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六十六. 失败者

七百六十六. 失败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如果说到目前为止,塞维乌斯是胜利者,那么庞培毫无疑问就是个悲剧xìng的失败者。

    首先就是他在经济上蒙受的重大损失,尽管有神秘的巨富“斯普利乌斯”为他承担了海神节大部分的开销,但庞培私人也拿出了一大笔钱。

    而且不但如此,庞培还自己悄悄押了一大笔钱,赌贵族军团能够取得胜利,雅库留斯能够成为这次比赛的冠军。

    现在,一切却都落空了。

    经济上的损失还可以设法弥补,但名声上的损失就难以挽回了。

    罗马城的每个人都在看着庞培,期待着他能够再度夺得胜利,当然还有他着重推出的雅库留斯。

    要知道为了力捧雅库留斯成为罗马城新的偶像,庞培可是得罪了不少的人......

    但现在,他什么也都没有做到。留下的,只有成为罗马人笑柄的故事。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该死的塞维乌斯带来的。

    庞培对于塞维乌斯最后的好感也都消失了。

    他决定要报复,但如何报复还暂时没有想好。毕竟,塞维乌斯是真正的贵族出身,一旦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动了他,也许会引起贵族们的激烈反对。

    庞培已经有了凯撒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他可不想在罗马城再出现自己的反对者......

    可这口气让他憋在心里却实在有些不太甘心......

    王维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庞培的。

    当看到斯普利乌斯的时候,庞培勉强露出了一些笑容:“亲爱的斯普利乌斯,我的朋友,我想我辜负了您的金钱,我没有能够做到。”

    “您为什么这么说呢,唯一执政官大人?”王维屹的脸上写满了诧异:“难道当我投入金钱的时候。就一定需要回报吗?”

    庞培这才放心了不少。在罗马城里就是有这样的规矩,金钱的投资总是需要回报的,不管你的身份是平民或者是执政官。一旦你无法给投资人带来回报,那么非但你的声誉要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还会遭到投资人的追索债务。

    到了那个时候,什么执政官渡额威风都没有了。一旦你要是以自己的权力用强的话,将会遭到元老院和全体罗马公民的指责,甚至会因此连你的地位都无法保住。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投资显然斯普利乌斯丝毫也都没有放在心上......

    庞培还是决定解释一下。将斯普利乌斯对自己的不满降低到最低程度:“您得知道,原来一切都安排得如此完美,但当中出现的插曲却实在让我没有想到,我可以保证的是,我将来一定会偿还您的投资......”

    “庞培。我的朋友,我还是并不在乎什么......”王维屹直接如此称呼对方:“这些金钱上的损失,完全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如果还有下一次的机会,我将会毫不犹豫的继续进行一次新的投资,每一笔的投资,并不是都可以确保一定能够收回的......而且。您还许诺了我元老院议员的职位,我想这已经可以弥补一些了......”

    庞培振作了一下jīng神:“是的,我将兑现我的诺言。明天,元老院将召开会议。我会在会议上郑重的将您推出,并且任命您为新的议员......”

    王维屹点了点头:“那么塞维乌斯呢,您准备怎么对待他?”

    “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一听到这个名字,庞培忍不住咒骂起来:“他完全不懂得什么是感恩。当他遭到了凯撒的排斥。不得不灰溜溜回到罗马的时候,是我伸出了援手给予了他帮助。是我送给了那幢豪华的房子,但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却在我的后背狠狠的捅了一刀,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忘记这次教训的!”

    庞培咬牙切齿的样子让王维屹有些好笑,但他随即正sè说道:“庞培,我知道您的心中此刻充满了愤怒,但愤怒却会让人失去正确的判断。假如您想对付他的话,可以找到什么借口呢?就算勉强能够找到,也一定会遭到那些已经把他视为罗马新英雄公民们的反对,就连元老院也会对你施加强大的压力,要知道,您还有一个更大的敌人正在高卢虎视眈眈的注视着罗马发生的一切,难道您愿意让他抓住这次机会?”

    高卢的那个人——凯撒!

    这一下便击中了庞培的弱点。他最畏惧的人不是什么塞维乌斯,也绝对不是什么元老院或者是罗马公民,他心中的畏惧只有一个:

    凯撒!

    他rìrì夜夜都在提防着凯撒,rìrì夜夜都在担心凯撒有朝一rì会夺走他的权力,尽管他们之前看起来是如此坚不可摧的盟友关系。

    可是盟友一旦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那么便将是最大的敌人......

    庞培沉默了下来,冷静的他也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

    庞培表情上的变化丝毫没有瞒过王维屹,他淡淡地说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听?”

    庞培一下来了注意力:“您有办法?那真是太好了。”

    “让塞维乌斯掌握一个军团!”

    “什么?让塞维乌斯掌握一个军团?难道您疯了吗?”庞培难以置信的叫了出来:“他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践踏了我的尊严,难道我还要给他一个军团吗?”

    王维屹微微笑了一下:“庞培,请听我把话说完。所有的人其实都很清楚,在海神节的海战中夺取胜利者,都将会带领强大的罗马军团出征,而这次的胜利者就是塞维乌斯,他已经得到了罗马公民的爱戴,如果您不能实现罗马公民的梦想,您的威严将再次遭到损害。可是如果您在元老院里主动提出让塞维乌斯执掌一个军团,为共和国去开辟新的疆土。那么人人都会赞颂您的宽宏大量,人人都会赞美您的美德。既然事情变得无法阻止,您为什么不这么去做?”

    庞培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心也略略的有些活动开了。但要让他救这么推举一个让自己切齿痛恨的人,他还是有些不太甘心。

    他的想法完全在王维屹的掌握中,王维屹缓缓地说道:“塞维乌斯只是骄狂了些,在其它方面,他完全无法威胁到您。除了打仗,您认为他还是知道一些什么呢?不。他什么都不懂,他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武夫......相比于塞维乌斯,另一个人才是您真正的敌人......”

    庞培的目光一下落到了他的身上:“您说的是?”

    “远在高卢的那个人。”王维屹并没有直接说出凯撒的名字:“和他相比,塞维乌斯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将军团交到了塞维乌斯的手上。您还可以有别的用处。我听说尽管森图马鲁斯的军团已经到达了高卢,但缺乏凯撒的支援,他根就无所作为。如果在这个时候,塞维乌斯的军团也到达了高卢,并且以塞维乌斯的个xìng来说,您说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庞培的眼睛亮了......他在这一瞬间完全明白了王维屹的意思......

    凯撒是个骄傲的人,而且绝不容许别人瓜分他的权力。以森图马鲁斯的个xìng来说,绝对不是凯撒的对手。

    但是如果把塞维乌斯派到高卢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塞维乌斯同样是个骄傲的人,当两个骄傲并且谁都不肯想让的人放到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自己也许有机会一举铲除掉两个敌人......

    他死死的盯着王维屹:“神明啊。让我赞美神明吧。斯普利乌斯,我最挚爱的朋友,请你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想到这些事情的?”

    “我处处从您的角度考虑。唯一执政官大人。”王维屹又重新恢复了“唯一执政官”的称呼:“我想,我们是朋友。一个朋友总该处处为另一个朋友考虑的。”

    “我明天将把您带到元老院,我要所有的人都认识您。”庞培兴致勃勃地道:“我必须要让大家知道,我虽然推荐错了雅库留斯,但我却绝不会看错斯普利乌斯!”

    王维屹微微一笑,然后顺着庞培的话问道:“雅库留斯怎么样了?”

    “这个可怜的孩子啊。”庞培叹息了声:“这次的失败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几乎就是一蹶不振,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肯见。斯普利乌斯,我睿智的朋友,你能帮我想到好的办法让他重新变得意气风发吗?”

    “我很乐意效劳。”王维屹在那想了一下问道:“克拉苏在安息遭到了失败,罗马共和国有再次惩罚他们的想法吗?”

    罗马和安息,永远都是战争不断的世仇关系。

    而最近的一次战争,却让罗马遭到了惨败,并让他们失去了罗马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

    这次战争的爆发原因和历次都是一样的,罗马执政官克拉苏率兵四万入侵安息安息帝国。是时克拉苏已年过六十,正处于其一生事业的巅峰。他是罗马三巨头之一,也是罗马最富有的人。虽然拥有无与伦比的权力,金钱,美女和豪宅,克拉苏仍不能满足。故老相传,安息帝国富甲天下,皇宫中藏金不计其数,克拉苏对此早已垂涎yù滴。况且征服安息还可以为他带来超越恺撒的显赫战功和无尽荣耀。他并不太在意罗马元老院拒绝批准对安息开战。因为在他心目中,安息只不过是又一个即将被征服的蛮族而已,这场战争几个月就能结束。他已经在考虑如何安排得胜回朝的庆典活动了。

    克拉苏的大军在叙利亚过冬时,罗马共和国的盟友,亚美尼亚国王阿塔巴祖前来拜访。阿塔巴祖表示愿意亲率一万铁甲骑兵助战,同时建议克拉苏大军北上,取道亚美尼亚南下,直接进攻安息帝国的都城泰西封。这条行军路线所经过的都是山地,可以限制安息骑兵的活动。然而傲慢的克拉苏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他不愿绕道,执意要横穿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长驱直入。这个决定最终葬送了他的七个罗马军团。

    安息皇帝奥罗德获悉克拉苏入侵,立即召见统帅苏莱那。他决定由自己亲率大军北上打击亚美尼亚,阻止阿塔巴祖驰援克拉苏。同时,他留给苏莱那不足二万的jīng骑。奥罗德的计划是,由苏莱那尽可能地拖住克拉苏,直至自己解决了亚美尼亚人,再赶回来与他会合,与克拉苏决战。

    出身名门贵族,时年仅三十岁的苏莱那是安息最杰出的统帅。他曾仔细研究过罗马军队的战术。从而非常有针对xìng地训练了他的骑兵,使他们知道何时进,何时退,何时集结,以及何时分散。他从未打算按照奥罗德的那个设想行事。而是决定以自己手中的这支jīng骑直接和克拉苏的主力决战,消灭他们。

    面对来势汹汹的罗马军队,苏莱那定下了诱敌深入的策略。他命令所有军队,一旦遇上克拉苏的主力便佯装向内地逃逸。

    连月来克拉苏一直对安息军队紧追不舍。他不断催促自己的七个军团急行军,终于在盛夏之际渡过幼发拉底河,进入了一望无垠,无数无水的荒漠之中。罗马士兵由于在高温干燥的环境下长时间急行军。越发疲惫不堪。然而克拉苏数月来都没有见到过安息的主力。

    终于有一rì,罗马军团的侦骑向克拉苏报告,前方出现大量安息军队。克拉苏欣喜无比,立即下令全军展开战斗队形。起初。他按惯例将七个军团的步兵一字排开,骑兵则处于两翼,以防安息人迂回他的阵线。

    但克拉苏很快便发现安息军队自四面八方涌现出来,而且根没有固定的阵形。克拉苏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对方的诡计。不过他自知在兵力上据有优势。是以并不慌张。他重新部署,将四万大军组成一个庞大的方形的夹门鱼鳞阵。每一侧的防线由十二个营的重步兵组成,zhōng yāng为轻步兵,骑兵和辎重。

    安息军队惯用战鼓鼓舞士气。苏莱那发出开战的信号后,数千面战鼓同时擂响,如雷鸣般夺人心魄。从未经历过这等阵势的罗马士兵个个面露惧sè。

    安息铁甲骑兵首先试探xìng地冲击罗马人的阵线,发现罗马人的夹门鱼鳞阵相当厚实,于是立即退回。克拉苏命令骑兵和轻步兵出击,但他们没走多远便被一阵乱箭shè了回来。

    数以万计的安息轻骑兵此时已将罗马军团的大方阵团团围住,紧接着密如飞蝗的箭雨便开始倾泻到罗马人的防线上......

    克拉苏按捺不住,命令五千轻步兵和一千高卢骑兵出击,不惜一切代价打破安息人的围困。

    看到罗马人出击,安息轻骑兵立即停止放箭,全线退却。出击的罗马军团大受鼓舞,紧追不舍,逐渐远离了大方阵。此时安息铁甲骑兵突然出现,组成一道铁墙,阻住了这些罗马人的去路,而先前逃逸的轻骑兵也都回转过来,将这支罗马军团围住。

    当此情势,克拉苏仍在强自镇定。他下令罗马士兵一齐怒吼以壮声势。然而罗马人的士气已是极度低落,吼声有气无力,如同临终前的哀鸣一般。

    这一rì的的战斗便是重复着以上那个模式。安息轻骑兵以弓箭削弱罗马人的阵线,接着铁甲骑兵冲锋扩大战果。一些身中数箭,痛苦不堪的罗马步兵扔掉盾牌,迎着安息人的长矛而上以求速死。

    战斗一直进行至黄昏,安息人满意地撤离战场,回营休整。

    克拉苏明白胜负已定,是撤退的时候了。次rì黎明,安息人来到罗马军队的营地,将留下的五千伤员全部杀死。

    不久即有谣言传来,称克拉苏已在轻骑护送下逃回叙利亚,卡莱城内不过是他的一些将领和余下的步兵。苏莱那怀疑这是克拉苏的诡计,立即遣人赶往卡莱,诈称自己有意和谈,要求约定时间和地点。克拉苏不知是计,亲自接见了他们。这批人当即回报,克拉苏仍在卡莱。于是苏莱那领兵赶至,将卡莱城围得水泄不通。

    缺水少粮的罗马人只得强行突围。最终克拉苏被擒杀,他带来的七个罗马军团四万大军仅有不足一万的残兵逃回叙利亚。

    这是罗马人最痛心,也是最无法忘记的惨痛教训,包括克拉苏在内的每一个人罗马人都在念念不忘要报这个耻辱的仇恨!

    王维屹此时再次提出了安息问题,这让庞培格外关注,他听着王维屹缓缓地说道:“为什么不让雅库留斯去组建一个军团,用来重新对安息发动进攻呢?我相信要再组织一次对安息的战争是需要很长时间准备的,这样的时间大概可以消除雅库留斯内心的痛苦了吧?”

    庞培完全明白了,这不但可以让雅库留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恢复信心,而且还能够借助着这样的机会让自己的手中掌握到更加多效忠自己的军队!

    想到这,他忍不住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该如此报答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