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一. 永不背弃誓言

八百四十一. 永不背弃誓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决定德国命运的时刻已经到来!

    每一个人都将做出选择,没有谁是可以例外的。

    王维屹缓步的从他的临时指挥部走了出来,当他走到外面的时候,却忽然被出现在面前的一幕所震撼:

    无数的德国平民,正平静的站在道路的两侧,等候着亚力克森男爵的出现。

    他们手里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他们要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男爵进入帝国大厦!

    这是最特殊的时刻,当男爵决定用不流血的方式来结束柏林的内乱,那么德国的国民们便选择了这样的方式!

    无论是谁,无论敌人躲藏在哪里,当子弹shè来,总有人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为男爵挡住子弹!

    那些退役的老将军们走在了最前面,而那些德国的平民则保护在了男爵的身边,一步步的向着帝国大厦的方向走去。

    在这一刻,那些士兵们甚至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而支撑着如此强大力量的,正是来源于同样强大的信仰!

    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加入到了队伍里,当靠近帝国大厦的时候,队伍已经变得庞大无比。士兵们负责着周围的安全,而真正保护着亚力克森男爵的,正是这一群士兵们。

    对面,就是临时架设起来的机枪阵地,几辆坦克和装甲车也都做好了shè击的准备。只是,这些负责保护着帝国大厦的德国士兵们。显然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幕景象的出现。

    他们不知所措,他们的指挥官大声命令不许开枪!

    那是无数的平民,一旦开枪。谁也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只是,这些指挥官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开枪,将成为德国的罪人,不开枪,克略尔元首下达的命令怎么办?

    “不许开枪,不许开枪!”

    朝着这个声音看去,那是米勒.巴赫将军最信任的助手莱姆德少将。少将走了过来:“谁都不许开枪。放下武器,这是巴赫将军的命令!”

    然后,他解下了自己的武器。朝着那些德国民众们走了过去

    当他来到民众的面前,站直了自己的身子:“我请求见到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人群分了开来,穿着帝国元帅制服的王维屹出现在了莱姆德的面前,莱姆德再次立正。然后右臂举得笔直:“嘿——恩斯特!”

    “将军。告诉我巴赫中将的选择。”王维屹威严地问道。

    “是的,元帅,巴赫将军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将忠诚于德意志,忠诚于您。他永远也都不会背弃自己的诺言——一切为了德意志!”

    “那么告诉我,选择巴赫将军在哪里!”

    “巴赫将军永远不会背叛德意志,但巴赫将军同样无法背弃克略尔元首对于他的信任!”莱姆德大声回答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有一个选择。国土风暴师将忠诚的服从于您的指挥。而巴赫将军本人,只有用最后的方式来完全对于克略尔元首的忠诚。”

    所有的人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对于巴赫中将来说。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次抉择。他将国土风暴师完整的交给了恩斯特元帅,以完成自己对于德意志的忠诚。而他,则选择了自杀,来完成对于克略尔的忠诚。

    “他不该这么做的。”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其实,他应该还有更好的选择。”

    尼德兰国土风暴师的所有官兵们,都放下了手里的武器,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谁能够对自己的同胞开枪?谁能够对亚力克森男爵开枪?

    在国土风暴师放下武器后不久,帝国大厦卫队的总指挥维普二级上将也带着自己的所有军官出现在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面前。

    就和巴赫将军一样,维普将军同样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正确的抉择。

    帝国大厦不属于克略尔,帝国大厦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现在,既然元帅已经归来,那么,一个真正的德意志军人完全知道该做什么。

    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民众们爆发出了cháo水一般的欢呼,原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的流血事件并没有发生。

    柏林——没有流血!

    维普将军恭恭敬敬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行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恩斯特元帅,欢迎回家!”

    恩斯特元帅——欢迎回家!

    王维屹离开这里已经太久太久了,而现在,他已回家!

    这里,是德意志梦想开始的地方,在这里,王维屹、希特勒、曼施坦因和所有所有的人,带领着德意志走上了帝国最辉煌的顶峰!

    王维屹同样也是在这里离开而现在,他回来了,在德意志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回来了!

    带着无数德国人的梦想,带着重新让德国强大起来的诺言回来了

    在帝国大厦里,悬挂着恩斯特.勃莱姆,阿道夫.希特勒的巨幅画像,当王维屹走进这里的时候,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

    他再次走进了元首办公室,在这里的墙壁上,同样悬挂着巨幅的恩斯特.勃莱姆和阿道夫.希特勒的巨幅画像。只是,这里之前的主人已经逃跑了。

    “克略尔和沃尔夫等人已经逃跑,我正在全力组织抓捕。”跟随着王维屹一起重新回到帝国大厦的费尔斯说道:“在帝国大厦里有几个秘密逃生渠道,我们还正在寻找中。”

    “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些秘密通道在哪里。”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在设计帝国大厦的时候,设计师们曾做出过一些一旦发生最坏可能的设想。所以设计出了这些紧急逃生通道,但没有想到却会被克略尔利用上了。”

    说着,他的面sè一正:“全城抓捕克略尔和他的同伙。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他们抓获,不许让一个人漏网。费尔斯将军,你将亲自负责此事。”

    “是的,元帅。”

    “保罗.豪塞尔元帅,路德维希将军。”王维屹的目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我现在需要你们重新回到前线,指挥正在作战的部队,抵挡住敌人的进攻。在圣诞节前,不许让柏林遭受到敌人坦克的直接攻击,你们能够做到吗?”。

    “是的。元帅,我们能够做到!”保罗.豪塞尔元帅和路德维希大声回答道。

    现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已经接管了柏林,接管了整个德国。从现在开始。他将成为德国的最高领袖!

    他将带领着德国渡过这一段最困难的时期

    王维屹看了一下时间:“两个小时以后。我将发表公开讲话。但是在此之前,把奥利弗带进来。”

    “带到这里吗?”。

    “是的,带到这里。”王维屹面sè凝重:“将军们,我命令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是的,元帅!”

    奥利弗被带了进来,尽管曾经预想过可能的失败,但失败得如此迅速。却是他们这一伙人所没有想到的。

    他们还是低估了恩斯特的巨大威望

    奥利弗有些紧张,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向来只有别人在他的面前紧张。

    王维屹平静的看着他,过了许久才缓缓说道:“就在几个小时前,我想克略尔还坐在这里,其实这张位置并不属于他。奥利弗,我想你曾经审问过许多人,这其中包括切鲁斯上校吗?”。

    “是的,这其中就包括切鲁斯上校。”奥利弗觉得隐瞒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

    “那么切鲁斯上校现在在哪?是克略尔命令你逮捕他的吗?”。

    “切鲁斯上校已经自杀了,我们搜遍了他的全身也没有发现他居然藏着毒药。”奥利弗苦笑了一下:“这当然是克略尔下的命令。”

    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切鲁斯已经尽力展现了他对于德意志的忠诚。可是他并没有机会看到胜利的到来。

    “奥利弗,我想你还并不知道一些事情。”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我听人说你有许多审问的手段,包括**上的伤害,许多烦人在这样的审问下而崩溃,但是你一定没有见识过我的审问手段和技巧,你愿意尝试一下吗?”。

    奥利弗摇了摇头,他曾经在情报局的卷宗里,看到过恩斯特元帅是如何审问他当初的死对头徳萨德的,元帅甚至没有动用酷刑。

    奥利弗仔细的设想过,如果自己当初也身处在徳萨德的环境下,自己根跟坚持不了几天。而他更加相信的是,元帅应该还有更多可怕的审问技巧,自己绝不愿意去尝试。

    “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王维屹满意地道:“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不想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你。”

    “是的,元帅。”到了这个时候,奥利弗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最初,我只是情报局的一个低级工作人员,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克略尔,并且迅速得到了他的信任。当时,克略尔的权力并不是很大,只是负责一些外围的情报工作。为了得到希特勒元首的信任,他和我jing心策划了一次刺杀案,由我出面联系到了一些刺客。而在刺杀即将发生之前,克略尔秘密向元首汇报了此事,并迅速侦破了这一伙企图刺杀元首的刺客。因此,克略尔开始得到了希特勒元首的信任。”

    “那些刺客呢,都被解决了吗?”。王维屹已经猜出了那些刺客的结果。

    “是的,在审讯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了。”奥利弗丝毫没有否认:“在以后,克略尔又用了两次相同的手法,每次都是由他率先发现这些针对希特勒元首yin谋。同样每一次都是由我来具体cāo办这些事情。又一次,克略尔甚至用身体‘挡住’了shè向元首的子弹。当然,那么刺客也被干掉,成功的灭了口。”

    正是因为如此。克略尔成功的取得了希特勒的信任。

    当然,用身体挡子弹,只能证明他的“忠诚”,还不足以证明克略尔有资格成为希特勒的接班人,在此后,克略尔小心的侍奉在希特勒的身边,不时的表现出他在政治上的“才华”。渐渐的,希特勒开始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其中就包括和美国的关系问题。

    “克略尔之前其实去过许多次美国”

    奥利弗的话让王维屹大是好奇。费尔斯不时说克略尔担任元首后才出访了美国吗?但他不动声sè的听着克略尔说了下去:

    “那几次都是秘密进入美国的,而我一直陪伴着他。他多次拜访了现任美国总统威廉.维特斯根坦,每次都交流了很长的时间,但是。他们具体交谈的内容我并不知道。其后。在多种场合,美国的一些政界要人开始纷纷赞扬起了克略尔卓越的才能,并且认为他完全可以成为德国下一任领袖,同时,在德国国内对于克略尔的赞美也多了起来。这逐渐的让希特勒元首和德国许多要人相信,克略尔具有很强的领导能力。1950年的时候,德美开始中东驻军问题谈判,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取得突破。在这样的情况下,希特勒元首重新更换了德方新的首席谈判代表。那就是克略尔。让人惊讶的是,仅仅一周的时间,美国方面便在一些双方争执不下的问题上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谈判顺利完成,这一次让克略尔的名声在德国、美国,乃至整个欧洲声名鹊起”

    王维屹一下便明白了,这一切的身后一定都有着一个神秘,但却握有着巨大财富和权力的影子在协助着克略尔:

    维特根斯坦家族!

    威廉是自己的儿子,也是维特根斯坦家族未来的接班人,毫无疑问,威廉动用了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权力。

    这是一个处心积虑的计划,但是威廉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维屹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一副拼图了

    奥利弗继续说道:“长此以往,克略尔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权力,随着希特勒元首的健康问题,他开始逐渐接受元首的实际ri常任务,并且每一项都完成的非常出sè,最终,元首放心的将一切权力都交给了他。他也顺利的成为了德国新的元首。”

    然而,一旦成为德国元首,克略尔很快就变得让人陌生起来。

    他对美国提出的要求步步退让,这引起了德国国内的很大不满。但是,他又忽然间变得无比强硬起来,非但再不退让一步,反而在绝大部分将领认为条件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强行下达了对美国的作战命令。

    不仅仅如此,大批优秀的将领遭到了他的迫害,他们又的含冤而死,有的被迫离开了军队。

    比如费尔斯将军。

    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奥利弗以及情报局新的负责人沃尔夫显然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sè。

    王维屹大致的明白了,克略尔和威廉之间一定达成了某种密谋,克略尔当上了德国元首,而威廉则顺利的成为了美国总统。

    当这一切发生后,克略尔对威廉的“报答”也就算正式的开始了

    奥利弗仔细交代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尽管有许多克略尔的最高机密他并不特别了解,但这对于王维屹来说已经足够了。

    只要抓到了克略尔,一切的秘密都会解开的。当然,还有和威廉有关的。想到威廉,王维屹忽然有些迷茫,自己该如何对待这个儿子?

    奥利弗被带了下去,而随后汉娜被带了进来。这是肖恩的女儿,德国zhèngfu现任的外交部长。王维屹默默的注视着她:“你背叛了你的父亲,背叛了肖恩这个姓。”

    “是的,男爵,我背叛了我的父亲。”汉娜低垂着头说道。

    “你,沃纳,克略尔,你们都背叛了自己的父亲。”王维屹觉得有些惋惜:“当我第一次中国看到你们的时候,觉得你们的父亲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你们这样出sè的子女,可是这些年过去后,我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人,总是会变的。汉娜,你老实的告诉我,你知道克略尔的yin谋吗?”。

    “我能够猜测出一些。”汉娜并没有什么隐瞒:“但我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而且,克略尔在察觉到我的发现后,立刻升我当了外交部长,我是德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xing外交部长,我得老实承认,这对我是个巨大的诱惑。”

    “所以你就不断的协助克略尔?”王维屹又叹息了声:“于是德国就在你们的手中毁灭。权力是会让人着迷,但如果以毁灭自己的祖国为代价,你让我所不齿。”

    “我知道,男爵,所以我恳求您的处分。”汉娜低声说道:“枪毙我,绞死我,我都愿意接受,我不会再一次的让肖恩家族蒙羞。”

    王维屹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有真正懂得荣誉的意思。真正的荣誉,是像你的父亲那样去战斗,去洗刷自己的全部耻辱!”

    的确,汉娜还完全无法明白荣誉的真正含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