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十九.抵抗组织

八百十九.抵抗组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亚伯拉罕快速机动营的被歼灭,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损失。看在上帝的面上,我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会有那么可怕事情的发生。莫约尔,这个名字现在如同恶魔一般附在了我们的身上。”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旅准将巴德格,1965年11月。

    当听到亚伯拉罕快速机动营的覆灭消息,巴德格准将内心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这个勇敢的少校,第一批跟随他来到了德国,第一批加入到了对柏林进行攻击的队伍中,而现在,他却将生命留在了这里。

    巴德格准将完全无法知道将来回到美国后该如何面对少校的未婚妻。

    德军勇猛的战斗力以及出色的战斗技巧,深深的印刻在了美国人的心里。纵然之前在德国本土的作战是如此的顺利,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美军军官或者士兵敢轻视这些德国士兵了。

    之前在柏林攻击战的时候,他们已经充分领教到了德国士兵的勇猛顽强,当莫约尔横空出世之后,盟军甚至有了畏惧的感觉。

    而整个柏林战场,德**民的士气也完全的被莫约尔中校和他所指挥的部队所调动起来。

    保卫柏林——保卫德国!

    这样的口号声到处都能听到

    此时的王维屹和他的诺德兰战斗团,在成功的取得了一个漂亮的胜利后,必须面临下一步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美军——甚至包括诺德兰战斗团的那些德军官兵。都无一例外的认为他们将向爱博梅拉方向继续运动,但就在这个时候王维屹却出人意料的下达了一个命令:

    “向伊博尔展开突击!”

    “伊博尔吗?”兰普登上尉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即便再大胆。他也不禁为中校这个匪夷所思的命令所震惊:“中校,在那里有美军的一个整团,第30加强步兵团。我们的后面还跟着敌人的一个旅。如果无法攻克伊博尔,那么我们将会再次面临困境。”

    “我知道,上尉。”王维屹淡淡地道:“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将去爱博梅拉,伊博尔的防御一定不会戒备森严。而且我这次准备换个方式,里应外合!”

    “里应外合?”普兰等上尉一下就明白了:“你准备混进伊博尔?”

    王维屹点了点头:“是的。在你们于约定时间内发起攻击,我们将同时在伊博尔内展开突袭,彻底打乱美军部署。”

    “但是这样我们需要一个对伊博尔非常熟悉的人”兰普登上尉说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哦。不,不,中校。你可千万不要带罗里奥少校一起去,虽然他表现得很合作。但他毕竟还是个美国人”

    “上尉。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难道这还不够刺激吗?”王维屹淡淡地笑着:“我虽然还不太了解马里奥少校这个人,但我凭直觉觉得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他的决心已经下了,便再也不会更改:“上尉,不要再争执了,我会带着曼弗雷德突击队进入伊博尔,这里将由你和谢勒上尉一起指挥,记得我们的约定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必须准时发起进攻!”

    “是的。中校。”

    兰普登上尉很想看看,莫约尔中校的心脏到底是用什么做成的。似乎不管什么事情都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王维屹也知道带着马里奥少校进入伊博尔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只要出现任何的问题,他们便会面临到巨大的危境中。

    但是要想取得胜利,有的时候必须要进行这样的冒险。

    马里奥少校始终说自己对骷髅突击队,对骷髅男爵充满了崇拜,但也许在见到他的那些美国同伴的一瞬间,他的主意就会变的。

    谁知道呢?

    在伊博尔的防御并不是特别的严格,尽管一支德军部队击溃了亚伯拉罕快速机动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但这里的美军30加强团无论从盖伊上校还是到下面的普通士兵,都不认为德国人会来这里。

    更何况,他们的空中侦察力量还可以准确的为他们提供一切需要的情报。

    当王维屹和他的突击队,打扮成美军出现在伊博尔的时候,马里奥少校就成为了关键中的关键。

    纵然面上表现得满不在乎,但王维屹还是悄悄的把手放到了枪把上

    坐在吉普车上,嚼着口香糖的马里奥少校,满不在乎的向哨兵说出了自己的番号,准确无误的回答让哨兵很快便丧失了警惕。

    他将证件还给了马里奥:“少校,前面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们很快就会进入柏林。”马里奥收好了证件回答道。

    “听说出了一支很厉害的德国突击队?”

    “是的,但他们一定会被我们消灭的。”

    “真想快点回家啊。您可以进去了,少校。”

    吉普车和后面的卡车缓缓的从岗哨前开过,王维屹一直到这个时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在马里奥身上下的这一注下对了

    伊博尔到处都能够看到美军,就和别的德国城市一样,这里充斥着压抑的气氛。那些匆匆经过的德国人,当看到美军的车辆,眼里都流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是啊,谁喜欢自己的土地被占领呢?

    车子停了下来,王维屹从车上跳下,看到附近有一个小酒吧,他把里希特霍芬叫到了身边,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整理有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美军上尉制服。步履从容的走进了小酒吧里。

    里面都是美国大兵,一些士兵正在和金发的酒吧美女调着情,但是显然他们并不受这些金发美女的欢迎。

    “一杯杜松子酒。”王维屹在吧台上坐了下来。朝周围的一个中尉看了看:“嘿,中尉,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

    “大概是在进攻柏林的时候。”中尉不是很友善:“我们被打退了,你呢?也是被打退的吗?”

    “是啊,那些德国人实在是太顽强了。要请你喝一杯吗,中尉。”

    “啊,谢谢。我是凯尔特,罗斯.凯尔特。”听到上尉请自己喝酒,凯尔特的面色一下变得友善了许多。

    “阿贝尔。a.阿贝尔。”王维屹替凯尔特叫了一杯酒:“你是30团的?”

    “是的,30团f连的。”凯尔特喝了口酒,叹息了声:“阿贝尔上尉,我想你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吧。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是的。我经过伊博尔。”王维屹轻松地道:“我们接到了命令,是第一批回国轮休的部队,要知道圣诞节就快到了,谁不想回家呢?”

    凯尔特的眼中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恭喜你,上尉。是啊,不知不觉圣诞节就要到了,你可以陪伴着家人坐在火炉边,可是我们呢?我们还得呆在这里。上面的那些人说圣诞节前就能打下柏林。可现在看看呢?我们还在柏林城外转悠,这该死的仗到底得打到什么时候?”

    他满肚子都是牢骚。而和他一样想法的人,在美军里还为数不少。

    任何一支部队,在外征战久了,总会出现厌战情绪,这在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支部队里都是一样的。

    美国人也想要回家了,尤其是在圣诞节这个欧洲人或者美国人都非常重视的节日里。只是,今年的圣诞他们大概都只能在德国渡过了。

    王维屹敷衍着他的话,不断的从他的嘴里套着情报。几杯酒下肚后,凯尔特的话明显的多了起来,无论王维屹问什么,他都毫不经过大脑的说了出来。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王维屹已经对伊博尔美军的人数和布防情况大致了解。

    凯尔特中尉对“阿贝尔上尉”完全放松了戒备,他不光频频回答着对方的问题,而且还不断的诅咒着上面的那些军官。

    他喝醉了。

    王维屹付出了酒钱,然后对吧女说道:“嘿,我的朋友喝多了,不要叫醒他好吗?”

    吧女冷漠的点了点头,当王维屹转过头的一刹那,他明显看到了吧女眼中对自己的仇恨

    王维屹并没有记恨,很快他们就会知道,他和他们其实是朋友

    “轰——”的一声,正当王维屹想要走出酒吧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让这间小小的酒吧也晃动了一下。

    那些正在喝着酒的美国人纷纷站了起来走出了小酒吧。

    不远的地方正在起火,这让这些美国人议论纷纷。

    “又是那些抵抗组织干的”

    “是啊,昨天已经发生过一起了。”

    “该死的,总有一天我们的军营也会爆炸的。”

    消防车尖利的呼啸声响起,王维屹想了想,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居然向爆炸点走了过去。

    美军士兵已经将这里戒严,大量的德国当地人正在外围看着热闹。从他们脸上欢欣的表情来看,他们一定把引起这场爆炸的人当成了英雄一般看待。

    王维屹打量着四周,忽然发现有一个人正在用凶狠的眼神盯着自己当他和王维屹的目光相对,便又立刻低下了头。

    王维屹轻轻舒了口气,在这里一定有地下抵抗组织活动,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也许事情就要好办多了。

    “上尉,那里有一个人受伤了,是你们的人?”忽然,有人拉了拉王维屹的衣角说道。

    回头看去,是一个岁数不大的孩子,那孩子见美**官回过头来,用极其生硬的英语说道:“你们的士兵在那条巷子里受伤了。上尉,跟我来。”

    说完。孩子朝王维屹招了招手,接着便朝巷子那边走

    王维屹心里有了一些好奇的感觉,跟在孩子的身后朝那走去。但是当他进入巷子的时候。却一个士兵也都没有看到。

    “嘿,你说的人在哪里”

    王维屹才说完这句话,忽然感到背后一阵冷风袭来。他急忙侧身一让,一次致命的攻击让他躲过。

    偷袭者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居然如此敏捷,一怔之下,又是一刀刺出。

    王维屹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腕,接着猛然用力一击。一把匕首从偷袭者的手里落下。接着他一反手,便控制住了这个家伙。

    把他顶在了墙上,用力将他的脑袋扭转。发现正是那个在爆炸现场一直在盯着自己的那个人

    “你想要做什么?”王维屹沉声问道。

    “杀了我吧!”那人倔强的扭动这自己的身子。

    正想继续问话,王维屹忽然觉得腰部受到了重击,他急忙松开了那个家伙,侧身让过。可当他看清了新的袭击者。却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动作。

    这。就是那个告诉自己这里有伤兵消息的孩子。

    此时这个孩子手里紧紧握着一根木棍,带着无比仇恨的眼光看着王维屹,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扑上来吃人一般。

    先前的那个袭击者一经摆脱束缚,立刻从孩子手里接过了木棍就想要扑上去,但是随即他的身子便僵硬在了那里。

    一把手枪的枪口正虎视眈眈的对着他

    “放下武器。”王维屹冷冷地说道。

    袭击者迟疑着,最终还是把手中的武器放下:“不要伤害他,全是我逼他做的!”

    一口纯正的德国话。

    王维屹笑了笑:“是啊,全都是你做的。”

    接着。他让袭击者诧异的放下了手里的武器:“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让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好吗?”

    袭击者完全搞不懂这个美**官在做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在美**官的追问下,袭击者很不情愿地说道:“丹尼.莫多尔。”

    “丹尼,莫多尔。为什么要袭击我?”

    “美国人,你们是侵略者。”莫多尔毫无惧色:“我要杀死你们中的每一个人!”

    “这里的爆炸是你干的吗?”王维屹并没有在乎他的态度。

    “不,不是我干的,是我的同伴干的。”莫多尔恨恨地说道:“但你完全可以把这算在我的身上,审问我,折磨我,甚至是枪毙我,我不在乎!”

    王维屹长长的出了口气。当美国人占领这里后,始终都有无数的德国人在英勇奋战着。

    他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竟然把枪倒转着递给了莫多尔。

    莫多尔接过了枪,不知所措,这个时候他听到那个美军上尉说道:“带我去见你们的人,告诉他们,你抓到了一个美**官。”

    莫多尔和那个孩子完全的懵在了那里

    “如果有人说:你做梦吧!我只能回答他说:你这个笨蛋,如果我不是一个梦想者的话,我们今天会在哪里呢?我一直相信德国,你说我是一个做梦者;我一直坚信帝国的崛起,你说我是个傻子;我一直相信我能重新夺回权利,你说我疯了;我一直坚信贫穷会有尽头,你说那是乌托邦。谁是对的?你还是我?!我是对的,我一直会是!”

    “一个民族正经历着动荡,我们,在被幸运之神垂青。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未来必将完全属于我们!德国的明天就指望你们了,德国的青年们!我们必须咬紧牙关,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

    “他们得小心了,总有一天我们的忍耐到了尽头,那时候我们会让那些无耻的犹太人永远住嘴!!!”

    “我不相信,那些以前在不断嘲笑我们的人,现在,他们还在笑!!!”

    “你们必须跟着我庄严地宣誓:我们需要的是和平,我们需要的是献身于我们的事业 弱者亡!如果日耳曼民族不再强大到可以浴血保卫它自己的存在的话,它就应当灭亡。”

    “超凡的思想是不会与凡夫俗子共存的。我们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并将为之努力奋斗,直到死亡!只有那些疯狂的大众才是驯服的。民众是盲目而愚蠢的,大众就像是个任人为所欲为的女人,我们当然不能学习他们”

    “只有对我的民族来说有用的条约才是有效的。”

    “没有人可以夺走我们的荣誉。为了德国人民,我们必须战斗15-20年.”

    在墙壁上,贴满了这样的字条,字条上写的一切王维屹再熟悉不过这是谁说的了:

    阿道夫.希特勒!

    而在字条的最上方还有一张最大的,上面用粗体写着这么几个字:

    “当危难降临德意志,我——会回来!”

    那是他曾说的: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而且,他还看到了自己在德国阅兵式上曾经说过的那段话一样被贴在了这里:

    “但是如果有人执意要把战争进行到底,德国也不会有丝毫的畏缩,我们同样将用我们的铁血,告诉我们的每一个敌人,德国,永远不会屈服!德国,必将取得所有战争的胜利!我们已经做好了流更多的血,牺牲更多的生命,来维护德意志合法权利的准备!”

    这里的人一定是自己和阿道夫.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