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六十五. 胜利者

七百六十五. 胜利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雅库留斯非常清楚,海战上自己已经失败了,但他却绝对不想就这样轻易认输。

    他必须要战斗下去,如果能够击败塞维乌斯,那么也可以挽回一些颜面。

    他对自己搏击的实力没有任何怀疑,庞培专门为他聘请过罗马最优秀的搏击教练,对他进行过精心的训练。甚至还找来了角斗士陪他打斗,每一次雅库留斯总能够轻易取得胜利。

    就连庞培手下最优秀的角斗士也都曾经败在了他的手下。

    当他看到塞维乌斯一剑朝自己刺来的时候,急忙用力抵挡了下,然后他就听到了塞维乌斯的声音:“我知道庞培帮你请过不少人来教你,也曾经听过你打败过不少的角斗士,但你难道认为这样就能成为真正的战士了吗”

    话里的讥讽意思雅库留斯听的出来,在塞维乌斯的攻击下,雅库留斯想要反击,但却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一连勉强避过几剑,雅库留斯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失败”

    “可怜的孩子啊”和他的对手相比,雅库留斯显得气定神闲:“真正的战场,和你的训练场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些角斗士不过是在陪你游戏而已,难道你以为他们真的敢伤了你吗?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只总是关在家里的雏鸡能够打败那些天空的老鹰吗?孩子,在三十岁前你是不会成功的”

    也许也许那些角斗士真的是在那里让着自己吧

    塞维乌斯的话让雅库留斯心神大乱。如果自己真的有击败角斗士的力量,为什么在塞维乌斯的攻击下却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呢?

    心里在那胡思乱想,手中一个疏忽。木剑一下被打飞了。还没有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塞维乌斯的木剑已经重重的刺在了他的胸口。一阵疼痛之下,雅库留斯倒在了甲板上。接着,一只脚便牢牢的将他踩倒在了地上

    一瞬间,雅库留斯万念俱灰

    就在同一时刻,战舰上的战斗也结束了,雅库留斯的手下全部都被打倒在第。黑色战舰取得了完胜。

    而在黑色战舰的鼓舞下,整个平民军团也反败为胜。

    一场让全罗马人瞩目的比赛就以这样多少显得有些诡异的方式落下了帷幕

    塞维乌斯站在甲板上,看着那些岸边的罗马人。然后忽然举起了自己的木剑。

    “——塞维乌斯——塞维乌斯——塞维乌斯——”

    岸上响起了疯狂的欢呼。

    这一刻,塞维乌斯——这个曾经在战场上总是取得胜利的年轻将领再度成为了罗马人心中的偶像!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王维屹微笑着注视着面前的一切,然后看了一下身边的庞培。

    庞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大概做梦也都没有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海神节。最后居然会议这样的方式收场。

    塞维乌斯!庞培死死盯着那个正在接受欢呼的家伙,眼中的怒火足以将塞维乌斯烧毁

    当颁奖开始的时候,庞培勉强保持着风度,把象征着胜利的橄榄叶头冠戴到了塞维乌斯的头上。

    “恭喜你,塞维乌斯。”庞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谢谢,唯一执政官大人”塞维乌斯微笑着道:“很遗憾,击败了雅库留斯,我想他现在大概很伤心吧”

    “是啊。非常伤心,但这却是成长道路上必须要经历的。”庞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用曾经的失败方式来同样的回击你”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塞维乌斯的话里没有丝毫的畏惧。

    然后,他把目光落到了那些把他当成英雄一般看待的罗马人身上,于是欢呼再一次在这里响起

    让人意犹未尽的海神节结束了,辛格罗亚有些恋恋不舍:“斯普利乌斯,你会在罗马城呆上很长的时间吗?”

    “我不知道,辛格罗亚夫人。”王维屹淡淡地道:“这得看我的生意情况,如果顺利的话,我想我大概很快会离开当然,我现在生意的重心重新回到了罗马,我想我将来会经常见到您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辛格罗亚有些兴奋:“我荣幸的邀请您在愿意的时候,来我的家里做客,作为对您慷慨的回报,您将会得到最好的款待。”

    “谢谢您,辛格罗亚夫人。”

    王维屹知道,有的时候一件名贵礼物的价值将是巨大的。

    尤其这对于贪财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古罗马角斗场。

    王维屹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了。

    “这个兽场能容纳的观众大约九万多人。共有三层座位。下层,中层及上层,顶层还有一个只能站着的看台,这是给地位最低下的社会成员准备的:女人,奴隶和穷人。但即使在其他层,座位也是按照社会地位和职业状况安排的:贵族成员和守望圣火的贞女们拥有的、特殊的包厢。身着白色红边长袍的元老们坐在同一层的唱诗席中;然后依此是武士和平民”他的身后响起了里希特霍芬的声音:“不同职业的人也有特殊的席位,例如士兵、作家、学者和教师,以及国外的高僧等。观众们从第一层的80个拱门入口处进入罗马斗兽场,另有160个出口遍布于每一层的各级座位。被称为吐口,观众可以通过它们涌进和涌出,混乱和失控的人群因此能够被快速的疏散”

    “你对这里非常了解。”王维屹回头了头。笑着道:“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因为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角斗士,必须去取得一个接着一个的胜利,才能确保自己不被杀死。而任何的疏忽大意,都将把我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不过起码你又取得了一个胜利”里希特霍芬笑了:“我们坐庄大获全胜,几乎所有的罗马人都押贵族军团将取得胜利,但是他们错误,这让我们狠狠的赚了一笔。现在我可以荣幸的告诉你。我们赚到的,已经足够把这次的花销全部捞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些结余”

    “一些小小的娱乐而已。”对钱已经不太看重的王维屹并没有太在意:“别列亚呢?”

    “就在那。”里希特霍芬朝那个方向招了招手:“他这次也赚了不少。”

    别列亚畏惧的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用讨好的语气谦卑地说道:“尊敬的斯普利乌斯。我不知道您是来自东方的巨富,是如此得到唯一执政官信任的人,请原谅那天我对您的无礼,也感谢您带给我的一切。”

    “不必在意。别列亚。”王维屹淡然一笑:“愿意为我做事的人。总能得到比他们想象中更多的东西。”

    别列亚赶紧接口:“我愿意为您效劳,您完全可以相信我的忠诚。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吗?”

    忠诚?这些人除了对金钱忠诚,便不会再对任何人忠诚了。

    王维屹轻轻的出了口气:“暂时没有什么要吩咐你做的了。别列亚,但是我想我随时都会来找你的,我希望你在下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能够记得今天所说的话。好了,你先回去享受你的金钱吧。”

    “我保证,那么就请允许我也告辞了”

    看着别列亚离开的身影。里希特霍芬耸了耸肩:“为什么你对贪婪的人总是那么感兴趣?”

    “因为他们可以被轻松的收买。”王维屹漫不经心的回答了声。

    “可是,他们一样也可以被其他人收买”

    “所以。就要看谁出的价码更高,高到你的竞争对手根本无法出得起和你相同的价格。”说到这,王维屹定了下神:“曼弗雷德,我想我现在应该去拜访一下胜利者和失败者了。”

    他的每一分投入都是需要回报的,无论对于胜利者和失败者来说都是如此。

    庞培也好,塞维乌斯也好都是如此。从他们接受了自己赞助的第一刻开始,他们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了。

    当他们和王维屹同盟建立的开始,他们的一生便再也无法摆脱这个人了

    塞维乌斯的家中早已聚满了前来道贺的客人,那些诗人和戏剧家们,大概永远也都不会想到塞维乌斯其实已经惹了多大的麻烦。

    他们依旧在那高声喧哗着,品尝着主人为他们准备的好酒,吟唱着他们刚刚写出来的赞美诗。

    而塞维乌斯,也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这一切

    “塞维乌斯大人,斯普利乌斯来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赤着双足的塞维乌斯立刻站了起来,荣光华发的亲自迎了出去:“斯普利乌斯,我的朋友,我正想派人去请您,但没有想到您先到了。我的朋友,请允许我向您表达最诚挚的感谢!”

    “恭喜您,塞维乌斯。”王维屹微笑着和他轻轻拥抱了下,然后低声说道:“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被其他人知道。”

    所有的客人看着王维屹的目光都是异样的,“斯普利乌斯”这个名字早已响彻了罗马。

    他是这次海神节大会的幕后赞助人,是庞培的朋友,也许他很快也会和当初的克克拉苏一样,成为全罗马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的。

    在无数双热情的眼神中,塞维乌斯把王维屹请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当这里只剩下她们两人的时候,塞维乌斯迫不及待地道:“斯普利乌斯。请再次接受我的感谢,如果没有您的船,我根本无法取得这次海战的胜利。当罗马的公民们欢呼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凯旋式中”

    “我要先祝贺您取得的胜利”王维屹说着脸上便露出了深深的忧虑:“但是,在此之前几乎每个人都准备好了雅库留斯将取得胜利,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的胜利者居然是您,我想在这一点上,您已经得罪了庞培。”

    塞维乌斯的面色也阴沉了下来:“是的,我得罪了庞培,但当我决定参加比赛的那刻开始。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庞培能够把我怎么样呢?随便找一个罪名强加于我吗?不,他这么做会激怒无数的罗马人的!”

    这个人也许非常勇猛,但是在政治上的觉悟实在是太低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把庞培看在眼里

    “但我还是为您的处境担忧。”王维屹一点也不轻松地道:“庞培不是那种慷慨的能接受一切失败的人,他会找到办法的。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您失去了现在拥有的一切,真正变成了一个平民。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现在。塞维乌斯有些担心起来了。

    毕竟,得罪庞培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他朝王维屹看了看,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斯普利乌斯,难道您有帮我解脱这个困境的办法吗?”

    “我想,我大概有一些。”王维屹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容:“如果能够让您继续率领一个军团离开罗马城,您愿意吗?”

    塞维乌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重新指挥军团作战,这是他做梦都在想的事情,但很可惜。这个梦想却一直也都没有得到实现。

    他又有些怀疑起来,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他曾经做过许多的努力,但却没有一次能够成功的,而只凭着这个才回到罗马没有多久的斯普利乌斯,难道真的能够做到吗?

    好像看出了他的疑虑,王维屹缓缓地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就一定能够有办法解决。但是您必须保持耐心,而且不能再举办这样隆重奢华的宴会了,我可不想您给元老院的那些人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同时,我还要求您不要再大肆宣扬这次海战的胜利,您要做的好像自己完全没有参加过海战一样”

    塞维乌斯在那非常认真的听着,王维屹说以句,他就点一下头。

    只要能够让他重新回到战场,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可以答应。

    尽管他补知道斯普利乌斯都如何做,但他现在对斯普利乌斯有信心,没有他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赢得海战的胜利。

    王维屹一一交代了要注意的细节,然后说道:“我希望您不仅仅只是听过就可以了,而是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错过了这次机会,没有任何人再可以帮助到您了。”

    “我的朋友,我很想再对您说那些感激的话,但我只想把对您的敬意藏在我的心中”塞维乌斯郑重地道:“当我再一次凯旋的时候,您在罗马,出了听到罗马公民对我的欢呼,还将听到他们在大声呼唤着斯普利乌斯的名字!”

    他大概永远也都不会知道,王维屹要的绝对不止那么简单的一些东西

    “塞维乌斯,塞维乌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一下闯了进来:“客人们都在等着您,瞧啊,我又新为您做了一首诗,赞美您的功勋,讽刺庞培和他那个来历不明的儿子,现在让我们来唱给您听吧”

    进来的是克拉西奇乌斯。

    塞维乌斯注意到王维屹的面色阴沉了下来,他急忙说道:“不,克拉西奇乌斯,我在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到以后再把您的杰作吟唱给我听吧。”

    “啊,原来尊敬的斯普利乌斯也在。”克拉西奇乌斯这才发现了王维屹,他略略显得有些遗憾:“这是我突然到来的灵感写成的,我还以为您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呢?既然您现在有事,那么没有关系,我和朋友们会在外面等着您的。”

    当他离开之后,王维屹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塞维乌斯,你的这些朋友们都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尤其是克拉西奇乌斯。‘赞美您的功勋,讽刺庞培和他那个来历不明的儿子’?这将给您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身为失败者的庞培,当听到这些诗歌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任何补救的余地了。”

    塞维乌斯就算反应再迟钝,也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厉害。

    他舍不得这些朋友,他喜欢听到他们的诗歌和那些文学作品,可是和自己的前途比起来,这些东西似乎可以暂时放下了。

    只要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凯旋归来,所有失去的都会在一天之内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想到这,他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再次向您保证,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我凯旋之日,这里将不会再有任何宴会,不会再有任何诗歌,我将和他们这些人暂时断绝来往,完全按照您的意思去做,只要能够让我重新走上战场。”

    王维屹默默的点了点头,在他的整体部署中,塞维乌斯很显然是一枚非常非常重要的棋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