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二十六. 圣恩斯特——归来!

八百二十六. 圣恩斯特——归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骷髅师,1965年11月。

    在诺德兰战斗团成功吸引住了敌人的注意力后,骷髅师的压力得到了暂时的缓解,盟军的进攻已经明显没有过去那么猛烈了。

    而且更大的喜讯传来:骷髅男爵光荣回归!他通过费尔斯转述的演讲已经传遍了柏林,传遍了德国,传遍了全世界!

    没有人比骷髅师的官兵更加自豪,更加期盼的了。

    骷髅师的前身是骷髅突击队,这是骷髅男爵一手建立起来的部队。他代表的就是男爵本人,就是男爵的荣耀。

    所有的骷髅师官兵都振奋起了全部的决心,死死的抵挡着来自敌人的进攻。他们不顾一切的和敌人绞杀在一起,不顾一切的保卫着自己的阵地。

    他们坚信,男爵迟早都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从师长强纳尔将军到第二骷髅步兵团的科尔汉姆上校,再到任何一个普通的士兵都有着如此坚定不可动摇的信念

    敌人又一次的进攻被打退了,全师官兵有些疲惫的坐在阵地里,静静等待着敌人下一次进攻的到来。

    强纳尔亲自来到了第二骷髅步兵团的阵地上,这里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也是坚守时间最长的地方。

    他慰问了那些艰苦作战的士兵,并且一再的鼓励他们,只要再坚持下去,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将军,男爵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他还不来帮助我们?”一个负伤的士兵忽然问道。

    “他会来的,一定。”强纳尔用没有任何迟疑的口气回答了他:“既然男爵已经归来,他迟早都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时候。美军阵地上的炮声和枪声忽然响了起来,骷髅师的所有官兵立刻进入到了阵地,他们以为美军新的一轮进攻又要开始了。

    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任何进攻的部队,而且炮弹也并不是朝着自己这里落下的

    正当德军官兵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一辆老式的“豹式”坦克却忽然出现在了美军阵地的那一侧。

    这辆坦克横冲直撞,旁若无人。而在坦克头顶的天空。又骤然出现了三架德国战机。德国战机不断的俯冲扫射,保护着这辆坦克。

    所有的骷髅师官兵都看呆了。发生什么了?这辆坦克是从哪里出现的?三架战机又是从哪里出现的?

    企图阻挡住“豹式”坦克的美军被战机袭击得混乱不堪,而坦克却如同战场上的一个霸王一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坦克就这样奇迹般的冲了出来。然后迅速的向骷髅师的阵地靠近那些美军士兵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进行追击的

    三架德国战机又耀武扬武的在天空盘旋了一会,然后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

    坦克接近的正是第二骷髅步兵团的阵地

    “准备战斗,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强纳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只能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这辆坦克进入了德军阵地。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大量的德军士兵立刻围困住了这辆坦克。

    一会,坦克的指挥塔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军官率先从坦克里跳了出来。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军官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但是,他穿着的,他穿着的,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竟然是德国空军元帅制服!

    在德国大概只有极少数的老将军才能认得这身军服:这是当年的德国空军元帅“红男爵”曼弗雷德.阿尔布雷希特.冯.里希特霍芬才能穿着的独一无二的元帅制服!

    这里没有人能够认得!

    一个德国空军元帅!强纳尔和科尔汉姆想破了脑袋,也实在想不出德**队里有如此年轻的空军元帅!

    但是。年轻军官身上穿着的元帅服,以及他手中握着的那柄元帅权杖。却又不像是假的。

    正当强纳尔想开口的时候,坦克中的第二个人又出现了。而这个人的出现更加让所有的德国官兵瞠目结舌:

    他的岁数和空军元帅差不多,一样的如此年轻。但是,他身上穿着的军服,绝大多数的德**官却认不出来。

    也是元帅服吗?但为什么和其他人的元帅服不太一样?

    他的胸前,佩满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各样的勋章,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你可以想象到的高级勋章,这个年轻军官的胸前全有。

    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佩戴在领口的那枚徽章:

    那是一枚尽管骷髅师人人都佩戴,但却和所有骷髅师官兵都不一样的骷髅徽章。徽章周围一圈,是金色的!

    金色骷髅徽章!

    全德国只有一个人才可以佩戴这样的徽章在那一瞬间,强纳尔忽然想起了父亲路德维希将军无数次的和自己说过的发生在1942年的那件事情

    德国士兵们纷纷站了起来,他们好奇的看着汉斯上士陪伴着两个穿着老式德**服的人,缓慢的从他们面前走过。

    领头的那个,穿的是老式的德国将军服,跟在他身边的,穿的是老式德国上尉军服。

    而且,这名上尉,手中还举着一面战旗!

    这是一面血红色的旗帜,一个巨大的白色骷髅,位于旗帜中间,用它空洞森冷的眼眶注视着面前的世界!

    ——骷髅战旗!

    骷髅师的德国官兵再熟悉不过了,这是骷髅战旗!

    但是。这和骷髅师的骷髅旗又不太一样,骷髅师的旗是暗红色的底,这也是他们的一个传统:

    血红色的骷髅战旗。只有骷髅突击队才可以使用!

    他们是谁?为何如此的年轻?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何穿着这样老式的军服?

    巨大的骷髅战旗,高举在上尉的手中,如同忠实的卫兵一般,保护在年轻将军的身旁。

    官兵们发现,这名将军胸前佩带的勋章,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大铁十字勋章、蓝色马克思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老天,有些勋章连一些军官都叫不出名字来

    当他们经过的时候。每个德国官兵都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为什么?甚至他们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们想要欢呼,但又不敢发出声音

    难道,那曾经在骷髅师中发生过的神奇一幕今天又要发生了吗?

    强纳尔希望这是真的。但却又不敢相信。

    美梦,难道在这一刻真的要诞生了吗?

    “你们,你们是谁?”强纳尔大着胆子问道。

    “请敬礼,中将!”空军元帅冷冷地道。

    强纳尔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不由自主的举起手敬了一个礼。

    后出来的那个年轻元帅把自己手中的元帅权杖交给了空军元帅。什么话也没有说。

    而空军元帅,则连着自己手中的,把两柄元帅权杖递到了强纳尔的面前。

    强纳尔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第一柄空军元帅权杖,是蔚蓝色的,用金,银和宝石镶嵌制造。镶嵌金鹰24只,十字24枚。金属辕头下部有两个签名。一个赫然是前帝国元首签名:阿道夫.希特勒。

    而另一个签名,则是元帅权杖获得者本人的签名:

    曼弗雷德.阿尔布雷希特.冯.里希特霍芬!

    强纳尔的心脏不可遏止的狂热跳动起来。他竭力控制着自己几乎要崩溃的神经,努力的将目光落到了另一柄元帅权杖上:

    这是暗黑色的一柄元帅权杖,全德国只有这么一柄——也是用金,银和宝石镶嵌制造。不同的是上面镶嵌金鹰36只,十字36枚。金属辕头上一样有着阿道夫.希特勒的签名,然后,另一个元帅权杖拥有者本人的签名是: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只有一柄这样的权杖,只有一个人配拥有这柄暗黑色的权杖:

    骷髅男爵!

    “轰”的一下,热血涌上了强纳尔的头脑里。

    他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然后,他赶紧站稳了自己的身子,毕恭毕敬的将权杖还给了两位元帅,接着,他又大声说道:“全体都有,立正!”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骷髅师官兵,立刻全体将身子站得笔直,他们看到听到自己的师长手臂举得笔直,用能够发出的最大声音大声喊道:

    “圣——恩斯特!”

    阵地里静悄悄的,那些年轻的士兵们不懂这几个字的含义,但是科尔汉姆却被惊呆在了那里。

    圣——恩斯特!

    正如全德国只有一个人配佩戴那枚金色骷髅徽章,配使用那柄暗黑色元帅权杖一样,也只有一个人配享用这样的称呼:

    圣——恩斯特!

    强纳尔根本没有理会部下们的诧异,他继续用最大的声音说道:“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您——会回来!当骷髅师陷入绝境,您——会回来!欢迎回家,里希特霍芬元帅!欢迎回家——恩斯特元帅!”

    恩斯特元帅——恩斯特元帅!

    当这个名字从强纳尔的嘴里发出,所有的德国官兵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只有一个里希特霍芬元帅,也只有一个恩斯特元帅!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

    当骷髅师陷入绝境,我——会回来!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德意志帝国陆海空三军荣誉大元帅——德意志不败的战神——死神所最信任的前锋:

    骷髅男爵!

    请叫他骷髅男爵!

    科尔汉姆的身子同样也在那里不断的颤抖着,他就和强纳尔一样在那控制着自己行将崩溃的情绪。然后用嘶哑的嗓音大声喊道:

    “圣——恩斯特!”

    “圣——恩斯特!圣——恩斯特!!圣——恩斯特!!!”

    一刹那,所有的德国官兵们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胳膊,歇斯底里。疯狂的大声喊叫起来。

    这声音震耳欲聋,这声音刺破苍穹!

    他们终于知道这个年轻的元帅是谁了:

    那是——骷髅男爵!

    他从来都没有背叛过自己的誓言: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

    那狂热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无数的士兵一边落泪,一边大声呼唤。

    那是德意志的战神,那是他们从小就追随的偶像。

    那是——德意志的希望和未来!

    终于,有的军官和士兵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情绪。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

    当德国的命运被逆转,当敌人大举入侵德国,所有的德国士兵们。都是凭借着满腔热血,在进行着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他们明知道无法取胜,他们明知道早晚都会战死在战场,但他们还是在竭尽全力努力着。

    他们被自己的盟友抛弃。被自己的盟友出卖。他们在这世上,是最孤独的一群人。

    但没有希望的希望却终于出现,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孤独,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彻底的释放。

    这一刻,他们不再是坚强的战士,他们就如同受到欺负的孩子终于看到了自己最值得信赖的父亲一般哭泣着。

    希望曾经不再拥有,希望却在这里重新升腾!

    男爵——归来!胜利——归来!荣耀——归来!

    有的士兵一边大声呼唤,一边讲目光落到了对面的阵地:

    那是。是敌人的阵地!

    他们疯狂的进攻着这里,疯狂的让德国的土地燃烧。

    现在。该将这样的屈辱十倍的还给敌人了!

    燃烧——德意志的意志!

    “都站起来,挺直你们的胸膛,德意志的士兵们!”

    在恩斯特元帅威严的声音里,哭泣着的士兵抹去了眼泪,笔直的站了起来。

    “我,回来了,我说过我会回来,当危难降临德意志的时候。”王维屹的目光在所有官兵身上一一扫过:“我想,我的讲话你们已经全部听到。失败,并不可怕,失去的荣耀,我们一定可以追回。我将继续带领你们战斗,一直到德国的土地上再也没有一个敌人为止。而且,我也会将敌人带给我们的耻辱十倍百倍的还给他们!”

    士兵们又忍不住想要欢呼,但他们还是尽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会先解决这里的敌人。”王维屹缓缓说道:“今天夜里八时,我将率领你们进行一次伟大的反击!”

    伟大的反击——没有人知道如何在这样被动的情况下反击,但没有人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亚力克森男爵带领他们进行的反击!

    “现在,离八点还有六个小时,敌人还会继续进攻”王维屹的声音如此的让人不能抗拒:“我需要你们再继续坚持六个小时,然后检查你们的武器,补充你们的弹药。六个小时候,敌人将会后悔为什么要面对我们!一切为了德意志!”

    “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恩斯特!”

    王维屹很庆幸自己指挥的部队,即便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顽强的战斗力,而这,也是反击的开始,胜利的最大保证!

    “给我接奥利茨将军!”王维屹这时说道。

    电话很快接通,当奥利茨将军再次听到了“莫约尔中校”的声音后,有些诧异:“莫约尔中校,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

    “我不是莫约尔中校。”王维屹淡淡地道:“请叫我恩斯特元帅!”

    完全能够想象奥利茨将军一瞬间巨大的震惊,电话那头的声音也都变得哆嗦起来:“我恐怕没有听清,我该称呼你为什么?”

    “恩斯特元帅,恩斯特.勃莱姆。皇帝陛下册封的亚力克森男爵,阿道夫.希特勒元首任命的德意志海陆空三军荣誉大元帅!”王维屹平静的给了对方这样的答案。

    “我——这是真的吗?您真的回来了吗?”

    “我回来了,而且我就在骷髅师的阵地上!”

    尽管无法辨别真假,但奥利茨将军的声音却是如此的恭敬:“第二装甲军奥利茨恭敬的听从您的调遣。恩斯特元帅,能由您来指挥战斗将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

    “现在,不是述说荣耀的时候。”王维屹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冷静:“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办好没有?”

    那是他以“莫约尔中校”的身份和奥利茨将军商量的作战计划,但现在两人间的身份已经完全颠倒,奥利茨将军继续用恭敬的声音说道:“我集中了全部能够集中的炮火和坦克,同时,我也命令第二装甲军所有的部队做好了反击准备!”

    “很好,奥利茨将军。”王维屹满意地道:“敌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到了伊博尔,从我的情报显示,盟军已经从前线抽调了一些部队增援伊博尔,我们反击的时间到了。现在,我命令,今晚七时三十分,集中全部炮火猛烈轰击敌军阵地,八时,准时投入反击!”

    “是的,我将完全执行您的命令,以恩斯特之名!”

    ——一以恩斯特之名!而这也正是王维屹想要的:“7时整,告诉参加反击之全部部队,我,恩斯特.勃莱姆,回来了!”

    “我必须再次告诉您,能和您并肩战斗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