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四十. 你得做出正确的选择

八百四十. 你得做出正确的选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六个小时,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给予克略尔的最后选择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而此刻,几乎整个柏林都有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向亚力克森男爵效忠!

    克略尔带给德国的是失败,而亚力克森男爵带给德国的,却是传奇。当失败的痛苦压迫着德国人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期盼着这样一个奇迹的到来。

    “报告元帅,我是男爵卫队现任指挥官卡伦布.隆美尔,奉邦克雷雷元帅命令,率领第一、第二突击中队向您报道,听候您的调遣。”

    “卡伦布.隆美尔,听到这个名字我很欣慰。”看着隆美尔的儿子,王维屹的嘴角流露出了笑意:“邦克雷雷呢?”

    “报告元帅,邦克雷雷元帅正在基地,谨防敌人的突袭。”卡伦布的声音依旧是如此的响亮:“但是,邦克雷雷元帅让我向您表示他最高的致敬,他让我告诉你,骷髅突击队的每一个队员都为您而生,并且随时准备为您而死!”

    “报告元帅,特种部队司令官弗兰茨.克林根贝格向您报道!”

    “报告元帅,装甲兵司令官米切尔.魏德曼向您报道!”

    随着这两声声音,王维屹当初得意的两位助手克林根贝格和魏德曼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贝尔格莱德奇迹的创造者”和“死亡骑士”,这两个当年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德国将领,此时却像个孩子看到了自己无比喜爱的糖果那么激动。

    是的,男爵回来了,他带着德意志失去的骄傲回来了。当所有的人继续在男爵的麾下为之效忠,为之战斗,那将是无比畅快的事情,哪怕立刻为之死去,他们也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王维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笑意:“克林根贝格、魏德曼,告诉我·你们还有多少力量可以利用?”

    “我的突击队,随时可以进入帝国大厦,按照您的命令,逮捕克略尔。”

    “我的装甲部队依旧拥有一定的力量!元帅·我将随时等待您的命令,对帝国大厦展开攻击!”

    两个人铿锵有力的回答,却依旧没有让王维屹露出笑容:“我说过了,我不会让柏林陷入内战,我不会向我的士兵开枪,哪怕他们效忠于克略尔。克林根贝格、魏德曼,我要求你们做好准备·但枪口不是对准帝国大厦,而是城外的敌人!”

    “是的,元帅·您的命令总是正确的,但请允许我们暂时跟随在您的身边,当有卑鄙敌人的子弹射来,我们随时可以替您档下子弹!”

    “你们的要求被批准了。”王维屹注视着这两个自己忠诚的部下:“但我可以确信的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德国人会将枪口对准我!”

    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整个德国只有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强大自信

    整个柏林都已经被效忠于亚力克森男爵的部队所控制,那些狂热的欢呼,不断响彻在柏林的上空,他们需要男爵·他们需要一个奇迹。

    而现在,这个奇迹已经出现了

    六个小时,当六个小时过去后·柏林还没有对男爵宣誓效忠的帝国大厦,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王维屹并没有去考虑这些,而是来到了柏林旅社。在这里′切鲁斯上校留下了一些线索,也许一些谜团会解开的。

    他缓步走进了317房,把所有的人都留在了外面,然后关上了房门。

    317房的某个地方,切鲁斯上校留下了线索。王维屹坐在沙发上,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

    墙壁上挂着一幅画,那是梵高的名画抽烟斗的男人·当然,这肯定不是真迹·无非就是印刷厂出来的而已。

    王维屹注意到了烟斗里烟雾升腾起的方向,被人用笔恶作剧的点了一个点。然后他的目光朝上看去,他站了起来,拿过一张凳子,用力顶开了画像上的一块活动的天花板,又把手伸了进去。

    当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只小小的皮箱。

    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将皮箱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打开,里面是大量的文件和许多的照片。

    照片很显然是在被拍摄者不知情的情况下投拍的。说实话,王维屹并不认得几个照片上的人。

    放下照片,拿起了文件,那是切鲁斯上校留下的全部情报:

    “克略尔.尼古拉,德意志帝国元首,我想,最近德国和美国之间频繁的摩擦和他有很大的关系。要监视一个帝国的元首,那是随时都有可能把我送进监狱的昨天,克略尔再次召见了奥利弗,然后,拉斯将军神奇的出了车祸,这已经是第三起德国将军莫名其妙-的死亡案了。而在这三起车祸中身亡的将军,无一例外的都是坚决反对克略尔在海外军事部署的军方高级指挥官,下一个又会是谁?我确信奥利弗在这三起案件中都扮演的不光彩但却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想办法监听了奥利弗的电话,并且注意到,有几次他接到的电话都是直接从元首办公室打来的,是克略!尔在直接向奥利弗下达命令。但他们使用了大量隐晦的代号和特殊的联系方式,比如‘金枪鱼已经游回大海,,‘向日葵到了收获的季节,这些让我更加确信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一个帝国的元帅,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我特别注意到,在克略尔说出了‘向日葵到了收获的季节,这句话后的第二天,喜欢骑马的曼施坦因元帅按照惯例在相同的时间来到了他的马场,在他准备上马的时候,他的脚不慎崴了一下,结果骑马计划作废。他的副官在得到了元帅的允许后,骑上了元帅的马,但是当奔驰到第二圈的时候,副官却一下从马上栽了下来,被马拖行了很长的距离。如果是元帅在马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事后悄悄的检查发现马鞍被人动了手脚联想到克略尔和奥利弗之间的那些暗语,让我不寒而栗。太可怕了,难道一个帝国的元帅,企图暗杀一个功勋卓著的帝国元帅?可是和之前任何一次一样我都没有确凿的证据。我秘密派人加强了几位元帅的保护,但这很快北奥利弗发现了,在几天的时间里,我陆续遭到了几次暗杀,但幸运的是我都成功的躲过了。但我想我不可能一直那么幸运,所以我将我知道的一切都留在这里真相也许会被隐瞒一时,但真相不会被永远隐瞒”

    真相也许会被隐瞒一时但真相不会被永远隐瞒!

    在留下这些证据和他的怀疑时候,切鲁斯上校大概根本不会想到,接手这些秘密的竟然会是亚力克森男爵!

    这也许是他最大的幸运吧。

    王维屹仔细的看完了每一分文件然后细心的把它们收好,拎着皮箱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看了看外面站着的那些部下,将皮箱交给了郭云峰:“看管好,同时严密看押奥利弗,不许他逃跑,不许他自杀。”

    “是的。”郭云峰默默的点了点头。

    “过了多少时间了?”王维屹问了一声。

    “三个小时了。帝国大厦那里没有任何投降的动静,反而开始做好了战争准备。”

    “那里有多少防御力量?”

    “除了原有的卫队外克略尔此后还增调了ss34尼德兰国土风暴师进入。”

    “指挥官是谁?”

    “米勒.巴赫中将。”

    “命令城外部队,严密监视盟军的所有动向,柏林城内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用他们操心。我唯一担心的只是盟军会不会借助这个机会

    趁机向我各线阵地发起大规模攻击。”

    “是的,元帅,严格执行您的命令!”

    现在几乎整个柏林已经控制在了王维屹的手中,只有一个帝国大厦了。对于这一点,王维屹是并不太担心的。

    对于尼德兰国土风暴师,他并不是特别熟悉,只知道这是一个前身为荷兰志愿人员组成的部队,后来并入了党卫军,并没有参加过多少战

    当然从克林根贝格告诉自己的来看,在战争结束后这支部队得到了加强,其中的荷兰志愿人员的比例被迅速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德国士兵。现任指挥官米勒.巴赫中将层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没有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麾下战斗过。

    这大概也是得到了克略尔信任的原因吧?

    “米勒.巴赫原来郁郁不得志,甚至一度有退役的可能。”克林根贝格继续告诉王维屹:“但是在克略尔得到元帅信任,并取得了很大权力后,巴赫得到了重用,由一个中校,在最短的时间内升到了将军,所以他对克略尔是非常感激的。元帅,我不认为他有投降的可能。”

    “也许,不试一下谁能够知道呢?”王维屹淡淡地道:“能够接通了巴赫的电话吗?”

    “可以,请您稍等,元帅。”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克林根贝格对着电话那头严肃地道:“米勒.巴赫将军,恩斯特.勃莱姆元帅要和你通话。”

    电话交到了王维屹的手中:“我是恩斯特.勃莱姆。”

    巴赫明显的迟疑了一下:“元帅,您能够回来,实在是太好了。我相信德国在您的指挥下一定可以取得最后胜利。”

    “是的,巴赫将军,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王维屹冷静地说道:“但是,我即将在三个小时后接管帝国大厦,并指挥整个德国投入到作战中。然而我注意到,你们并没有遵从我的命令,反而做好了战争准备。巴赫将军,你是准备向我开枪吗?”

    “啊,不,元帅,我从来都没有向您开枪的想法。

    但是,元首也向我下达了命令,任何不经许可进入帝国大厦的企图,都将遭到最强硬的反击。您得知道,那是元首向我下达的命令。”

    “克略尔已经被解除了德国元首的职务,那是我亲自下达的命令。”王维屹并没有生气:“巴赫将军,你是一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将军我也听说了克略尔对你有知遇之恩。但体贞明白德国目前的状况,不允许有内战,不允许自己人!流个人的恩怨或者国家的未来,你选择什么?我期待着你最后的选择。”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重新传来了巴赫的声音:“元帅,德国还有希望吗?”

    “当然有,巴赫将军,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了。”

    “元帅,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但我会仔细考虑的是啊,留给德国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了·可是留给我的却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电话被挂断了,谁也无法知道巴赫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元首,情况并不是很好。”沃尔夫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整个柏林都在宣誓效忠恩斯特.勃莱姆·到处都已经武装起来。男爵卫队的卡伦布、和克林根贝格、魏德曼这些高级将领现在就在恩斯特的身边。恩斯特规定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我们必须做出选择了。”

    “唯一的选择,就是我才是德国的元首!”克略尔面色阴沉:“任何企图取代我的行径,都将遭到叛国罪的指控!我宣布,解除卡伦布、克林根贝格、魏德曼的职务!不,我解除所有背叛者的职务!”

    沃尔夫苦笑了一下,元首的话实在有些异想天开了。在这个时候,除了帝国大厦,还有谁会听元首的命令?

    恩斯特.勃莱姆一旦归来·整个柏林都好像像发了疯一般的狂热向其宣誓效忠,这是元首努力了那么多年也都没有做到的!

    “帝国大厦的情况怎么样?”克略尔忽然问道。

    “暂时还算平稳。”沃尔夫接口回答道:“负责帝国大厦卫队的维普将军和国土风暴师的巴赫将军从目前来看还是忠诚于您的。只是在我进来之前发生了一个小小的问题,恩斯特.勃莱姆和巴赫通了电话。”

    克略尔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了:“通话的内容呢?”

    “恩斯特让巴赫投降·但是巴赫没有立刻做出选择。”沃尔夫有些苦恼:“虽然巴赫不会立刻背叛您,但是我很担心他会因为畏惧骷髅男爵而做出一些违心的选择。

    “骷髅男爵,骷髅男爵!”克略尔是如此的恼怒:“为什么这个名字总是会出现在柏林?为什么不管我做出什么·都无法驱散那些德国人对他的盲目崇拜?”

    克略尔始终都有弄不明白这个问题。

    他自己认为做的比阿道夫.希特勒,甚至比恩斯特.勃莱姆更加出色,当然,输电这场战争只是他全部计划中的一部分可是,他在德国人民心目中的威望,却连恩斯特或者希特勒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这才是最让他感到愤怒的。

    “元首,我想我们得做出一些准备了。”沃尔夫低声道:“万一巴赫和维普叛变的话·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能够阻挡住恩斯特的进入,我想开启秘密通道·立刻保护您离开帝国大厦。”

    “离开帝国大厦?”克略尔的头猛然抬了起来:“沃尔夫,你居然要我离开这里?你知道为了进入这里,我付出了多大的心血?我像一条狗一样的在希特勒身边阿谀奉承,我像一条狗一样在那讨着所有人的欢心,你现在居然要我离开?”

    “元首,我能够感受您的心情,但现在除了这个办法我们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沃尔夫小心翼翼地说道:“只要能够躲过了这次灾难,你总还有机会再次进入这里的。”

    克略尔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还有机会再次进入这里?这可能吗?不,这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整个柏林都落到了恩斯特的手里,自己就算离开了帝国大厦,还能去哪里?他迟早都会像一条狗一样被抓住带到恩斯特的面前。

    “元首,时间不多了,不能够再迟疑了。”

    沃尔夫大声的催促着,让克略尔面色惨白起来:“汉娜呢?去告诉汉娜,我准备走了,她准备和我一起离开吗?”

    “元首,汉娜部长在知道了恩斯特回归的消息后,把自己关了起来,谁都不愿意见到,我想,她是不会和我们一起离开的。”

    “她也准备背叛我了吗?”克略尔苦涩的笑了笑:“好吧,所有的人都背叛我吧,我不在乎,我起码还可以离开柏林,到美国人那里去,威廉会给予我保护的!”

    听到这,沃尔夫长长的叹息了声。元首实在太自信了,他认为当希特勒和恩斯特“死”后,德国所有的权力都已经控制在了他的手里。

    但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却证明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元帅,时间到了,帝国大厦那里没有什么动静。”

    “那就让我们准备进入那里,用不流血的方式,把政权重新夺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