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八十一. 指控

七百八十一. 指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元老院的那些元老们正襟危坐,当庞培进来的时候,元老院里爆发出了喝彩。

    有的是真心喝彩,有的只怕未必便是发自肺腑的为庞培欢呼了。

    今天的庞培并不想计较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如何彻底解除掉凯撒带来的威胁才是他第一想要做的。

    他让欢呼声安静下来,没有多费什么话便直入主题:“尊敬的元老们,高贵的贵族们,来参加会议的议员们,我想此前一个不幸的消息大家已经听说过了,我们在日耳曼尼亚遭到了失败,而且我们出身于贵族家庭的森图马鲁斯也落到了野蛮人的手里,那些卑劣的野蛮人居然要向尊贵的罗马索取三十奥里斯的赎金”

    先是叹息,接着愤怒的斥责从这些罗马人的嘴里传了出来:

    “不,决不能给野蛮人哪怕一个卡德拉斯的赎金!”

    “征调更多的军队,去剿灭这些野蛮人吧!”

    “杀光那些野蛮人,让凯撒进军,让强大的野蛮人在我们复仇的怒火前颤抖吧!”

    这样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庞培平静的听着,等到呼声稍稍安静了一些,他才继续说道:“是的,我们一定会报仇的,但是现在严峻的问题是,可怜的森图马鲁斯该怎么办?”

    方才还热闹无比的元老院一下便变得鸦雀无声。过了会,奥维斯元老战起来说道:“对于森图马鲁斯的遭遇我们感到非常同情,但是此前我们已经有了共识。罗马绝对不会和野蛮人妥协的,因此这笔赎金罗马无法承担。庞培,难道你忘记了之前的会议吗?”

    “啊。我没有忘记,奥维斯。”庞培点了点头:“我只是在为森图马鲁斯担心而已,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这点大出元老们的意料,解决了?是如何解决的?庞培朝周围看了看:“斯普利乌斯议员来了吗?”

    “是的,庞培,我来了。”“斯普利乌斯议员”——王维屹站了起来。

    “啊。年轻的议员,请到我这里来。”庞培把王维屹叫了出来:“现在,请您告诉这些让人尊敬的原来们。您是如何做的?”

    王维屹淡淡地道:“我将来偿付这三十奥雷斯,以我私人的名义,这和尊贵的罗马没有丝毫关系,也并不会因为如此而损害罗马的尊严。并且。我还会亲自派人去和野蛮人交涉”

    一声声的惊呼在罗马人的嘴里传出。挥金如土的斯普利乌斯啊。根本没有把三十个奥雷斯的巨款看在眼里。罗马最富裕的人,除了他还有谁呢?

    “您真的准备出这三十个奥雷斯的赎金,而且还是以私人的名义吗?”奥维斯多问了一声。

    “是的,尊敬的奥维斯元老。”王维屹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话:“我很乐意为罗马做一些事情,一个罗马任命的总督,决不能落在野蛮人的手里饱受折磨。”

    “你的品格让人尊敬。”奥维斯赞叹着道:“我将表示同意。你们呢?你们会同意斯普利乌斯议员的意见吗?”

    “同意同意同意”

    一个接着一个元老举起了手。不用自己掏腰包,而且还没有在森图马鲁斯那落下个不错的名声,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一项庞培亲自提出的提案轻松的便得到了通过。但庞培显然并没有就此而满足:“让神明赐予森图马鲁斯总督坚持下去的力量吧在昨天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指控。是针对同样让我们尊敬的高卢行省总督凯撒的”

    元老院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凯撒,这个名字在罗马没有人不知道;凯撒,这个名字曾经让罗马人和元老院寄予了无限的厚望;凯撒,同样是这个名字,现在却让元老院感受到了一种畏惧凯撒取得的战功越大,对于元老院和庞培本人来说就越是一种巨大的并且无法摆脱的威胁

    而此刻,庞培却再次说出了这个名字

    “指控他的人,是森图马鲁斯总督的妻子,美丽的辛格罗亚”庞培缓缓地说道:“并且,我也将辛格罗亚带到了这里。”

    随着庞培的声音,辛格罗亚走了出来,庞培用鼓励的声音对她说道:“来吧,可怜的辛格罗亚,把你的遭遇告诉这些能够为您主持公道的人吧。”

    辛格罗亚朝王维屹看了眼,在“斯普利乌斯议员”的眼中,她同样看到了鼓励,辛格罗亚一下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尊敬的罗马元老院的元老们,现在,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对你们无助的倾述自从我的丈夫为了罗马的荣耀奔赴那些野蛮人居住的地方后,噩梦便开始缠绕上了我。我得到了丈夫被野蛮人抓住的消息,每一个夜里我都在为我的丈夫担忧,每一个早晨醒来的时候,我都发现自己的泪水沾满了我的脸”

    一声声的叹息传了出来,元老们似乎正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他们的悲伤反正表示下悲伤也不需要本钱

    辛格罗亚继续说道:“我必须要救我的丈夫,三十个奥雷斯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笔根本无法筹措到的巨款,你们得知道,在组建军团的时候,我的丈夫已经花光了全部的积蓄,并且还借了大量的外债。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丈夫的债主们登门了,他们不断的逼迫着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把家中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也都搬走,却没有人想到要为我的丈夫做些什么事情”

    这次。连叹息声都没有了,甚至有些元老都不敢直视辛格罗亚的眼神。因为在逼债的人中,也有他们派去的。森图马鲁斯可问一些元老也借了不少的钱。如果辛格罗亚此时说出他们的名字。对于他们的名声来说可是个不小的影响。

    万幸的是辛格罗亚并没有这么做,她只是忽然换了一种愤怒的语气:“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讨债的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债主,纳蒂斯!我想你们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伟大的’凯撒在罗马城的唯一代言人。他告诉我,我的丈夫在前线欠下了凯撒一笔可怕的巨款,他需要把我这个可怜的女人从住处赶出去。欠下的当然要偿还,但我不清楚的是,我的丈夫为什么会在前线欠下凯撒如此多的金钱?”

    这的确有些奇怪。元老们窃窃私语,可谁也无法给予辛格罗亚一个答案。

    “大概我知道一些原因”一个声音如此响了起来。

    朝发声的地方看去,正是斯普利乌斯议员,庞培立刻说道:“年轻的议员。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是的。尊敬的庞培,尊敬的各位元老。”王维屹的声音清晰有力:“我奉命去为罗马城找来更多的粮食,我也没有辜负自己的使命,成功的为罗马带回了两车的粮食。大家知道,我是一个商人,在各地都有我的人,在筹集粮食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风声。据说森图马鲁斯总督在高卢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他根本无法得到凯撒的帮助。当他庞大的军团到达之后,没有粮食。没有补给,什么也都没有。而为了完成元老院交给他的命令,却征服那些野蛮人,他不得不向凯撒借了大批的粮食。而这,也是他欠下凯撒巨额债务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天啊,太可怕了。”

    “是的,太可怕了,凯撒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们应该质询凯撒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每一个元老无不如此“义愤填膺”的叫道。

    其实,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个高卢行省的总督没有必要向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总督提供粮食上的帮助,不过这倒让元老们看到了一个打击凯撒的最好机会。

    庞培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让大家保持安静:“森图马鲁斯是元老院亲自任命的总督,他肩负着为罗马传播荣耀的神圣使命,但是,凯撒却如此对待他,真的让我非常难过。大家都知道,我是凯撒最好的朋友,但我除了是他的朋友,更是罗马的唯一执政官,我必须要为罗马负责。我谴责这样的行径斯普利乌斯议员,消息灵通的你还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吗?”

    “是的,我还知道一些事情。”王维屹接口说道:“在森图马鲁斯的第十五军团遭到围困的时候,凯撒是有机会帮助他的,但可惜的是,凯撒没有出兵。而他却有时间去镇压一次野蛮人的起义。”

    “斯普利乌斯议员,请你说的清楚一些,什么野蛮人的起义?为什么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奥维斯大声问道。

    “因为野蛮人起义的消息被刻意的隐瞒了。”王维屹同样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凯撒的统治近乎于残暴,这引起了高卢以及日耳曼尼亚行省的严重不满。撒克逊人、伦巴德人、切鲁西人和邓克特累人,这些原本效忠于罗马的部落,在凯撒严酷的统治下爆发了起义各位尊敬的元老,野蛮人的起义应当毫不留情的予以镇压,这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让我疑惑的是,为什么原本效忠于我们野蛮人,会忽然爆发起义?我们需要的是和平的,愿意为罗马竭尽所能的行省,而不是一个混乱的地方。尤其是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难道凯撒不准备为这些事情负责吗?”

    元老们频频点头,本来行省起义,坚决的予以镇压没有任何疑问,不过现在这也成为了凯撒的一条罪名。

    “我们不该怀疑凯撒对罗马的忠诚,但他必须就这些事情做出合理的解释。”庞培冷冷地说道:“我们不该让可怜的辛格罗亚为她的丈夫心碎,我们不该让第十五军团失败的那么不明不白。凯撒应该就此做出解释。而且在此之前。凯撒也同样的遭遇到了几次的失败,他同样欠元老院一个解释。因此我建议,立刻召回凯撒。他必须明确的在元老院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这一来,元老院再次安静了下来。

    在这里指责凯撒和召回凯撒完全是两回事情,凯撒会愿意回到罗马吗?如果因为如此而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怎么办?

    就在大家尴尬的时候,一个报令官却冲了进来:“大捷,卡莱大捷!强大的罗马军团,战败了帕提亚人,首席百夫长雅库留斯表现出色。正是他的勇敢成就了这次辉煌的胜利!”

    一片的欢呼在元老院中发出。

    自从克拉苏在帕提亚人面前蒙受了惨重失败,并且克拉苏本人也身死后,罗马人的心里便蒙受了一层阴影。这同样也是他们的耻辱。

    而现在,没有过多少时候,罗马军团便战胜了帕提亚人,为克拉苏报了仇。

    庞培更是欣喜若狂。海神节的压抑在他的心中一扫而空。自己亲自任命的首席百夫长雅库留斯并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我们还在等待什么?”借助着这次机会。庞培大声说道:“罗马不仅仅只有一个凯撒,罗马还有雅库留斯,还有无数优秀的军团和统帅!我们不会只依靠一个人来为罗马取得荣耀,我们有无数的年轻统帅可以依靠。还在等什么呢?尊敬的罗马元老们,召回凯撒了,让他为他所做的一切,给我们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召回凯撒,召回凯撒。召回凯撒!”

    一阵阵的呼声响了起来,被卡莱胜利刺激的头脑充血的元老们。完全忘记了凯撒的可怕,在他们看来,和年轻的雅库留斯相比,凯撒已经落后了,行将被淘汰了。

    庞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他微笑着看着这些狂呼着的元老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凯撒的失败命运

    庞培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不仅仅是为了雅库留斯的胜利,也是为了凯撒的命运。

    虽然凯撒是他曾经的盟友,但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便抛弃盟友,甚至是出卖盟友庞培也很乐意这么去做。

    而且这样的事情他做了不止一次。

    当初马略和苏拉为争夺罗马最高权力在进行内战。庞培看到一些豪门贵族纷纷投靠苏拉,意识到只有在苏拉的麾下才能飞黄腾达。于是他不辞艰辛,走遍邻城招兵买马。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利用父亲在皮凯努姆地区的势力和影响,招募了一个军团。在赴苏拉军营途中,他初露锋芒,屡次冲破马略部下的阻拦,顺利通过许多城市,缴获大批的武器和战马。苏拉看中了军事上崭露头角的庞培,把他看成自己的有力助手。庞培这时仅仅23岁。

    苏拉夺得罗马政权,实行独裁,庞培为了密切与苏拉的关系,加强自己的地位,卑鄙地抛弃了自己的妻子,和苏拉的女儿结婚。

    苏拉病死之后,罗马的政局又朝着有利于民主运动的方向发展。怀有个人野心的庞培看到苏拉派逐渐失势,民主派声势大增,便见风转舵,倒向民主派,讨好骑士和平民。

    公元前62年,庞培满载着东方的战利品返回罗马。由于元老院不满意他在东方搜自将行省包税权给予骑士,更担心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实行独裁,因此迟至公元前61年8月,元老院才为其举行凯旋式。庞培请求元老院批准他在东方实行的各项措施,并分结他的老兵土地,遭到元老院断然拒绝。庞培极为不满,开始同元老院对抗。公元前60年他同恺撒和骑士派领袖克拉苏秘密结盟,即“三头同盟”。经三头同盟活动,庞培在东方的措施得到批准。为了与恺撒更好勾结和利用,年近50岁的庞培娶了恺撒之女、年仅14岁的尤里娅。

    一次又一次,庞培不断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当初他为了对付元老院而和凯撒结盟,现在,当凯撒威胁到他的时候,他又决定联合起元老院,来对付凯撒了。

    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权力,他补在乎做任何的事情。

    而在这其中,斯普利乌斯议员的作用无疑是巨大的,除了金钱意外,庞培还发现他能够给自己提供更加多的东西。

    “我们必须掌握住凯撒的动态。”庞培低声对身边的“斯普利乌斯议员”说道:“你是个消息灵通的人,我的朋友,你愿意为我做这样的事情吗?”

    “当然愿意,尊敬的庞培。”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我可以为您做任何的事情,从现在开始凯撒的任何举动,都能够在第一时间传到您的耳中。”

    庞培满意的笑了,王维屹同样也满意的笑了。

    他成功的让庞培和凯撒提早决裂,而以凯撒的性格来说是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到罗马的。

    那么,日耳曼人最需要的时间他已经成功的争取到了自己的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