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零七.灭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因为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是一个非常贪婪的俄国人!”

    切克维尔斯基缓缓地道:“在俄国占领了波兰之后,帕帕索洛夫斯基搜刮了大量波兰人民的财产,而且准备将其转移回俄国。但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帕帕索洛夫斯基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的后台任尔索夫将军被解职了。过去依靠着任尔索夫将军的势力,帕帕索洛夫斯基得罪了许多同僚,因此也传出了帕帕索洛夫斯基将受到牵连的风言风语,这点让他非常的惊慌,他几乎每天都来和我商量对策。”

    说到这,切克维尔斯基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我告诉他,我在法兰克福有几个非常有势力的朋友,能够安全的保管他在波兰搜刮到的那些财产。”

    王维屹的眼睛一下便亮了,他瞬间就明白了切克维尔斯基的整个计划。

    “盟军对进入柏林的车队盘查得非常严,因此他需要一个能够帮他运送进法兰克福的人,而你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出现了”

    “我明白了。”王维屹接口说道:“借助帕帕索洛夫斯基的车队,把我们的物资送出去!”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切克维尔斯基点了点头:“不过,帕帕索洛夫斯基并不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除非,你能够表现得比他更加贪婪。他有一个信条,和自己同类的人才可以做朋友。”

    这算是什么信条?王维屹不由自主地额笑了一下。

    “我只能负责把你们送出沙莫图维。”切克维尔斯基缓缓说道:“但是如何通过法兰克福,就必须依靠你自己了。”

    “这已经让我非常感激了。切克维尔斯基先生。”王维屹从容地道:“在离开沙莫图维之后,将由我们自己来想办法。”

    “那么,晚上就让一个贪婪的阿贝尔少校展现在帕帕索洛夫斯基的面前吧”

    当天色渐渐暗淡下来的时候。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准时的出现在了切克维尔斯基的家中。

    他很牵挂着自己那批财宝的安全,而且国内不断的有风声传来,那些自己的敌人即将对自己动手,有可能会剥夺自己在军队中的位置。

    一个上校帕帕索洛夫斯基并不在乎,只要有了钱,他就哪里都可以去。法国、或者美国。

    心怀鬼胎的三个人,晚饭吃的非常无趣。当仆人把那些餐具收去,只留下这三个人的时候,他们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切克维尔斯基告诉了“阿贝尔少校”需要他利用法国人身份做的事情。帕帕索洛夫斯基紧张的看向了法国少校。

    “我可以找借口晚几天进入波兹南”王维屹平静地说道:“但是我冒着危险做这些事情对于我有什么好处呢?”

    帕帕索洛夫斯基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当然,说吧,阿贝尔少校,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愿意答应?”

    “我要这些货物里的一半。”王维屹狮子大开口的提出了条件。

    原以为帕帕索洛夫斯基会勃然大怒。但没有想到他却不动声色地道:“我可以给你丰厚的报酬。但一半实在是太多了,我只能给你百分之时做为回报。”

    “百分之四十五。”

    艰苦的讨价还价开始了,在切克维尔斯基的不断调停下,最后双方在百分之二十五这一价格上达成了一致。

    “让我们为愉快的合作干杯。”切克维尔斯基举起了自己的杯子:“我相信,这不过是开始而已。”

    “干杯。”王维屹和帕帕索洛夫斯基同时举起了杯子

    “孔尔卡夫少校。”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帕帕索洛夫斯基召见了自己的心腹孔尔卡夫少校。

    “我在,上校,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还记得你枪杀了你的情敌。在军事法庭要对你做出判决的时候,是谁挽救了你的生命吗?”

    “是您。上校。”

    “你记得是谁帮你挽回了妻子的心吗?”

    “是您,上校。”

    “你还记得是谁让你过上了现在的生活吗?”

    “还是您,上校。”

    “那么,现在到了你回报的时候了。”

    “一切都听从您的吩咐,上校。”

    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闪动着让人捉摸不定的目光:“你带一百个精锐的士兵,携带武器悄悄的跟在法国人的身后,一路保护他们。如果车队遭到美国人或者什么别的人的盘查,吸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保护车队平安的通过。”

    “是的,上校。”

    “在到达目的地后,干掉他们!”帕帕索洛夫斯基的语气一下变得凶狠起来:“一个不留的全部干掉他们!”

    “好的,上校。”

    “他们也有一百多人,你有把握吗?”

    “上校,法国人从来都不会打仗,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们过了二十年的安逸生活,而我们,却才和波兰干了一仗,更何况我带领的是一百个精锐的俄国士兵。”

    “那么,小心行事,在跟踪的时候不要被他们发现。”

    “我知道了,上校。”

    “当你回来后,你会因为你的忠诚而得到我慷慨的赏赐。”

    “感谢您的慷慨,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好了,抓紧时间行动吧。”

    目送着孔尔卡夫离开,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端起了一杯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那个该死的法国人,居然想从自己的手里分走百分之二十五?他连一分钱也都拿不到!

    不然,自己就不配叫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了

    十二卡车的屋子。从切克维尔斯基的家中运送出来,悄悄的替换掉了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那些财物。

    总共有二十一辆卡车,帕帕索洛夫斯基在波兰到底搜刮了多少?

    帕帕索洛夫斯基亲自护送他们离开了沙莫图维。他表现的对“阿贝尔少校”非常的信任。但他到底想做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目送着卡车离开了沙莫图维,然后又亲眼看着孔尔卡夫和他的行动队悄悄的跟在了车队的后面,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这才转回了沙莫图维。

    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车队离开了吗?”看到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重新回到自己的住处,切克维尔斯基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的,车队已经离开了,切克维尔斯基先生。”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面色非常严肃:“我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量。有安全的地方吗?”

    “当然,到我的书房来吧。”切克维尔斯基摸不清对方想做什么,将他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说实话吧。切克维尔斯基先生。我有那么多的财物,是我下半生的保证,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当然,我会守口如瓶的。但阿贝尔少校我可不敢保证。”

    “阿贝尔少校那里我会处理的。”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淡淡地说道:“但还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远比他要多。”

    “哦。是吗,您说的是谁?”

    “你,当然只有你了,切克维尔斯基先生。”说完,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手里出现了一把手枪,然后他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切克维尔斯基捂着胸口倒下了

    这个始终为德国忠心耿耿服务的波兰人,一直都没有暴露过,但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以一种这样的方式死去。

    他就意识到了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贪婪,但却没有料到为了保密。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居然会对自己这样的“老朋友”下杀手

    帕帕索洛夫斯基收好了枪,匆匆离开了这里,现在自己终于可以放心了

    “漫步者,在车队后面发现了超过一百名的跟踪者。”

    小灵的声音适时的传了过来。

    “后面有俄国人的跟踪者。”王维屹淡淡地道:“应该是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派来的,当我们运送到目的地后,他们就会将我们灭口。”

    “要在这里干掉他们吗?”里希特霍芬抓过了枪。

    “不用,我想他们除了灭口以外,一路上,他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保护我们安全到达。”王维屹淡淡一笑:“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他们呢?”

    里希特霍芬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

    车队不急不慌的朝前开着,一路上都是俄国人设立的岗哨,不过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亲笔签署的通行证让车队一路畅通无阻。

    当离开波兰境内的时候,情况便变得不同起来,到处都是美国人把守的岗哨,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的通行证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

    “我是法国陆军第78师的,我们奉命押送一批物资到达法兰克福。”在被美国哨兵拦下来之后,王维屹从车子里探出脑袋说道。

    “少校,我们不管你是谁,所有经过这里的车队都必须接受严格的检查。”一名美国上士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当然可以检查,你会发现在车子里只有一些物资而已”

    王维屹的话才说完,一阵激烈的枪声忽然在不远处响了起来。顿时,所有的美国士兵都急忙进入了自己的阵地。

    “快走,快走!”美国上士已经无暇检查这个车队了,一遍握着枪跳进了战壕里,一边对着车队大声的叫了出来。

    枪声瞬间爆发。而车队却顺利的离开了这里

    那些袭击者的火力非常凶猛,而且训练有素,这里的美国士兵根本无法阻挡住他们的进攻。片刻功夫。便已经死伤狼藉。

    上士冒着弹雨冲到了电话前:“我们遭到了敌人的袭击”

    一枚手榴弹在他的身边爆炸,上士一下便倒在了血泊中。而残余下来的那些美国士兵,终于放弃了继续抵抗的想法。

    孔尔卡夫带着他的行动队接管了这个岗哨,朝远去的车队冷冷的看了下:“杀死这里所有的美国人,跟上前面的车队”

    凯维奇上校看着这一地的尸体,心在不断的滴血。

    这些美国士兵全部死了,一个都没有剩下。而且从很多具尸体死时的形状来看,他们是在投降后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人从背后射击而死。

    是谁下了这样的毒手?

    “我们找到了一个幸存者。”盖克莱中校来到了上校的面前:“他说他们忽然遭到了袭击。那些袭击者装备精良,作战素质很高,这些的美国士兵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抵抗便被他们打垮。然后,大屠杀就这样开始了这名士兵当时正在生病。听到枪声后他急忙藏了起来。因此他才躲过了一劫,并且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还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是的,据那名士兵说,对方使用的全部都是俄语。”

    “俄语?”凯维奇上校目光变得阴冷起来:“他可以确定吗?”

    “非此确定,那名士兵正巧懂一些俄语。”

    “俄语?俄国人?”凯维奇上校有些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俄国的正规军吗?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一定是这样的,但是俄国人为什么要袭击一个美国人的岗哨?虽然俄美之间有尖锐矛盾存在,但他们毕竟还是盟友,毕竟他们现在共同的敌人只有一个:

    德国!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俄国人现在朝什么方向去了?”

    “法兰克福的方向。”

    “法兰克福?他们去法兰克福做什么?”凯维奇上校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多:“命令。法兰克福加强守备,盘查可疑人员。尤其是俄国人。盖克莱少校,我需要一个营的兵力,争取在法兰克福抓住那些俄国人!”

    “是的,我这就去办。”

    凯维奇上校的心中充满了疑团,也许只有抓住那些俄国人这些谜底才能揭开

    帕帕索洛夫斯基上校派出的行动队给予了王维屹很大的“帮助”,每一次在美国人的岗哨准备检查车队的时候,这支俄国的行动队就会准时出现,替车队解围。

    当车队顺利进入法兰克福的时候,王维屹算了下,有三个美国人的岗哨被俄国人连锅端了。

    而这也让美国人如临大敌,整个法兰克福盘查得都异常严密。

    全部由“法国人”组成的车队,没有引起美国人太多的注意,按照凯维奇上校的命令,他们要找到的是俄国人!

    车队悄悄的停了下来,王维屹恢复了和小灵的通讯:“那些俄国人一定也混进法兰克福了,你能帮我找到他们的下落吗?”

    “可以,但这需要一些时间。”

    “少校。”这时谢勒上尉神色匆忙的走了过来:“我们观察过了,法兰克福被盘查的非常严密,我们无法就这样通过。”

    “不要紧张,上尉。”王维屹却根本不在意的笑了笑:“会有办法的,到了晚上,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谢勒上尉怔了怔,他完全没有明白莫约尔少校的意思

    凯维奇上校带着一个营的美军增援同样进入了法兰克福,加上法兰克福原本就有的兵力,现在上校的心里放心了不少。

    只要那些俄国人真的在这里,他们就一定无法逃脱。

    这些该死的俄国人,一共袭击了三个岗哨,杀死了近一百名美国士兵,而且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在投降之后被枪杀的。

    必须要让俄国人血债血偿!

    只是,当进入法兰克福后,那些俄国人却好像一下子销声匿迹了,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藏身处。

    报仇心切的凯维奇上校,尽可能的派出了他的手下人,在整个城市里一寸一寸的寻找着,他坚信,一百来俄国人绝对不可能把自己隐藏的那么严密。

    当进入夜里后,还是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上校,有个叫亨利.勒内.阿贝尔的法国少校请求立刻见到你。”

    “法国人,他们来做什么?”

    “不知道,他说必须要亲自和你说。”

    “让他进来。”心情不是很好的凯维奇上校勉强答应了接见法国人。

    “上校,我是亨利.勒内.阿贝尔少校,来自法国陆军第78师”

    “够了,少校,我知道你来自哪里,我很忙,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虽然被对方毫无礼貌的打断了话,阿贝尔少校却没有丝毫的生气:“我听说你们正在找一伙俄国武装分子?”

    凯维奇上校顿时抬起了头来:“少校,你有什么消息吗?”

    “是的,我想我大概知道一些。”阿贝尔少校从容地道:“我的人在下午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说俄语的人,并且行踪非常诡异,所以我派人跟踪了他们,并且找到了他们的藏身处。”

    凯维奇上校急忙迫不及待地道:“告诉我,这些该死的俄国人躲在了哪里!”

    “在歌德大学被炸毁的那片校园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