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三十七. 我是男爵夫人

八百三十七. 我是男爵夫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夫人,柏林的局势有些失控。请使用访问本站。”

    约瑟夫脚步匆忙的走了进来:“整个柏林都因为您的广播而疯狂起来,民众在那高呼政府公布真相,惩办凶手。但是在今天早些时候,大批的警察、特工和内务部队出现在了柏林街头,和游行民众保持对立,并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

    “他们敢对自己人动手?”一贯从容淡雅的雷奥妮脸色却一下阴沉了。

    “是的,很有可能。”约瑟夫毫不迟疑地说道:“不过他们好像还在等待着什么命令。”

    “立刻和男爵取得联系。”埃丽娜第一个做出了决定:“必须男爵尽早进入柏林,才能够化解这一危机,否则柏林的内乱很有可能发生。”

    “漫步者遇到了一些麻烦,他将尽快进入柏林。”小灵的声音很快传来:“在此之前,基地将协助你们。”

    雷奥妮在那想了一下:“我想,现在是我们这些人出现的时候了。”

    “不,夫人,这太危险了。”德普西管家第一个叫了出来:“谁也不知道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会发生什么,您的安全即便有”

    他忽然想到了约瑟夫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因此硬生生的把已经到嘴边的“小灵”两个字重新压回了肚子里:“即便有我们的的保护也无法得到保障。”

    “德普西,我是男爵夫人,对吗?”雷奥妮微笑着说道。接着他特别强调了一点:“亚力克森男爵夫人。还有你,埃丽娜,你也同样是男爵夫人。没有人比亚力克森男爵更加深爱着这座城市,他绝不会允许柏林出现任何内乱。所以,现在是该我们出现的时候了。”

    “是的,是该我们出现的时候了。”埃丽娜同样用微笑回应着雷奥妮:“如果有子弹打中了我们,我们起码也为柏林做了什么。而男爵,一定会出现制止这一切的发生。”

    “夫人,我陪你们一起去。”约瑟夫抬高了声音说道。

    “不。约瑟夫,你留在这里。”雷奥妮摇了摇头:“那里我们几个人去救可以了。”

    那是雷奥妮、埃丽娜、德普西、维德利奥、提尔利娅和赛维娅柏林已经变得混乱不堪,但她们却没有任何畏惧

    总是要有人去做的。一直到男爵重新出现在这座城市为止

    “豪塞尔元帅,男爵真的已经回来了”今天的路德维希,一反常态的穿起了德国武装党卫军一级上将制服,带着激动情绪的走了进来。

    “是的。我已经听说了。柏林到处都在说着这件事,而且,我还听到了雷奥妮男爵夫人的声音。”保罗.豪塞尔元帅往昔脸上的病容一扫而空:“我问过你,你相信奇迹吗?但现在奇迹却真的出现了。”

    “我相信奇迹,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过奇迹的发生”路德维希用力点了点头:“在男爵的身上,没有任何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为什么克略尔元首始终没有向我们通报此事?而且,他为什么要对整个柏林隐瞒男爵已经回来的消息?”

    “我不知道。答案只能交给男爵去解开。”保罗.豪塞尔元帅淡淡地道:“我们要做的,只是等待着男爵的归来。”

    “但是现在柏林的情况很不稳定。”路德维希脸上露出了忧虑:“人民在那呼唤政府公布真相。惩办凶手,然而克略尔派出了大量的警察、特工和内务部队,大有进行镇压的意思。”

    保罗.豪塞尔元帅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走到了窗户前,拉开了窗帘:“路德维希,进来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吗?”

    “我当然看到了。”路德维希的脸色非常难看:“您这里忽然出现了大量警卫,而且还隐藏着许多特工。就和我那里一样,我几乎都没有办法进来。”

    “我们被监视了,而且行动被限制了。”保罗.豪塞尔元帅转过身来一笑:“你能够想象吗,一个德国的元帅和一个德国的一级上将,居然被监视和限制了行动自由。可是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有些人已经开始害怕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元帅?”

    “柏林需要我们,男爵也需要我们稳定的柏林。”保罗.豪塞尔元帅让管家拿来了自己许久没有穿过的元帅制服,细心的穿在了身上:“路德维希.埃里尔斯特将军,你准备好和我一起去解救那些德国民众了吗?”

    “是的,元帅,我准备好了。”路德维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但是,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办?还有,难道仅仅凭借着我们两个人吗?”

    保罗.豪塞尔元帅还是在那微微笑着:“路德维希,你害怕了吗?不,你不会害怕,你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你是在担心我的安全、可是,我们曾经在无数的战场上出生入死,从来也都没有被子弹打死,我不相信我们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上。而且,我们并不是只有两个人。”

    说完,他拿起了电话:“我是保罗.豪塞尔,给我接军人俱乐部是的,我是保罗.豪塞尔元帅,告诉所有的人,现在我需要他们,男爵需要他们。如果他们还是忠诚于德意志的军人,那么,就来到我的身边!”

    他放下了电话:“路德维希,该我们了。”

    这位德意志的老元帅,和一个德意志的一级上将步履从容的走了出去。

    他的警卫们迅速的跟在了他的身边,当他们离开自己的屋子,一个少校走了上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元帅敬了个礼:“保罗.豪塞尔元帅,奉克略尔元首命令,为了保护您的安全。请您不要离开这里。”

    “孩子,我想你大概不知道一件事情”保罗.豪塞尔元帅微笑着看向这个少校:“在俄国战场,即便我们的周围都是敌人,也从来没有困住我们。而这里是柏林,是我们自己的家,难道我们连出行的权力都没有了吗?孩子,我以德意志元帅的名义命令你。让开道路。”

    这是一个德意志元帅下达的命令,少校变得迟疑起来。

    “忠诚,是一个德意志军人最该拥有的品质。”保罗.豪塞尔元帅丝毫也不畏惧地说道:“永远不要忘记你们该做什么。”

    说到这。他朝周围看了看:“还有你们,特工们,不要隐藏自己,这是在柏林。在一个德国元帅的家附近。你们为什么如同胆小鬼一样隐藏自己的身影?”

    少校和那些特工们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吉普车呼啸而来,接着猛然停好,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来了两个白发苍苍,穿着褪色军服的老人。他们来到保罗.豪塞尔元帅的面前,把自己的身板挺的笔直,然后大声说道:

    “武装党卫军帝国师第2德意志装甲步兵团前任指挥官约翰.冯.贝内肯夫向您报道!”

    “武装党卫军兰格马特摩托营前任指挥官凯尔伯特向您报道!”

    “将军们。辛苦了。”保罗.豪塞尔元帅点了点头。

    接着,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

    所有的人目光朝那看去。居然一个老将军骑着一匹马出现在了这里。

    他从马上跳了下来,用同样响亮的声音说道:“保罗.豪塞尔元帅,路德维希将军,武装党卫军骷髅师第二骷髅步兵团前任指挥官范德维尼向您报道!”

    “范德维尼将军,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要骑马来?”他的老上级路德维希好奇地问道。

    “我接到了您的命令,但是这该死的地方居然找不到车子,所以我就从庄园里拖出了一匹马。”

    “啊哈,我喜欢马,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岁月”

    越来多的老兵出现了,他们又的是坐车来的,有的是步行来的。

    那个负责监视保罗.豪塞尔元帅的少校有些惊讶,更多的却是畏惧。在这里的老兵,过去都是德**队的中校、上校、将军,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已经退役,而现在,因为保罗.豪塞尔元帅的一道命令,却让这些老军人们同时出现在了这里。

    当所有的人都到齐后,保罗.豪塞尔元帅神态威严地道:“军官们,敌人侵入了我们的土地,我们这些曾经为了德意志荣誉而奋战的老兵,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可怕噩梦的发生。我想你们中的许多人都不会甘心的。范德维尼将军,尤其是你,当骷髅师在前线奋战的时候,你和路德维希,曾经骷髅师的指挥官,战场上的勇士,却只能呆在家里。请你告诉我,你甘心吗?”

    “我,我愿意现在就战死在战场上!”范德维尼大声回答了元帅的提问:“可是,没有人给我下达出征的命令。”

    “也同样没有人给我下达。”保罗.豪塞尔元帅冷静地说道:“军人的职责是服从,无条件的服从,可是,现在我却需要你们。不,准确的说,不是我需要你们我想,你们大概已经听说了恩斯特元帅光荣归来,在元帅正式进入柏林前,柏林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形式的内乱,但是大量的武装人员出现在了柏林,准确镇压我们的国民。军官们,我需要你们一起出现在柏林的街头,必要的时候,用身体去挡住子弹,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我们的国民,完成一个德意志军人最后的荣耀,用光荣的方式迎接男爵归来。你们愿意吗?”

    所有的老军人们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恩斯特!”

    在响亮的回答中,保罗.豪塞尔元帅的目光重新落到了那个少校的身上:“那么你呢,你会和我们一样。忠诚的履行一个德意志军人的使命吗?”

    少校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保罗.豪塞尔元帅笑了:“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吧!”

    当这些老军人们迈着依旧整齐威严的步伐离开,一个特工悄悄的举起了手里的枪。但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他的手被他的上司按住:“你难道想对他们开枪吗?”

    “那是奥利弗将军的命令,必要的时候以武力的手段解决危机。”

    “除非你想当德意志的罪人。没有人可以阻挡住他们,就算你把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杀死,你还是无法阻止他们。不要玷污我们的荣誉,我们一样也是德意志的军人。”

    是的,永远不要玷污德意志军人的荣耀

    “公布真相。惩办凶手!”

    “我们要男爵,德国要男爵!”

    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在柏林的街头响起,那些从各个地方蜂拥而来的德国人组成了庞大的游行队伍。

    负责阻拦他们的警察和内卫部队的士兵有些惊慌。那些躲藏在暗处监控着局势的特工同样也有一些慌乱。

    太多了,这些参与游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奉克略尔元首的命令,非常时期,不经许可不许进行任何游行。”普尔上校声嘶力竭的用扩音器喊道:“国民们。我要求你们服从元首的命令。回到你们的家中,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协助保卫柏林!”

    “公布真相,惩办凶手!”

    “我们要男爵,德国要男爵!”

    然后,德国民众却继续用这样的呼声给予了他最好的回答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围在这里?”

    正当普尔上校六神无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上校回头一看:“奥利弗将军,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们根本不听我的。”

    阴沉着脸的奥利弗结果了上校手中的扩音器:“德国的国民们,我们必须服从元首的命令。只有这样才能带领德国取得胜利。”

    “不,我们不要元首,我们要男爵!”

    “我们要男爵,告诉我们男爵现在在哪里!”

    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将奥利弗的话完全打断,他不得不等到呼声稍稍小了一些才大声说道:“国民们,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没有什么亚力克森男爵,男爵已经死了,一切的消息都是别有用心者编造出来的。这是企图动摇元首威严的卑劣行径,这是绝对不可以饶的!回去吧,没有政府的许可,柏林将不会再有任何游行!”

    “你骗我们!”一个声音大声响起:“我们都听到了广播,男爵还活着,而且男爵正在指挥着我们的部队战斗!”

    顿时,这样的声音变得一呼百应起来。

    奥利弗阴冷着脸看着那些群情激奋的德国人:“最后警告,如果再不散去,将以破坏战争罪论处,我有权在不经请示的情况下开枪!”

    说完,他低声对身边的普尔上校说道:“准备射击。”

    普尔上校怔在了那里上帝啊,难道阵的要对自己的同胞们开枪吗?

    “三分钟,你们有最后的三分钟离开!”

    在奥利弗威胁的声音里,德国民众们平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人动弹一下。

    奥利弗忽然发现自己有些紧张起来,虽然他不在乎杀死几个自己的同胞,但是一旦开枪的话局势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谁也无法孔子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可是没有任何德国人有离开的意思

    当规定的时间终于过去,奥利弗知道自己没有可能驱散这些人了,他咬了咬牙:“准备射击,上校。”

    “将军,他们都是德国人啊!”普尔上校叫了起来:“难道您真的让我向德国人开枪吗?”

    “不,他们不是德国人,任何不服从元首命令的都不是德国人!”奥利弗恼火的叫道:“上校,这是元首的命令,你必须无条件的执行!”

    普尔上校沉默了,身为一个军人,他无法违背来自元首的命令

    机枪已经架设起来,可是那些德国人却根本无视这样的威胁,他们甚至手挽手的站到了一起!

    正当奥利弗准备下令开枪的时候,人群忽然分散开来,接着,四个女人和两个中年男人出现了。

    那四个女人,都是如此的年轻美丽,尤其是最前面的那个女人,美艳的让人不敢直视,尤其是她身上的气质,让现场的那些男人几乎都不敢大声呼吸。

    她们是谁?她们来这里做什么?

    “奥利弗将军吗?”来到了奥利弗的面前,女子停下了脚步问道。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这点在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身上出现太奇怪了,奥利弗竟然不自觉的点了下头,接着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么做有些示弱,赶紧把身子挺了下:“我是奥利弗将军,你又是谁?”

    女子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把目光落到了普尔上校的身上:“你呢?上校,难道你真的会对自己的同胞开枪吗?”

    “不,不。”普尔喃喃的连声说道。

    “告诉我,你是谁,不然我将立刻逮捕你!”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的奥利弗,猛然的抬高了自己的声音。

    “我吗?我,是雷奥妮.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男爵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