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二十四. 男爵!男爵!!男爵!!!

八百二十四. 男爵!男爵!!男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伊博尔电台。

    电台里的工作人员都举起了双手,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边,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袭击了电台。

    郭云峰带领着他的队员们,冷冷的监视着这些人。电台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什么威胁,但是这里却即将发生一件震撼世界的大事。

    费尔斯在莫多尔的帮助下乘着轮椅进来,他看到郭云峰朝他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

    费尔斯来到了话筒前,掏出了几章讲稿,清了一下嗓子。他将在这里发表讲话。他不知道如何通过一个小小的伊博尔电台,能够让自己的讲话让全德国、全欧洲、全世界都听到,但他相信,既然男爵如此安排,就一定有他的办法。

    “所有正在收听的德国士兵,德国公民们,我是德国地下抵抗组织‘埃尔德战斗旅’的指挥官,前德国情报局负责人罗.费尔斯,现在由我向你们转述一个重要人物的讲话”费尔斯终于对着话筒发出了声音:

    “当我离开德国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无比的强大”

    柏林,元首办公室,上午9时。

    “元首,您必须来听一下这个。”

    “听什么?”

    “我们的收音机收到了来自费尔斯的讲话。”

    “谁?”

    “费尔斯,前情报局负责人罗.费尔斯中将。”

    “他还活着吗?他在发表什么讲话?”

    “准确的说,并不是他在讲话。而是在转述一个人的讲话。元首,您一定要来听一下,恐怕要出大事了”

    柏林。康斯坦基地,上午9时。

    “邦克雷雷元帅,的确是费尔斯将军的声音。”

    “把声音调大一些,我有预感会有大事发生”

    中东,德军最高指挥部,上午9时。

    “冯.曼施坦因元帅,我们很奇怪为什么会收到来自伊博尔电台的广播。理论上说没有任何可能。”

    “确定来自伊博尔电台吗?”

    “是的,元帅,确定了。”

    “这里根本不补可能收到”曼施坦因元帅忽然怔在了那里:“除非只有一个人能够实现这样不可能做到的奇迹”

    北非。德军最高指挥部,上午9时。

    “声音再大一些。”莫德尔元帅面容无比严肃:“我可以确定的是今天将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出现”

    德国,盟军最高指挥部,上午9时。

    “破坏他们的通讯。立刻!”

    “将军。我们无法办到,技术人员采用了大量的手段,还是无法截断他们的信号。”

    “该死的,到底是为什么?伊博尔电台的声音为什么什么地方都能听到?”

    “为什么无法给您解释,我们也正在盘查原因。”

    “该死的盖伊为什么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和我们取得联系”

    “我们的国家无比强大,我放心的离开了这里,但是,现在我看到的。却是满目疮痍,敌人正在我们的土地上肆虐。我们的首都正在遭受着攻击。我们的土地在流血,我们的士兵在流血,我们的人民在流血没有人告诉我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而现在,在找到答案前,我将给予我们的敌人沉重一击!士兵们,公民们,我正带领着我的部队奋战,并且正在取得胜利。从这一刻开始,我要求所有占领区的德国公民,拿起你们的武器,反抗侵略者的暴行!我要求所有还能够拿起武器的德国公民,加入军队,保卫柏林,保卫德国!

    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泰因元帅,我命令,中东军团,就地组织防御,你将得到你需要的增援。奥托.莫里茨.瓦尔特.莫德尔元帅,我命令,北非军团,就地组织防御,你同样将得到你需要的增援。邦克雷雷.海森元帅,我命令,在我到达之前,男爵卫队一兵一卒不许调动”

    这是谁?这是谁?费尔斯口中的这位重要人物到底是谁,居然敢向德意志的三大元帅直接下达命令?那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打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到

    “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泰因接受您的命令!元帅!”

    “奥托.莫里茨.瓦尔特.莫德尔接受您的命令!元帅!”

    “邦克雷雷.海森接受您的命令!元帅!”

    几乎在同一时刻,被点到名字的三位元帅同时站起身大声说道。

    这一刻,他们的部下忽然发现,三位元帅的眼中竟然噙满了泪水。

    是的,他们知道,这是谁对他们下达的命令

    伊博尔电台继续在那做着广播:

    “我命令,克略尔.尼古拉元首,你必须做好一个德意志元首应该做的事情,带领全德意志抵抗到底,一直到我回到柏林为止。任何的消极怠战,将会让你成为德意志的罪人!我命令,沃纳.海森总参谋长,在我任命新的总参谋长前,继续坚守你的岗位,严格的按照我的战略部署行动

    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将军,我知道你此刻正在收音机旁听着,我也知道你绝不会退出德国的土地。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德意志的反击即将开始。你和你的部队将会感受到我的怒火,将会感受到德意志的怒火!美国士兵们,法国士兵们。俄国士兵们,我不希望看到你们的鲜血染红德国的土地,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变成尸体回到你们的家乡。现在,我将向你们发出最后通牒,在德意志发起大反击之前,放下你们的武器,就近向德军投降。我将确保你们的生命安全。这是德意志的最后通牒!

    德国的士兵们,德国的公民们,从现在这一分钟开始。我要求你们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命令,听从我的指挥。让敌人在我们强大的意志面前颤抖。从这一刻开始,整个德国无分前线后方,整个德国都将变成一座巨大的熔炉。让我们的敌人彻底融化!”

    说到这。费尔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我离开的时候,我曾经告诉过你们,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而今天,我——已经归来!我将带领你们从失败走向胜利,我将带领你们去追寻曾经丢失的荣耀。

    德国的士兵们,感谢你们为国家流的鲜血;德国的公民们,感谢你们为国家做出的努力;还有我们的盟友英国。我向你们保证,你们失去的一切也一样可以夺回!

    一切为了德意志!万岁——德意志!万岁——胜利!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1965年11月!”

    费尔斯念完了最后一个字,然后如释重负的长处了一口气

    柏林,巴黎广场。

    高音喇叭将每一个字清楚的传到了德国人的耳中。

    他们怔怔的听着,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情。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1965年11月!”

    当最后一个字落定,整个广场忽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每个德国人都在那里疯狂的大叫着,每个德国人都在用泪水洗刷着自己疯狂的激动。

    回来了,回来了,奇迹真的发生了:那个战无不胜,在德国人心目中就如同神一般存在的人回来了:

    骷髅男爵!

    没有人去辨别这事的真伪,他们只知道他们的男爵回来了——在德意志最危难的时刻!

    就在几分钟前,每个德国人还都认为男爵已经死了,可是,这巨大的喜讯却一下将他们的感情撞击的七零八落。

    笑着的人笑着笑着便流下了泪水原本就流泪的人放声痛哭

    德意志蒙受了太多的苦难,德意志蒙受了太多的委屈,现在——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男爵——光荣回归!

    胜利——难道还会遥远?

    这,是每个德国人心中最坚定的信念。

    即便德国只剩下了巴掌大的一块土地,只要男爵归来,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德国!

    他们曾经蒙受的苦难,必将十倍百倍的还给他们的敌人!

    而所有德国的目光,都不禁落到了那尊巨大的雕像上:

    那是一个穿着军服的军人,面容严峻,目光似乎正在注视着整个德国。雕像的左面,雕刻的是一面猎猎飞舞的战旗,那是德国人再熟悉不过的骷髅战旗。而在雕像的右面,是一朵玫瑰。

    在雕像的底座上,刻着这样的一句话: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

    不用任何人介绍,每一个德国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每一个德国人都知道,这座雕像属于谁!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也有人喜欢叫他玫瑰男爵!

    他,终于还是在德国最需要他的时候回来了

    柏林前线德军阵地上爆发出来的欢呼丝毫不亚于柏林。

    士兵们忘情的欢呼着,庆祝着他们听到的这一切。他们心中的信仰,远比那些普通的德国人要深。

    他终于回来了——他们的恩斯特元帅回来了!

    一切为了德意志——一切为了恩斯特!圣恩斯特——万岁!

    从这一分钟开始,没有人再能击败德军,因为他们有神奇的恩斯特元帅,因为他们有战无不胜的骷髅男爵!

    那些原本在敌人攻击下岌岌可危的阵地。德军士兵们忽然爆发出来了最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和冲上阵地的敌人进行着舍生忘死的战斗。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回应着男爵:

    在男爵回来之前,他们绝不允许自己再丢失任何一寸阵地!

    那些还保存着力量的德军。开始顽强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发起了反击!

    他们必须在恩斯特元帅重新指挥部队之前,最大程度的消灭敌人,然后酣畅淋漓的在恩斯特元帅的带领下取得伟大的胜利!

    是的,他们的确现在是很被动,他们的确已经岌岌可危,但不可思议的信心已经在他们的心中重新升腾而起:

    胜利——属于恩斯特!胜利——属于德意志!

    谁也无法阻挡他们的信心

    “元帅。您哭了。”

    “啊,没有。”曼施坦因背过了身子,悄悄的擦了一下眼睛:“想办法和莫德尔元帅取得联系。告诉他,我们一直在等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啊,我想不用了,莫德尔元帅一定也已经听到了吧。”

    曼施坦因没有说实话。他是哭了。掉泪了。这是一个德国元帅的眼泪。

    他回来了,他答应过自己的兄弟们,他早晚一定会回来。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激动的事情呢?

    现在,自己身上的千钧重担终于可以放下来了他甚至迫不及待的今天就想再一次的见到男爵

    哭吧,让眼泪尽情的在风中飞舞吧

    “这不可能,不可能!”威斯特摩兰面色铁青:“他早就死了,他怎么可能回来?简直是一派胡言,这是敌人在那里造谣!”

    “将军。不用担心,我想这是敌人在绝望的情况下编造出来的谎言。骷髅男爵不可能还存活在世上。”

    “是的,将军,我也这么认为。况且即便骷髅男爵真的还活着,我也不认为他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毕竟他离开了战场那么久,已经完全无法适应现在的战争了。还有,目前德国这样的局面,他有什么本事能够扭转乾坤?”

    部下们的声音不断响起,让威斯特摩兰的心情略略轻松了一些。

    骷髅男爵?那个该死的骷髅男爵到底还活着吗?费尔斯转述的是真的骷髅男爵的讲话吗?假设骷髅男爵真的还活着,那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说战略意义上的,仅仅带给德国人的信心就是巨大的。那些原本就顽强无比的德国士兵会疯狂的继续抵抗,而那些占领地的德国人必然将爆发此起彼伏的起义。

    骷髅男爵,骷髅男爵,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影响还是如此的巨大

    “不可能,这不可能。”克略尔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不断喃喃地说道:“他不可能还活着,他绝对不可能还活着。”

    他心中的畏惧,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费尔斯讲话中,针对自己的那一部分是如此的措辞强硬,这才是最让他感到畏惧的。

    而且,男爵居然用命令的口气下达了如此多的命令,谁才是德国的元首?是自己,而不是什么骷髅男爵!

    可是,为何自己的心里是如此的畏惧?

    “我不认为这是真实的”情报局的负责人沃尔夫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想,这是费尔斯的阴谋诡计,他企图用男爵的名义来动摇我们的军心,削弱您的威严。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骷髅男爵都应该死了。”

    “不,不。”克略尔喃喃地道:“曼施坦因还活着,莫德尔还活着,邦克雷雷也还活着,我们凭什么认为他就死了?他完全还有可能活在这个世上。难道你忘记了,在上一次,他也是在所有人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的。万一他真的还活着,那一切都完了”

    沃尔夫从元首的话里听到了深深的畏惧,但他也不知道应当如何安慰元首。

    是啊,如果那个人真的还活着,那么对每个人都将形成巨大的冲击。

    全德国,没有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只要他愿意,克略尔这个元首,随时随地都会被赶下来。就连德国最资深的元帅,当初也都不过是他的部下。

    甚至在他成为德国传奇的时候,阿道夫.希特勒元首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兵。德国只要他在,就只有一个真正的领袖!

    德国人今天的疯狂,每个人都亲眼看到了,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曼施坦因、莫德尔、邦克雷雷这些德国的元帅们,此时大概正在忠实的执行着他的命令吧?现在,恐怕元首已经调动不了前线的那些部队了。

    所有的德国官兵,所有的德国民众,都将只服从一个人的命令: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骷髅男爵!

    “告诉我,如果他真的回到柏林,我们该怎么办?”克略尔颓丧地说道:“把所有的权力拱手让给他吗?然后他会发现一切,接着,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被送上绞刑架的,相信我,他会这么做的。我无数次的听我父亲说起!”

    老尼古拉多次的告诉自己的儿子,永远不要忘记骷髅男爵,永远不要企图做骷髅男爵的敌人,而老尼古拉,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唯一不同的是,老尼古拉及时的醒悟了。

    “元首,我想我们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沃尔夫低低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克略尔面色不断的变幻着,过了许久他才无比艰难地说道:“或许只有这个办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