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三十六. 风暴前夕

八百三十六. 风暴前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决定解开这个谜团。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已经脱离了盟军的追击,无限接近柏林。

    而此时王维屹找来了里希特霍芬、谢勒、兰普登几人,仔细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随即,在里希特霍芬的带领下,一支特殊的小分队成立了。

    柏林城外,伊德兰德,1965年12月7日。

    伊德兰德是处在柏林外围最前沿阵地之一。这座小城镇在盟军的轰炸下,就和每个坚持抵抗的德国城市一样,都已经成为了废墟。

    一些德国士兵正在紧张的忙碌着,由平民组成的国民武装军,则同样在紧张的辅助着这些勇敢的士兵们。

    每天都不断有伤员运出,也不断有新的增援部队进入,因此当里希特霍芬带领着他的小分队进入伊德兰德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甚至连盘查他们的人也都没有。

    谁会在这个危险的时候进入这里搞破坏呢?

    里希特霍芬的手中拿着一朵已经枯萎的甘菊,插到了边上一堵已经倒塌的断墙上,然后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当烟吸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穿着德军上校军服的军官来到了他的身边,朝断墙上的甘菊看了一眼:“多么美丽,可惜已经枯萎。”

    “是啊,就和今天的德国一样。”里希特霍芬淡淡地回答道。

    “花朵一旦离开了土壤,便无法再存活了。德国一旦失去了希望,便再也不会兴盛。”

    “悲哀的言论总是让人沮丧。”

    “但这就是事实而已纳克逊中校?”

    “是的。你是‘自由人,?”

    上校点了点头,朝边上看了看:“你带来了多少人?”

    “150个人。”

    “很好,我会带你们进入柏林,具体的任务到了那里,‘火热,会向你们交代下一步的任务。”

    “好的,上校。”里希特霍芬扔掉了手里的烟蒂:“自由人,你被俘了。”

    “自由人”面色大变·手才伸向腰间,几枝枪口已经对准了他,里希特霍芬淡淡地道:“上校先生,只要你一动手·浑身就会被打成马蜂窝。我保证!”

    在来到这里之前,王维屹非常确定的告诉里希特霍芬,如果一个人选择背叛了自己的国家,那么他就绝对没有自杀的勇气——绝对!

    而事实证明王维屹的话是正确的。

    “自由人”的手在腰间的枪上握了一会,接着便无奈的松了下来

    大批的德军开进了伊德兰德,这让这里的德国守军有些惊讶,此前他们并没有接到有大股增援到达的消息。

    当他们看到这是武装党卫军骷髅师的时候·他们忽然想到了什么。负责这里指挥的安德里亚斯中校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向强纳尔将军敬了个礼吗,然后放低声音问道:“是他来了吗?”

    “是的·是他来了。”

    强纳尔的回答让安德里亚斯上校精神大振,随即便试探着问道:“将军,我能够见到元帅吗?”

    “中校,我明白你的心情,但元帅现在正在审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犯人,我想他暂时没有功夫见你。”强纳尔的声音同样不高:“但我想你很快就能见到他的。

    而在这个时候,“自由人”已经被带到了王维屹的面前,王维屹朝他看看:“上校,我的时间很紧张·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我什么也不知道。”“自由人”并不清楚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

    “曼弗雷德,请给我一枝手枪。”

    当手枪交到了王维屹的手里,“自由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害怕的表情·但他咬了一下嘴唇,什么也没有说。

    “砰——”的一声,枪声响了。接着“自由人”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从凳子上一下栽倒在了第上:“啊,我的膝盖,我的膝盖!”

    他的膝盖被子弹射穿了。

    “扶他起来。”王维屹冷冷地说道,当“自由人”被架着重新坐到椅子上的时候,王维屹打量着手中的手枪:“根据我的知识,正常人都有两个膝盖。上校先生,你希望下一发子弹什么时候会落到你那支膝盖上呢?”

    “不·不!”痛苦的“自由人”惊恐的叫了起来:“你想知道什么!”

    这是一个恶魔——是的,“自由人”可以确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恶魔。

    “瞧,这才是我愿意看到的态度,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鲁西卡。默瑞克.鲁西卡。德国情报总局上校。”

    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一些惊讶。他们怎么也都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居然真的是个上校,而且还是德国情报总局的?

    王维屹不动声色地问道:“‘火热,是谁?你们的任务又是什么?”

    鲁西卡明显迟疑了,但当他看到王维屹又举起了手枪的时候,他急忙说道:“是情报总局的奥利弗将军。具体的任务我真的不清楚,但据说把这支盟军突击队带到柏林,是为了保护几个重要人物的安全,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将他们带出柏林我发誓,我真的只知道这些。”!

    王维屹沉默了下来

    保护几个重要人物的安全,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将他们带出柏林?是谁?奥利弗将军?一个德国情报总局的将军,居然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鲁西卡的样子并不像在说谎,他可能真的只知道这些。

    “继续审问。”王维屹说着站起了身子,走了出去。

    外面有些冷,可王维屹却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怔怔的在看着柏林的方向。

    里希特霍芬就站在他的身边,过了一会才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德国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王维屹出神地道:“如果说战争的失败是因为决策出了问题,但是之前我们曾经无比信任的部门,却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情?一个情报局的将军。曼弗雷德,一个情报局的将军居然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还有谁?还有比他阶级更高的人吗?”

    里希特霍芬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也许有,也许没有。我们谁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叛徒隐藏其中。但是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来了一起都必将会重新走上正轨”

    “我会尽我一切努力的,但这次我们回来,让我疑惑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克略尔怎么会当成元首?他的资历,不足以让他坐上那张位置。德美之间的关系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还有威廉,威廉为什么要对德国开战?”王维屹喃喃地说道。

    但是一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

    沉睡着的朋友正等待着他唤醒,就如遭到战火摧残的德国正在等待着他拯救一般。他害怕看到一些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然而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也没有任何回头的路了。

    前方的道路再艰难,也必须由他一个人走下去

    “元帅,费尔斯将军回来了。”

    “哦是吗?让他立刻来见我。”

    当费尔斯再次出现在王维屹面前的时候,面色有些凝重:“元帅,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想恐怕我们没有那么容易进入柏林了”

    柏林,1965年,元首办公室。

    “元首,柏林的情况有些失控,大量的德国人走上街头,高呼要求惩办政府内隐瞒真相的人,要求政府公布真相要求迎接亚力克森男爵进入柏林。”

    “采取什么措施了吗?”看着手中文件的克略尔头也没有抬的问道。

    “我已经增派了大量的警察、特工和内卫部队负责维持秩序。”沃尔夫立刻接口说道:“同时,为了以防万一,我增调了忠于我们的武装党卫军ss尼德兰国土风暴师增援帝国大厦。”

    “有人在蓄意破坏。”克略尔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沃尔夫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

    “但是我担心这会激起更大的反抗的。”

    “沃尔夫,生死存亡关头,决不能心慈手软。”克略尔冷冷地说道:“我决定成立‘柏林临时治安委员会,由你负责指挥,奥利弗亲自实施行动。所有企图破坏政府统治的人,必须立刻进行逮捕。必要的时候,允许开枪!”

    沃尔夫倒吸了一口冷气。

    开枪?元首居然决定开枪?老天,敌人正在柏林城外攻击着德国的首都,难道柏林就要提前发生内乱吗?

    那会让柏林血流成河的!

    “沃尔夫,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克略尔大概看出了部下心里在想什么:“所有的事情你都参与了,如果我倒台相信你会死在我的前面。我刚刚得到了情报,也许你这个情报局的负责人还不知道。骷髅师已经顺利的夺取了伊博尔,并且救出了诺德兰战斗团,而且他们在盟军的包围攻击下,顺利的脱险了!你说,他们下一步会去哪里?”

    “柏林!”沃尔夫毫不迟疑的脱口而出。

    “是的,柏林!”克略尔目光阴沉:“从所有发生的事情来看,一件我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却必须要面对的眼中问题到底还是发生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骷髅男爵真的回来了!”

    骷髅男爵真的回来了!

    当听到这句话,沃尔夫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

    骷髅男爵真的回来了,骷髅男爵居然没有死!老天,还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一旦他出现在柏林,那么他们所有人的阴谋必然会被瓦解!

    没有人可以对抗男爵,起码在德国就是如此!

    “男爵既然已经回来,我想我们不会成功的”沃尔夫嗫嚅着说道。

    “沃尔夫,你胆怯了吗?难道你认为现在束手就擒,恩斯特就会放过我们吗?”克略尔冷冷地道:“不,他会变本加厉的折磨我们,剥夺我们拥有的一切。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恩斯特一样是个人,他现在手里拥有什么?他能够下达什么命令?德意志陆海空三军荣誉大元帅吗?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才是的元帅·德国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除了那个该死妁男爵卫队,全德意志的所有的武装力量都必须服从我的指挥。男爵?他有什么资格?我甚至可以宣布他为的一直的叛徒!”

    沃尔夫什么话也都不敢说元帅也许忽略了男爵在德国的影响力吧

    “不许让恩斯特进入柏林!”克略尔似乎有了一些孤注一掷的做法:“再次给沃纳下达命令,让他清楚自己该做一些什么!控制住柏林,抓捕为首的要犯·并且要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柏林的德国人,所谓亚力克森男爵回归的消息都是别有用心的敌人编造出来的。沃尔夫,我再次强调一遍,只要恩斯特无法进入柏林,一切都还在我们的控制中!”

    “是的,元首,我将忠诚的服从您的命令。”沃尔夫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任何的选择了。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问道:“英国王室的那些人怎么办?”

    “监视好他们,有人必须逮捕他们。”克略尔冷笑了声:“尤其是伊丽莎白二世和罗森准男爵,他们都是恩斯特的崇拜者·必须严密控制住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的,元首,我会亲自去办的。”

    天空忽然传来了一声闷雷,让克略尔和沃尔夫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一场撼动德国的大风暴大约就要到了吧

    “陛下,罗森准男爵到了。”

    正在和丈夫菲利普亲王说着话的伊丽莎白二世停止了谈话:“请准男爵进来。”

    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罗森准男爵大步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浮现这一些兴奋:“陛下,我必须通知您一个喜讯,亚力克森男爵还活着!”

    “什么?亚力克森男爵还活着?”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一齐叫了出来。

    “是的·他还活着!”罗森用力重复了自己的话:“柏林的街上到处都在流传着这个消息,同时,男爵已经开始重新指挥部队·并且一如以往的那样在不断取得着胜利!”

    “上帝没有抛弃德国,上帝同样也没有抛弃英国!”伊丽莎白二世有些激动起来:“男爵的回来,我想也许是逆转的开始。英国的命运将再次得到改变!”

    她忘不了亚力克森男爵·也更加忘不了和男爵的第一次见面,那一天早就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伊丽莎白内心的最深处

    “报告将军,英格兰皇家女子支援队,编号第230873号,伊丽莎白.温莎第二中尉向您报道!”

    “伊丽莎白.温莎中尉,礼毕!”罗森将军略略点头。

    伊丽莎白的手这才放了下来,眼睛却盯行了王维屹:“你呢?你就是那个骷髅男爵吗?”

    这么直白的问话·让王维屹有些猝不及防,他迟疑了下:“是的·我就是那个骷髅男爵。公主殿下。”

    “你是英国的敌人。”伊丽莎白显得有些凶狠:“为了英格兰的荣耀和胜利,为了那些在战场上的英格兰的死难者,我决定把你留在这里,甚至会杀死你!骷髅男爵,请接受一个英国中尉的挑战吧!”

    “我很害怕,你拒绝接受挑战,公主殿下,也许你可以饶了我的命。”

    王维屹的话才一出口,蒙灵顿爵士和罗森将军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现在的伊丽莎白,可远不是日后的英国女王。她没有那么威严,现在的她,只不过是个刚刚年满十六岁、爱狗的、单纯的、把战争视为最浪漫事的幼稚少女而已

    那时候的自己,可远不是日后的英国女王。自己没有那么威严,那时候的自己,只不过是个刚刚年满十六岁、爱狗的、单纯的、把战争视为最浪漫事的幼稚少女而已。

    一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可那些经历过的一幕一幕却好像是昨天才刚刚发生的一般。

    “我要立刻见到克略尔元首。”伊丽莎白二世有些迫不及待了。

    “恐怕不太那么容易。”罗森的面色多少有些难看:“我注意到我们的住处已经增加了警卫,并且那些警卫告诉我,现在是特别时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许出去,并且还说克略尔元首非常忙,恐怕没有时间接见我们。”

    “我们被控制行动了?”伊丽莎白二世大为不满地道。

    “恐怕还不止如此,就连亚力克森男爵归来的消息也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还是我在那些警卫中得到的消息。”

    “不,我要立刻见到克略尔元首,要他亲自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伊丽莎白二世倔强地说道。

    “陛下,为什么那么心急呢?”菲利普亲王忽然微笑着握住了妻子的手:“既然男爵已经回来,我想他一定会有解决事情的能力的。相信他!”

    相信他——无条件的相信战无不胜的亚力克森男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