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二十,男爵,我一直在等你归来!

八百二十,男爵,我一直在等你归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他——会回来。每个人都知道这一句话,每个人都期盼着他能归来,但每个人也都知道这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这其中也包括我。然而,当我见到那张无比亲切面孔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原来奇迹真的是会发生的。”

    ——德国地下抵抗组织“埃尔德战斗旅”指挥官罗.费尔斯。1965年11月。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

    当看到那无比亲切的字,王维屹一瞬间好像回到了离开德国的那个岁月。现在,自己回来了,德国也真正面临到了危机。但是,在德国却没有人知道自己已经光荣归来!

    “莫约尔先生。”一个声音在王维屹的身后响了起来:“欢迎来到了这里,但这里任何别有企图的人都会失踪。”

    王维屹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他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当两人面对面的时候,一瞬间,王维屹知道自己的秘密再也无法隐藏了。他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人。

    而那个老人,身子却忽然急速的颤抖起来。他几次挣扎着想要从轮椅上战起,但几次都失败了。他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泪水却顺着他的脸颊落下

    他身边的人都看呆了,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的指挥官是无比冷静的,即便敌人用枪口对准他。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动容。

    可是,今天指挥官这是怎么了?

    “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老人的声音哽咽,但他看到“莫约尔先生”朝他悄悄的摇了摇头。他很快把话咽回了肚子里,然后对他手下的人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但却依旧无法避免的哆嗦着。

    人都走了出来,当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老人的声音再度哽咽起来:“当危难降临德意志,你——会回来。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每个人都这么以为。可是,奇迹真的诞生了。欢迎回家,男爵!”

    当说到“欢迎回家。男爵”这几个字的时候,老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谁也无法想到这样的哭声会从这样的一个老人嘴里发出。

    “德意志的军人永远不掉眼泪。”王维屹也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抬起你的头来,费尔斯上校!”

    费尔斯上校——那个在埃及被王维屹成功营救。然后追随着恩斯特.勃莱姆男爵征战。男爵最信任的情报官——费尔斯上校!

    王维屹做梦也都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费尔斯上校!

    命运总是那么喜欢捉弄人

    “是,德意志的军人永远不掉眼泪”费尔斯上校的声音依旧在哽咽着:“男爵,你回来了,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你的归来,但我们都以为你再也不会归来。可是,我等到了,我等到了,我真的等到这一天了!”

    他几乎再次放声大哭起来。但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当你心中有了信仰,总会有奇迹发生的。费尔斯上校。我回来了,而我,将继续带领你们战斗!”

    费尔斯上校没有问男爵为什么回来了,更加没有问为什么过去了那么多年,男爵依旧如此的年轻并且充满了活力。

    在男爵身上,没有什么奇迹是不能发生的

    男爵第一次归来,容貌未变;男爵第二次归来,还是和离开时候一模一样。那么,他一定还能够和过去一样神奇,带领着德意志从失败走向胜利!

    费尔斯上校终于回复了自己激动的情绪:“我们可以胜利,我们不会失败,是吗,男爵?”

    “是的,我们不会失败。”王维屹给了他最肯定的回答:“但现在告诉我,德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陷入目前的局面!”

    “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费尔斯上校很快说道:“在您离开之后,德国一切都按照您之前的部署运作着。我们和英国、美国、法国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俄国,我们同样驻扎着大量的军队,以协助俄国新政权平稳过渡。从1955年开始,德国两国发生了许多摩擦,闹的很不愉快,然而一切却在可控制范围之内。1957年,德美两军在中东地区发生小规模军事摩擦,两国都采取了极大的克制态度,对外一律宣称是偶尔的走火,这一事件在双方的心照不宣下被压了下来。但是在阿道夫.希特勒元首离开,克略尔.尼古拉按照元首遗志成为新的德意志元首后,一切却都发生了改变。1960年美国大选,威廉.维特根斯坦击败强劲的竞选对手约翰.肯尼迪,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克略尔元首在1961年成为首位到访美国的德国元首,但那次访美回归之后,德美关系迅速恶化,双方频繁的在中东和北非调集兵力。1963年,克略尔元首下令抽调驻扎在俄国、法国的德军,以及德国本土军队大量开往中东和北非,尽管曼施坦因元帅和莫德尔元帅进行了激烈反对,但由于‘德国功勋元老委员会’未凑够召开会议人数,因为两位元帅只能服从了克略尔元首的命令”

    “你说什么?‘德国功勋元老委员会’?”王维屹有些好奇。

    “是的。”费尔斯点了点头:“这是希特勒元首在1946年成立的一个委员会,成员包括曼施坦因元帅、隆美尔元帅、古德里安元帅等12人,用来维持德国政府的正常运转。在希特勒元首健康开始恶化后。委员会承担起了监督下一任元首的任务。更加准确的说,一旦委员会成功召开会议,足以废除现任元首。同时。他们还承担着负责男爵卫队的任务”

    “男爵卫队?”王维屹越来越觉得好奇了。

    “希特勒元首为您专门成立的卫队,用来负责保护康斯坦基地”费尔斯解释道;“这一卫队,除非您亲自出现,否则必须在委员会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调动。这是全德国拥有最精锐武装的最精锐部队。”

    王维屹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费尔斯停顿了下后说道:“今年二月,克略尔元首根据情报,认为美军将可能在三月份进行战争,因为元首决定提前动手。他强硬的命令德军各线部队在2月6日全线向美军发起攻击,但是在攻击开始后,让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美军似乎对我们的所有行动都了如指掌。在攻击发起的当天,美军便进行了卓有成效的防御和反击。在曼施坦因元帅2月6日上午8时的电报中是这么说的,‘敌人完全掌握了我们的部署,我们对敌人的情报完全错误。我将停止进攻!’8时10份。莫德尔元帅的电报里如此说。‘混账的情报部门在做什么?大量的敌人忽然出现在了我们进攻路线上,无法取得胜利!’”

    随后费尔斯所说的战争进程,和意大利告诉王维屹的完全一样,法国、俄国等德国盟友背叛,英国遭到突袭,盟军大举进攻德国本土。几百万主力被困在北非和中东的德国,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抵御敌人的进攻。

    “当时你在哪里?”王维屹阴沉着脸问道。

    “1960年,我被免除了所有的职务”费尔斯苦笑了下:“男爵。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的妻子被发现被人杀害在了家中。在警察勘察现场的时候,居然发现了我的几封信,这几封信,足以证明我是一个双面间谍,我被逮捕了,男爵。然后受到了审查,无论我如何分辨,但那几封信上的字迹完全就是我的。但我可以保证,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背叛国家的事情!”

    王维屹完全相信这点,即便当年费尔斯落到了敌人的手里,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信仰,只是他有些疑惑:“叛国罪是很严重的罪名,仅仅罢免了你的职务吗?”

    “是的,因为我也是委员会中的一员。”费尔斯的回答出人意料:“原本委员会只有11个人,但希特勒元首在最后时刻,却直接晋升我为中将,并且成为了委员会的最后一名成员。”

    王维屹开始察觉出了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费尔斯莫名其妙的惹上了叛国罪,曼施坦因和莫德尔以如此的年纪被派到了前线,整个委员会名存实亡。

    克略尔——这一切都是克略尔做的吗?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权力受到了委员会的限制,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但无论怎样,王维屹还是不愿意相信,一个德国元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他毕竟是自己的朋友,老尼古拉的儿子!

    “奇怪的事情还不止如此。”费尔斯又继续开口说道:“我因为委员的身份,以及曼施坦因元帅等人以高尚品德为我担保,因此我幸免牢狱之灾。我被软禁在了家里。我很清楚的记得,1960年6月2日,我的家中忽然遭到不明身份者的袭击,负责保护我安全的卫士全部身亡。在最危急的关头,我开启了家中的紧急逃生通道,躲避开了这一场灾难。”

    王维屹淡淡笑了一下,他知道像费尔斯这样的人,无论到了哪里一定会为自己留下一条保命的通道,哪怕是在柏林,是在自己家中。

    “我很清楚,刺客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费尔斯的眼中愤怒一闪而过:“我开始逐渐怀疑我们的内部是不是出了间谍,于是我决定离开柏林,躲避可能到来的新的刺杀。但是在临走前,我秘密召集了我的一个亲信。委托他在柏林进行调查”

    “卡尔.切鲁斯?”王维屹灵光一闪。

    “啊,是的,您也知道?”费尔斯有些诧异。

    “我救过他的命。当时他落到了美国人的手里。”王维屹淡然说道:“然后呢?继续说下去。”

    费尔斯觉得大概命运中冥冥自有定数,男爵曾经将自己从敌人的手里救了出来,而现在,自己留下的切鲁斯同样也得到了男爵的帮助,他定了一下神说道:

    “于是我就躲到了这里,一躲就是几年,起初。切鲁斯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但是在去年年初的时候,切鲁斯最后一次和我联络。他说的极其简单,其中的一句话我记得非常清楚,‘情况正在发生恶化,我将努力找到证据’。然后。切鲁斯就是神秘的和我切断了联系。当敌人大举入侵德国本土后,我知道凭我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无法挽救德国,因此我秘密成立了‘埃尔德战斗旅’,我知道,德国人民是绝对不会甘心接受失败的,抵抗将在德国各地此起彼伏。而埃尔德战斗旅的目的,就是将所有的抵抗组织联系起来,为了德国的重生而努力。”

    为了德国的重生而努力!

    王维屹很想向费尔斯敬一个礼。不管德国变成了什么样子,像费尔斯这样的人。永远也都不会消失的,那么,德国的希望永存!

    “类似‘埃尔德战斗旅’这样的抵抗组织有多少?”王维屹开口问道。

    “很多,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费尔斯略略有些兴奋起来:“而且,我们已经成功的和其中的几个主要组织取得了联系,我们拥有自己隐蔽的联系方式,男爵,我随时都可以召集他们。”

    “我对你做的一切都很满意。”王维屹沉默了下:“但是我注意到你刚才的话里,说希特勒元首离开,而不是去世。我想知道这是你故意这么说的吗?”

    “我不是很确定”费尔斯迟疑了会后说道:“元首在1957年召见了我,是在非常秘密的情况下召见的,他让我记下一个单词,‘\紫色闪电’。”

    王维屹一惊,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整个德意志,只有他和阿道夫.希特勒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紫光军事基地核心区域的其中一道开启密码!

    “紫色闪电”的意思,其实就是紫光。王维屹把基地核心区域的密码告诉了阿道夫.希特勒,并且告诉他,在德意志有可能遭遇到危机的时候,立刻开启康斯坦基地,基地中的一些东西,将会带给他们帮助!

    而且,在基地的“冷库”中,也许现在还躺着自己许多战友的身体只有王维屹知道,他们并没有死去,他们只是在那沉睡!

    “我一直没有弄明白‘紫色闪电’是什么意思。”费尔斯并不知道男爵在想什么:“我指清楚既然元首那么郑重其事的将这个单词告诉了我,一定有非常重要的含义。在阿道夫元首去世后,他的遗体按照他的生前遗愿被火化了,而不是和其他将领一样,被保存在了康斯坦基地中,这点非常让人奇怪”

    王维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是的,自己在离开的时候,再三告诉自己的朋友们,一旦觉得即便离开人世,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提供给他们的药剂注射进体内,然后去康斯坦基地,进行“遗体”保存。

    但是希特勒为什么不这么做?

    “当时是由我来保护元首遗体的。”费尔斯缓缓说道:“整整几个晚上,我一直都陪伴在元首遗体前,我渐渐发现了遗体和元首生前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王维屹眉头跳了一下。他知道,希特勒在生前有几个替身,长的都和他非常相像,也正是靠着这些替身,他成功的躲避了数次刺杀。

    难道费尔斯的意思是那具遗体不是希特勒本人的?

    “那具遗体的小腿,明显比元首要粗壮许多。”费尔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而且,遗体的左手手背还有一颗痣,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元首有这样的痣!”

    王维屹点了点头,是的,他也不知道希特勒有这样的痣。

    “但是我不敢把我的发现告诉别人,只能隐藏在了心底。”费尔斯表情非常复杂:“这些事情这么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我,我想寻找原因,但是我很快遭到了免职,我失去了我原本拥有的资源。男爵,我心中总感觉元首并没有去世。”

    王维屹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是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希特勒现在有2在哪里?难道也在康斯坦基地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要把事情弄的那么复杂?

    一个个的谜团在王维屹的心中升起,但是他暂时还无法找到答案。

    “男爵,现在好了,您回来了,一切都又重新又希望了。”费尔斯此时显得兴奋不已:“我们将重新取得胜利,我们将重新恢复德意志的荣耀!”

    王维屹一个字一个字坚定地说道:“是的,我们将重新恢复德意志的荣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