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七十三. 洛基的报复

七百七十三. 洛基的报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崇山峻岭之间,隐藏的是什么罗马人大概永远也都不会想要知道的。

    一队队的罗马士兵排列着整齐的队伍从这里经过,他们完全没有防备在这里会遭到任何形式的袭击。

    在他们看来,野蛮人已经被击败了,野蛮人除了逃命不能够做任何的事情了。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在他们两边的山岭上,无数双冷冰冰的眼神正在看着他们。

    这是王维屹一手导演的好戏。他亲自率领三个部落的战士,用“失败”的方式一步步的引诱着罗马人走进自己的陷阱,而其他部落的人,则悄悄的隐藏在了这里,等待着罗马人的自投罗网。

    这不过是无数计谋中最普通的一个,特别是对于王维屹来说。但是这样简单的计谋放在这样的时代里无疑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以弱胜强的例子,在王维屹的记忆库里随时随地的都可以调用出几个来,他要做的,无非就是依样画葫芦的来进行而已。

    当他的部落成功的完成了诱敌任务,汪达尔人、条顿人、法兰克人、条顿人、辛布里人所有的日耳曼联盟部落都已经完成了准备。

    当看到他们的执政官出现,这些部落的首领们迎接上去,从他们恭敬的眼神中就能够看出他们对于执政官恩斯特的爱戴。

    是的,过程进行的和执政官判断的完全一样,罗马人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

    “尊敬的执政官大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汪达尔人的首领庇留特恭敬地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那么,就让我们在这里给罗马人一个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教训吧!”

    日耳曼人的情绪一下被调动出来了

    已经能够看到罗马人的方阵了王维屹冷冷地看着,然后举起了他的手

    现在。罗马军团完全进入到了伏击圈

    在王维屹的手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无数的石头疯狂的砸了下去,无数点着火的弓箭雨点一般的落下,刹那,那些早就堆放在山谷中的引火之物被点燃了。

    罗马第十五军团灾难性的一幕就在这里发生了

    火势瞬间便包裹在了山谷,就如同他们桥梁被烧毁的那一天是完全一样的。

    整个十五军团完全的混乱了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他们发出悲惨的哀嚎。他们拼命的想要躲避着,但大火却丝毫也都不肯放过他们。

    前面的士兵推挤着后面的士兵,后面的士兵冲撞着前面的士兵。场面完全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大火,也在这个时候越燃越烈

    这是灾难性的,这是具有毁灭性的。没有人能够躲避恶魔使者带给他们的惩罚,没有人可以躲避这样的摧毁。

    前面是火。后面是火。到处都是大火。

    身上正在燃烧着的士兵,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挥动着双手不断企求着同伴的帮助,但是有谁能够帮助他们?那些暂时还没有被大火点燃的士兵,惊恐的看着火人悲惨的样子,惊慌的躲避着,唯恐自己也落得和同伴一样的下场。

    可是这漫天的大火,又有哪里才是他们抗议躲避的地方?

    塞纳第已经完全的崩溃了

    他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居然野蛮人能够想出这样的计谋。

    他们早就挖好了一个大大的陷阱,而自己。却毫无察觉的跳进了这样的陷阱里。

    面对着那些哀呼着的士兵,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他很快也会被大火包裹。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森图马鲁斯侥幸的没有进入到这个包围圈中,在出发的时候,森图马鲁斯的身子有些不太舒服,因此落到了队伍的后面,这也让他逃过了一劫。

    如果真的让森图马鲁斯大人遭受这样的遭遇,那么自己永远也都无法赎回这样的罪过了

    哪怕到了现在这样可怕的局面,森图马鲁斯依旧没有放弃,他竭尽所能的指挥着部队在狭小的空间里和漫天的大火里进行着殊死的抵抗。并且企图想要寻找到逃生的机会。

    但可惜,他们面对的敌人不是那些野蛮人,而是自然界里最可怕的一样东西:

    大火!

    人的力量是无法对抗的

    成片成片的士兵淹没在了火海之中,成群成群的士兵被烧死在了这里。当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的悲剧,眼泪,从塞纳第的眼中流了出来。

    他为第十五军团感到悲哀,更为自己感到悲哀,他从来也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朝周围的山岭看去,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敌人——那个地狱来的恶魔使者同样在看着自己,也许敌人的眼中写满的是讥讽、胜利的喜悦,当然,或许还会有一些怜悯。

    真是让人觉得讽刺的事情啊,敌人居然会同情。

    塞纳第想的并没有错,这个时候的王维屹,的确是用胜利者的目光在注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而且他的严重,的确是写满了同情。

    毕竟,一条条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低声对里希特霍芬说道:“在东方有一个非常会用计谋的人,叫诸葛亮,他用一把大火包围住了无数的敌人,然后告诉他的部下,老天爷会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而让我少活几年的”

    里希特霍芬朝他看了看:“难道你也认为自己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少活几年?”

    “不。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王维屹笑了笑:“我会为自己做的事情感到自豪。我杀过无数的人,但我从来也都没有愧疚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里希特霍芬摇了摇头,他听王维屹告诉自己:“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对我的诅咒,我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这也是正确的事情”里希特霍芬看着燃烧着的战场,轻轻叹息了一声:“你用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最大的胜利。你为日耳曼人保持了最大的力量。如果正面对决的话,我们尽管还是够取得胜利。但却一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你现在做的正和你曾经说过无数次的话一样”

    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这是王维屹不断说过的话。

    现在,他不过是在重复这样的事情而已

    战场上完全被大火包裹了一阵阵焦臭的气味充斥着整个山谷。就连那些日耳曼人都感受到了无比的惊心

    他们用敬畏的眼神看着执政官恩斯特,他们无法想象,执政官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办法的。能够在执政官的带领下战斗,是日耳曼人最大的荣幸。

    假设执政官是敌人的话。那简直就不可想象。

    幸运的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日耳曼人的幸运就是罗马人的悲哀。

    失去控制的战场。让人彻底崩溃。大量的罗马人死在了大火中,而剩下的那些,死神的阴影也正在笼罩着他们。

    塞纳第已经无力回天,他的侍卫们还在忠心耿耿的保护着首席百夫长的安全,并且竭尽全力的想要寻找到一条生的道路。

    他们大声呼唤着召集起了几百名还暂时没有被大火燃烧到的士兵,然后奋力的想要打开一条通道。

    这是无比艰辛的努力,他们必须要面对大火的考研,以及山岭上不断落下的石头。

    他们一次次的发起冲击。一次次的冒着火焰和巨石奋战着越来越多的罗马士兵加入到了这一行列中,人的绝境时爆发出来的求生**是难以想象的。

    在他们的不断努力下。在他们付出了巨大伤亡的情况下,道路居然真的被他们打通了。

    他们已经不在乎到底死了多少人,那些幸运的罗马士兵一窝蜂的冲了出去

    王维屹在山顶上目睹了这一切,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关系,自己无法杀死所有的敌人,但是,罗马第十五军团的主力已经葬送在了这里。

    十五军团从现在开始,已经无法对日耳曼人造成任何的威胁了

    这一场大火,被罗马人成为“赫菲斯托斯的愤怒”。

    在希腊神话中,赫菲斯托斯是火神与手艺异常高超的铁匠之神,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众神之王宙斯和众神之王后赫拉的儿子,阿佛洛狄忒的丈夫。

    罗马人企图为这次的惨败寻找借口,掩饰失败的根本原因,不激发起罗马公民的愤怒,因此他们告诉所有的罗马公民,在第十五军团进军的时候,他们的首席百夫长塞纳第对火神赫菲斯托斯发出了傲慢无礼的语言,从而彻底激怒了火神,这才将灾难降临给了第十五军团,让罗马军团遭受了惨重的损失。

    而日耳曼人则将这次胜利称为“洛基的报复”。

    洛基是日耳曼人神话中的火神,同时也是里希特霍芬的外号,有些日耳曼人甚至认为,是火神使者里希特霍芬召唤来了火神洛基的帮助,葬送了罗马第十五军团。

    在日后,这个神话被越传越广,里希特霍芬称为了这场战争中的主要人物,这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大概选择戴什么样的面具总会多少占一些便宜的吧

    不管是“赫菲斯托斯的愤怒”,还是“洛基的报复”。罗马第十五军团在这里噩梦一般的经历必然不会被那些幸存者忘记。

    他们讲这个战场成为“火与死亡的战场”,在这里,3900罗马士兵死亡。1000多人受伤,只有不到1000人逃了出去。整个十五军团完全的完蛋了。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见到过敌人的影子。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悲哀的吗?

    森图马鲁斯带领的辅助军团,必须庆幸自己没有跟随上十五军团的步伐,否则,他们讲一样遭遇到如此的噩梦。

    森图马鲁斯呆呆的看着前面不断升腾起的浓烟,他做梦也都想不到自己的雄心壮志居然会在这里毁于一旦。

    当他见到狼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塞纳第。都忘记了该责备一些什么。

    整整一个军团啊,现在都变成了什么呢?那些逃出来的人,有的已经被烧伤。有的狼狈不堪,就连塞纳第也是如此。

    “执政官,我们玩了,我们完蛋了啊”塞纳第嚎啕大哭。这个久经战场的老将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大哭起来:“6000名战士啊。整整6000名战士啊,现在就剩下这么多了啊”

    森图马鲁斯苦笑了一下,谁能够预料到这样事情的发生呢?

    “我你”森图马鲁斯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可是,罗马人的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无数的野蛮人已经从四面八方杀了出来。

    那震天动地的呼声,那让人无比畏惧的呐喊,让辅助军团的士兵们面面相觑。

    一场大火,非但烧掉了一个罗马军团。而且完全的打掉了辅助军团的战斗**。

    他们根本不想战斗。

    野蛮人已经包围了他们,当愤怒的呼声响彻这里。森图马鲁斯的使命也将在这里结束。

    野蛮人冲了上来,野蛮人尽情屠杀着这些丧失了最后一丝斗志的罗马人

    塞纳第鼓起了最后的勇气,竭力指挥着士兵们战斗到底,但在这个时候,他的威望已经因为一场大火而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人再会听他的命令了。

    现在,无论是对那些大火中的幸存者,还是对辅助军团的士兵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护自己的生命。

    他们中有的人四散逃跑,有的人干脆放下了武器选择了投降。

    唯一不肯放弃的大概只有塞纳第了。即便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他依旧带领着为数不多,还愿意继续战斗的士兵,保护在森图马鲁斯的身边。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他的职责

    溃败的人越来越多,投降的人也越来越多,而还愿意追随着塞纳第一起战斗的人却变得越来越少了。

    他看到一个野蛮人冲向了自己,野蛮人手里舞动着的是一柄巨斧。

    塞纳第大吼大叫着迎了上去,但在野蛮人的攻击下,塞纳第根本就不是对手。

    几个想要来帮忙的罗马人,也都在野蛮人同伴的攻击下纷纷死去,现在,只留下了这个巨斧野蛮人和塞纳第之间的战斗。

    森图马鲁斯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一斧又一斧的砍下,塞纳第在对方凌厉的攻击下狼狈不堪的躲避着。他的年纪已经打了,他的锐气在大火被被烧毁了。当野蛮人最后一斧落下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躲避了。

    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巨斧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一片的血光中,森图马鲁斯从马上摔落到了地上,他的斗志丧失了,他居然连逃跑的勇气也都没有了。

    地上躺着的,是塞纳第的尸体,黑森的勇士查尔曼终于停止了巨斧的挥动,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地上惊恐失措的森图马鲁斯的身上,他狞笑着一步步走了过去。

    在这个野蛮人的面前,那些罗马士兵根本没有继续抵抗的勇气了。他们惊叫一声,纷纷扔下武器四散逃跑。

    查尔曼来到了森图马鲁斯的面亲,笑了笑,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巨斧

    “等等,不要杀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及时的制止了查尔曼。

    查尔曼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脸上立刻露出了无比恭敬的神色:“尊敬的执政官大人,听凭您的吩咐。”

    那是一个戴着骷髅面具的人,这也是日耳曼联盟里最让人尊敬的人:恩斯特.勃莱姆!

    王维屹来到了森图马鲁斯的面前:“我是日耳曼联盟的执政官恩斯特,你呢?第十五军团的统帅森图马鲁斯吗?”

    森图马鲁斯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很想在野蛮人首领面前保持一个罗马统帅的威严,但他却根本无法做到:“是的,我是森图马鲁斯。”他的回答有气无力,他甚至不敢直视野蛮人首领的骷髅面具。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吗?”王维屹的目光注视着他问道。

    森图马鲁斯摇了摇头。

    “因为你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如果是凯撒落到我的手里,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但是你却不用。”王维屹的话里带着一些笑意:“你无法对我们造成哪怕一丁点的破坏力,你唯一的价值,就在于我们能够通过你,向罗马人索取大笔的赎金。”

    森图马鲁斯恨不得现在就立刻死去,在野蛮人的眼里自己居然是这样的地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