    哈特硬着头皮说道:“是的,这很重要。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需要知道一些事情,这对于抓住克略尔是很有帮助的。”

    “好吧,我尽力的帮你试一下。”费尔斯大概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我希望你自己清楚你在那做什么。”

    “是的,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等着电话吧,哈特。”

    电话挂断了,哈特放下了电话,他一眼就看到了哈斯勒满脸的诧异,哈特苦笑了一下:“如果抓捕到克略尔,我想我就完蛋了。”

    在焦虑不安中等待了有几分钟,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哈特赶紧抓起了电话,一个并不如何威严的声音传来:“哈特临时少校?”

    “是我,您是?”哈特虽然猜到了是谁,但还是恭恭敬敬地问道。

    “我是恩斯特.勃莱姆。”

    “元帅,您好!”哈特的心“砰砰”的狂跳起来,他做梦也想不到,男爵真的给自己来了电话,自己真的在和男爵通话。

    “少校,告诉我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啊,是的,元帅,我们正在抓捕克略尔,但是又被他给逃脱了,我知道他是前情报局负责人老尼古拉的儿子,老尼古拉又是您的朋友,您知道他在柏林有什么老房子吗?”

    “少校,你真的非常聪明。”电话那头的恩斯特元帅一下就理解了部下的意思:“在城市东南部的米格尔湖附近,老尼古拉有一幢屋子,在蒙福孔的时候,尼古拉经常和我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那个秘密地点,当他心情烦躁的时候,他总会去那里。”

    “谢谢您,恩斯特元帅,我想我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了。”

    “少校,你做的非常出色,无论你是否能够成功,你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费尔斯居然发明了临时少校这个职位,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已经是德**队一名正式的少校了,祝你好运,少校。”

    哈特几乎是颤抖着手挂断了电话,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心脏还在那里狂乱的跳动着。

    哈斯特咽下了一口口水:“你真的和恩斯特元帅通话了?”

    “啊,是的,我真的和恩斯特元帅通话了。”哈特自己似乎都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好久他才恢复了镇静:“城市东南部的米格尔湖附近,我想我们会有收获的。哈斯特,你能够相信吗,恩斯特元帅刚才还祝我好运了。”

    哈斯特无限妒忌的狠狠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

    ......

    “这里是我少年时代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看着熟悉的一切,克略尔感概的叹息了声:“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

    现在,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沃尔夫了,那些跟随着自己一起从帝国大厦逃出了的官员,要么被抓住了,要么失踪了。

    必须得感谢忠诚的威廉姆,否则就连自己也没有办法逃出来,克略尔在心里这些想到。

    而这里,这个父亲在自己小时候总喜欢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额地方,成为了克略尔能够想到的最后藏身之所。

    能够想到吗?一个昔日威风八面的帝国元首,现在却如同一只丧家犬那样的东躲西藏。

    “我想他们要不了多少时候就会追到这里的。”沃尔夫有些沮丧地道。

    “但起码这里能够让我们安全的住上几天,没有人知道这里。”克略尔发现了部下有些丧气:“沃尔夫,你听说过费迪南德七世的故事吗?”

    沃尔夫一怔,接着摇了摇头。

    克略尔出神地道:“在波旁王朝众多的西班牙君主中,查理三世是最受历史学家们青睐的一位。查理三世痛感教会干政造成的诸多流弊,以空前的铁腕手段在帝国内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他下令驱逐耶稣会会士,禁止僧侣团活动,把他们解散并没收其财产。查理三世最受人民欢迎、最遭教会痛恨的著名行动,结束了宗教法庭和残酷刑讯带来的恐怖。与其父相比,查理三世之子查理四世遭到历史学家众口一词的批评。查理四世重用弄臣曼努埃尔.戈多伊,此人担任王朝的首席国务部长和首相,把持朝政长达25年之久。在戈多伊的唆使下,查理四世与欧洲新贵拿破仑结盟,这次决策的失误导致西班牙历史最大的失败之一。

    在著名的特拉法加海战中,纳尔逊海军上将率领的英国舰队几乎将法西联合舰队彻底歼灭,西班牙无敌舰队从此蜕化为一个颇有讽刺意味的历史名词。西班牙民众暴动反对戈多伊的**统治,戈多伊在最后关头仓皇逃遁,寻求法国的庇护。拿破仑则以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接待这位昔日的盟友。查理四世愧对苍生,引咎退位,让位于其子费迪南德七世。拿破仑见势不妙,引兵攻入西班牙,费迪南德尚未当上国王,先沦为俘虏。拿破仑任命其哥哥约瑟夫.波拿巴为新国王。西班牙人奋起反抗,开展了所谓的游击战抵御法军的入侵。1812年西班牙各路人民代表齐聚加迪斯,通过了新宪法,确定了王权和教会权力的界限。这一刻具有历史性的意义,因为它标志着西班牙历史上首次君主立宪制的诞生。

    拿破仑兵败大陆,被流放海外,费迪南德也于1814年重新掌权。他虽然接纳了1812年人民代表共同制定的新宪法,但与此同时,这位生性多变、易为他人左右的君主又把其前任查理三世的许多改革措施予以推翻,僧侣团、宗教法庭和刑讯又回到了西班牙。”

    克略尔忽然说出的故事,很快便让沃尔夫明白了什么。

    这位被推翻的德国元首——虽然他自己并不想承认——还是想和费迪南德七世一样,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回到柏林,重新接管权力,重新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但是他大概有一件事情没有想到,现在,他最大的敌人是亚力克森男爵!男爵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交出手里的权力的。

    克略尔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他好像在那做白日梦一般地说道:“沃尔夫,在这个时候只有你陪伴在了我的身边,而你的忠诚将得到我的回报。当我在盟军的帮助下重新回到柏林,无论你需要什么位置我都会慷慨的赐予你的。”

    沃尔夫苦笑了一下。

    现在,他考虑的不是什么重新回到柏林,当上什么高官,他唯一想的,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生命。

    “我有些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不断的逃亡让克略尔的体力严重透支,他打了一个哈欠:“请帮我留意附近的一切,沃尔夫。”

    “好的,元首。”沃尔夫恭恭敬敬地答应下来。

    可就在克略尔转过身子的一刹那,枪声响了起来......克略尔朝前一个踉跄,勉强站稳了,他艰难的回过了身子,看到沃尔夫手中的枪口正在冒着青烟。

    “沃尔夫,沃尔夫。”鲜血正在从伤口里流出,克略尔痛苦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我想要活下去,元首。”沃尔夫紧张的后退了一步:“我们不可能再从男爵手里夺回什么了,我们甚至没有办法离开柏林。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结束了,元首,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知道你并不甘心,也不会投降的,我只能采取这样的极端方式。”

    克略尔惨笑了一声:“沃尔夫,这就是你对我的报答吗?你以为你杀了我,就能够换来你的自由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沃尔夫又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但至少,带着你的尸体,也许我能够有机会的。”

    克略尔想冲上去,但他却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他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生命逐渐离开他的时候,他似乎又回到了中国,在那里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那个真正的骷髅男爵......

    ......

    克略尔忽然大声道:“等等,少校先生”

    说着他站了起来,身子好像有些微微颤抖,一步一步走到了那样东西面前,拣起,然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少校先生,这样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一枚骷髅徽章!

    从父亲的口中,克略尔三人对这个骷髅徽章实在是太熟悉了,他们在自己的父亲那里无数次的见过这样徽章,也更加知道这就是骷髅突击队员的标志。

    而他们的父亲也曾经说过,骷髅男爵的那枚与众不同,他的徽章是黑色底配白色骷髅,而其他队员都是白色底配黑色骷髅。

    没有人敢用黑底白骷髅的徽章——除了骷髅男爵恩斯特.勃莱姆!

    那时候,自己对男爵是如此的崇拜,但他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男爵变成生死敌人,并且,他最终还是败给了男爵。

    真是奇怪啊,真是一场奇怪的人生啊......

    克略尔.尼古拉死了,这个曾经的德国元首,蒙骗了无数德国人的人死了。

    他死在了自己最亲信部下的手里。

    也许上帝早就注定了每一个人的命运吧。

    沃尔夫检查了克略尔的尸体,在确定地上的这个人已经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胁后,他缓缓地走了出去。

    当他才一出去,发现外面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德国士兵。

    沃尔夫很快举起了双手:

    “我是沃尔夫,克略尔死了,他的尸体就在里面。”

    德国士兵们缓缓的靠了上来。

    克略尔就这样死了。

    一个曾经的风云人物到此彻底落下了自己一生的大幕!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