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二十九. 克略尔的阴谋

八百二十九. 克略尔的阴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幺林,元首办公室,1965年12月4rì。

    “元首,我们可以确信,骷髅师已经取得了重大胜利,他们两次夺取了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的阵地,并且现在正在向伊博尔挺进。”沃纳总参谋长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而且,奥利茨将军证实,他亲自和恩斯特元帅进行了通话。这次的胜利完全是由恩斯特元帅指挥的。”

    部下胜利的汇报并没有让克略尔元首脸上有任何的喜sè:“恩斯特元帅?亚力克森男爵?为什么我们总是要编造出这样那样的谎话来欺骗自己呢?沃纳,我再一次的告诉你,我绝不相信恩斯特元帅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啊,胜利当然让我高兴,但那只是德国的士兵们英勇奋战的结果。告诉奥利茨,不要再编造出这些故事来欺骗我们的士兵和人民了......”

    “但是,那真的是恩斯特元帅......”

    沃纳才说到这里,已经被克略尔所打断:“沃纳,我的总参谋长,你必须要明白一个严峻的现实,即便恩斯特元帅真的回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在费尔斯发表的那份所谓恩斯特元帅的演讲中,明确提到了一旦男爵回到柏林,将会任命新的总参谋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被赶下台的人应该是你?”

    “是的,是我,但是我并不在乎。”沃纳坦诚地道:“在战争中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致使德国面临到了眼前的困境,我愿意因此承担一切的责任,愿意让出这张位置,并且如同一个普通士兵那样到前线作战,甚至战死在战场上,为此弥补我犯下的过错。”

    “你不在乎?但是我在乎!”克略尔的声音一下提高起来:“亚力克森男爵不但会对你动手,还会对我动手。他要你承担责任,同样也会让我承担责任!”

    沃纳沉默了下:“元首·我想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必须对失败承担责任......”

    “那是你的想法,永远不会代表我的。”克略尔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yīn沉:“你知道我为了当上元首,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吗?我在阿道夫.希特勒的身边像条狗一样的整天对他阿谀奉承,这才终于渐渐的取得了他的信任。在那些老东西的面前·我必须装成一副恭敬的样子,一点也不敢反抗的听着他们的训斥,他们还是把我当成了一条狗!就连我的父亲,天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也整天站在那些老东西的一边。该死的,我恨不得他们立刻死去......”

    沃纳完全的呆了,这次他第一次听到元首这样的话·第一次听到元首的“心声”。他从来没有想过元首内心居然有这么的想法,也从来没有想过元首的内心是如此的yīn暗。

    上帝,他责骂的那些人·可都是为了德意志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功勋!

    沃纳竭力掩饰着自己的震惊......

    “所以,我绝不会失去到手的一切......”克略尔换了一下语气:“沃纳,你愿意站在我这一边吗?”

    “站在您这一边?”沃纳身子一颤:“您要我做什么呢?”

    克略尔死死的注视着他:“不许传播恩斯特率领第二装甲军取得胜利的消息,立即停止战场上关于这次胜利的广播。全面向柏林封锁消息。一旦柏林知道了这次胜利,他们只会对恩斯特更加拥戴,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沃纳沉默不语,他知道不该出现这样的事情......

    “还有,必须竭尽全力的阻止恩斯特进入柏林!”克略尔说出了更加让沃纳害怕的话:“如果有必要的话,不惜动用武力。沃纳总参谋长·这事由你亲自负责。保卫帝国大厦的卫队,我将调给你一个师,你可以在必要的事情做出任何你认为必要的选择。前提是·决不能让恩斯特.勃莱姆出现在柏林!”

    “不,元首,我无法做到!”沃纳目瞪口呆:“你要让我把枪口对准男爵?我会成为德意志的公敌·我会把德国人撕成碎片的!”

    “只要我们能够成功,没有任何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克略尔冷冷地说道:“我们可以说骷髅男爵重新回来的消息完全是编造出来的,可以说对第二装甲骑兵师的胜利是你亲自指挥取得的,人民总是最容易愚弄的。至于你,沃纳总参谋长,你会因为卓越的功勋成为德意志新的元帅!”

    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但是沃纳还是毫不迟疑的摇了摇头:“我做不到!不管您说什么·我还是做不到!我不能玷污德意志军人的荣耀。您可以现在就将我撤职,甚至可以将我枪毙。但您吩咐我做的事情·我连想都不敢想!”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克略尔耸了耸肩:“奥利弗,你在吗?”

    随着他的声音,奥利弗少将走了进来:“元首。”

    “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沃纳将军的问题。”克略尔轻松地说道。

    奥利弗意味深长的朝德军的总参谋长看了眼:“沃纳.海森将军,德国陆军一级上将。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两个美!bb的女儿。为了确保沃纳将军家人的生命安全,我已经将将的家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沃纳面sè大变:“奥利弗,你想要做什么?你怎么敢对一个德国一级上将的家人做这样的事情!”

    “将军,请您保持冷静!”奥利弗不动声sè地道:“我说过,这只是保护xìng的措施。而且我希望您不要对我动手,否则您的妻子和女儿会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啊,对了,我想您认识这些。”

    说完,奥利弗拿出了一样东西放到了沃纳的面前。

    那是一缕金sè的头发,奥利弗冷冷地说道:“这是您小女儿的头发,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啊。”

    握着手中的头发,沃纳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家人,是他除了荣誉以外最重视的事情,但现在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却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他知道奥利弗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必要的话,他随时随地都会杀死手无寸铁的人。

    可是,难道真的要自己背叛军人的荣誉吗?

    “沃纳将军,请签字。”克略尔将一份文件推到了沃纳的面前。

    那是一份声明·声明里宣誓效忠克略尔.尼古拉元首,并且斥责亚力克森男爵的回归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为了维护德国的利益,声明签署人将不惜动用一切手段,铲除德意志的敌人,其中就包括“假冒”亚力克森男爵的人。同时,声明里还宣誓声明人将动用所有可以动用的武装力量,确保铲除一切威胁到克略尔.尼古拉元首地位者......

    沃纳将军知道·一旦自己在这份声明上签署下了自己的名字,那么自己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我比习惯等待,沃纳将军。”克略尔有些不耐烦起来:“奥利弗·告诉他们动手。”

    “是的,元首。”

    “等等!”就在奥利弗的手碰到电话机的一霎那,沃纳大声叫了起来,接着拿起了笔,颤抖着手在上面签署下了自己的名字。

    克略尔满意的笑了,他小心的收好了那份声明:“现在你可以去做该做的事情了,沃纳.海森元帅!”

    沃纳握着那束头发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在他签署下名字的那一刻,他已经彻底的背叛了自己曾经坚定无比的信仰......

    “奥利弗·准备好一切。”克略尔重新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我的每一个敌人,都将被我们彻底铲除,我不管那个人是真的恩斯特·还是假冒的,我都不像再看到他!”

    “明白,元首·完全按照您的命令去做。”

    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没有人可以将这从自己的手中剥夺......克略尔站起了神,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柏林想到。

    他害怕男爵归来,害怕男爵进入柏林,因为那样的话自己会被追究战争失败的责任。而且德国为什么会失败·他的心里是最清楚的,万一泄露出去·他会成为全德国的公敌。

    尤其是那个亚力克森男爵,更加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现在对于克略尔来说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要命时刻了......

    “男爵已经取得胜利,我们刚刚得到了来自小灵的情报。”在亚力克森庄园里,埃丽娜带来了新的消息:“并且男爵正在带领着骷髅师向伊博尔进发。”

    “奇怪,为什么柏林没有这方面的一点消息?”雷奥妮皱了一下眉头:“约瑟夫,你知道这些事情吗?”

    “不知道,夫人。”约瑟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虽然他补知道那个提供情报的“小灵”到底是何方神圣:“柏林的街头都在欢庆男爵的归来,但是关于胜利却没有人说过。”

    “有人刻意隐瞒了这次胜利。”雷奥妮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或许他们根本不想看到男爵归来,这会对他们造成威胁的。”

    “您是说克略尔元首吗,夫人?”约瑟夫试探着问道。

    雷奥妮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曾经说过,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不会随意怀疑任何一个人......但是,现在柏林最需要的就是胜利消息的鼓舞,这可增加他们对于男爵的信心,当男爵重新回到柏林,每一个人都会为他死战到底的。所以我必须想办法,将这个胜利的喜讯告诉所有的柏林人。”

    “可惜我们没有自己的电台。”约瑟夫有些遗憾的叹息了声。

    “我们会找到的......”雷奥妮微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柏林,1965年12月4rì下午1时。

    “敌人正在进攻我们的土地,在伟大的元首克略尔.尼古拉的领导下,我们必然能够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

    收音机和街头的高音喇叭里,不断在重复着这样的话。

    一队队的游行队伍正在经过,大量的征兵处聚满了那些前来应征入伍的柏林人。

    正在这个时候,收音机和高音喇叭忽然不发出任何声音,沉默只进行了短暂的时间,便又重新响起不|同的是,这次的声音换成了一个之前柏林人从来没有听过的女人的声音:

    “我是雷奥妮男爵夫人。恩斯特.亚力克森.冯.雷奥妮.比莱姆男爵夫人......”

    一瞬间,每一个德国人都停止了自己的口号声,停止了自己的一切动作·目瞪口呆的听着忽然出现的声音。

    上帝啊,男爵夫人—亚力克森男爵夫人?

    很多上了年纪的德国人,都曾经听说过男爵夫人,之前,她还是雷奥妮伯爵夫人。在过去,她在柏林的名声甚至比当时崭露头角的亚力克森男爵更加响亮。

    现在,居然听到了她的声音?居然男爵夫人还活着吗?

    那个声音继续响起:

    “现在·由我来向你们报告一个胜利的喜讯......1965年12月3rì,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也就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指挥德意志武装党卫军第二装甲军向敌人发起全面反攻,并且彻底击败了美军第二装甲尤其病逝......”

    巨大的欢呼声,一下就从那些德国人的嘴里发出。

    胜利——胜利——胜利!

    男爵,又是男爵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男爵光荣回归的消息,极大的刺激了德国人胜利的决心,而现在,好消息再次传到了他们的耳朵中。

    德国人的欢呼时间并不长,他们必须安静下来听男爵夫人继续说下去:

    “男爵正在奋战,他必然会将一个接着一个的奇迹带给你们·一直到胜利那一天到来为止......只是,你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奇怪,为什么胜利的消息不是由zhèng fǔ来发布·而是由我来告诉你们?答案只有一个,有人想要刻意的隐瞒事实真相。有人不愿意看到德国士兵的胜利,不愿意看到男爵回到柏林·甚至不愿意看到德国的最后胜利......”

    “关上他,关上他!”在元首办公室里,克略尔暴跳如雷:“把电台的那些人枪毙,全部拉出去枪毙!”

    “元首,我刚刚调查过,这和电台没有任何关系。”沃尔夫心惊胆战地道:“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式来进行广播的!”

    克略尔恨不得现在立刻枪毙自己面前的情报局负责人。自己的敌人正在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破坏自己的权威,然而·沃尔夫和他的手下人就和饭桶一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处心积虑设计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便遭受到了沉重的打

    收音机里男爵夫人的声音还在响起:

    “这样的卑劣分子·已经背弃了德意志的信仰,背弃了德国,背弃了所有的人。但我坚定的是,他们永远无法取得成功,当亚力克森男爵回到柏林的时候,一切的真相都会浮现的......但是在此之前,我呼吁所有的德国人,团结起来,保卫柏林,保卫德国。亚力克森男爵绝不会让悲剧在德国再一次上演,他也绝对无法忍受失败......他——会回来!”

    他——会回来——回到柏林,将一切拨乱反正!

    这是男爵夫人告诉所有德国人的,也是男爵想要告诉所有德国人

    愤怒的喧嚣伴随着胜利的喜悦在柏林的每一处响起。德国人无法相信,有人居然想要掩盖亚力克森男爵的胜利。

    而且,这样的人居然来自德国zhèng fǔ的高层!

    他们有了被出卖的感觉。

    而在康斯坦基地,邦克雷雷元帅平静的听完了这一切,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回来了,男爵夫人也回来了,所有的人就快要回来了。

    他的眼中泛动着泪花,他的目光注视着康斯坦基地的“冷库”核心,然后似乎在那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都快要回来了,你们听到了吗,我的朋友们。施泰德、隆美尔、古德里安,你们所有所有人都听到了吗?我知道你们同样没有离开我,你们都只是睡着了而已。可我一直都相信,总有替一天你们都会醒来的。然后,我们可以一起继续追随男爵战斗。不要再睡了,不要再睡了,醒来。男爵需要帮手,男爵需要我们!”

    他就这么一个人在这喃喃自语,他知道自己的这些话是说给谁听的,而且他很确定自己的朋友们一定能够听到。

    他们会醒来的,一定!当他们醒来的时候,整个德国、整个欧洲、整个世界都将因为此而颤抖不已。

    那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而当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得到改变。不,起码现在已经得到了改变,因为让无数敌人都畏惧的男爵终于回来了。

    现在,邦克雷雷想要向全德国大声呼唤:

    “醒来,德意志!”

    那骄傲而有光荣的一刻,已经无限的逼近了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