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三十八. 我不会让内战发生

八百三十八. 我不会让内战发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吗?我,是雷奥妮.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男爵夫人!”!

    当雷奥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现场瞬间便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子竟然是雷奥妮男爵夫人?

    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但是沉默是短暂的,现场的德国人瞬间便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他们宁愿选择相信——既然男爵夫人已经来了,那么男爵的归来还会遥远吗?

    “不,你是假的!”终于回过神来的奥利弗大声叫了出来。

    “为什么。奥利弗将军?”雷奥妮淡淡地问道。

    “假的,你是假的!”奥利弗脸色非常难看:“你在冒充男爵夫人,男爵夫人——不,是伯爵夫人不会像你这么年轻!”

    “请教我男爵夫人。”雷奥妮还是那样从容:“亚力克森男爵夫人。奥利弗将军,难道你忘记了男爵的另一个外号了吗?不老男爵。岁月的流逝和他无关,当我们在男爵的身边,一样可以感受到这种奇迹的存在。你看到了吗?她是埃丽娜,男爵心爱的女人。他是维德利奥管家,男爵的管家。而他,是德普西管家。啊,将军,你不认得他们并不怪你,你很难有机会听过他们的名字,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

    刹那间,奥利弗好像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但是他听到男爵夫人继续说道:

    “士兵们,请放下你们的武器,德意志士兵的武器不应该对准自己人。你们真的愿意屠杀自己的同胞?你们真的愿意让自己成为德意志的罪人吗?我们的敌人不在这里,而在城外!”

    看着士兵们开始出现了动摇,奥利弗恼羞成怒:“逮捕她,逮捕这个冒充男爵夫人的女人!”

    居然没有一个士兵敢动手的

    就在奥利弗气急败坏,准备亲自动手的时候,游行的队伍里忽然出现了一阵骚动,接着·所有的人都看到,一队老兵正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这里走来。

    而在最前面的,是路德维希.埃里尔斯特一级上将,是保罗.豪塞尔元帅·是那些曾经为德意志带来无数荣耀的军人们!

    队伍让了开来,老兵们来到了这里,当保罗.豪塞尔元帅和路德维希将军看到雷奥妮和埃丽娜的时候,他们怔在了那里。

    老天,这是男爵夫人?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年轻美丽?老天,这是埃丽娜?她不是早就死了吗?

    奇迹,这真的是让人难以相信的奇迹

    保罗.豪塞尔元帅定了定神·恭恭敬敬地对这雷奥妮说道:“男爵夫人,我已经在广播中听到了您的声音。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样的奇迹能够让您保持容貌?你的美丽简直让我陶醉。”

    “谢谢您的恭维·保罗.豪塞尔元帅。”雷奥妮微笑着说道:“只要信仰不死,总会有奇迹出现的,是吗?路德维希,你还好吗?”

    “好,我很好。”路德维希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但当他看到埃丽娜的时候,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埃丽娜,我亲眼看到你中弹了,那是在俄国人的时候·但是现在,你——”

    “我被男爵救了。”埃丽娜同样在那里微笑着:“这其中的一切,当男爵归来·他会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的。”

    保罗.豪塞尔元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当男爵归来,他会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的男爵,真的就快要回来了!

    然后·他把身子转向了奥利弗:“奥利弗,你真的准备逮捕男爵夫人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并且将遭到什么样的惩罚吗?”

    奥利弗同样不敢相信这些老军人们居然都出现了。那些看守他们的人呢?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喝克略尔元首捆绑在一起的,也知道他们正在面对着什么样的危机,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保罗.豪塞尔元帅,这是元首赋予我的权力,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逮捕一切我觉得危险的人·甚至可以开枪射杀一切威胁到德意志利益的人。”

    “真正威胁到德意志利益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保罗.豪塞尔元帅淡然说道:“现在,我以德意志元帅的身份命令你,放下武器!”

    “不,绝不!”奥利弗丝毫也都不肯让步:“我执行的是元首的命令,而不是你的!保罗.豪塞尔元帅,请你立即离开这里,否则,你也将遭到逮捕!”

    “你想逮捕一个德意志的元帅吗?”保罗.豪塞尔元帅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从容镇定:“你真的敢吗?”

    奥利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敢,站在自己对面的,毕竟是一个德意志的元帅。他在那里迟疑了会:“普尔上校,监视好他们。”

    然后,他迅速来到一遍,接通了克略尔的电话,向他的元首汇报了在这里发生的情况,然后,他听到克略尔对他说:“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奥利弗将军。”

    “是的,元首。”奥利弗放下了电话。

    当他重新回到现场的时候,一个人已经变了:“保罗.豪塞尔元帅,我最后一次通知你们,必须和所有游行的人离开这里元首已经赋予了在紧急状况下处理一切突发状况的权力”

    “奥利弗,不要背叛自己的信仰。”这,是保罗.豪塞尔元帅给予他的回答。

    奥利弗知道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了,他拔出了手枪:“这是最后的警告,保罗.豪塞尔元帅!”

    保罗.豪塞尔元帅微微摇了摇头给予了自己的回答

    奥利弗扣下了扳机就在子弹射出枪膛的一瞬间,约翰.冯.贝内肯夫猛的朝前一扑,挡在了保罗.豪塞尔元帅的身前。

    贝内肯夫倒下了。

    他的胸膛前在流血,他竭力睁开眼睛,看到保罗.豪塞尔元帅抱着自己,他勉强笑了一下:“保罗.豪塞尔元帅,武装党卫军帝国师第2德意志装甲步兵团前任指挥官约翰.冯.贝内肯夫完成使命,我不能再执行您新的命令了。”

    “贝内肯夫将军,你做的很好·你为德意志流出了老兵们的第一滴血。”保罗.豪塞尔元帅用力点了点头说道。

    贝内肯夫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放下了忠诚部下的尸体,保罗.豪塞尔元帅缓缓站了起来:“他没有倒在战场上,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奥利弗·这就是你们为德国做的吗?”

    “我还会继续杀人的,一直到你们所有的人都按照元首的命令离开这里为止!”到了这个地步奥利弗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路了。

    忽然,武装党卫军兰格马特摩托营前任指挥官凯尔伯特站到了保罗.豪塞尔元帅的身前武装党卫军骷髅师第二骷髅步兵团前任指挥官范德维尼站到了保罗.豪塞尔元帅的身前武装党卫军骷髅师前指挥官路德维希.埃里尔斯特站到了保罗.豪塞尔元帅的身前然后,那些德国民众又站到了这些老兵们的身前

    接着,雷奥妮男爵夫人和埃丽娜,分开人群,站到了所有人的身前。还有哦提尔利维娅和赛维娅。德普西管家和维德利奥管家虽然害怕·却还是勇敢的和她们站在了一起。

    德国士兵们的枪口悄悄的垂落下来,他们怎么能够对这些人开枪?

    对面的这些人,是他们的同胞·是他们的将军、元帅,还有男爵夫人和男爵的女人。一旦开枪将是对德意志最大的犯罪!

    “开枪,以元首的名义开枪!”奥利弗暴跳如雷的叫了起来:“这是元首的命令!”

    士兵们迟疑着举起了手里的枪

    所有的德国人无所畏惧,他们不害怕死亡,不害怕流血,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德意志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雷奥妮,埃丽娜,我已经命令基地做好攻击准备,随时可以开火!”小灵的声音响起。

    雷奥妮和埃丽娜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那样,将会是德国内乱的彻底爆发。男爵也不会愿意这么做的,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还能够有什么别的选择?

    “奥利弗,你因为叛国罪被捕了,所有德意志的士兵们·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之后响起

    然后,那个人缓缓的出现了

    柏林,1965年12月8日,上午9::10。

    大量的武装士兵荷枪实弹的站在通往柏林的必经之路,他们已经得到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通过这里进入柏林。

    而这·正是费尔斯带给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消息。

    “我根本无法接近他们,他们甚至不允许我说什么。”费尔斯有些沮丧:“我想他们得到了特殊的命令。”

    “该死的·难道他们不知道男爵回来了吗?”强纳尔铁青着脸说道

    王维屹却似乎并没有在意什么:“军官们,我想是有人刻意这么做的,大概他们不想看到我进入柏林。”

    “我们该怎么办,元帅?”

    “进入柏林!”王维屹的回答坚定无比:“没有人可以阻挡我进入柏林!所有部队,行动!”

    所有部队——行动!

    骷髅师已经完成准备,诺德兰战斗团完成准备!

    目标——柏林!

    他们很远就看到了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甚至还有迫击炮和坦克的存在。

    指挥着这些部队的是党卫军的福克斯少将,他奉命把守这里,除了有克略尔元首的命令外,任何人都不许通过此处。

    他也不知道元首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他们的职责就是服从。

    他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大批的军队,武装整齐,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全都拥有,这让福克斯少将大惊失色。他立刻派人与这支部队取得了联系,并且告诉了他们元首的命令。

    可是他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是骷髅师·他们必须立刻进入柏林,任何企图抵抗的,都将成为德意志的公敌,遭到毫不留情的歼灭!

    骷髅师·见鬼,居然是骷髅师,他们想做什么?

    这已经超出了福克将能够掌握的范围,他不得不直接请示了亲自坐镇指挥的沃纳将军。而沃纳将军这个德意志的总参谋长,也知道他最不愿意面临的一刻到底还是到了!

    此时,骷髅师的官兵大概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他们纷纷叫嚷着立刻冲过去·在他们看来,对面的那些武装完全无法阻挡住他们的冲击。

    王维屹却拒绝了官兵们的提议:“我绝不向自己的士兵开枪·绝不!”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坚定不移:“我会站到他们的面前·然后告诉他们我是谁,内战,不会在我的身上发生!”

    “元帅,如果他们开枪怎么办?”强纳尔担心地问道。

    “不,他们不会开枪的。”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那么,我和您一起去,我坚持。”强纳尔大声说道。

    “元帅,我也和您一起去。”那是科尔汉姆上校的声音。

    “还有我们。”那是谢勒上尉和兰普登上尉。

    “你们留在这里。”王维屹淡淡地道:“德意志空军元帅里希特霍芬,德意志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郭云峰·你们做好准备陪我一起去了吗?”

    “是的,元帅,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握住了元帅权杖,然后义无反顾的向着前方走去

    也许,德意志的士兵们已经不再在乎自己这个大元帅·也许,他们会坚定的执行克略尔的命令,然后向自己开枪。小灵正在帮助着雷奥妮她们,无法向漫步者提供支援。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德意志而流出自己的鲜血!

    这将是神圣的鲜血

    沃纳认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亚力克森男爵,尽管之前无数次的挺过他的名字。

    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爵

    他看到三个人向自己走来,老天·那是一个德国的一级上将和两个元帅!

    沃纳刹那便明白了:

    男爵——已经出现!

    那三个人越走越近,当逐渐看清最前面那个元帅的脸·一瞬间沃纳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是谁?那是谁?那张脸沃纳一生都无法忘记:

    那是——那是——王维屹将军!

    沃纳永远也都不会忘记这张脸的

    上海,南邵渡,1937年11月15日。

    中**队和日军的决战地点,决战地点,不在南京,在——锡澄线!

    沃纳中尉以德国顾问团顾问的身份同样参加了那场战斗,而且,他就和当时还是营长的王维屹将军在一起。

    沃纳中尉似乎知道不少事情,他不但知道德国政府的秘密特使施泰克将军到达中国,而且还知道关于援助物资的事情,施泰克将军都交给了克略尔和汉娜具体负责。

    王维屹有些奇怪,一个小小的中尉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啊,我个克略尔和汉娜认得。”沃纳轻松地说道:“我们从小就认得,你得知道,我的父亲和他们的父亲都是骷髅突击队的。”

    “噶”的一声,吉普车停了下来。

    王维屹的眼睛盯着海森:“你的父亲是谁?”

    对于少校的举动,沃纳觉得非常奇怪:“我的父亲是邦克雷雷,邦克雷雷.海森将军。”

    王维屹看着沃纳的眼神变了,变得如此的和缓、柔情。

    邦克雷雷.海森——沃纳.海森!

    自己叫惯了“邦克雷雷”,始终都忘记他的全名叫邦克雷雷.海森。

    沃纳当时一直都不明白王维屹将军眼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柔情,但是现在他一切都已经完全彻底的明白了。

    因为,王维屹将军的真实身份,就是骷髅男爵!

    那个让全世界都为之疯狂的骷髅男爵

    “沃纳,很多年没有见到了。”王维屹站住了脚步,淡淡地说道。

    “我,我该如何称呼您?”沃纳完全的迷茫了。

    “恩斯特.勃莱姆!”王维屹表情从容地道:“记得在中国的时候,你不过还是个孩子,现在,却已经成为了德国的总参谋长。”

    “啊,是的,男爵。我一直奇怪,您为什么会在中国战场?”

    面对沃纳的疑问,王维屹还是那样的在脸上带着笑容:“我说过,我要去寻找生命的奥秘,当我知道中国正在面临战火,我便出现帮助他们。然后,我离开,回到德国,继续我的使命。”

    “在哪里,您总能创造奇迹。”沃纳衷心地赞叹道:“我本来一直奇怪一个中国的指挥官,为什么能那么熟练的掌握德语,那么熟悉德国的一切,现在我明白了,您是在帮助中国。啊,我想那也是德**人的荣耀。”

    “那么,现在请你让开进入柏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