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三十九. 向我宣誓效忠!

八百三十九. 向我宣誓效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那么,现在请你让开进入柏林的道路!”

    当恩斯特.勃莱姆元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沃纳明显迟疑了下,但随即有些痛苦地说道:“我不能,不能,元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我无法为您让出道路。那是元首的命令。我们必须服从。”

    王维屹并没有为沃纳的拒绝而生气,他朝福克斯少将那看去:“你,过来。”

    福克斯少将赶紧来到了这个身份神秘的元帅面前:“您叫我?”

    “是的。”王维屹淡淡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我不知道。”福克斯少将看着面前这个人身上的元帅服,忽然鼓足了勇气:“我听说恩斯特元帅回来了,难道您就是男爵殿下”

    “是的,我就是恩斯特.勃莱姆!”

    福克斯心中的猜测一旦得到对方亲口证实,还是有些怀疑,恩斯特元帅为什么那么年轻?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沃纳,可是一看到总参谋长脸上的表情,福克斯很快最后一点怀疑也都消除了。他身子挺得笔直,右臂高高举起:

    “hi——恩斯特!”

    恩斯特.勃莱姆——他是骷髅男爵!

    无论接到什么样的命令,也都无法减少这些德意志军人们内心对于男爵的崇敬!无论双方的立场如何,也都不能减少这些德意志军人们对于男爵的崇敬!

    “我的身后,是骷髅师。”王维屹缓缓地道:“福克斯将军。你认为能够阻挡住骷髅师的冲击吗?”

    “元帅,不能!”

    “你知道我为什么单独来到这里吗?”

    “不知道,元帅!”

    “我不想流血。不想看到子弹射在自己的同胞身上。”王维屹的目光从哪些德国士兵身上一一扫过,他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着敬畏:“你们的枪口现在就对着我,随时都快要对我开枪,但即使我的身体被子弹射穿,我还是不会下令进攻。那将是德国内战的开始。”

    有的士兵的枪口已经悄悄的垂了下来

    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我回来了,我将继续指挥你们战斗,德意志的荣耀从来也都不会失去。克略尔向你们下达了不许我进入柏林的命令。因为他害怕,他背叛了德国,背叛了信仰。也同时背叛了我。而我。将指挥你们去平定这场内乱,去保卫柏林,保卫整个德国。我将从这里过去,无论你们是否还举着枪”

    所有士兵都松开了握着枪的手

    福克斯少将大声说道:“元帅。我将服从您的命令。我将追随着您一起战斗。德意志的士兵,永远不会将子弹射向我们的男爵!”

    德意志的士兵,永远不会将子弹射向我们的男爵!

    当福克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德国士兵们的态度已经完全表明:德国不会发生内战,忠诚的德国士兵,就和过去一样,无限敬仰着他们的男爵!

    忽然,大批的士兵在福克斯的身后柏林城内出现了。当他们从四面八方涌出。福克斯大吃一惊,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男爵的安全。也许是元首又派出了新的部队。

    “准备战斗——”

    福克斯才说出了这句话,王维屹已经打断了他:“等一等。”

    那些涌出来的士兵并没有开枪,也没有任何攻击的企图。而是警惕的监视着周围。一会,一个穿着中将军服的军官出现了。

    他朝这里一路小跑而来,当来到王维屹面前的时候,一个立正,接着右臂笔直举起:“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恩斯特!”

    “一切为了德意志!”王维屹微笑着道:“迈里斯特尔,我们很久没有见了!”

    “而我们一直都在想念着您!”中将说完,泪水已经顺着他的脸颊落下。

    那是迈里斯特尔——曾近追随着男爵奋战在二战各个战场的迈里斯特尔战斗群的指挥官——迈里斯特尔!

    就和所有曾经追随男爵一起战斗过的德**官一样,当看到男爵的第一刻开始,迈里斯特尔就如同委屈的孩子一般落下了眼泪。

    无论他是将军,还是元帅,他都在让自己的眼泪尽情的挥洒着。

    这不需要什么掩饰——更加不需要什么伪装!曾经,他们失去了希望,但是当他们看到男爵,他们知道——德意志永远不会绝望!

    “你为什么在这里,迈里斯特尔?”王维屹从容地问道。

    “奥利茨将军很早就感觉到了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因此命令我亲自率领一支突击队以应对不测发生。”迈里斯特尔大声回答道:“当我听说您已归来,我知道您一定会进入柏林,而我,一直在这里等着您!”

    王维屹点了点头,接着目光落到了沃纳的身上:“沃纳.海森,你同样背叛了你的信仰,你让海森这个姓蒙羞,也许你受到了威胁,但这不是背叛的理由。你不再是总参谋长了。逮捕他!”

    逮捕他!

    当这道命令一下,“呼啦”一声,所有德国士兵的枪口都对准了沃纳。

    沃纳没有反抗,他身边的卫士也没有人愿意反抗。沃纳深深注视着男爵:“我接受您的命令,元帅。我的确让海森家族蒙羞了。”

    当沃纳被押走的时候,他忽然说道:“男爵,真的很高兴看到您回来了。”

    沃纳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但其实这个错误也情有可原。他担心自己家人的安全,从这一点上来说无可厚非。但是在德意志面前最危难的时候,一个总参谋长任何背叛的行为,都将造成德国巨大的灾难。

    所以。他被逮捕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怨言。

    通往柏林的最后一道威胁也被解除,从现在开始,已经没有人能阻止男爵进入柏林了。

    “圣.恩斯特——归来!圣.恩斯特——荣耀!圣.恩斯特——万岁!”

    德国的士兵们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呼声!

    当呼声终于落定。迈里斯特尔赶紧说道:“男爵,现在柏林的情况非常危急,克略尔已经准备动手了!”

    “我正是为了这而回来的。”王维屹的目光凝视着柏林:“柏林不会流血!”

    ——柏林不会流血!没有人可以在亚力克森男爵面前让柏林流血

    “开枪,以元首的名义开枪!”奥利弗暴跳如雷的叫了起来:“这是元首的命令!”

    士兵们迟疑着举起了手里的枪

    所有的德国人无所畏惧,他们不害怕死亡,不害怕流血,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德意志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雷奥妮。埃丽娜,我已经命令基地做好攻击准备,随时可以开火!”小灵的声音响起。

    雷奥妮和埃丽娜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那样,将会是德国内乱的彻底爆发。男爵也不会愿意这么做的,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还能够有什么别的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之后响起:“奥利弗。你因为叛国罪被捕了,所有德意志的士兵们,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之后响起

    大批的德国官兵出现了,他们迅速的包围了这里,他们每个人的枪口,对准的不是德国的民众,而是——奥利弗和他的部下们!

    当听到那个声音。雷奥妮她们长长的松了口气,柏林不再会流血。当听到那个声音。保罗.豪塞尔元帅和路德维希这些德国的高级将领们身子忽然颤抖起来。尽管他们早有准备,但当这个声音真正再度出现,他们还是难以置信。

    等待着的,终究还是到来。期盼着的,终究还是出现!

    那些及时赶到的德军士兵们,分出了道路,接着,一个年轻的元帅,在同样年轻的德国空军元帅里希特霍芬和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郭云峰的陪伴下缓缓的出现了。

    他的胸前佩满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你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德国勋章。他的手中,握着的是德国大元帅权杖!

    他的领口,佩戴着的是金色骷髅徽章!整个德国,只有一个人有资格佩戴这样的徽章!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现场一片的安静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话的他们都知道是谁回来了,可是为什么欢呼却无法发出?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那个传奇人物,他们必须要等到他的亲口承认才能相信。

    “全体都有——立正!”

    “刷”的一下,所有的老军人们,所有的德国官兵们都笔直的站直了自己的身子。

    保罗.豪塞尔元帅几乎用尽自己的力气才能下达这样的命令:“路德维希,检查军容整齐!”

    “报告元帅,军容检查完毕!”路德维希用颤抖的声音大声说道。

    保罗.豪塞尔元帅几乎是挪动着自己沉重的脚步走到了大元帅的面前,一个敬礼:“德意志集合完毕,请检阅,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德意志集合完毕,请检阅——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当保罗.豪塞尔元帅这一句话说出,在场的每一个德国人再无怀疑,再无犹豫,他们每一个人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嘿——恩斯特!嘿——恩斯特!!嘿———恩斯特!!!”

    无论军人还是平民,都在发出这样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足足几分钟的时间,呼声根本没有停止过。

    奥利弗知道自己玩了,可他没有地方能够逃跑,他发现一队精锐的德国突击队员正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自己

    猛然,在呼声中有个妇女放声痛哭:“男爵。救救德意志,救救我们!”

    “男爵,救救德意志。救救我们!”无数的哭声在那些德国民众的嘴里发出,他们哭泣着,他们尽情的在男爵面前宣泄着。

    这个年轻的元帅,这个不老的男爵,就是他们的全部希望所在!

    民众们疯狂的想要接近男爵,那些士兵们拼命的阻挡着他们。可是士兵们的眼泪也悄悄的落了下来。

    有人撕碎了手中的传单,朝着天空一扔。这就好像感染到了他周围的同伴一般。接着那些德国民众放弃了靠近男爵的企图,他们纷纷从地上捡起传单,撕碎。然后用力扔向天空。

    碎片如雪花一般的纷纷落下

    王维屹抬首向天,默默的看着,有一片“雪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他拿起来看了看。然后这才说道:“我回来了。”

    这一句不大的声音。却一下让几近失控的现场安静了下来。

    “我回来了。”王维屹看着德意志的军民们:“在进入柏林的时候,我说过柏林不会流血,不会因为自己人而流血。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做这样的事。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国民们,敌人就在柏林城外,他们占据了我们大多数的土地,但这并不可怕,柏林还在抵抗。德国还在抵抗,只有德国还有一寸土地。这样的抵抗就永远不会停止!敌人也许会打进柏林,但是,我们在柏林城内一样可以战斗,柏林的每一寸土地,都将变成敌人的坟墓。我保证——”

    王维屹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保证,德国不会失败!”

    我保证——德国不会失败!

    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保证,这是亚力克森男爵的保证!

    我保证!

    这一刻,巨大的信心又重新回到了德国人的身上。

    那是男爵的保证——那是德意志胜利的保证!

    “可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做一些事情。”王维屹冷冷的看向了奥利弗:“奥利弗,你有什么要申辩的吗?”

    奥利弗什么话也不敢说当男爵没有回来的时候,他根本不害怕男爵。可是当男爵真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畏惧。

    “那么,你和沃纳一样被捕了。”王维屹不再去理会奥利弗:“强纳尔将军,带着骷髅师回到阵地上。福克斯将军,维护柏林治安。迈里斯特尔将军,带我去柏林电台。”

    当恩斯特.勃莱姆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后,德国从此刻开始重新走上正轨

    “我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当柏林电台传出这样的声音后,整个柏林,整个德国,整个战场都在倾听着:

    “战争刚刚开始,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但是德国已经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我宣布,免除沃纳.汉森德国总参谋长职务,免除沃尔夫.卡斯情报局负责人职务克略尔.尼古拉在战争的失败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克略尔已不再适合担任帝国元首职务。六个小时内,我要求克略尔自动辞职,并在原地等待调查

    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国民们,这样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知道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会引发一些可怕事情的发生,但是痛苦时刻必须做出痛苦抉择正在柏林城外奋战的德军,我要求你们向我宣誓效忠正在柏林迎接战争的军人和国民们,我要求你们向我宣誓效忠帝国大厦的卫队们,我要求你们向我宣誓效忠现在是下午3点,六个小时候,也就是今夜9时,我将前往帝国大厦。在新的元首选举出来之前,我将接管德意志的一切权力任何企图阻挡者,将以叛国罪遭到逮捕!任何拒绝执行命令者,将以叛国罪遭到逮捕!任何企图发动流血事件者,将以叛国罪遭到逮捕!

    德国国防军的士兵们,德国武装党卫军的士兵们,德国国民军的成员们,德国的国民们,所有还在奋战着的德国公民,德意志最危急的时刻已经到来。我将以神圣德意志帝国的名义宣誓,我将带领你们胜利!”

    这声音,久久的回荡在柏林的上空,久久的回荡在德国的上空。

    每一个人都清楚的听到了:国防军、武装党卫军、国民军,和任何一个德国人。

    我要求你们宣誓向我效忠——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

    和请求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不容反对的命令。

    现在,考验德意志的时候到了。

    是继续效忠克略尔.尼古拉,还是效忠恩斯特.勃莱姆?

    起码,在康斯坦基地,这样的选择已经有了答案。

    当听到儿子被免职的消息后,邦克雷雷.海森元帅没有丝毫的痛苦,或者,他是把痛苦隐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他召集了所有男爵卫队的成员,然后当着他们的面说道:

    “男爵已经归来,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我们为男爵而生,为男爵而死。而我,邦克雷雷.海森,宣誓效忠恩斯特.勃莱姆,宣誓效忠德意志!”

    “男爵卫队宣誓:效忠恩斯特.勃莱姆,效忠德意志!”

    这将是德意志最终的神圣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