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三. 兄妹

八百四十三. 兄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清晨窗外已开始飘落雪花,今年的冬天,很冷,寒风过境,街上的行人拉了拉身上的大衣,企图避开这寒风带来的刺骨,哈特即使在温暖的屋内也仍然感到全身冰冷。

    哈特德意志帝国一名光荣的军人,现任第三步兵师807团1营a连连长。

    战争进行的非常不顺利,敌人正在拼命的向柏林进攻,而大量的间谍也充斥在战场上,对于哈特来说,尽量多的抓到那些间谍是他目前最要紧做的事情。

    吃过早餐后,哈特便出门叫上卫兵向防区走去。

    “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哈特看着市区街道上许多的尸体问着身后的士兵。

    “报告长官,任务已经完成了70%左右了。”

    “喔,一星期才完成了70%左右?我很好奇a连的办事效率怎么越来越低了,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哈特故意加重了语气。

    “长官,我们都有投入120%的精力去完成任务啊。”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既然有用到120%的精力后为什么在一星期后还剩30%左右的名单上的间谍没有被清除呢?”

    “长官,你是有所不知,这些间谍实在太精了,一听到风声就全散了。根本没有办法逮完他们。”

    哈特听后细想了一下,间谍的精是出了名的,这也的确是事实,“那么有人逃出辖区了吗?”

    “不可能,长官,我们在接到任务后就像你要求的那样将辖区内所有外出路口全部封锁了,就连我们自己人都需要到军部申请后才可以离开,所以不可能有人能逃出我们的辖区。”

    听到这话哈特总算是得到了一些心理安慰。“也就是说,剩下的间谍全部被困在辖区内咯?”

    “绝对是的!”士兵这句回答可比之前的所有话语都要坚定。

    “报告长官!”正当哈特静静的思考时,一个士兵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哈特的跟前。哈特见他形色匆匆便点头示意他继续。

    “长官,我是辖区西岸出口的哨兵,刚才有辆车被我们拦下,好像是克略尔元首近卫军司令的车。我赶过来请示是否放行?或者.....强行检查?”从这个哨兵的语气中哈特不难听出,这个司令的震慑力不是一般般的高。

    哈特低下头仔细思考着,克略尔的军队.....额......还是近卫军,也就是哈特俗称的克略尔元首的狗,这群人在大战中不仅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连看见敌人都会吓得双脚打颤......

    查!当然要查!听说亚力克森男爵已经回来了,管他有没有勾结间谍。都得给他安上个罪名!想到这里哈特二话不说就叫那个哨兵带路一起赶去,同时叫所有士兵子弹上膛,如果一会有必要就击毙那个什么狗屁司令。

    来到哨岗,哈特终于看见了这个曾经克略尔元首脚下高傲的狗司令。原本还以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原来只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家伙而已,哈特下车走到他的车窗旁笑道:“哎哟,这不是近卫军的司令大人吗?您这么急匆匆的是要赶着去见谁啊?”

    “没有什么,出去办点事,你知道我是谁。还不叫你的兵给哈我让开?”

    “真是不好意思,尊敬的司令大人,这非常时期我不能随便放您出去,要知道。万一有间谍混在我们当中随您一同出了城那可就不好办了,上头追查下来,我和我的士兵们可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咯,所以,麻烦协同我们执行任务好吗?”哈特依旧保持着微笑看这他。

    他见哈特完全没有放行他的意图语气便开始急躁起来:“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胆敢阻挡我一个将军的去路,一会联系你们军部长官,叫他把你和你这一群猪一样的士兵全部送上军事法庭!”

    “别激动。司令阁下。我只是在执行任务而已啊,你说你打电话给我们军部长官,那就正好。您可以向他申请您的出城手续,只要他批准了,我就马上为您开道放行,而且我保证接下去的路不会再有人胆敢阻挡您的去路。并且我可以安排卫兵一路为您保驾护航,您觉得怎么样?”

    就在这时,哈特听到后备箱中有一点和现在的气氛不和谐的动静,好像是有人因为长时间在后备箱中被憋得有点呼吸困难了,于是哈特转身询问哨兵他到这路多久了,哨兵告诉哈特已经用30多分钟了,那就绝对错不了,后备箱有人,那家伙已经憋到极限了。

    显然,那个司令也听到了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用比刚才还要急促的语气催促哈特:“喂喂喂,可以了吧,我现在赶时间,快点让我过去!”

    看到他这样着急,哈特心里可是乐了,你要让我快点放你过去?我偏不听你的!哈特接着用笑脸对他说道:“真是很抱歉,你想快点出城,也不好一直难为您,那么这样吧,您让我的手下检查一下您的后备箱,只要确定无误后我就为您开道,以后我还会亲自上门道歉,可以吗?”

    此言一出,那老家伙脑门直冒汗,手握在方向盘上捏的紧紧的。正中你的下怀了吧,哈特暗暗得意,同时转身低声要求士兵们全部将子弹上膛,要他们盯紧这老家伙,至于自己?当然是继续和这老家伙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咯。

    “司令阁下,请让我检查您的后备箱。”哈特再一次重复了检查的要求,但那老家伙像是灵魂出窍一样,愣了很久都没有动静。于是哈特又重复了一遍。这次那老家伙愣了一下看向哈特说道:“不行!那里面是重要机密,只能让你的上级查看!”

    这老家伙是不是急疯了?现在哈特更加确定里面一定有个间谍了,不过仔细想想,要你这老家伙帮忙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小角色,应该也是个重要人物。哈特很快说道:“司令阁下,在我的印象里,你们近卫军很久没有执行过任务了吧?怎么现在......希望您理解我的好奇。”

    “元首的密令我也有收到!我这后备箱里全是间谍的名单!”

    “喔?那好吧,既然您也接到密令,那就很抱歉打扰您了。”哈特突然转身对身后的士兵大骂:“你们这群白痴。怎么能为难近卫军司令阁下这么久!还不放行!”

    当然,这样骂他们当然只是做戏,哈特对士兵们使了使眼色,他们很聪明的让出了一条道。那老家伙二话不说开车便走,哈特手一挥,无数的枪响划破了清晨的寂静,他的车胎全部被打破了,突然后备箱打开,里面跳出来一个中年人手持一把手枪向哈特的方向开了两枪,身边倒下一个士兵。之后那中年人拔腿就跑,哈特夺过身边一名士兵的步枪打断了那个中年男人的双腿,那老家伙大喊:“该死的!我要到军事法庭告你!”

    “把那人抓起来,要这老家伙送的一定不是什么小角色!再把那个老不死的也抓起来!”哈特大喊着向士兵们下达命令。士兵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将这两人送到哈特面前。

    “该死的!你胆敢抓我!”那老不死的像疯狗一样继续乱叫:“我要告你!”

    “你私藏罪烦!你要告我?现在我不仅要抓你,我还要杀你!”说罢哈特掏出手枪就对上那老家伙的头。警卫突然按住哈特的手:“长官,不要冲动!不值得!”

    哈特手一紧,将枪放下。那老不死的见哈特不敢杀他顿时就嚣张了起来:“该死的!你刚才不是有能耐得很吗!杀我!杀我!”

    哈特一听大怒举起另一只手一拳打断他的鼻梁。“给我把那个间谍送到师部去!”接着哈特看向老家伙:“老不死的,咱刑场上见。”

    士兵将二人拉走。正当哈特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哈特突然看到远方有一个士兵向哈特这个方向跑来,看了看他的勋章,应该是隔壁防区哈斯勒的部下。此刻看到他的部下,哈特的心中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只见那士兵跑到哈特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呼,呼”的喘着粗气,哈特见他形色匆匆心中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他见哈特一直盯着他便赶紧调整呼吸说道“中尉,我是哈斯勒中尉的传令兵,长官说有紧急事务叫您过去一趟。”

    “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在哈特的影像里哈斯勒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如果不是情况不对他是不可能叫他的传令兵这么急着来找自己的。想到着,哈特的心情越来越紧张了。

    “听说是抓到一个间谍,那个......额......好像是您的......您的妹妹。”传令兵吞吞吐吐的回答着哈特。显然这种事真的不好说出口。

    哈特听了他的话后当时就蒙了,脑袋“哐”的一声犹如坦克从哈特脑袋上压过一样,间谍?自己的妹妹?!天啦,这世界真是疯狂,怎么会这样?哥哥在执抓捕间谍的任务......而妹妹......居然就是间谍?!

    哈特还在昏昏沉沉的眩晕状态中,那传令兵见哈特一动不动便再次开口:“长官?长官?可能是误会呢?咱们要不要现在过去看看?”

    听到传令兵的话语才让哈特清醒过来,看了看他,点点头跳上车以全速赶往哈斯勒的防区办公室,一路上哈特是真的很希望事实如同那个传令兵所说一般,万一是个误会呢?是啊,妹妹现在应该在她的学校好好上着课,怎么会和间谍有关系呢?之后车刚刚停下来哈特便跳下车冲向哈斯勒的办公室。

    “哈斯勒,去听说你这边抓到一个间谍?”哈特用着试探性的口音向哈斯勒发起问话。

    “中尉,好久不见。要咖啡还是茶?”这一点很显然,哈斯勒是希望哈特不要紧张,但是他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一件事......那个间谍......真的是哈特妹妹!

    “算了吧,哈斯勒,你知道我只喝咖啡的,那什么茶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快点,我们进入主题吧?”当哈特猜到这个事实后哈特的大脑已经进入了快速死亡的状态。已经没什么力气思考说什么了。

    哈斯勒见哈特一脸要死不活的样子苦笑了两下,摇摇头说道“好啦,朋友,怎么我越叫你不要紧张你越紧张啊?没事的,你对德国的忠诚是每个人都看见了的,所以没事的,知道吗?”哈斯勒笑了笑从抽屉中拿出一张证件放在哈特面前说道“你看看,这个人......普斯琳?哈特......是你妹妹没错?”

    天啦,就算不看都知道绝对是了......此时此刻哈特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是没有办法。哈特只能面对现实,看了看证件中的照片,一脸的清秀可爱,哈特真没有办法将这样一张纯洁无瑕的脸和间谍一词联系起来。但是真的......就是这张脸。哈特看着她成长,哈特和父亲一同照顾着这张脸的主人,而现在,这张脸的主人正在哈斯勒的防区监狱中等待她的命运......

    “额......是的。”哈特现在甚至连回答哈斯勒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的,没事的亚姆特,这只是个误会。现在你就去接她回家吧。”说罢将证件放在了哈特的口袋中,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哈特知道,哈斯勒是故意放过他们的,因为他知道。如果此事上报,不仅哈特的脑袋不保,就连哈特的家人同样会有生命危险,当然这一点哈特也知道......看着哈斯勒离去的背影,哈特不由得感觉到那是多么正直的一个人,他不用哈特的事来升官发财,而是轻易的放过了自己。

    现在算下来,和哈斯勒认识也差不多有几年的样子了。以前他们各自忙自己的事业谁都没有注意过谁。而通过这次的事,不管他是怎样的态度,反正哈特是注意到他了。而且尊重他。

    哈特站起身来向屋外走去,站在门口等那丫头过来......没过多久,两个卫兵带着她走了出来,她一见哈特就被吓住了“哥哥......?你......你来啦?”

    哈特看了看她,还是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大大的眼睛不敢直视哈特。“上车再说。”哈特只是冷冷的将车门打开示意让她进去。

    一路上那丫头一直不敢抬头看哈特,不知过了多久,哈特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向普斯琳吼去:“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哥......哈特......”她仍然不敢抬头直视哈特的眼睛,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哥哥......听我解释。”不过很可惜,她的第二句话哈特根本没有听到,那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叫一般。

    “你是什么时候变成间谍?”哈特几乎各个字都是用吼出来的。

    “我从来都不是间谍,我只是在那反对着克略尔政府。”

    “该死的,那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

    “可是,你不也一样在管吗?”

    “我管的和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面对倔强的妹妹,哈特一时间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沉默了下,放低了自己的声音:“现在柏林的局势非常混乱,有人说克略尔已经跑了,有人说亚力克森男爵已经重新夺回了德国的全部权利,但这些目前都没有得到证实。普斯琳,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将给我们带来灾祸,你明白了吗?”

    “可是男爵真的已经回来了!”普斯琳毫不示弱地道:“难道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为男爵做些什么吗?哥哥,我知道你们都对克略尔元首非常不满意,都希望男爵继续领导你们作战,这是最好的机会啊!”

    哈特的声音放的更低了:“让我来告诉你吧,天真的小姑娘,我才得到消息,男爵正在准备用不流血的方式夺取权力,但我不相信那些帝国大厦的家伙,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男爵失败的的话,那么我们会在前线兵变,杀进柏林,帮助男爵!”

    普斯琳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平时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哥哥居然会在策划那么重大的事情。

    “什么清除间谍,无非就是一个借口。”哈特对自己的妹妹说出了全部的实情:“这样能够让我们方便的进出柏林,但是,在此之前你千万不能再给我添麻烦了。我无法照顾到你。”

    “哥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普斯琳的眼中似乎有些泪水:“可是,你会死吗?万一你们失败了怎么办?”

    “我也许会死的,可是失败了又有什么关系?起码我们是为了德国而死的。”哈特微笑着说道:“我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每一个德国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然,一直到现在像哈特这样的军人还不知道男爵其实早已夺回了属于他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