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七十二. 追击和逃跑

七百七十二. 追击和逃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不断出现的袭击,让森图马鲁斯烦恼到了极点。

    他的第十五军团,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已经损失了100多名战士。尽管这样的损失他完全可以接受,但带给士兵们心理上的打击是非常严重的。

    这两天,随着一具具尸体的出现,罗马的士兵们不断的在那窃窃私语,讨论着那些可怕的野蛮人,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变成相同的尸体。

    更加让人沮丧的是,他们根本无法发现那些袭击者的影子。

    这是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可是不管是森图马鲁斯还是塞纳第,都无法解决这一局面。塞纳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多派出巡逻的士兵,加强戒备,而且严禁士兵单独行动。

    并且,他现在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士兵们能够立刻和野蛮人展开战斗......

    他是一个传统的罗马将领,从来都不喜欢偷袭,而是更加愿意正面与敌人展开交战。但偏偏野蛮人似乎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

    至于森图马鲁斯,心情更加沉重。当他离开罗马的时候,对前途充满了憧憬,认为只要自己一出现,对野蛮人的征服很快就会结束。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根本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凯撒的敌视,野蛮人的袭击......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是如此的被动。

    他怀念罗马城,怀念辛格罗亚,怀念自己曾经拥有的所有。但是,这些此时却离他是如此的遥远。

    该死的战争,该死的野蛮人啊......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凯撒这个时候大概正在很乐意看到自己的笑话?

    然而就在森图马鲁斯心烦意乱的时候,一个好消息却一下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前锋部队发现了野蛮人的踪迹!

    这一消息顿时让森图马鲁斯jīng神大振。

    他不怕和敌人正面对决,但对无休无止的袭击却已经恼怒到了极点!

    塞纳第的jīng神也被调动起来,森图马鲁斯赋予了他指挥部队的权力,因此在没有得到统帅同意的情况下,他立刻调出了一个大队的力量,并且命令必须要死死的咬住野蛮人!

    整个第十五军团的士气也被调动起来了,就和他们的统帅一样,他们不怕和敌人在战场上正面对决,就是对那些根本不会停止的袭击厌烦到了极点。

    现在。决战的机会终于就要到来了......

    前锋部队并没有辜负森图马鲁斯的期望,他们在埃尔塔平原堵截住了野蛮人,双方并爆发了小规模的交战。

    而与此同时,大量的野蛮人也开始向埃尔塔平原增援,并终于在第二rì的时候双方形成了对峙。

    森图马鲁斯和塞纳第。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他们带着罗马军团的主力到了!

    当看到对面黑压压的野蛮人,他们非但没有任何害怕,反而还忍不住要欢呼起来。这可是他们期待了许久的事情:正面对决,正面决出胜负!

    森图马鲁斯甚至可以看到那些野蛮人正在逐渐军团的长矛面前呻吟的场景......

    “进攻,塞纳第!”森图马鲁斯迫不及待地说道。

    “不,执政官。现在还不是时候。”即便在欣喜若狂的状态下,塞纳第也并没有丧失自己的冷静:“我们的队形还没有展开,必须再等上一天。”

    “如果野蛮人逃走了怎么办?”森图马鲁斯却担心地问道。

    “不,他们不会逃走的。”塞纳第非常确定自己的判断:“你看他们的队形。分明就是准备和我们决战了。执政官大人,越在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充分的冷静,否则将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可怕情况。”

    森图马鲁斯对塞纳那还是非常信任的。甚至有些依恋,他知道无论在对战场局势的判断。还是在战场上的临场反应,塞纳第都比自己强得太多太多了。

    要想取得胜利,就必须依赖这个绝对忠诚的部下!

    森图马鲁斯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决定把在战场上全部的决定权都交给塞纳第去掌握。

    塞纳第有一点没有判断错,出现在战场上的rì耳曼人根本就没有想要逃跑。但是,他们同样也没有想要在这里决战。

    带领着这些rì耳曼战士的,是“恶魔三使者”中的两个:恩斯特和里希特霍芬!

    当罗马军团出现,王维屹之前的判断是认为他们会迫不及待的发起进攻,但却略有些惊讶的发现罗马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很稳固的建立了防御阵线,然后等待着队形的展开。

    “大概是塞纳第要这么做的......”王维屹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罗马军队里还是有不少的优秀将领在,他们完全有可能取得胜利,任何的一点疏忽都将给我们造成很被动的局面。”

    “可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你挖了一个很大的陷阱等着他们上钩。”里希特霍芬微笑着说道。

    王维屹也淡淡的笑了一下:“一些在未来看起来很普通的谋略,在这个时代里都会起到让人诧异的效果,因为他们从来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作战方式。”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维屹准备好了,所有的rì耳曼人也都准备好了......

    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塞纳第和罗马士兵都处在了高度紧张的状态中,现在野蛮人就在对面,他们担心新的袭击会再次在这里出现。

    不过看来他们的担忧显然是多虑的了,在晚上,rì耳曼人没有任何的行动。他们似乎已经失去了进行袭击的兴趣。

    当白天终于来临,塞纳第的一颗心放了下来,一旦黑夜散去,那么整个战场都将是罗马人的天下!

    罗马军团的阵型完全展开了,一个个的方阵看起来是如此的整齐威严。

    每个罗马将领和士兵的脸上都写满了肃穆,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渴望即将到来的战争了。他们必须用一场酣畅淋漓的战争,来结束对rì耳曼尼亚的征服。

    而且,参加军队除了有对国家的忠诚之外,他们还更加渴望能够在战争中赚取大量的财富。

    现在,这样的机会就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塞纳第的手抬了起来,接着,呜咽的号角在空旷的平原上响起。

    罗马方阵开始动了!

    举着长矛或者短剑的罗马士兵,在盾牌的保护下整齐的向前压去。这些刚刚进入野蛮人地盘没有多久的士兵,尽管之前无数次的听说过野蛮人的厉害。但他们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

    而现在,他们看到那些野蛮人也是同样的肃穆,面对越压越近德尔罗马人,他们看不到丝毫的惊慌。

    而且更加让塞纳第吃惊的,是野蛮人居然也有了自己的队形。而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战斗一旦爆发,就毫无章法的向前乱冲。

    是之前的情报有误,还是野蛮人正在改变着自己?

    已经等不及塞纳第细想了,密集的箭雨已经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罗马士兵们举起自己的盾牌,阻挡着箭枝不会落到自己身上,但还是出现了空隙。不断有罗马士兵哀呼着倒下。

    但是这些罗马士兵,还是在竭尽全力的前进着......

    在野蛮人不断的打击下,罗马方阵终于接近到了他们舒服的攻击范围内,盾牌迅速让开。接着大量的标枪手出现,一枝枝的标枪飞了出去。

    现在,轮到rì耳曼人被迫抵挡来自敌人的攻击了。

    让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在野蛮人的队伍后面。忽然也出现了大量的盾牌兵。

    巨大的盾牌,最大程度消抵了伤害。而且他们使用的盾牌,甚至比罗马人的盾牌更加庞大,更加坚固。

    塞纳第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野蛮人正在学习着罗马人的先进战术......

    其实他并不知道,rì耳曼人不用学习罗马人的什么战术,在他们之中,有着几个来自另一个时空,有着远远领先于罗马技术的人存在。

    巨型盾牌不过是其中以个小小的技术而已。

    在双方的弓箭和标枪的不断打击下,两边的距离在不断的接近着......

    王维屹摸了摸脸上的骷髅面具,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

    一面巨大的战旗开始出现在战场:

    骷髅战旗!

    当他的手落下,战旗也跟着挥舞起来,接着,漫山遍野的呼唤响起:

    “为了rì耳曼!”

    ——为了rì耳曼!

    野蛮人们呼啸着冲了上去,这次,他们天生就具有的战士本xìng终于在战场上彻底的爆发出来!

    “罗马——”塞纳第拔出了自己的短剑:“为了罗马!”

    ——为了罗马!

    罗马士兵们满意被野蛮人的气势所吓倒,他们端着手里的武器,继续一步步的前进着。

    野蛮人冲了上来,罗马盾牌兵迅速半蹲下,用手中的盾牌阻挡住了野蛮人的攻击。然后,在盾牌后面伸出了大量的长矛,笔直的刺了出去。

    最前面的一排野蛮人倒下了,但是踩着他们的尸体,更多的野蛮人冲了上来。

    平原上的一场大战,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爆发了......

    野蛮人呼啸着、呐喊着,用手里的武器砍杀着敌人。罗马人同样也在呼啸着、呐喊着,用手里的武器刺杀着敌人。

    这是属于强者的战场,任何的怯弱者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生存下去的机会!

    而在这所有的战士中,最抢眼的无疑就是那个带着骷髅面具和带着火神面具的战士了。

    他们如同俩个疯子一般,不断将一个个的罗马战士杀死在自己的武器下。鲜血在他们的身边狂溅,惨呼声在他们的身边不停的响起。

    现在,这些首次和野蛮人对敌的罗马人终于可以知道了:

    他们——就是恶魔派来的使者!

    他们无数次的挺过恶魔使者的名字,但当他们第一次真正在战场上见到的时候,才能够最真切的感受到恶魔使者的可怕!

    战刀和短剑的配合,是如此的完美。恶魔使者能够灵巧的刺杀敌人,还可以不断的保护着对方。

    他们虽然只有两个人,但这两个人却如同一个无懈可击的堡垒一般的无法攻破......

    而在他们的身边,是那些同样表现得英勇无比的野蛮人战士们,他们好像一只只的野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呼唤,大声的嚎叫,用力的看死自己面前的所有目标。

    安留格斯如此、替比乌斯如此。每一个rì耳曼的战士都是如此......

    不过大概塞纳第怎么也都不会想到,在战场上作战的,其实只有rì耳曼联盟的三个部落。

    而且还不是这三个部落中的全部战士!

    如果他们人再多一些,恐怕今天自己的军团不会占到什么便宜的。塞纳第的心里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他不得不承认,野蛮人远比自己的士兵更加勇敢。更加不畏惧死亡带来的威胁。

    他们的心中似乎有些一种信仰,在这样信仰的驱使下,他们完全无视一切的恐惧!

    必须要彻底击溃这些野蛮人......

    塞纳第在开战没有多少时候,就迅速投入了自己的后备力量,并且同时命令辅助军团做好了投入战斗的准备!

    战场上的那面骷髅战旗忽然又左右摆动起来,这好像是在下达着什么命令,野蛮人很快有了撤离的迹象。

    “合围他们!”塞纳第大声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却并不多!

    野蛮人表现得非常一致,完全没有在过去在战场上的那种随意。

    当骷髅战旗的指示一旦下达,野蛮人便迅速开始向外撤退。在最内圈的rì耳曼战士,也在第一时间担任起了阻挡罗马人的勇士。

    而在这其中。就包括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

    rì耳曼人如此快速的撤退,还是大出塞纳第预料的,在他的设想中,野蛮人在胜负没有分的情况下。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

    但现实却就是如此!

    在野蛮人疯狂的攻击下,rì耳曼人很快脱离了包围圈。罗马人根本没有合围的任何机会......

    战斗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根本让罗马人没有想到。

    “追击!”塞纳第冷冷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不管如何,起码在这里他还是战败了野蛮人,做到了凯撒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仅仅凭借着这一点,就足够让他自豪的了。

    森图马鲁斯同样也是如此!

    他甚至在那想象,如果凯撒在这里亲眼目睹到自己创造出的胜利,那就更加的完美了!

    “执政官大人,野蛮人已经撤退,我下达了追击的命令!”塞纳第来到了他的面前说道。

    “野蛮人根本就不会打仗,天知道凯撒是怎么会一次次的败给野蛮人的。”这个时候的森图马鲁斯志得意满:“塞纳第,罗马最有智慧的将领,带着我们勇敢的士兵,去彻底的征服那些野蛮人!”

    “是的,我尊敬的统帅,执政官。”塞纳第恭恭敬敬地说道。

    现在,没有哪个罗马人会再怀疑他们即将到来的胜利了。

    那些撤退的rì耳曼人,撤退的速度非常奇怪。

    当罗马人接近他们的时候,他们会迅速利用自己的轻便和对地形的熟悉快速摆脱。而当距离拉开的时候,他们又会放慢自己的脚步。

    罗马军团追击了整整一天,始终都是看到野蛮人就在前面,但却总是差那么一点才能追上。

    但是塞纳第并不如何担心,他知道虽然总是差那么一点,但早晚野蛮人都会被自己消灭的。

    当夜晚到来的时候,塞纳第下令罗马军团停止追击,并严密监视野蛮人的动静。

    让他奇怪的是,野蛮人居然也停止了逃跑,就在距离罗马人不远的地方休息。

    野蛮人在做什么?难道他们也累了吗?这大概是塞纳第唯一能够做出的判断了......

    天亮之后,在罗马军团准备攻击的时候,野蛮人又抢先一步逃跑了。

    而当这天中午的时候,野蛮人甚至还停下了脚步,又和罗马人打了一仗。但信心大增的罗马士兵,却再次打退了野蛮人的挑衅。

    这群奇怪的野蛮人啊......塞纳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着追击的进行,周围的地形开始变了,开阔的平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茂密的森林和复杂的地形。

    当第三天到来的时候,塞纳第和他的罗马军团,进入到了一个更加复杂的地形中:

    周围的山岭逐渐增多,不过塞纳第依旧没有任何担心的地方。

    在他看来,野蛮人已经被自己逼到了一个绝境中,顶多在今天下午,强大的罗马军团就可以成功的追击上野蛮人。

    他也向森图马鲁斯做出了这样的保证,杀死野蛮人首领的光荣,一定将由森图马鲁斯来完成。

    森图马鲁斯完全相信自己的部下能够办到,他甚至已经看到了那荣耀一刻的到来。

    他将站在野蛮人的尸体上,接着着罗马士兵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那是用野蛮人的鲜血和生命替他浇灌成的最好荣誉。

    然后,就是在凯旋之rì罗马城里公民们最最疯狂最最狂热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