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三十四. 逃难中的姐妹

八百三十四. 逃难中的姐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伊博尔的大撤退开始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诺德兰战斗团和伊博尔的所有德国人已经顺利的完成了任务,现在,这座几乎被完全炸毁的城市不得不暂时的放弃了。

    放弃,是为了将来的归来;放弃,是为了未来的重建。

    这一点每个德国人都确信不疑。

    最先撤离的是那些德国平民,他们几乎放弃了原本在这里拥有的一切。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告诉他们中的每一个人:

    去柏林,每一个还能继续战斗的德国人都去柏林!无论他们在路上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德意志的首都都需要他们。

    而男爵,则亲自充当了殿后的任务。

    他总是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并且从不畏惧。他担心的,只是那些逃难的平民们。

    其实不仅仅在伊博尔,在德国各个沦陷的城市,到处都有逃难的德国难民们。他们曾经迷茫,他们不知道德国的明天会怎样。但当他们听说,亚力克森男爵已经重新归来,他们便有了明确的目标:

    柏林——去柏林——只有柏林才是他们最终落脚的地点

    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步伐,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梦想的实现。正如来自不莱梅的布鲁爱和艾薇儿两姐妹。

    她们的父母都在敌人的轰炸下死了,现在,只剩下了他们相依为命。而她们的目的地,也和所有的德国人一样:

    柏林!

    那将是她们梦重新开始的地方。那将是她们能够找到心灵宁静的地方,那里也是她们唯一能够去的地方了

    她们在破晓的时候醒来,整装待发。这已经是她们步行的第三天了。战火使她们偏离了既定的路线,她们的进度有些缓慢,所以她们早早地出发,希望能多赶一些路。幸运之神又再一次眷顾了她们。有位农夫驾着他的马车从她们身边经过,便顺道载了她们一程,大概有六七公里的路程,她们坐在马车上面。双脚在马车的边缘晃来晃去,享受着不需要走路的愉悦和奢侈。

    在农夫放她们下车之后,她们接着步行。每当听到军机或是炮火的声音时她们便会扑向路边的沟渠。或是在树林的掩护之下爬行前进。有一次,在空袭过后布鲁爱正准备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发现艾薇儿在咯咯地笑着,原来因为布鲁爱太用力地伏倒在草地上。脸蛋被小草染成了淡绿色。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其中还有一些是要和她们去同样的地方。虽然她们并不随便和陌生人攀谈,但偶尔也会和她们中的一些一起向前行进,尤其是当她们认得路的时候。城镇的附近有时会有叫做“坦克坟墓”的战壕,那是当地居民为了阻挡美国坦克的前进而专门准备的,每当我俩听到枪战声时,便会蜷缩着躲在这些战壕里。那天有场特别激烈的交战,她们俩都很害怕。艾薇儿在日记里写道:

    “敌人再次发动了攻击,她们不得不退回到树林里。攻击十分猛烈。她们真的不知道能否能活着出来。我在想:“是不是就只能这样了?这就是尽头了吗?她们会不会死在这儿?”好在最终她们毫发无损地逃过了一劫,这才让她们松了一口气。可是对于未来我依然非常担忧”

    艾薇儿已经意识到她们的旅程有多么危险,她们要冒着多大的危险才能回到妈妈的身边。当她们从树林里走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一群士兵正在和一个外国的男子说话,那人身材高大,身上穿着深色的大衣,空气中传递着危险的信号。一名德**官大叫着质问他的身份,“你的证件呢?”军官显然很生气,接着便从他的皮带中掏出了手枪。

    艾薇儿迅速挪动身体想要挡住我的视线,但是已经太迟了。我看到了军官向那名男子瞄准、开枪的全部过程,听到了手枪射击的声音,看到了那人的身体慢慢垮下,并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的全部经过,他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鲜血从胸口慢慢流出,最后染成了一摊血渍。艾薇儿牵起姐姐的手,赶忙将她拉向自己身边继续向前赶路,可是布鲁爱从头到脚一直在抖个不停。

    “不要想它了,妹妹,忘掉你看到的,想那些高兴的事情。”她低声说道。

    她们沿路前行,渐渐远离了刚才目击可怕事件的地点。艾薇儿开始唱起了歌来,过了一会儿,布鲁爱也试着去忘记刚才看到的可怕一幕,跟着艾薇儿一起唱了起来。

    途中她们经过了一个几分钟前还是战场的地方。那一幕恐怖骇人的场景让人难以释怀。遍地都是伤亡的士兵,战地救护人员将伤者一个个抬上车;坦克和武装车辆四散在各处,有些车身上还冒着浓烟,有些则还在燃烧;救护人员提着担架到处跑,抬起受伤的士兵,空气中充斥着士兵们痛苦的呻吟声,偶尔还会传来因剧痛而引发的、尖锐的哭喊声。有些士兵蹲在那些一动也不动、好像已经死去了的士兵身边。

    “他们在干什么?”布鲁爱问艾薇儿到2。

    “他们在确认那些人是不是依然活着。如果她们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他们便会拿掉这些士兵身上的姓名牌。所有的士兵都会在脖子上挂一块用链子串好的牌子,以便识别她们的身份,一旦他们遭遇了不测,就能及时地告知她们的家属。”

    布鲁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拜托,拜托了。”她开始祈祷,请不要让她们也收到任何这样的消息,不要让爸爸躺在哪个地方让别人取下他的姓名牌,告诉她们他在这场战争中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将永远不会再回到她们身边。

    布鲁爱当时一直在想,即便是现在我也依旧在想,这些士兵会不会把他们战友的尸体和敌军士兵的尸体放置在一起。埋葬在相同的坟墓里呢?在后来的日子里,她学到了一句德国谚语:“他们悼念死去的人,而他们已经找到她们的安宁。”

    每当眼前出现这一幕时,她就会对自己说这句话。

    她们蹒跚地走出了那片战场,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让她们的心情稍微地舒缓了一些。途中她们遇到两名军人,幸运的是她们和他们同路,而且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通过他们的介绍。姐妹俩知道了他们是欧斯德曼先生和史登军官。

    他们带姐妹俩来到了葛拉芬那村,那是靠近欧柏利姆的一个小村庄,在这有一间医院。他们说服了医院里的工作人员给姐妹俩提供一个房间过夜。之后她们被带到了一间只有两张床铺的房间,所以最后这两名军人睡一张床,布鲁爱和艾薇儿则睡在另外一张床上。此时,姐妹俩已经非常累了。而且她们知道在这个时候能睡在床上是多么得难得。尤其是在深沟里睡过一夜之后,她们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来介意这个安排,况且这两位也都是品德良好的年轻男子。

    睡觉的时候她们穿着所有的衣服,甚至包括靴子。他们说这很重要,因为危险无处不在,随时都要做好逃命的准备。布鲁爱从来都没有和陌生人在一个房间里夜宿过,感觉一切都新奇而有趣,尤其是在听到他们其中一人的鼾声时。她想到了爸爸,她听到过爸爸的鼾声。但那好像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一会儿,医院病房里受伤士兵的啜泣和哭喊声将她吵醒,另一种记忆永久地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糟糕的卫生情况、消毒水的味道,还有破裂的、沾满鲜血的伤口。她们的房门半开着,也许是为了在发生危险的时候可以紧急逃生,正如那两位士兵之前所说的。走廊里透进来的微弱灯光偶尔能让我看见从这里经过的医生和护士,她们在地上投射出影子,先是逐渐变大接着又填满整条走廊,再逐渐减弱直到最终消失。我虔诚地向天主祷告,感谢他没有让她们受伤或是经历任何苦痛,慢慢地她又一次进入了梦乡。

    这里无疑要比睡在深沟里舒适得多,即使她和艾薇儿是挤在同一张单人床上。但她们还是让自己好好地睡了个懒觉,隔天起程准备出发,那两个男子也跟随她们一起上路,姐妹俩很高兴有他们陪伴,她们都觉得和他们在一起会比较安全,虽然这也很可能是一种错觉,因为和她们俩独自走起来相比,他们的制服反而更容易引起敌军向她们开火。不过她们相信,即便他们没有和她们在一起,如果敌人发现了她们俩,还是一样会杀死她们的,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这一天的路程还是很漫长的,她们依旧要努力避开战火以及头顶上的空袭,所以在小镇终于出现在她们眼前时,她们都变得极为振奋。

    欧斯德曼先生对这个区域相当熟悉,“我的姐姐就住在欧柏利姆”他出神地说道,“我想她一定愿意帮助你们的。”

    他说得没错。她们抵达小镇后,他带着她们去了他的姐姐家,她非常热心地为她们安排了过夜的地方。她家隔壁的房子被炸毁了,但储藏在地窖里的酒却奇迹般的逃过了一劫,后来她送了几瓶酒给她们。她们过夜的地方是在一间大别墅的地下室里,屋主一家人将那里打理成了一个舒适的住所。因为是在地下,所以房间里没有窗户,不过房间的布置却十分雅致。这家人是有小孩的,尽管她们抵达时家里的孩子已经入睡了,但主人还是把她们的玩具拿给她们玩。地下室里还有一个临时的、带炉灶的厨房,甚至还有一间地下的淋浴间和厕所,里面的每条毛巾上都绣着黄色的小鸭子。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个充气的营地睡垫、枕头和毛毯。我和艾薇儿把她们的“床”一起挪到角落里,在周围拉起帘子,这样比较有**。这个地方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很温馨、很舒适,让人很有安全感。

    每天晚上,艾薇儿都会一直陪伴着布鲁爱直到妹妹睡着。她还会给妹妹按摩双脚,尤其是在她们走了一整天的路之后,脚总是会感到很沉重,难以举起,臀部也会酸痛不堪,艾薇儿总会在这时给妹妹做些按摩,放松一下过度紧张的肌肉。同时。艾薇儿总会说些安慰妹妹的话,她对所有事都抱有乐观的态度。

    “这是成长必须经历的痛苦。”她会这样说道:“而且,经常做这样的运动和锻炼你会长得更高哦!”

    在艾薇儿给妹妹按摩后。布鲁爱的疲倦以及各种酸痛总会感觉减轻了很多。即便是在极度混乱的局势下,艾薇儿都能想出绝佳的方法让妹妹平静下来,并让布鲁爱感到很安全。她就是布鲁爱的依靠,总会在布满暗礁的恶海中紧紧地抓住妹妹。有时晚上她帮妹妹按摩双脚后。布鲁爱也会要求帮她按摩。而她也会欣然同意。

    “真好。”她总会这样笑着说道:“真是舒服极了。”

    虽然实际上布鲁爱这双小手的力道只能触及到她皮肤的表层,她也总会在这之后温柔地告诉她觉得好了很多。

    艾薇儿很担心妹妹的头上会长出虱子,所以每天晚上都会仔细地帮她把头发梳开,再重新绑好辫子,而且梳得很用力。这总让布鲁爱想起妈妈,在家的时候她每晚都会这样帮她重新绑好辫子,一边梳还一边在嘴里咕哝说自己玩得像个野孩子,头发都一团团地纠结在了一起。布鲁爱好渴望妈妈能再帮我梳头发。就算同时让她念我两句也行。

    那天晚上我睡着之后,艾薇儿和她们两位友善的军人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她在日记中记述了那个愉快的晚上。

    第二天清晨,她们起身准备出发,并和史登军官与欧斯德曼先生道了别。七点半的时候,她们又上了路。已经整整两个礼拜了她们都没有换过衣服,甚至连晚上的时候都穿着衣服睡觉,好在艾薇儿有毛巾和香皂,也确认过布鲁爱有清洁牙齿。如果有房子可以过夜,她们就可以使用那里厕所和浴室。但如果是在路上,那她们就连卫生纸都没得用,渐渐地她们变得十分善于辨识沿途中的大片软树叶,会在路上捡些这样的叶子以备不时之需。

    对她们来说,步行并不十分困难,况且她们还有如此之多的强制休息时间,每当遇到空袭的时候,她们便要蹲在灌木丛下或是平躺在地上。当布鲁爱真的感觉到累的时候,艾薇儿仍然会抱有坚定的信心,并以面对大人的方式来对待布鲁爱,若不是这样,布鲁爱可能早就放弃了。

    她们剩下了几瓶酒,艾薇儿将它们装在了背包里,因为放在小手推车里实在是太重了。她在日记里记录着:

    “这几瓶酒真的好重,我的背疼得让我好想把它们拿出来放到路边。幸运的是,就在我准备把酒丢掉的时候,一辆大型军用卡车停了下来,载了她们一程。妹妹坐在了一名士兵腿上,而我则坐在两名士兵的中间。看到坐在我右边的男生时,我的背脊仿佛有一股电流通过,他有一张十分俊俏的脸庞,对小不点儿也非常好。她们给予我们的关心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我仍旧记得我们坐在卡车里的情景。士兵们尽一切可能来让我开心,她们或是讲些好笑的故事,或是做鬼脸来逗我笑,偶尔也会问一些有关我自己和我家人的事。她们也问起了我的洋娃娃,我告诉她们它的名字叫夏洛蒂,之后我们还正式地向夏洛蒂做了自我介绍。现在回想起来,我完全可以体会到当时他们强烈的思乡之情,渴望着正常的家庭生活,渴望能有家人的陪伴。他们待我十分好,不知不觉中,我可能也算帮了他们的忙,给他们的生命带来了短暂的、孩童的纯真与笑声,希望他们真的可以从我的身上获得他们所渴望的”

    卡车把她们带到了一个村庄,她们到那儿的避难者服务中心寻求帮助,她们会为她们安排夜间住宿的地方。最后她们被安排在了一间大型的社区公社过夜,里面有一间站满了妇人和士兵的厨房。很快她们就跟一位名叫哈娜的年轻女孩成为了朋友,她们找到三张连在一起的床位,其实就是三个排在墙边的垫子。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要到哪里去啊?”哈娜问她们道。

    “她们是从不莱梅那边过来的,要去柏林。”艾薇儿说明了她们的情况:“那你呢?”

    “我之前被送去做战时的服役工作,你知道的,就是在农场里工作。但是我告诉她们,战争既然就要结束了,那么我必须回家,农场主人和他的太太同意让我离开了,现在我要回到我的家人身边。”

    哈娜也是想办法要回家的人,和她们的情况一样,这样真好。

    她们在睡觉前吃了一顿晚餐。艾薇儿在日记里写道:

    “一名士兵给妹妹、我和哈娜做了晚餐,她们被照顾得很好。接着我们们一起享用了剩下来的最后四瓶酒,我们一起举杯祈求和平。有时能不去理会我们周遭正在发生的事情,也不去多想明天可能会遇到的事情,也是挺好的。”

    而在这个时候,巨大的危险却悄悄降临在了这对姐妹的身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