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九十九. 脱身计划

七百九十九. 脱身计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什么?卡尔.切鲁斯被人救走了?”

    当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戴维恩少校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爆炸现场再也没有功夫去理会了。

    当他率先着一队特工心急火燎的赶到行动指挥部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六具尸体。

    对着尸体怔怔的看了一会,戴维恩猛然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们紧急勘察过现场,一个小时前有人看到在旅馆对面停了一辆轿车,按照劫持者进行的速度来看,他离开的时间不会很长。”

    “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楼那么多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什么吗?就让劫持者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戴维恩喃喃说着,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从我们占领德绍开始,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自从那个普列特男爵来了以后又是爆炸,又是劫持。快,跟我去约翰内旅社!”

    戴维恩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匆忙带着特工们冲出了这里

    王维屹脱下了衣服,刻意的到处乱扔,然后重新钻进了被子里。

    安妮特已经就快要醒来了。

    他知道戴维恩一定会起疑的,当“普列特男爵”夫妇进入德绍,莫名其妙的在德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任何一个有些头脑的特工都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

    cia的那些人不是笨蛋,相反。他们有着充足的经验。

    “砰”的一声,门被用力的撞开了,几乎就在一瞬间。本来就迷迷糊糊已经醒来的安妮特发出了一声惊叫。

    “你们想做什么!”“普列特男爵”——王维屹愤怒的大声叫了出来:“戴维恩少校,难道这就是美国人的礼节吗?”

    带着一大票手下冲进来的戴维恩少校,这个时候的尴尬已经完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地的衣服以及——两个用被子掩盖着自己**的男女那是普列特男爵和自己手下的安妮特特工。

    此时的安妮特特工也同样的无比尴尬,她是奉命前来保护普列特男爵的,而不是和男爵上床。

    戴维恩少校朝安妮特特工看了看,尽管身为特工和被保护对象上床已经违反了职业操守。但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他定了定神,让手下先走了出去:“啊,男爵。真是抱歉,城里发生了爆炸难道您不知道吗?”

    “我听到了几声,根本就没有想到爆炸。”王维屹的脸色看起来还在生气。

    “是的,我可以向您保证是爆炸。”戴维恩少校终于想出了一个不错的借口:“我们无法联络上安妮特特工。所以以为您出了问题。对于我们的举动请您原谅”

    “戴维恩少校,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先出去,让我们穿上衣服好吗?”

    “啊,是的,男爵,我在外面等着您。”戴维恩一边说着一边赶紧退出了房间,顺手替他们关好了门。

    外面只留下了布鲁斯特工。戴维恩点着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几口:“布鲁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吗?”

    “是的,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布鲁斯回答得非常肯定:“我和布兰彻一直都在监视着。他们从昨天夜里就在这间屋子里了。”

    戴维恩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是多心了。普列特男爵不过是个花心的贵族而已,他何必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呢?

    “暂时不用监视他们了。”戴维恩想了一下:“全部的力量都用去寻找卡尔.切鲁斯,我会请求琼森将军全城戒严,没有琼森将军和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离开德绍!男爵快出来了,你先离开这吧。”

    他的手下才走,“普列特男爵”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男爵的面色还是不太好看:“少校,是的,我的确和你的手下上床了,但我想那没有触犯到法律。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男爵,我想这其中有些误会。”

    戴维恩的话才说了一句,王维屹已经打断了他:“我要的解释,是为什么你们知道我和安妮特特工在这里?”

    戴维恩又尴尬的笑了一下:“男爵,您是荷兰王室成员,我们不允许您在这里出现任何的危险,所以除了安妮特特工,我们还安排了别的特工对您进行保护。”

    “那就是说在监视我了?”王维屹毫不客气地回击了他,接着口气却一下放缓了下来:“算了,我想那也是你的职责所在,我无法对您进行更多的指责。不过,做为这次无礼行动,我原谅你们的条件,是希望你不要为难安妮特特工”

    “当然,当然。”戴维恩特工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

    接着,他朝周围看了看,声音放低了下来:“男爵,威廉二世宝藏有下落了吗?”

    “有了一些线索,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考证。”王维屹的声音同样也放低了:“如果你有空的话,我希望你明天能够和琼森将军来我那里一趟,我有一些很有趣的发现。”

    喜色从戴维恩的眼中一闪而过

    王维屹也同样微笑着。整个计划的大部分都已经顺利的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把卡尔.切鲁斯顺利的送出德绍了。

    他没有告诉切鲁斯上校其实自己已经有了计划,在计划实施前,他不喜欢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无论是琼森准将,或者是戴维恩少校,他们都有着人性的一个最大弱点:贪婪。

    王维屹是最善于抓住这一弱点的高手

    送走了戴维恩少校,王维屹在屋子外抽了一根烟。然后回到了房间里,这个时候安妮特特工已经穿戴整齐了。她的脸色看起来很复杂,显然正在想着该如何向戴维恩少校解释他所看到的一切。

    王维屹微笑着安慰了她几句。心中略略有些愧疚。当自己成功脱身后,大概安妮特特工不可避免的会遭到调查,也许她的cia特工身份,也都无法再继续保住了。

    可是为了整体,谁的利益都是可以牺牲的

    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准时来到了“普列特男爵”的住处,男爵打发走了自己的管家,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些东西:“看。先生们,我发现了一些什么?”

    那是一些用黄金制成的饰品,只有区区几样。但却足以让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的眼里焕发出了异样的色彩。

    “将军,听说您来自富裕的家庭,您能看出这些黄金饰品的年代吗?”

    王维屹微笑着提出了这个问题,琼森准将拿起一件饰品仔细的看了一会:“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件饰品距离现在起码有二百年的历史了。”

    “是的。二百年的历史!”王维屹意气风发地说道。

    戴维恩少校几乎跳了出来:“二百年的历史?难道你已经找到了宝藏?”

    “不,不要激动,少校。”王维屹非常平静地说道:“我说过,我只是发现了一些线索,还需要进一步的考证。虽然我和我的妻子从荷兰王室那里得到了宝藏许多有用的情报,但却需要证实。”

    “这些东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放下了手里的饰品,琼森准将问道。

    他此刻的内心也是兴奋的,这才多少时候。男爵居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收获。本来在他的设想里,对方起码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但是,显然这个速度将被大大的提升了。

    他可以很肯定,这些黄金饰品距离现在有一些年头了。虽然威廉二世去世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王室的财富总是充满了历史的。

    “难道你们以为我去安哈尔特城堡真的只是去游玩,或者是去和少校手下的女特工**的吗?”王维屹说到这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戴维恩少校:“少校,我想我的行程你都了如指掌了吧?”

    戴维恩少校有些难堪的支吾了几声。

    “宝藏在安哈尔特城堡?”琼森准将的话里充满了期待。

    “这些东西,是我在支开了安妮特特工后,在某个房间的暗格里发现的。”王维屹的神色一下变得凝重起来:“根据荷兰王室的线索,威廉二世的宝藏一共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其中,安哈尔特城堡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可以确定,城堡中的某个地方,一定隐藏了巨大的财富。”

    “拆掉整个城堡,宝藏自然就会出现了!”琼森准将不暇思索地道。

    “将军,难道你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吗?”王维屹一下就打消了对方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果我们如此大张旗鼓,你的上司和美国政府一定会知道的,而且,安哈尔特城堡具有很悠长的历史,一旦被拆毁,势必引起德国人的无比愤怒”

    琼森准将点了点头,他也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实在太过激进了。

    “所以在我的设想里我们应该这么做”

    王维屹才说到这里,“普列特男爵夫人”已经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将手里精巧的手提包猛的一下砸在了“普列特男爵”的身上:“我简直无法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身为荷兰王室的男爵,居然会和一个妓女上床!”

    顿时,气氛一下变得无比尴尬起来,戴维恩少校是其中最难堪的一个,大概是自己那些目睹了发生什么的部下透露出去男爵和安妮特上床的事情了吧?

    王维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戴维恩少校,接着对自己的妻子说道:“那不是妓女,那是cia安妮特特工!”

    “我无法相信你居然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雷奥妮看着眼泪水都快要落下来了:“我如此深深的爱着你,信任你。可是你呢?你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在荷兰的时候我就听过你的许多风言风语,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了你的辩解,但是这一次呢?你还有什么借口吗?”

    “是的。我是和安妮特上床了,但那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王维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雷奥妮怔怔的看着他,好像第一天才认得自己的丈夫一般:“你承认了?你真的承认了?好吧,你继续挖掘你的宝藏,我不会打扰你们,我也不在乎什么宝藏,我在乎的是你。我的丈夫,你懂吗?我在乎的是你,但是你却一次次的做出了如此让我伤心的事。”

    她的样子让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少校心碎。天哪,男爵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一个如何美丽而又可怜的女人呢?

    “男爵夫人,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事情总能够得到解决办法的”琼森准将觉得自己应该劝说一下。

    雷奥妮的眼眶红红的:“将军。感谢您的好意。但我想回荷兰去了。听说德绍已经戒严,我希望您能够允许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夫人,这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将军,让她回去吧。”王维屹冷冷地说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们,我不想因为家庭纠纷而耽误我们的挖掘计划。”

    “我不想因为家庭纠纷而耽误我们的挖掘计划”这话一下让原本还想继续充当和事老的琼森将军冷静了下来。

    雷奥妮伤心欲绝的看了一眼男爵:“将军,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明天就走。”

    琼森准将点了点头:“戴维恩少校。你能帮我在明天送一下男爵夫人吗?”

    “当然可以,那是我的荣幸。夫人。”

    “谢谢你们。”说完,男爵夫人便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场风波让气氛变得非常压抑起来。

    “普列特男爵”却若无其事的向准将和少校讲解了自己全部的挖掘计划,这让他琼森和戴维恩心中叹息,看起来,在男爵的心里,宝藏的价值远远超过美丽的男爵夫人。

    “那么,在送走我的妻子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正式挖掘宝藏了,就从安特尔哈城堡开始!”王维屹意气风发地说道。

    琼森准将迟疑着道:“难道您真的不准备挽留您的夫人吗?”

    “将军,那只是一个女人。”王维屹笑了起来:“等挖掘出了威廉二世的宝藏,我甚至连这个男爵的头衔都可以不要。而且我太了解我的妻子了,当她回到荷兰以后,绝对不会和任何人透露关于宝藏的事情,否则,她也同样会遭到王室的追责,她的头衔一样也会被剥夺,对于从女男爵的身份,她看的可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这个无耻的男爵啊琼森准将和戴维恩心里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王维屹轻轻的推开了门。然后,他看到了雷奥妮的笑容:“亲爱的,我的演技如何?”

    “太完美了,一个被丈夫背叛的,伤心欲绝的妻子被你刻画的淋漓尽致。”王维屹微笑着说道:“你大概不知道,在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无耻的普列特男爵。啊,等到战争结束了,我想我该投资一部电影,由你来充当女主角。”

    雷奥妮开心的笑了起来,当丈夫和自己说起了脱身计划的时候,她觉得无比的有趣。

    这是一整个完善的计划,从和安妮特上床,到被戴维恩和cia的特工撞破他们的私情,再到让男爵夫人知道。没有人会怀疑男爵夫人的愤怒。

    而其中最为关键的重要,是雷奥妮必须要演的惟妙惟肖,让琼森和戴维恩确信男爵夫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让人欣慰的是,雷奥妮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明天就可以离开了。”王维屹收起了笑容:“那辆克莱斯勒已经经过特别改制,后面的座位下完全可以藏得下一个人,而且有戴维恩亲自送你们出去,没有人会来仔细检查的。一旦离开了德绍,有戴维恩和琼森联名签署的特别通行证,你可以通过美国人的盘查。为了预防万一,我还让郭云峰和里希特霍芬在城外准备迎接你们了。”

    “那你呢?”雷奥妮有些担心。

    “我还会继续留在这里一段时候,一直到确保你们安全为止。”王维屹轻轻吻了一下男爵夫人:“放心吧,比这更加危险的事情我都经历过,这不过是我无数冒险中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我很快会来和你们汇合的。”

    雷奥妮信任的点了点头。她相信自己的丈夫,她始终都对亚力克森男爵充满着信心。她知道,在这个世上,没有谁可以抓到男爵。

    而这对于男爵夫人来说,也是一次众生难以忘怀的冒险。她忽然觉得,这样的冒险充满了刺激,远远比呆在安全的基地里更加有趣。

    “维德利奥管家。”王维屹把维德利奥管家叫了进来:“你现在就去格纳波利先生那里一趟,告诉他,宴会很快就要开始了。”

    “是的,男爵,我这就去。”维德利奥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王维屹淡淡地道:“然后,你们也都可以准备和夫人一起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