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四. 抓捕克略尔(上)

八百四十四. 抓捕克略尔(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要你们知道,你们并不寂寞,柏林永远和你们在一起,而我,很快就将出现在你们的面前。胜利,属于德意志!准备迎接胜利吧,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国民们。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伟大反攻的开始!”

    男爵的声音回荡在士兵们的耳边,哈特怔怔的听着,当听到男爵最后一个字说完,他忽然觉得自己全身的热血都已经沸腾起来。

    准备迎接胜利吧,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国民们。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伟大反攻的开始!

    是的,准备迎接胜利吧,准备迎接反攻吧!男爵已经归来,而现在这些德意志的士兵们已经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

    那是亚力克森男爵!

    包括哈特在内的青年军官们,当克略尔上台后,他们一度崇拜并且心甘情愿追随这位德国的新任元首,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克略尔让他们失望了。

    克略尔做的事情让他们无法明白,让他们逐渐产生了怀疑,于是,一些激进的青年军官组织悄悄的出现了。

    而当亚力克森男爵归来,并且德国政府刻意隐瞒的时候,青年军官组织的情绪被彻底的点燃了。

    他们很清楚在这个时候,必须要为男爵,为整个德国做些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个德**官的责任。

    他们知道亚力克森男爵已经进入柏林,并且决定发起不流血的政权夺取之路,而男爵这样的方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给他带来不测。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就让风暴来的更加猛烈一些吧......

    而今天对克略尔的近卫军司令官布施曼的动粗,只是风暴的开始而已。

    普斯琳终于明白了哥哥内心真实的想法。的确,这条道路充满了危险,但是,她为自己有这个的哥哥而感到自豪。

    但是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男爵已经夺回了权力。德国即将走上正轨,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住德国的复兴了。

    起码以哈特为首的这些青年军官们,全部都保持着这样的看法......

    “哈特中尉,师长让你立刻去一下。”

    当回到自己的防区,哈特很快接到了来自师部的命令。哈特心里吃了一惊,一个师长要召见一个中尉实在是太不寻常了。或者是师长屈服了布施曼的淫威吗?

    他知道自己的师长埃雷德里克知道青年军官组织的事情,但埃雷德里克将军采取了默认,甚至有些纵容的态度。

    只是,所有的人都会在权力或者金钱面前改变的......

    当哈特进入师部的时候,早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起码他听到了男爵的回归,而且还隐约看到了德国的希望。

    在师长埃雷德里克将军的办公室里,哈特还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家伙,他敬了一个礼。埃雷德里克将军点了点头:“中尉,这是情报局的费尔斯上将。”

    “费尔斯将军,能够见到您很荣幸。”哈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费尔斯将军。

    “瞧,你嘴里说很荣幸,其实你心里一点也都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猜你现在在想,这个老家伙到底是谁?都坐在轮椅上了。他有什么资格当将军呢?”费尔斯出人意料的这样说道。

    哈特一下就被这幽默的玩笑逗笑了,但他赶紧挺直了身子:“不是的,将军。”

    “好吧,哈特。稍息。”费尔斯也收起了笑容:“你知道今天你做了什么吗?你抓住了一个将军,而且还是近卫军的司令官,并且殴打企图直接枪杀了他。上帝,难道现在德意志的军官都是这样无法无天的吗?”

    担心什么就来什么!这个费尔斯一定是克略尔派来的。刚才对费尔斯产生的一些好感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哈特豁了出去:“将军,是的,我做了您说扥那些事情。但是克略尔已经下台,并且成为了德国的公敌,而布施曼就是克略尔的一条狗。他企图跑出柏林。居然还想经过我的防区,我做的一切都是我认为必要的。即便因为我遭到惩罚!”

    “你当然要遭到惩罚。”费尔斯冷冷地说道:“布施曼并不在被宣布犯有叛国罪的三十七人名单中,他还是德国的将军。而你身为低级军官,公然殴打并且企图枪杀一名将军,这是不被允许的。本来你因为抓获布施曼,可以被晋升为上尉,但是因为你鲁莽的举动而被取消了。”

    “什么?”哈特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本来你因为抓获布施曼可以被晋升为上尉......难道,自己抓布施曼抓对了?难道,费尔斯不是要来找自己麻烦的?

    看着哈特错愕的样子,埃雷德里克将军不由得笑了出来:“中尉,现在你该为你的那一拳后悔了吧?如果没有那一拳,你现在就是上尉了。”

    哈特立刻变得精神振奋起来:“啊,将军,我不后悔,起码我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情了。您还可以给我更多的惩罚,我都没有任何怨言。”

    费尔斯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他在这个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军官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我对一个喜欢接受处罚的军官无话可说,那么,哈特中尉,我听说你们有几个青年军官组织,目标只有一个,誓死捍卫亚力克森男爵。男爵也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并且委托我,带来了他本人的敬意。”

    男爵知道了你们的事,并且,男爵带来了他的敬意。当这句话传到哈特的耳中,哈特的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真——真的吗?”

    “德意志的军人优良品质是诚实......”费尔斯郑重其事地说道:“男爵很高兴看到有你们的存在,他让我对你说,誓死捍卫的不光是他,还有我们的德国!”

    “是的,将军。我将誓死捍卫男爵,誓死捍卫德国!”哈特响亮的回答道。

    多么棒的年轻人啊,费尔斯心里大加赞赏:“中尉,你既然抓住了布施曼。和克略尔办公室的主任欧内斯特,我想多少还是应该给你一些嘉奖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审讯他们吗?”

    一直到现在,哈特才知道那个被自己打断了腿的家伙居然是克略尔办公室的主任欧内斯特。他毫不迟疑的大声回答道:“当然愿意,将军!”

    当布施曼和他的同伙被带进来的时候,这个昔日克略尔的宠儿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初的威风。尤其是可怜的欧内斯特,双腿被打断了,只是简单的被包扎了一下然后被强行架着按到了椅子上。

    坐在轮椅上的费尔斯,虽然行动不便,但却别有一种威严。他打量着布施曼和欧内斯特:然后这才缓缓地说道:“布施曼将军,欧内斯特将军,我都几乎忘记我们上一次的见面是在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我唯一记得的是。布施曼将军曾经对当时失去了一切权力的我说过,我永远只配呆在牢房里,永远也都不敢出现在柏林的太阳底下。布施曼将军,我现在可以把这句话还给你吗?”

    身为一个失败者,布施曼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我是一个心胸非常狭隘的人,对于这一点我根本没有否认过......”费尔斯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忠诚于男爵。是因为男爵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所以我发誓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男爵。可是,对于曾经得罪过我的人,我也一样不会忘记。布施曼将军。现在我是胜利者,你说我应该对你采取怎样的报复?”

    布施曼脸上的肉在跳动着,费尔斯的可怕大家以前都知道,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的心胸一点也不开阔,非常之的狭隘,属于有仇必报的那一类型的人。

    自己当初对他的嘲笑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呢?

    “不说话可不是礼貌的表现,布施曼将军。”费尔斯的话打断了布施曼的思路:“你有家人。我可以从你的家人身上先动手。你说呢?”

    布施曼彻底的屈服了:“你想知道什么?”

    “知道你经历过的事情。”费尔斯微笑着说道。

    布施曼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好吧,我愿意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在恩斯特元帅发出了六小时最后通牒后,我知道帝国大厦守不住了。因此第一个悄悄的溜了出去。但是随后,欧内斯特就找到了我在柏林隐蔽的藏身所。他告诉我克略尔元首已经脱险,在柏林城外还有许多效忠他的军队,他必须离开柏林重新夺回属于他的权力。而我的任务,就是带着欧内斯特先出去,查看一下情况,然后再想办法带克略尔元首离开。我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他。我认为我毕竟还是个将军,没有人会阻拦我,但谁想到遇到了那么个胆大包天的中尉。”

    他说的当然是哈特,这也让哈特颇为自豪的挺了一下胸膛。

    “克略尔现在躲在哪里?”

    面对费尔斯的提问,布施曼摇了摇头,但随即赶紧解释道:“我真的不知道,一切都是欧内斯特命令我的。”

    费尔斯相信布施曼说的不是假话,于是他把目光落到了欧内斯特的身上:“现在该你了,欧内斯特将军。”

    欧内斯特想也未想便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真是让人不愉快的回答。”费尔斯显得有些遗憾:“我们都知道你说的不是真话,你知道克略尔藏在哪里。我想我该对你怎么办呢?我可以折磨你,比如命令人继续折磨你双腿上的伤口,可是我并不准备这么做。欧内斯特,让我们来仔细的探讨一下,城外真的还有效忠于克略尔的部队吗?那只是你们的痴人说梦而已。克略尔真的还能够重新夺回权力吗?不,你和我都知道,根本没有这种可能了。也许敌人会攻陷柏林,但是在此之前克略尔一定会先落到我们的手里。然而那个时候你能够得到什么?美国人连一美元都不会给你的。当然,这还得是在我们不枪毙你的前提下......”

    欧内斯特沉默了。

    费尔斯胸有成竹地道:“你有很幸福的家庭,可是从此后你的家人只能生活在耻辱的环境下。因为你的妻子有一个犯了叛国罪的丈夫,你的孩子有一个犯了叛国罪的父亲。他们会怎样?他们的余生都会生活在耻辱里。”

    欧内斯特痛苦的低下了头。

    费尔斯知道已经差不多了:“让我们做给交换吧,告诉我们克略尔在哪里,并且协助我们抓到他和他的同伙。那么我们可以向德国人宣布,你其实是我们安插在克略尔身边的,你忠诚的为德国服务着,你的名字,将从三十七人名单中划去!”

    “真的?”欧内斯特猛的抬起了头。

    “真的,以一个德**人的名誉发誓。”费尔斯回答得非常认真:“当然,在成功抓获克略尔和他的同伙之后,忠诚的欧内斯特被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

    欧内斯特一下就明白了,费尔斯绝不允许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但是即便这样,他也能让自己的家人不用因为自己而蒙羞。起码。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们还能够得到德国人的尊重。

    欧内斯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同意这样的条件,费尔斯将军,我希望你能够在我为德国而死后好好的对待我的家人。”

    “我答应,欧内斯特将军。”

    欧内斯特不再隐瞒什么:“克略尔和我们一起从隐藏的密道里逃了出来。起初藏身在了勃兰登堡公园,后来转移到了柏夏洛腾堡一带。在那里,克略尔召集了大二百名忠于他的武装,沃尔夫等一批他任命的官员也都在那里。他们还有一部电台,可以直接与盟军总司令部联系,克略尔在联系之后得到的命令是想方设法离开柏林......”

    “够了。这些话不用说。”费尔斯忽然打断了欧内斯特的话。

    可是这些话还是落到了哈特的耳中,他诧异的朝埃雷德里克将军看去,却发现将军就如同自己一样的惊讶。

    上帝啊,一个德国的元首。居然和敌人保持着联系。在这一瞬间,哈特忽然明白强大的德国为什么会那么迅速失败的原因了。

    叛国贼——这是最大的叛国贼!

    “是的。”欧内斯特叹息了声:“克略尔想要离开柏林,但不清楚柏林的防御到了什么程度,于是他派我先出来打探消息,我找到了布施曼,躲在了他轿车的后车厢里,但是却还是被你们抓到了。”

    “克略尔还躲在那里吗?”费尔斯追问道。

    “是的,应该还躲在那里。”欧内斯特的回答非常肯定:“我们有约定。一旦我可以成功的通过封锁。那么布施曼将会重新回到夏洛腾堡,并且将他们接应出来,而我。则负责去找到盟军的总司令......”

    他不敢再说下去了,可是他话里的意思谁都明白。

    费尔斯让人把布施曼和欧内斯特先带了下去,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今天在这里说的话,我希望你们一句也不要泄露出去。埃雷德里克将军,哈特中尉。”

    “是的,费尔斯将军。”埃雷德里克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哈特却有一些想不通:“将军,克略尔犯了如此严重的叛国罪,为什么不把他的罪行公布?”

    “中尉,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会引起轩然大波。”费尔斯显得非常有耐心:“宣布这样的罪名,必须由男爵本人来宣布,而不是我们这些人。”

    哈特有些明白了。

    “必须立刻抓住克略尔。”费尔斯的表情一下恢复了严肃:“埃雷德里克将军,我需要你调动一个营的兵力,你能够做到吗?”

    “二十分钟之内我就可以办到,最精锐的德国士兵!”埃雷德里克说完便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费尔斯又把目光落到了哈特的身上:“中尉,你愿意当一个少校吗?”

    少校?哈特难以置信,但随即他便大声回答道:“当然愿意,无论您要我做什么样的事情!”

    “我将任命你为临时少校。”费尔斯发明了这样的一个官职:“由你负责指挥这个营去抓住克略尔和他的同伙。如果能够成功,你将成为正式的少校,但是如果让克略尔跑了,你只能被降级成少尉。你愿意进行一次赌博吗?”

    “将军,如果能够抓到克略尔,即便您还是把我降为少尉我也心甘情愿!”哈特兴奋地回答道:“只是我有一个要求,希望您能让哈斯勒中尉成为我的助手。”

    “啊,我不知道那个哈斯勒是谁,但你的一切要求都将得到满足。”费尔斯满意的给予了哈特中尉——不,哈特临时少校这样的回答。

    这一刻的哈特是无比兴奋的,他知道自己要去做一件能够震撼柏林的大事,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在为亚力克森男爵做事。

    对于德意志的军人来说,这将是一生中最大的荣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