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零八.狗咬狗

八百零八.狗咬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从进入法兰克福开始,王维屹便似乎对如何从这座戒备森严的城市中脱身没有任何的担心。

    谁也不知道他强大的信心从何而来,他甚至还去见了一下美国人的凯维奇上校。

    凯维奇上校对于这位忽然出现的“亨利.勒内.阿贝尔”少校提供的情报非常重视。

    在盟军入侵德国之后,歌德大学大概80%遭到了炸毁,整个大学都几乎成为了废墟,而那里的确也是一个藏身的好场所。

    凯维奇上校表达了对阿贝尔少校的谢意,然后迅速开始着手安排起来。

    那些俄国人在此前不但表现出了自己的冷血无情,而且同样表现出了很强的战斗能力,这让凯维奇上校丝毫也都不敢掉以轻心。

    他调集了大量的部队,悄悄的连夜包围歌德大学。在上校的命令中非常明确,务必不能跑掉一个敌人!

    是夜,戒严的法兰克福静悄悄的,但一场也许会变得惨烈无比的战斗却即将到来

    美国士兵悄悄的进入了歌德大学,周围除了他们行动的声音,一点的响声也都没有。好像这里除了美国人便没有任何人一般。

    盖克莱少校是直接在前线指挥的军官,就和他的长官一样,他的内心同样对那些俄国人愤恨到了极点。

    他们是盟友的关系,盟友是不该采用这样残暴的方式来对待直接自己人的!

    在最前面的,是八个美军士兵组成的战术小组。互相掩护着的美军士兵。小心翼翼的向前方运动。

    黑夜里,谁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杀机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瞬间便刺破了夜空的宁静,战术小组里的一名美军士兵应声而倒。其余的人一下趴到在了地上。

    “杰瑞被打死了!”

    在这样的叫声里,美军的掩护火力疯狂的响了起来,无数道火舌向着枪声响起的地方喷泄而出。

    枪声足足响了两分钟,但是对面却又陷入了喧闹中的沉寂里

    子弹终于停止了射击战术小组再次站了起来,可就在这一瞬间,黑暗里的枪声却再一次的响起,顷刻间。又是一名美军士兵丢失了生命。

    暗夜里的狙击手,似乎一直都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

    盖克莱少校面色铁青,这些该死的敌人啊。还没有看到他们,自己就已经损失了两名士兵。不过在愤怒之余,却还是有些庆幸的,美国少校提供的情报没有错。俄国人就在这里!

    他冷静了自己的情绪。开始重新调整部署兵力,超过一个班的士兵,悄悄的从狙击手位置的另一侧摸了上去。

    而在正面,美军的机枪则在一刻不停的响着,吸引着狙击手的注意力

    当攻击队伍全部到位后,盖克莱冷冷地说道:“开始!”

    几颗照明弹升上天空,顿时将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这一来,两个躲藏着的狙击手立刻暴露在了美军面前。

    “突突突”。子弹暴雨一般的向着他们倾泻而出两个狙击手甚至没有任何躲避的机会,便被打成了马蜂窝一般。

    盖克莱少校终于可以松上一口气了。他来到了两具尸体前,仔细的检查了下,但在尸体上神秘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有发现。

    “少校,在那幢大楼里,我们发现隐藏着大量的武装人员。”

    这一报告让盖克莱少校朝着部下所指的大楼看去。其实准确的说,那已经不能称为“一幢”大楼了,在之前盟军的轰炸下,大楼只保留下来了一半。

    在盖克莱少校的命令下,大楼迅速的被美军包围。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少校再次请求了增援。

    又是两个连的美军士兵,在半小时后进入了歌德大学,大楼里的敌人已经无路可逃!

    甚至就连凯维奇上校在晚上10点的时候也亲自出现在了这里。

    上校的眼前不断出现的,是那些美军士兵的尸体,和在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从背后射杀时的悲惨无助。

    这些该死的俄国猪,必须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他让一个上士拿起了高音喇叭,督促大楼里的那些武装分子立刻投降,但是这却遭到了火力的射击,上士都几乎被打死。

    “上校,看起来他们是不会投降的”盖克莱少校小声地说道。

    凯维奇上校冷冷的笑了一下:“除了他们的指挥官,可以全部打死他们!”

    当上校下达这样的命令后,美军的猛攻开始了!大量的子弹铺天盖地的向着大楼泼洒而出,为了确保成功,凯维奇上校甚至调来了一辆履带装甲车。

    但是大楼里那些武装分子的抵抗决心让人惊讶,他们不断的以猛烈的火力还击,丝毫也都不肯示弱。

    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家伙!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凯维奇上校反倒并不怎么担心了,周围围的如同铁筒一般,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性。

    而且敌人的子弹很快就会用光的

    “少校,歌德大学那里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在谢勒上校的报告中,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笑意:“小伙子们,我们该回家了!”

    他将俄国人藏身地点的情报报告给了凯维奇上校,甚至还得到了凯维奇上校的感谢。大概凯维奇上校日后在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后,一定会懊丧不已,一个杀死骷髅男爵最好的机会曾经就放在他的眼前。

    车队不慌不忙的开动了。

    法兰克福的街头大量的美国士兵和宪兵在调动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了歌德大学。

    这些的每个美国人都知道了一伙残暴的武装分子。杀害了大量的美国士兵,而且他们居然还进入了法兰克福。他们的目的都是完全一样的,必须要在这里干掉他们。为那些死去的美国士兵报仇!

    所有他们目前的焦点只有一个——歌德大学!

    当这支悬挂着法国国旗的车队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只是有几个宪兵曾经上来盘查了一下,而在车队最前面那辆车子上的王维屹告诉他们,自己是法国少校亨利.勒内.阿贝尔,向凯维奇上校提供敌人藏身地点的那个人。

    当听到这些,宪兵并没有再危难“阿贝尔少校”,反而还感谢了法国人的“友谊”

    车队大摇大摆的在法兰克福的街头行使着。当来到最后一个岗哨的时候,王维屹让自己的头车靠边停下,然后从车上跳了下来:“我是亨利.勒内.阿贝尔少校。这是我的证件。”

    负责这里的那个美国中士拿过了少校的证件,仔细的检查了下,然后还给了他:“少校,这么晚了您要到哪里去?”

    “这是我们急需的物资。必须立刻运送出去。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王维屹朝车队指了指:“我已经向凯维奇上校汇报过了,并且得到了上校的同意,你可以打电话核实一下,中士。”

    “啊,不用了,上校现在很忙。”中士让人搬开了障碍物:“少校,让你的车队过去吧。”

    中士对盟友的信任,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他的大意。让他和他的同伴捡回了一条命。因为在他和法国少校说话的时候,开车里无数条枪已经拉开了保险。一旦交火,这个岗哨上的几个美国士兵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车队缓缓的从岗哨经过,美国人漫不经心的在那看着。

    王维屹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吸了口:“上士,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像什么地方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啊,是的,好像是一伙俄国武装分子。”中士的脸上浮现出了愤怒:“这些该死的家伙,偷袭了好几个岗哨,杀了我们不少的人。听说许多人都是在投降后背杀害的。凯维奇上校终于包围住了这些人,我真想也亲手杀死他们。”

    “上帝啊,多么可怕的事情。”王维屹喃喃的叹息了:“俄国人?可可是我们的盟友啊。”

    “盟友?”中士冷笑了声:“过去德国人也是他们的盟友,结果他们也一样的背叛了,这些俄国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呢?”

    “是啊,这些俄国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呢?”王维屹大有同感的回了一声。

    这时候车队已经离开了岗哨,王维屹扔去了手里的烟:“中士,祝你们好运。啊,别忘记替我向那些俄国人开一枪。”

    “我会的,少校。”中校目睹着少校上了车,从自己的眼前离开,心里不禁有些感慨,多么有礼貌的法国少校啊。

    王维屹和他的车队,就用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了法兰克福。

    美国人和俄国人正在歌德大学进行着残酷的战斗,而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共同的敌人却已经舞动着翅膀欢快的脱离了险境

    在歌德大学里,美军渐渐的控制住了局势。不过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超过五十名美军士兵倒在了进攻的道路上。就连那辆履带装甲车也被对方密集的火力所击毁。

    同样,藏身在大楼里的武装分子日子也不好过,他们的火力明显的减弱下来,他们也遭受到了大量的杀伤。

    已经有部分美军士兵进入了大楼,然后迅速的在大楼里建立起了临时前进基地,接着,更多的美军涌进了大楼里。

    到处可以看到尸体,这些武装分子一直到死的时候都保持着作战的额姿势。这也让那些美军士兵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遇到的都是一些什么敌人啊!

    即便控制了大楼,枪声却一刻也都没有停止过

    不断的有手雷扔出。“轰轰”的爆炸声里,让这幢大楼简直成为了人间地狱。

    孔尔卡夫少校大约损失了七十名手下,他还剩下不到三十人的作战队员。而且他们很清楚的是。他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跑了。

    孔尔卡夫少校并没有丝毫的害怕,他唯一遗憾的是并没有完成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嘱托。

    前面进行的非常顺利,他和他的队员成功的掩护了车队冲过了一道道的关卡,但是当进入法兰克福的时候,局势却忽然变了。

    本来在孔尔卡夫的计划里,车队会在明天将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他选择了歌德大学做为行动队的临时藏身点。但没有想到的是,美国人却这么快的找上了他们。

    他不怕死,但却在考虑着没有完成任务的遗憾

    “少校。我们的子弹不多了。”

    当听到这个声音,孔尔卡夫少校“哦”了一声,现在必须要他做出抉择了。要么战斗到死,要么投降。

    大量的美军已经进入了这里。而且现在俄国人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困境。继续战斗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孔尔卡夫少校叹了口气:“嘿,我们没有完成任务,我们也无法继续战斗了。我想,现在投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

    队员们异常的安静,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目前的状况。

    出了投降他们再也不能做别的事情了

    枪声,终于在大楼里停止了。

    凯维奇上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些顽强的敌人啊!

    从进攻开始到现在,居然足足打了两个小时。美军用惨重的伤亡。也终于结束这场该遭到诅咒的战斗。

    那些扔掉武器,抱着脑袋的敌人在荷枪实弹美军的监视下从大楼里走了出来。他们的头被带到了凯维奇上校的面前。

    “姓名?”

    “孔尔卡夫.尼古拉斯。”

    “你们从哪里来?那些岗哨里的美国士兵是你杀害的吗?”

    “我们是俄国**武装。什么美国士兵?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凯维奇上校笑了下,忽然一拳重重的落到了孔尔卡夫的脸上。

    一缕鲜血从孔尔卡夫的嘴角渗出,孔尔卡夫却很快继续将身子站的笔直。

    “**武装?你们不知道什么美国士兵?”凯维奇上校招了招手,让人带过了两个武装分子,朝他们看了看,忽然拔出手枪,“砰砰”两声枪响之后,这两个孔尔卡夫的手下很快便倒在了血泊中。

    孔尔卡夫的嘴角抽搐了下

    这个小表情并没有隐瞒过凯维奇上校:“告诉我实话。你们不时什么**武装,我需要我想知道的一切,不然,我每一分钟将枪杀你的一个人,一直到只剩下你一个为止。”

    孔尔卡夫脸上的肌肉在急速跳动着,他知道这个美国人一定会说到做到的。看看那些部下的脸上,孔尔卡夫长长叹息了声:“如果我告诉你一切,你能只枪毙我一个人吗?”

    “当然,我为什么要杀死你的部下呢?”凯维奇上校淡淡地说道。

    “我们是沙莫图维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派出的行动队。”孔尔卡夫不再有任何的保留:“上校有一批私人财物要运送到法兰克福,这里面有许多的违禁品,为了确保运送能够顺利,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叮嘱我暗中保护车队。是的,那些美国人是我杀的,上校说我可以采取一切认为必要的手段,我必须要严格的完成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命令”

    该死的,该死的,果然是俄国人做的,这个丧尽天良的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凯维奇上校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诅咒着,他忽然问道:“车队?到底是什么样的车队?”

    “一个法国少校亲自押送的车队。”孔尔卡夫很快说道:“亨利.勒内.阿贝尔少校。”

    “什么?阿贝尔少校?”凯维奇上校失声叫了出来。

    就在不久前他还见过了这个阿贝尔少校,而且俄国人藏身地额地点也正是这个阿贝尔少校提供的,凯维奇上校忽然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盖克莱,盖克莱,立刻命令封锁整个城市,不许任何一辆车李凯这里!”

    但即便他下达了这道命令,凯维奇上校心里也有感觉大概太晚了。

    “上校,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孔尔卡夫的声音打断了凯维奇上校的思路,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感谢你的协助,做为报答,我将杀死你的所有手下。”

    “不,你不能这么做!”孔尔卡夫大声叫了出来:“你答应过只杀我一个的!”

    “是吗?”凯维奇上校冷冷一笑:“我食言了,我会杀死你们所有的队员,但偏偏不会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要留着你当证人,指证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

    枪声不断的响了起来,行动队的俄国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孔尔卡夫少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当最后一个俄国人也被杀死,盖克莱少校走到了上校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些什么。

    凯维奇上校长长的叹息了声,自己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就在歌德大学发生激烈交战的时候一队车队已经离开了法兰克福。

    那个亨利.勒内.阿贝尔少校究竟是什么人?车队里又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可惜目前来看没有人能够给凯维奇上校一个答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