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九十. 施罗腾堡的新冒险

七百九十. 施罗腾堡的新冒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郭云峰的办事能力,足以让王维屹放心。

    一共三十名德军士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了那里。他们中有德国国防军,有党卫军的士兵,尽管他们被敌人击溃,但在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畏惧和害怕。

    只要他们还穿着这身军服,他们就必须为这个国家战斗到底。

    “我是莫约尔少校。”当王维屹说出了久违的“莫约尔”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自己都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激动:“士兵们,德意志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敌人正在进攻我们的首都,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们站出来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了。但是我必须知道,你们害怕吗?”

    “少校,德国的军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一个党卫军中士大声说道:“我们虽然遭到了失败,但我们还能继续战斗!”

    “很好,中士,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斯。”

    “麦克斯中士,我喜欢听到你坚定的回答。”王维屹非常满意地说道:“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告诉你们,我们的处境非常被动,而且我也无法确保这次战斗是否能够取得胜利。但我必须带着你们去做这些事情,去为我们自己,为了德国赢得荣耀。哪怕有一天地人真的占领了柏林,他们也永远无法征服我们的国家!”

    他做了一个简短的激励,然后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在明天夜里,有一队车队会经过贝特克。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干掉这列车队!”

    “上帝,贝特克?”有人发出了惊呼:“那可是敌人占领的地方。我们根本无法到达!”

    “是的,的确是这样的。”王维屹点了点头:“但正因为如此,敌人也不会戒备森严。只要我们能够通过封锁区,成功到达贝特克,就有成功的可能。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艾伦,艾伦.托德。”

    “士兵艾伦。你害怕了吗?”

    “不,少校,我不害怕。我只是担心无意义的死去。”

    “我们所做的一切,充满了意义。”王维屹微笑着给予了他鼓励:“我说过,我们也许会失败,但我们必须去尝试。只要击毁了这列车队。柏林正面的防御就会变得轻松一些。整个柏林保卫战也将有更充分的时间去准备。现在,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了,少校。”

    “好吧,换上我为你们准备的衣服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将是美国人。”

    坦克已经回到了基地,王维屹可没有办法带着三辆豹式坦克穿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小灵为他准备了一辆美式吉普车和卡车,武器也全部换成了美军的m16a1型突击步枪,还专门配备了一挺m2重机枪。

    全部换上了美军制服的德国士兵们。如果不开口说话的话,大约能够蒙混过关。

    跳上了吉普车。王维屹拿出一根口香糖扔到了嘴里:“小伙子们,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美国人了,我是美**队的莫约尔少校。啊,千万记得,没事不要开口说话。”

    “少校,卡车的车厢里为什么放了那么多的手榴弹和炸药?”这个时候艾伦大声问道。

    “那是送给美国人的礼物。”王维屹大笑起来

    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一个美军少尉走了过来,来到吉普车的面前,敬了一个礼:“少校,上午好。”

    “上午好,我是莫约尔少校,我要感到贝特克去,把车子上的炸药送回去。该死的,这批炸药可不太好用。”

    “是的,少校,最近我们的武器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少尉微笑着回答了声:“可以出示您的证件吗?”

    “当然。”王维屹掏出了自己的证件交给了少尉,然后吐出了口香糖,顺手粘在了玻璃上,又换了块新的放进嘴里:“难道你们还害怕有德国人会混进来吗?”

    “我可不担心那些德国人。”少尉把证件还给了王维屹:“他们现在大概正在为了柏林即将丢失而在哭鼻子吧啊,少校,我得检查一下您的卡车。”

    “当然,我在这里等着你。”王维屹平静地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他的手已经悄悄的触碰到了武器上。而充当他驾驶员的郭云峰则从吉普车上跳了下来,陪着少尉一起向卡车走了过去。

    少尉来到了卡车前,掀开车帘,他看到了一车的“美军”士兵。少尉大概检查了一下车上的炸药和手榴弹,吹了一个口哨:“这么多的炸药,足够把几幢房子炸上天了。嘿,上士,你也是第二装甲骑兵师的吗?”

    他问的是艾伦。

    郭云峰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卡车里可全都是德国士兵,他们听不懂美国少尉在说什么。郭云峰的手,已经放到了枪上

    “是的,少尉,我们都是第二装甲骑兵师的。”出人意料的是,艾伦居然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回答道。

    “啊哈,你是圣迭戈的?”少尉一下来了兴趣。

    “是的,我从小在圣迭戈长大,后来去了洛杉矶,少尉。”艾伦继续平静的回答道。

    “那可是大城市,我也是圣迭戈的。”少尉感慨了一声:“祝你们好运,希望战争结束的时候还能够看到你。”

    “也祝你好运,少尉。”

    少尉回到了吉普车前:“少校,您可以走了。耽误了您那么长的时间,真是抱歉。”

    “都是那些德国人害的。”王维屹微笑了一下,吉普车很快重新启动起来

    一次有惊无险的闯关,艾伦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之前。王维屹很清楚他们中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一旦美国人开口询问怎么办。他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找到三十个会说英语的德国士兵。而这样的问题也真的发生了。不过,艾伦的出色表现化解了这一次危机。

    在车队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王维屹问起了艾伦,艾伦告诉少校,他真的是在圣迭戈长大的,一直到了20岁才回到德国。一回国没有多久,战争就爆发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王维屹并没有把刚才的危险太当一回事情:“瞧,美国人不过如此,他们无法想象会有一群胆大包天的德国士兵大摇大摆的从他们的面前经过。”

    德国士兵们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可是一次真正刺激的旅行。

    “漫步者,车队将在夜间到达施罗腾堡,并在那里过夜。那是你最好的机会。”这个时候埃丽娜的声音重新传到了王维屹的耳中:“负责这批屋子运送的是法国士兵。”

    “法国士兵?”王维屹来到了一遍,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他可没有少和法国人打过交道:“施罗腾堡的情况如何?”

    “那的防御非常松懈。只有二十来个美军士兵,其余的都是德国平民。”

    “就在施罗腾堡动手”王维屹冷冷地说道,接着很快把士兵们重新叫上了车子。

    看来盟军,尤其是美国人对于这次战争的胜利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了,在他们所占领的地区,防御都非常的松懈,也难怪他们如此自信,德军不多的全部兵力都已经集中在了柏林。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力量对美军占领却发动袭击。

    只是大概他们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想到,一个曾经让全世界畏惧的男爵又重新回来了。而且这个男爵将继续开始创造一个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奇迹

    在这里驻守的是一个美国上士约翰。看到几十个自己人进入施罗腾堡的时候,约翰和他的同伴们根本没有在意。

    这里时常都有不同的部队进出,往往在这里过上一个夜晚就会离开,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上士,把你的士兵集中起来!”王维屹非常威严地说道:“你们这么懒散,如果德国人向这里发起偷袭,你们全部都会被打死的!”

    好吧,又遇到一个装模作样的家伙了约翰在心里嘀咕了声,不过他可不敢得罪一个少校,勉强把所有的部下都集中起来了,一共二十四个无精打采的士兵。

    美国人心里在不断诅咒着这个该死的少校。多么美好的一个下午,就因为这个一本正经的少校被完全的破坏了。

    “都在这里了吗,上士?”

    “是的,少校,我的人都在这里了。”

    “跟我到屋子里来,全部!”王维屹说着,头也不回的来到了附近的一幢被废弃的空房子里。

    “大概又要行使他作为长官的威严了吧”约翰喃喃的说了一声,带着他的人跟在王维屹的身后进入了空房子。

    里面已经有了十多个“美国士兵”,手里全部携带着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约翰和他的同伴们。

    这更加让约翰感到了不满,何必弄出这么大的阵势,难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一名少校吗?

    “上士,你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你不该随便的相信一个人。”

    “您这是什么意思,少校?”约翰根本弄不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他很快便明白“少校”到底要做什么了。

    那些“美军士兵”手里的m16同时喷发出了怒吼。

    约翰和他的同伴们,根本没有任何准确便惨叫着倒在了血泊里。

    一个人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骷髅男爵!

    在过去,他不会杀死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但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讲究绅士风度的那个年代了,美国人正在攻击着柏林,他必须要用铁一般的手腕来挽回局势,甚至是血淋淋的残酷手段。

    这里不讲道义。不讲风度,有的只是最残酷的手段——为了胜利,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做。

    强大的德国是亚力克森男爵一手缔造的。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剥夺他!

    最后一声枪声终于停止,王维屹继续用他冷冰冰的语气说道:“仔细检查,不许有一个活的。”

    然后,他才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在外面,已经有了一些听到枪声,闻讯赶来的德国当地居民。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远远的在那里观望着。

    王维屹朝他们微微笑了一下。

    在这里德国人的脸上。他同样没有看到任何的畏惧。胆怯。他们的眼中,闪动着的只有愤怒。王维屹坚信一点,如果此刻他们手中有枪。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子弹泼洒向自己这个“美国少校”。

    美国人虽然占领了这里,但却无法让这里的德国人屈服也许德国的每一处被占领的土地上都是如此

    “全部检查完了,二十四个人,没有一个活的。”郭云峰这时来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

    “把尸体处理干净。”王维屹点了点头。接着看了一下时间:“法国人很快就要到了。四刀。你准备好和法国人打交道了吗?”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郭云峰微笑着说道。

    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法国人的车队很快就要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麦克斯却送来了一个少年。

    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被几枝枪口指着,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个“美国少校。”

    “发生什么事了,麦克斯?”王维屹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个孩子想偷袭我们。杜克受伤了,好在我们及时赶到。”

    听到面前的“美国人”居然在用德语交谈。少年有些诧异。

    王维屹看向少年的目光非常和蔼:“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汉姆!”

    “汉姆,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们是美国人,我要杀死你们所有的人!”汉姆倔强的回答道:“只要还有一个德国人,你们就永远无法在这里立足!”

    随着他的话,德国士兵们原本对着他的枪口悄悄的放了下来

    “是啊,只要还有一个德国人,敌人就永远无法在这里立足。”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汉姆,我很感谢你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们同样是德国人。”

    汉姆一下便被惊呆了:“你们也是德国人?”

    “是的,我们都是,我们来这里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王维屹才说道这里,汉姆已经发出了一声欢呼,王维屹急忙制止了他:“嘿,汉姆,不要大声叫喊,会让人发现的。”

    “啊,是的,先生。”汉姆激动地道:“我无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自从美国人占领了这里,我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军队。现在你们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王维屹微笑着听他一连说了几声“太好了”,这才注视着他说道:“汉姆,你愿意帮我做一件事吗?”

    “当然,先生,我愿意为您做任何的事。”

    “听着,这里很快就会爆发战斗,还有激烈的爆炸,你必须想办法,在战斗结束后把所有的居民都集中起来,你可以办到吗?”

    “我,我想想,先生。”汉姆在那想了一会:“有办法了,我们有一口大钟,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留下来的,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敲响过了。在这里有一个传统,一旦这口大钟响起,所有的居民都必须到广场上集合,因为有大事就要发生了。”

    “但愿这个传统还有用。”王维屹点了点头:“今天夜里会发生大爆炸,当爆炸结束后,我希望你能够敲响这口大钟,汉姆,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向您保证,先生!”汉姆毫无迟疑的回答道。

    “你要让这里的居民撤离吗?”当兴高采烈的汉姆离开后,郭云峰一下便猜测到了王维屹的心思。

    王维屹点了点头,正想说话,艾伦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少校,他们来了。”

    所有的人一下便提高了注意力,在那等待了一会,刺眼的灯光出现了,接着一个车队缓缓的开进了施罗腾堡。

    在正当中的是一辆吉普车,停稳后上面跳下了一个法国上校。

    王维屹迎了上去:“您好,我是美国第二装甲骑兵师的莫约尔少校。”

    “我是托尼上校。少校,你的法语说的很好。”托尼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他朝周围打量了下:“你们有多少人?”

    “三十个。”王维屹回答道:“请您放心,这里已经没有德国的正规武装力量了。”

    “那些德国人都该被赶到莱茵河里去。”托尼的语气非常傲慢,接着他打了一个哈欠:“啊,赶了一天的路,真是累人啊,少校,休息的地方准备好了吗?”

    “当然,上校,一座旅馆已经被我们清空了,你们可以在那里过夜。”

    “那么这里的车子怎么办?”

    “我会派人替你们看着的,保证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瞧,这就是盟友的好处啊。”托尼上校笑了出来。

    “来人,带上校和他的人去休息吧。”

    王维屹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计划居然会进行的那么轻松,法国人一如既往的大意,一如既往的把战争当成了一次旅行。

    有了这样无能傲慢的战争盟友,大概就是美国人最大的悲剧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