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 巧计脱身

八百. 巧计脱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一种双方都需要有的默契。

    普列特男爵为美国人发掘宝藏,而美国人则负责将与他生气的妻子送出德绍。

    其实,美国人内心还是巴不得男爵夫人立刻离开的,这样,才能够让男爵心无旁骛的为他们讲威廉二世的宝藏发掘出来。

    戴维恩非常信守自己的诺言,他亲自来到了男爵的府上。维德利奥管家才打开了门,戴维恩便听到了男爵夫妇激烈的争吵声,甚至还有男爵夫人的哭泣。

    戴维恩心里叹息了声,可怜的男爵夫人,真是嫁错了人。男爵虽然看起来年轻英俊,但骨子里无非是个刻薄寡思、喜欢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而已。男爵跟着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幸福呢?

    “我走,我现在就回荷兰!”

    戴维恩看到双眼哭的通红的男爵夫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德普西管家。在经过维德利奥管家身边的时候,男爵夫人忽然说道:“维德利奥管家,你也和我一起走,你负责开车。”

    “是的,夫人。”维德利奥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夫人,请不要生气。”在这样的局面下,戴维恩也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谢谢你,少校先生。”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男爵夫人依旧在竭力保持着自己的优雅,大概这些王室成员大都是如此吧。

    维德利奥管家打开了车的后备箱,德普西管家将男爵夫人的行李放了进去。他们的动作并不快。能够清楚的让戴维恩少校看到后备箱里没有藏任何的人。

    维德利奥管家上了司机的位置,德普西打开了车门,请男爵夫人坐了进去。然后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这些动员同样进行的很慢,戴维恩少校依然能够看清楚车子内的情况

    除了他们三个,车子里再没有别人了。戴维恩少校放心的上了自己的车子,为男爵夫人引路。

    有戴维恩少校为他们开路,离开德绍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在道别的时候,戴维恩少校略略带着一些遗憾:“夫人,在德绍您大概渡过了一段不愉快的时光。我向您道歉,希望有机会还能够见到您。”

    “大概您只有在荷兰才能够见到我了”夫人的脸从车窗里露出来:“少校,替我向琼森将军问好。感谢您和他对我的照顾,如果有机会去荷兰,你们一定能够得到我的款待。”

    “我会尽量去的,再见。夫人。”

    “再见。少校。”

    卡莱斯勒很快便消失在了戴维恩少校的视线中。

    当德绍越来越远,终于看不见的时候,克莱斯勒停了下来。

    雷奥妮从车子里走出,维德利奥管家和德普西管家立刻把车的后座拆了下来,接着,卡尔.切鲁斯上校从狭小的空间里钻了出来。

    雷奥妮脸上的忧伤完全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笑容:“上校,还好您的身子并不高大。要不然这么小的空间您无法钻进去。”

    “上帝,我不知道莫约尔少校是怎么想出这办法的。”切鲁斯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他上下打量了面前的轿车:“这辆车子是你们专门订做的吗?”

    “是男爵研究出来的。”雷奥妮说到男爵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骄傲:“他大概在还没有进入德绍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脱身的办法。”

    切鲁斯上校耸了耸肩,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轻松的就得救了

    男爵夫人离开了,普列特男爵单独留了下来。他得负责兑现自己的诺言,为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挖掘出威廉二世遗留下来的宝藏。

    这个时候的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其实乱成了一团。

    卡尔.切鲁斯上校的神秘失踪,让他们遭到了顶头上司的严厉斥责,并且再三告诫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切鲁斯上校,上校知道一些极端重要的情报。

    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再三保证,切鲁斯上校一定还在德绍,以德绍如此严密的封锁,没有任何人可以离开。

    但是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切鲁斯上校早就已经脱险了

    德绍在那紧锣密鼓的盘查着,几乎每个可能的藏身地点都被翻了个遍,但切鲁斯上校却一点踪迹也都没有出现。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好消息,起码普列特男爵在一天后就为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带来了让他们欣喜若狂的进展:

    他,已经成功的在安哈尔特城堡发现了一部分的宝藏!

    扔下了手里的一切事情,琼森和戴维恩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安哈尔特城堡,这座早已被荒废的城堡此时在他们的眼里看起来就如同是黄金铸造的一半

    “将军,少校,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普列特男爵微笑着对他们说道。

    在男爵的身前,被挖掘出了一个深坑,一口小小的箱子,正静静的躺在坑里。

    琼森和戴维恩同时冲了上去,一道抬出了箱子,当打开箱子的时候,两个人的呼吸瞬间就停止了。

    箱子里装着金条、珠宝,这些宝贝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如同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用自己妖娆的身段引诱着人去犯罪。

    琼森和戴维恩颤抖着手拿出了金条、珠宝,他们眼中闪动着的是无比的贪婪。这可是一笔价值几万美元的财富。

    王维屹微笑着看着他们,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埋进去的,是自己在基地里庞大无比财富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是。这些财宝却能为自己解决一些麻烦。

    他确信琼森和戴维恩会把这些财宝占为己有。

    王维屹本来是可以借助基地的力量离开德绍的,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他决定送给这两个美国人一些财宝,而琼森和戴维恩当发现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后。因为他们的贪婪,也绝对不敢声张这些事情,否则,大概他们会上军事法庭了。

    他们甚至在自己离开后,还会装模作样的继续在德绍搜寻切鲁斯上校的下落这等于是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加充分的时间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也许自己将来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骷髅男爵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收的。

    “将军。少校,我相信这只是威廉二世巨大财富中极少的一部分。”王维屹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以此为突破口,我能最快速的找到其它财宝的下落。而且我还可以确信。在安哈尔特城堡的其它地方同样还隐藏着这些箱子。”

    “这里交给我们。”琼森准将立刻说道:“男爵,你去寻找其它的藏宝点。”

    “第二个线索应该在城外,但是我现在无法离开德绍。”普列特男爵淡淡地道。

    “我让安妮特陪你出城,我这里有特别通行证。”戴维恩草草填写了好了特别通行证:“琼森将军。你不准备也签署下自己的名字。可以让男爵尽快的找到其它宝藏的下落吗?”

    宝藏已经冲昏了他们的头脑,尤其是在第一批宝藏成功开掘出来的情况下。琼森不暇思索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目光重新落到了那口箱子上:“上帝啊,这些东西起码价值五万美元。”

    王维屹细心的收好了特别通行证,有了戴维恩少校和琼森准将的签名,德绍已经无法再留住自己了。

    “男爵,我送你出去,不能让安妮特进来看到这些。”戴维恩简直不想再让男爵在这里多呆上哪怕一分钟。

    “我必须提醒你们。按照我们事先的商量,这是需要三个人平分的。”王维屹并没有急着离开。

    而他的态度让对方也更加不会怀疑他会逃跑。琼森准将笑着说道:“男爵,放心的去寻找吧,我们不会为了几万美元而放弃更大的财富的。”

    王维屹这才“放心”的离开了安哈尔特城堡

    安妮特负责开车送男爵,就和雷奥妮离开德绍时候一样,王维屹根本没有遭到任何的阻碍。

    当车子开出了德绍,安妮特停下了车子:“男爵,我们现在去哪里?”

    王维屹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点着了一根烟:“安妮特,我会离开的,对吗?”

    安妮特沉默了下,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男爵肯定会离开的,而且安妮特知道男爵正在和戴维恩少校密谋着什么事情。当他的事情结束,他就会离开德绍。

    对于男爵来说,自己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是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而已

    王维屹把抽了半截的烟扔出了窗外,忽然探过身子抱住了安妮特热吻了下去。

    尽管觉得这个时候不对,但安妮特还是情不自禁的迎合上了男爵的热情。在吻到最忘情的时候,男爵的嘴忽然离开了安妮特的嘴,并且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部推卸到戴维恩少校的身上,而你什么事情也都不知道。”

    安妮特正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脖子处传来一阵微痒,接着她便昏睡了过去

    王维屹将安妮特抬下了车子,并且脱下外衣为她盖好,蹲下身子对昏睡中的安妮特说道:“睡吧,半个小时候你就会醒来的,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不要恨我。”

    当说完这些,他站了起来,一会,轿车便发动了。

    安妮特会醒来的,而且她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神秘的“普列特男爵”只是当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

    安妮特还是醒来了,当她没有看到“普列特男爵”的身影,没有看到轿车,很快。她便回忆起了男爵对自己说的话,回忆起了一切。

    她怔怔地看着远方,似乎还企图在那看到一些什么

    当安妮特特工回到德绍。告诉了戴维恩少校发生的一切事情后,戴维恩少校也猛的明白:完了,自己上当了!

    在德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哪个该死的“普列特男爵”主使的。他把自己和琼森准将好像小丑一般玩弄在了掌心。

    但是在自己的部下面前,他并不敢说出这些,只是让安妮特特工先回去休息一下。当安妮特离开之后,戴维恩离开行色匆匆找到了琼森准将,并且告诉了他全部的经过。

    琼森准将颓丧的坐在了椅子上。面色苍白,他难以相信居然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立刻打电话,全面拦截这个该死的普列特男爵!”戴维恩恼怒的拿起了电话。

    “等等。”终于回过神来的琼森准将制止了他的这一举动:“戴维恩少校。你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我们被金钱蒙蔽了眼睛,让重要的犯人被救走。你知道这会让我们面临什么样的后果吗?在军事法庭上,这里站的是我,而这里。站的是你。”

    戴维恩少校怔怔的听着。他的手,慢慢的把电话放了下去

    是啊,琼森准将说的完全有可能发生。

    “普列特男爵走了。”琼森准将站了起来:“卡尔.切鲁斯上校是被那些抵抗组织的家伙救走的。我们正在努力搜寻他的下落。”

    戴维恩少校迟疑了下:“但是切鲁斯上校现在我可以肯定已经离开德绍了,万一消息透露了出去怎么办?”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琼森准将冷冷地说道:“我们不知道抵抗组织用了什么办法把切鲁斯上校运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运出去的。我可以为你证明,为了尽早抓获切鲁斯上校,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那么你呢,戴维恩少校。你能够为我证明吗?”

    “当然,将军。”戴维恩的声音略略抬高了些:“您尽最大努力平配合了cia的工作。我们都问心无愧。”

    琼森准将笑了笑:“起码,我们不是一无所获,普列特男爵到底还是留下了价值几万美元的财宝,我会想办法在黑市上让人换成现金的,你的那一份,很快就会送到你的手上。”

    戴维恩少校苦笑了下。

    大概,这是他们自从普列特男爵出现后尾翼的收获了吧他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将军,我们开出的特别通行证要不要通知下去立刻作废?”

    “作废?难道你想让他们被俘吗?”琼森准将摇了摇头:“不,我现在企求的是他们越早回到柏林越好,一旦他们被俘,会把我们全部供出来的。”

    戴维恩少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少校。”

    “莫约尔少校。”

    在约定的地点,随着这几声声音,卡尔.切鲁斯上校,里希特霍芬和郭云峰一起出现了,而在他们的身后,是雷奥妮、德普西管家与维德利奥管家。

    “天那,你真的脱险了。”一直到了现在,切鲁斯上校还是觉得让人难以置信。莫约尔少校非但成功的把自己送了出来,而且他也毫发无伤的离开了德绍。

    “是的,我说过美国人根本无法阻拦住我。”王维屹微笑着回答了声,然后朝里希特霍芬和郭云峰点了点头。

    有了他们的协助,下面的路就会变得通畅不少。而且他可以肯定,琼森和戴维恩是绝对不会通知守军他们签署的特别通行证已经作废的。

    “克莱斯勒太抢眼了,我让小灵准备了一辆军用吉普。”郭云峰低声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来到了雷奥妮的身边:“当我们离开后,小灵会把你们接回基地,在那里等着我吧。”

    “我会等着你回来的。”雷奥妮微笑着说道。

    她根本就不担心丈夫会落到美国人的手里,没有人可以抓住骷髅男爵

    王维屹返身回去,跳上了吉普车:“让我们出发吧。”

    “少校,难道你把那么美丽的夫人一个人留在这里?”切鲁斯上校惊讶地问道。

    一个女人,两个管家,遇到敌人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王维屹笑了笑:“放心吧,也许他们的本事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

    郭云峰已经开动了车子,但切鲁斯上校还是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一个女人,两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管家,遇到敌人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可是看“莫约尔少校”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担心。

    切鲁斯上校把这个疑惑抛到了脑后:“我们现在就会柏林吗?”

    “不,我还有许多队员正在奋战,我必须要把他们接应出来。”王维屹淡淡的道,他说的是骷髅突击队的那些队员们。

    “少校,听我说。”切鲁斯上校显得非常的着急:“我知道您的队员正在奋战,但是我身上携带有非常重要的情报,无必要在第一时间回到柏林,所以您必须先护送我回去。”

    王维屹还是那样淡然的语气说道:“你的生命并不比士兵们重要,而我,绝不会抛下我的队员。在和他们汇合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接着他的口气略略缓和了些:“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一定能将你护送到柏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