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八十二. 安东尼

七百八十二. 安东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在王维屹的掌握中了,这个在罗马共和国时代依旧可以翻云覆雨的“漫步者”,正将这个时代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改变着。

    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做的一切,凯撒不可以,庞培同样也不可以。

    现在的罗马,正处在一种混乱之中。野蛮人不断的对罗马进行着袭击,不可一世的凯撒战败了,满载着罗马人和元老院期望的森图马鲁斯,非但没有取得意想中的胜利,反而连他自己也成为了俘虏。

    这简直是让人不可想象的。

    唯一值得罗马人庆幸的,大约就是被庞培刻意渲染的雅库留斯的胜利了。似乎对帕提亚人的胜利,完全就是雅库留斯一个人取得的。

    可你又能说什么呢?在罗马人觉得有些沮丧的时候,起码雅库留斯的胜利还是激发起了罗马人的自豪感。

    毕竟,罗马不是人人都可以欺凌的

    而另一则故事也同样在罗马流传着,慷慨的斯普利乌斯议员,勇敢的承担起了营救森图马鲁斯总督的重任。

    在最近的这一段时间里,斯普利乌斯在罗马成为了除了庞培之外最为响亮的名字,每一个罗马人都在传颂着他,以及他的财富和仁慈的品德。

    罗马人是一个最需要英雄的民族。每一次的胜利会让他们欢呼,或者一个神奇人物的出现也会让他们觉得充满了自豪感。

    男人希望认得他以获得一些金钱上的回报,女人们希望认得他以抬高自己的身价。邀请便如同雪片一般的飞来。

    而这些邀请大都被王维屹所忽视。惟独有一份邀请获得了王维屹的关注,那是才从埃及和亚历山大归来,凯撒的远亲马克.安东尼的邀请。

    这可是“后三头联盟”中极其重要的一位。也是未来罗马的掌权者。

    在考虑再三之后,王维屹接受了安东尼的邀请,并派之间的管家巴尔拉斯去告诉安东尼,之间将在明日晚上正是赴宴。

    正当巴尔拉斯准备带着口信离开的时候,王维屹忽然叫住了他:“巴尔拉斯,我的管家,谁才是这座屋子的主人?”

    “是您。主人,您是这座屋子的唯一主人。”巴尔拉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那么这座屋子是谁送给我的?”

    巴尔拉斯迟疑了一下:“是仁慈的庞培。”

    “啊,我明白了。所以你必须继续效忠庞培是吗?”

    “不是的,主人,当这座屋子属于您后,我和这里的所有人都将效忠于您。”

    巴尔拉斯的回答让王维屹笑了笑:“多么忠诚的话啊。但是为什么我却无法感受到这话里的忠诚呢?巴尔拉斯。你过来。”

    巴尔拉斯犹豫着走了过去,王维屹又笑了下,接着忽然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把短剑,对准了巴尔拉斯的咽喉:“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喝了一些酒,所以我的手有些颤抖。你不要动,巴尔拉斯,不然短剑将刺穿你的喉咙。”

    汗水从巴尔拉斯的额头上冒了出来,他紧绷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瞧。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王维屹淡淡地道:“现在请告诉我吧,庞培都让你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没有。我的主人,庞培没有让我做任何的事情”

    巴尔拉斯的话才出口,王维屹手中的短剑已经朝前送了送,血顿时从巴尔拉斯的喉咙出冒了出来,他痛苦的呼叫了一声。

    “我不喜欢听人对我说谎”王维屹死死盯着自己的管家:“当我再一次问你,而我还是我无法听到真实回答的时候,短剑就会刺穿你的喉咙!现在,回答我,庞培让你在这里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立刻把全部的真相说出来!”

    巴尔拉斯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庞培让我在这里监视您,您所有做的一切,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告诉他。您得知道,我的命就在庞培的手里,我不敢违背他的任何命令,否则明天我的尸体就会出现在罗马的街头。”

    “很好,你终于说了真话了。”王维屹缓缓转动着手里的短剑,于是巴尔拉斯更多的血流了出来:“庞培可以杀死你,我也一样可以杀死你。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效忠庞培,要么无条件的效忠于我。巴尔拉斯,做出你的选择吧。”

    “我将我无条件的效忠于您,我的主人。”巴尔拉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对面前的这个人有着深深的畏惧,尤其是在短剑就架设在他脖子的情况下。他相信他的主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走他的生命,就算庞培也救不了他。

    “我相信你的话,巴尔拉斯,那么去做你的事情吧。”王维屹这才慢慢的收回了短剑。

    巴尔拉斯浑身都在颤抖着,他甚至都不敢擦抹一些血迹便匆忙离开了这里

    马克.安东尼怎么都没有想到,斯普利乌斯居然真的接受了自己的邀请。

    安东尼是个古怪性子的家伙,而且特别喜欢玩乐,喜欢美女,喜欢接近有钱的人。

    斯普利乌斯最近在罗马的名气实在是太响亮了,每一个人都想邀请他来家中做客,但很少有人可以成功。

    然而这一次他却接受了自己的邀请,对于安东尼来说这是他莫大的荣幸。

    宴会很早便准备好了,安东尼决定让斯普利乌斯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同时他还邀请了许多的客人,他必须要让大家都看到,自己邀请到了全罗马最富裕的人。

    那些美丽的女奴隶们。被安东尼全部叫了出来,来的客人无论看中了谁,不分场合地点。也不管周围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立刻和女奴隶在这里进行交合。

    这就是罗马的生活方式。

    因此在安东尼的宴客大厅里,你可以看到一对对的男女在那做这不堪入目的运动,而周围的人却熟视无睹,这对于他们来说太正常不过了。

    安东尼很满意自己的安排,现在,就等着那位斯普利乌斯议员到了

    宾客们也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甚至比安东尼更加渴望能够早一些见到这位斯普利乌斯议员。

    “提阿斯.墨琉斯.斯普利乌斯议员到!”

    在这个声音里,所有人都期待着的“斯普利乌斯议员”终于出现在了宾客们的面前。

    “真是抱歉,尊敬的马克.安东尼。我来晚了。”

    当面对着罗马共和国未来的名将安东尼的时候,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瞧啊,尊贵的斯普利乌斯议员在和我说抱歉。”安东尼大声说道:“对于一个握有巨大财富的人来说,他是永远也都不必说抱歉的。”

    客人们的笑声响了起来。安东尼这才正式把王维屹迎接到了宴会中。他指了一下那些女奴隶:“您看中哪个了吗?尊贵的斯普利乌斯议员?”

    “啊,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需要”王维屹可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和女奴隶做这样的事情。

    安东尼也不以为意:“既然我们尊贵的客人看不上这里的女奴隶,那么下一项的娱乐活动我想斯普利乌斯议员一定会喜欢的。”

    他拍了拍手,很快两个角斗士被带了上来,这顿时引起了疯狂喜爱决斗这项运动的罗马人的欢呼。

    “这是我从埃及和亚历山大带回来的最好的两个角斗士。”面对客人们的欢呼,安东尼洋洋得意地说道:“左面的这个家伙,是狂暴的沙通斯,右面的。是野蛮的爱尔尼。一路走来,我让他们与无数的角斗士比试过。他们还从来没有一次失败。那么现在,我想请问尊贵的客人们,你们认为他们中谁更厉害一些?”

    “狂暴的沙通斯!”

    “不,我想是野蛮的爱尔尼。”

    客人们的呼声不断的响起,安东尼微笑着说道:“您说呢,斯普利乌斯议员?”

    “啊,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更看好一些野蛮的爱尔尼。”王维屹淡淡的回答道。

    “那么,就让他们来比试一下吧!”

    安东尼忽然发出的声音,再次引起了客人们的欢呼,有人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下注了。

    “您愿意下注吗,斯普利乌斯议员?”

    王维屹想了一下:“三十个第纳尔,我赌野蛮的爱尔尼获胜。”

    “您的出手就和传说中的一样大方。”安东尼满意地说道:“那没我,我的选择是狂暴的沙通斯。”

    “啊哈,那您对他们两个谁更厉害一些早就清楚了,看来我那可怜的的三十个第纳尔是一定无法保住的了”王维屹笑着道。

    这话让安东尼也发出了笑声,然后他对那辆两个角斗士说道:“卑贱的奴隶,让我尊贵的客人们看看你们的本事吧。”

    在主人的命令下,沙通斯没有一分一毫的犹豫,举起了手里的铁锤,恶狠狠的一锤便向爱尔尼砸了下去。

    而爱尔尼尽管身材没有沙通斯那么高大,但却变现得更为灵巧,他轻巧的朝边上一让,便躲开了沙通斯的攻击,接着一剑就刺了出去。

    两个角斗士的互相攻击,引起了周围客人们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光彩,他们乐意看到鲜血,同样乐意看到有人倒下。

    沙通斯气势汹汹,一锤一锤的砸在了爱尔尼的盾牌上,从表面上看起来,爱尔尼有些被动,不过在王维屹看来,爱尔尼却没有任何的危险。

    忽然,沙通斯朝后退了一步,鲜血在他的大腿上流了出来,谁也不知道爱尔尼什么时候刺伤了他。

    看到鲜血之后,客人们的呼声更加的大了

    爱尔尼也如同一只恶狼一般恶狠狠的扑了上去。负伤的沙通斯行动明显受到了影响。没有多少时候,他的肚子上又被短剑划过。但大概是接连受伤反而激发起了沙通斯的凶悍,他再次抡起大锤朝着自己的对手砸了过去。爱尔尼没有想到自己的敌人居然还有这样的力气。匆忙间举起盾牌一挡,在巨大的轰鸣中,爱尔尼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完了,爱尔尼恐怕是不行了”王维屹忍不住叹息了声。

    “怎么,艾普利乌斯议员,您对角斗也很在行吗?”安东尼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不在行,但我看过许多角斗士的表演。”王维屹耸了耸肩:“现在。我的三十个第纳尔已经在您的口袋里了。”

    安东尼得意的笑了,是的,场上的局面他也看出来了。原本占据优势的爱尔尼,在那一锤的攻击之后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

    沙通斯没有任何的迟疑,接连几锤砸了下去,在他疯狂的攻击下。爱尔尼勉强抵挡。已经失去了还手的力量。

    猛的,当沙通斯又是一锤砸下之后,爱尔尼手中的盾牌脱手飞出他胡乱的挥动了下短剑,但却什么目标也都没有刺刀,反而被沙通斯看准了机会,一下再次砸飞了他的短剑,接着一脚踹出,重重的将爱尔尼踹倒在了地上。

    “杀死他!杀死他!”客人们近乎疯狂的呼叫响了起来。

    沙通斯一步步朝着地上的敌人走去。鲜血在他的身后流了一路

    地上的爱尔尼根本就无法爬起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通斯走到了自己面前。眼睁睁的看着沙通斯举起了手中大大锤。

    然后,一大股鲜血喷溅而出,爱尔尼的整个脑袋被完全的砸扁了

    “沙通斯——残暴的角斗士!”安东尼第一个带头发出了这样的欢呼。

    “沙通斯——残暴的角斗士!”每个客人都跟随着他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而沙通斯也高举着双手,尽情的接受着所有人的欢呼。

    他只是一个角斗士而已,他必须要不断的杀死对手才能确保自己活下去。如果主人仁慈的话,也许会在他取得三十或者五十场胜利后,赐予他自由人的身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死在哪一场角斗中

    安东尼抓过了身边的一个女奴隶,朝沙通斯的怀里一推:“给他一桶最好的酒,这个女人将会陪伴你一个晚上!”

    沙通斯的嘴里发出了“嗬嗬”的呼声,抓住女奴隶,一下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前便和女奴隶交合起来。他完全无所顾忌,在这点上看来,所谓的奴隶和这些客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您的三十个第纳尔。”王维屹掏出钱交给了安东尼:“恭喜您赢了。”

    “我喜欢赢的感觉。”安东尼心满意足的收好了钱:“当然,这点小钱对于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后天的行程将会变得宽松不少。”

    “怎么,您要离开罗马吗?”王维屹问了一声。

    安东尼点了点头:“是的,我得到了凯撒的召唤,我将赶到高卢与他汇合。真是有些遗憾,我才刚认得了您,却又不得不和您分别。”

    凯撒又要多一个强有力的助手了,王维屹心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尽管安东尼性格古怪,生活荒淫放荡,但在军事方面却具有很高的指挥才能。

    王维屹想不通的是,庞培为什么要那么轻易的同意安东尼去高卢,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借口把他留在罗马。大概是现在还没有多少人重视安东尼吧

    “凯撒征服了高卢,在那里建立了无比的声望,而现在我即将追随凯撒。”安东尼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期待:“我想,等我下一次回到罗马的时候,我也会拥有自己的凯旋式的,到了那个时候您会参加吗,斯普利乌斯议员?”

    “我将一定参加,安东尼。”王维屹微笑着回答道:“并且,我将在自己的家中,为您举办一个最盛大的欢迎仪式。”

    “感谢您的慷慨。”安东尼微微点了下头:“听说凯撒在日耳曼尼亚遇到了一些麻烦,那些野蛮人非但击败了他,而且还消灭了森图马鲁斯和他的第十五军团,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听说您对日耳曼尼亚非常了解。”

    “我不是了解,我只是略有所知。”在适当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谦虚之后,王维屹这才说道:“永远不要忽略那些野蛮人的力量,我对您的才能丝毫没有怀疑,但是我想您在那里也会遇到一些困难,而且我还必须要告诉您一些事情”

    他的声音放低了下来:“据说现在庞培和元老院对凯撒非常的不满意,他们还准备召回凯撒。”

    “什么,他们要召回凯撒?”安东尼难以置信的差点叫了出来。

    “是的,我从某些渠道得知的。”王维屹叹息了声:“所以,我想您必须要让凯撒知道这些事情,并且能够及早做出准备,以免遭到不必要的损失。”

    “感谢您,斯普利乌斯议员。”安东尼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啊,难道他们忘记了到底是谁帮他们得到高卢的吗?难道他们忘记了凯撒的战功,忘记了凯撒对于他们的恩德了吗?”

    王维屹笑了笑,他知道安东尼一定会把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带给凯撒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