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七十七.债权人

七百七十七.债权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被所有罗马人寄予厚望的森图马鲁斯和他的第十五军团遭到覆灭的消息一下便让整个罗马都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要知道,在庞培和元老院的竭力吹嘘中,森图马鲁斯是少有的“军事天才”,是罗马未来十年的希望。

    但现在这个“希望”却完全的破灭了。

    罗马人不知道森图马鲁斯是如何失败的,但前线传来的各式各样的谣言却在罗马遍地开花。罗马人纷纷传说着那个野蛮人的首领,一个总是带着骷髅面具的家伙。

    据说这个人得到了恶魔的青睐,他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他还有两个最可怕的帮助,一个是能够瞬间夺走敌人生命的血魔鬼,一个是能够召唤火神洛基帮助的“火神面具人”罗马人还在传说,恶魔交给了他的三个使者一个任务:把罗马彻底的葬送

    在这样的时代里,流言往往是最可怕的,尤其是在普通人根本无法得到有效情报的情况下。他们无法想象整整一个军团是如何失败的,只能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复述着才从别人嘴里听到的那些神奇的故事。

    而这样的故事一旦流传开,便很难被遏制住了

    罗马人大声责问他们的元老院,该如何应付面前的情况?那些野蛮人该怎么对付?而且还开始有了一种声音:

    既然委派了高卢行省总督去征服野蛮人,为什么还要再任命一个日耳曼尼亚行省?这如何让战无不胜的凯撒专心致志的去完成他的工作?

    但这样的质问很快遭到了庞培追随着的反驳。他们不客气的指出,即便是凯撒在野蛮人的面前也不再是战无不胜的了,他也同样一次次的败给了野蛮人。

    这样的质问让对方垭口五羊。然而严峻的问题是,罗马还有能够对付野蛮人的对手吗?

    元老院无法回答,庞培同样无法回答他做梦也都没有想到,自己用来对付凯撒的森图马鲁斯,居然会遭到了这样可怕的失败。

    在塞维乌斯到达之前,凯撒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可庞培却头疼不已,第十五军团的覆灭。让他的声望遭到了极大的打击。再加上之前海神节的变故,庞培在罗马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

    怎么办?庞培还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在他苦恼了几天后,一个总算让他心情有所振作的消息传来了:

    提阿斯.墨琉斯.斯普利乌斯议员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满满两车的粮食。

    没有丝毫的耽搁,庞培立刻派人把斯普利乌斯议员请到了自己的住处,当再次见到斯普利乌斯的时候,这位年轻的议员说道:“庞培。我的朋友。总算没有辜负您的期望,粮食虽然非常难找,但我还是成功的为罗马带回了两车的粮食,我想您在元老院面前,应该也可以有所交代了”

    “谢谢你,斯普利乌斯议员,你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尽量的帮着我”庞培勉强笑了一下,然后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路上的情况。接着便很快把话转入了正题:“斯普利乌斯议员,你听说日耳曼尼亚那场可怕的灾难了吗?”

    “您说的是森图马鲁斯和他的第十五军团吗?”

    看到庞培点了点头。王维屹叹息了一声:“真是可怕的事情啊,罗马士兵居然遭到了这样可怕的事情,我听说就连森图马鲁斯总督也都落到了野蛮人的手里,真不知道他会被野蛮人如何可怕的对待。”

    “那个该死的笨蛋啊,他完全的辜负了我的期望”提到森图马鲁斯的名字,庞培就有一些怨气:“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现在不会如此的尴尬。现在整个罗马都在说着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在向我发出质问,让我拿出解决的办法来,可是我能够怎么办呢?斯普利乌斯,你有什么可以为我排忧解难的办法吗?”

    “这样的事情我原本是不应该参与的,可是您的忧伤却让我感到心痛”王维屹装模作样的想在那想了一下:“目前第一要紧的是立刻稳定住罗马的形势,要让罗马公民知道,前线的失败其实并不是您的责任”

    庞培怔了一下:“您的意思是?”

    “距离野蛮人最近的,除了森图马鲁斯,还有凯撒。”王维屹笑了一下:“在第十五军团没有到达的时候,凯撒一次次的遭遇了失败,这在很大程度上激发起了野蛮人的信心。而且我还从某些渠道得知,在森图马鲁斯到达后,凯撒表现得很不配合,他不断为难着日耳曼尼亚的总督,让森图马鲁斯背叛只能在完全不熟悉情况的形势下作战,我想这样是很难取得胜利的”

    短短的几句话,让庞培一下便明白了。

    把责任完全推卸到凯撒的身上,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

    但问题是,如果这激怒了凯撒怎么办?

    像是看出了对方的疑虑,王维屹淡淡地道:“您为什么要担心呢,庞培?凯撒也许会愤怒,但您认为他会背叛罗马吗?不,我可不这么认为。就算再退一步说,凯撒真的背叛了罗马,那么他必然成为罗马的公敌,整个罗马都会以他为敌人,难道这不正是您想要的吗?”

    几天来,庞培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斯普利乌斯,我的朋友,您让我说什么好呢?当我最困惑的时候,您为我解答了内心的疑难。当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又总是您给了我信心。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和您之间的同盟是坚不可摧的。”

    “我也可以向您保证我的忠诚。”王维屹似笑非笑,然后忽然问道:“森图马鲁斯总督有消息吗?”

    庞培的脸色又重新阴沉了下来:“有了,据说野蛮人要求三十个奥雷斯的赎金。但是森图马鲁斯似乎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可怜的辛格罗亚啊。当森图马鲁斯失败的消息传来,她每天都不得不面对大量登门的债主,她到哪里去找三十个奥雷斯?森图马鲁斯丢尽了罗马人的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元老院不准备为他想办法吗?”

    “元老院可不会为了一个失败者去支付三十个奥雷斯的巨款。”庞培冷冷地说道。

    “真是英明的决定啊”王维屹说着站了起来:“我想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如何转移罗马公民的愤怒。而我,非常怀念我在巴拉丁山上的家。我先告辞了,斯普利乌斯随时等候着您的召唤。”

    他知道自己成功的说动了庞培,当庞培决定不顾一切的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凯撒身上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两人即便连表面上的和平都没有了

    王维屹再次回到了自己在巴拉丁山的家,管家巴尔拉斯恭恭敬敬的把他迎了进来。并且告诉自己的主人,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无数的罗马贵族或者有钱人都来拜访了议员。并且竭力邀请议员在方便的时候能去他们那里做客。

    要知道。现在的斯普利乌斯议员可是罗马城里风头最劲的人。谁不想认识这样年轻又有钱的富翁呢?

    提尔利娅和赛维娅看到王维屹的时候,也表现得高兴不已。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们,这对姐妹花出落得越发的漂亮了。也不知怎么的,王维屹忽然便想到了和姐妹花在一起的那几个晚上,心中不由得一热

    “啊,主人,在这两天,森图马鲁斯总督的夫人辛格罗亚几次都来找您。并且表现得非常急切,她一再的让我告诉您。如果您回来了,请务必去她那里一次,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巴尔拉斯这时候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他太知道处在绝望中的辛格罗亚为什么那么急着要找自己了

    “嘿,整整五十个第纳尔那,五十个!辛格罗亚夫人,我不是逼迫您,但是这笔债务您必须偿还,我可不会管您的丈夫到底在不在!”

    “那件银做的首饰是我的,你给我放下来,森图马鲁斯欠了我二十个第纳尔!”

    “您疯了吗?森图马鲁斯欠了我三十个第纳尔,这件首饰是我的!”

    府邸里乱哄哄的一片,十多个债主正在拼命的逼迫着辛格罗亚,并尽可能的在这里搜刮着一切值钱的东西。

    可怜的辛格罗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默默的流着泪,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还能够说什么呢?就在不久之前,这些人看到自己还是一脸的谄媚,他们想着当自己的丈夫凯旋侯,能够最大限度的收回他们的投资。可是当丈夫失败被俘的消息传来,这些人的脸色一下都变了。他们如同贪婪的恶狼一般出现在自己的家中,先是不停的逼债,等把辛格罗亚的钱都逼光之后,他们又肆无忌惮的打起了这座府邸和府邸里的东西的主意。

    他们简直就是在抢劫了!

    “前罗马最高执政官,高卢行省总督凯撒在罗马的唯一代言人纳蒂斯到!”

    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那些债主们这才停止了自己手里的动作。

    阴沉着脸的纳蒂斯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那些债主:“是谁允许你们劫掠这里的东西的?”

    债主们听到了凯撒的名字,都有一些害怕,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里的那些东西。辛格罗亚本以为自己遇到了救星,但没有想到纳蒂斯随后的话却让她的心一下便掉进了冰窟里:

    “森图马鲁斯总督欠下了凯撒总督一笔庞大的债务,现在,凯撒总督是森图马鲁斯最大的债权人,根据罗马的法律,最大的债权人有权优先处理债务人的一切财物。所以在此之前。你们谁都不允许拿走这里的任何东西”

    债主们心里不断的诅咒着,可他们有什么办法?这个趾高气扬的家伙代表的可是不可一世的凯撒!

    辛格罗亚却彻底的绝望了。但更加让她无助的事情却还刚刚发生。

    “这座房子的所有权将属于凯撒总督”纳蒂斯冷冷地说道:“辛格罗亚夫人,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您必须离开这里。您不能带走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包括您的奴隶,这是罗马法律赋予债权人的神圣权利!”

    “可是,您让我去哪里?”辛格罗亚悲哀的叫了出来。

    “这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纳蒂斯的目光忽然落到了辛格罗亚的脖子上:“啊,还有这条项链,它能值不少钱,它也同样属于凯撒总督了。现在请您立刻脱下来吧。”

    “不!”辛格罗亚一下捂住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这是我的私人财产。”

    “您和森图马鲁斯是夫妻,他的债务理所应当由您来承担。”纳蒂斯丝毫不留情面:“如果您自己不愿意脱下来的话,那么只能由我来亲自帮您脱了。”

    辛格罗亚几乎就要崩溃了。神明啊,你现在到底在哪里?难道您没有看到,您忠实的信徒正在遭受着这些无耻者的欺压吗?

    丈夫正落在野蛮人的手里,也许现在正在遭受着可怕的凌辱。而此时。她居然连房子和所有的私人财产都无法保住了。

    当丈夫失败。并且野蛮人索要三十个奥雷斯作为赎金的消息传来,辛格罗亚完全的慌了,她去找丈夫和自己的朋友借钱,但是那些之前曾经无比阿谀的家伙,却一个个都找借口推脱,有的甚至闭门不见。

    她根本就找不到愿意帮助自己的人,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吗?

    “那是我送给辛格罗亚的项链,谁敢把它摘下来?”

    就在辛格罗亚彻底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却非常及时的响了起来

    “斯普利乌斯?”当看到这个走进来的人,辛格罗亚就好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块木板一般叫出了声。

    “你是谁?”纳蒂斯冷冷地问道。

    “提阿斯.墨琉斯.斯普利乌斯议员。”王维屹同样用冷冰冰的声音回答道。

    当听到这个人就是那个神秘的大富翁斯普利乌斯的时候。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

    “斯普利乌斯议员,您好。”纳蒂斯知道这个人最近和庞培打的火热,而罗马现在是庞培的地盘,因此语气里也变得客气了不少:“我正在执行凯撒总督的权力,您有什么疑问吗?”

    “当然,我想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维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

    纳蒂斯竭力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尊敬一些:“您才回到罗马,大概还不知道吧。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森图马鲁斯总督的债主,而我,做为尊敬的凯撒总督在罗马城的唯一代言人,则可以在这里宣布,凯撒是森图马鲁斯总督最大的债主,我将代表凯撒总督接收这里的一切,而这,是神圣的罗马法律赋予凯撒总督的权力。”

    王维屹来到了辛格罗亚的身边,他微笑着用眼神鼓励了一下无助的辛格罗亚,然后重新把目光落到了纳蒂斯的身上:“如果您谈到罗马法律的话,那么我想请问,森图马鲁斯总督现在已经死了吗?”

    “不,还没有,他落到了野蛮人的手里。”

    王维屹淡淡一笑:“那么我更加不明白了,罗马法律规定,必须债务人本人在场,债权人才可以执行他们的权力。或者债务人在六十个自然日里一直没有消息,债权人也可以执行同样的权力。按照我的消息,森图马鲁斯现在被俘还没有超过六十个自然日吧?”

    纳蒂斯怔在了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你,还有你们所有的人。”王维屹的语气一下变得无比严厉起来:“你们公然蔑视罗马法律,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辛格罗亚夫人,身为一个行省总督的妻子,一个自由人,一个正直而受人尊敬的罗马公民,居然遭受到你们如何的欺辱,我想如果元老院知道这一切的话,一定不会放任不管的。”

    纳蒂斯有些恼怒,虽然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对于债务纠纷,元老院不太会插手,可是如果有像斯普利乌斯这样的人出面,那么状况便会变得完全不同。

    他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和庞培的关系,以法律的名字来给他们找麻烦。

    斯普利乌斯这样的人,如果能够不得罪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得罪的好。

    纳蒂斯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尊敬的斯普利乌斯议员,既然您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想我只能遵照罗马法律。但是当第六十个自然日到来的时候,我将不得不执行债权人的权力,除非在那一天辛格罗亚夫人能够偿还完她丈夫所有的债务。再见,斯普利乌斯议员。”

    “再见,纳蒂斯,祝您愉快。”

    纳蒂斯走了,而且斯普利乌斯议员公然的出面了,那些森图马鲁斯的债主们如何还能够继续留在这里?

    方才还热闹无比的地方,一下就变得安静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