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六十三. 阅兵式

七百六十三. 阅兵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随着海神节的日益临近,大部分罗马贵族和一些富豪的管家此刻正拼命寻找着船主,他们的主人命令他们,不管花多少金钱也要尽可能雇到最大最坚固的船只,甚至有些管家接到的命令是如果船主不愿意出租,就干脆把船买下来。

    海战表演现在成了各个有名望罗马贵族家庭、或者说各大家族暗中较力的场所,谁都不希望自己被其他贵族压过一头,那些不是贵族的富豪则是希望自己的船能在海战表演中大出风头,好炫耀自己的财富。

    准备参加海战表演的罗马人在匆忙把自己的管家打发出去后,又按阶层聚在了一起,除了试探对方战船的准备情况外,他们开始商量怎么让自己阶层的赛车在海神节的赛车大会上获胜,这可是关系到自己阶层面子的大事,马虎不得。

    罗马的青年们则摩拳擦掌准备参加自己擅长的体育竞技:赛跑、拳击、惊险的“特洛伊”战争游戏,他们盼望让罗马的公众熟悉自己,好在将来竞选官职时候能多些人支持。

    妇女们热烈讨论海神节上可能上演的剧目,那些著名的演员成了她们议论的焦点,她们比较着这些偶像演技的特点,不时因为支持演员的不同,她们会发生意见分歧。在这时候,不和女神就会悄悄来到这些女人中间,带来一阵争吵和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相互敌视——这个群体总是那位女神最爱光临的群体。

    还有一些人的想法比较特殊。为赛车比赛、角斗比赛、拳击比赛开赌那是必不可少的了,赌博庄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发财的机会。这次他们又把触角伸向海战表演。虽然哪些船只参赛现在还没有确定,庄家们已经开始派人在码头搜索情报了。

    在小酒馆、在平民区、在罗马人喜欢闲逛的各个广场上,对各种比赛的可能的参赛队伍的分析热闹非凡。为了下注时选择正确,罗马城里面的人们细心打听着各式各样的小道消息

    而在这个时候,许多人眼里的巨富斯普利乌斯——王维屹也没有闲着。

    他拿出了一笔钱交给了庞培,用来支撑他完成这次海神节,赢得更高的声望来对付凯撒的威胁。

    在如愿得到了斯普利乌斯支援的金钱后,庞培更加增添了对王维屹的信任,他开始确信不疑。斯普利乌斯,将是新的克拉苏——自己最坚强的盟友,自己用来对付凯撒最有利的武器。

    而他大概永远也都不会想到。王维屹的任何一分钱,都不会白白花出去的。他需要自己的投资方,为自己带来十倍、乃至一百倍的回报

    在帮助庞培的同事,王维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另外一个“盟友”——塞维乌斯。

    小灵能够造出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兵力。同样也能制造出这个时代最快、最坚固的船只。塞维乌斯一旦拥有小灵制造的船只,取得胜利的希望将大大增加,而与此同时,也将更加增加他和庞培之间的矛盾。

    凯撒、庞培、塞维乌斯之间,将形成一种非常复杂的对立情绪,而这一切,都将是一个人挑起来的:

    恩斯特.勃莱姆!

    他将在幕后默默的操纵着一切

    流淌了不知多少年的台伯河,在她怀抱中有一块平坦的原野。通过塞维阿?图利阿城墙下的凯旋门和罗马的街道相通,这片原野就是罗马战士心中的圣地——战神马尔斯广场。

    只有为罗马立下卓越战功的英雄才有资格在这个广场埋葬!

    战神广场周围。十几万罗马人正热热闹闹地聚集在这儿。

    十二个出征祭司——侍奉出征的马尔斯战神的祭司率先出现了。他们一律穿着绣花短衣,腰间系着作战时用的宽阔青铜腰带,腰带左面挂着短剑,外披一件华丽的紫色条袍,左手执盾,右手拿着一根铁制令杖;他们不时举起令杖,敲击由祭司侍役用长杆扛着的神圣盾牌。

    他们后面,几个罗马军团正在列队行进——这些队伍极其威武雄壮,显出整齐的秩序和严明的纪律。这—景象,在拥挤在广场周围的无数平民看来,是非常开心的。这些蕴含着巨大力量的集体,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让他们对罗马无敌的军事力量更加自豪,毫不把多瑙河战事放在心上。

    打头的是罗马最著名的军团,罗马人最钟爱的部队,鼎鼎大名的“骑士军团”——罗马共和国第十军团。

    只要第十军团在,没有一个罗马军团敢走在他们前面!

    第十军团的鹰帜手骄傲地高擎着一支长矛走在整个检阅部队前面。矛头下方铸成桃子形状,矛上悬挂的军旗上绘着一只“金牛”,这是第十军团的鹰帜!是不可被人战胜的象征!是令任何敢于面对第十军团的战士的恶梦!

    紧随着这面战无不胜的旗帜,第十军团的老兵们排成整齐的队列,他们故意歪戴着装饰着长长红色马鬃的头盔,不耐烦地皱起眉头,眼睛射出冷冷寒光,面无表情;偶尔,当他们目光接触到一个小孩子时,会故意摆出副凶狠的样子,直到那孩子吓得躲到大人身后或是哭泣起来,他们才带着微笑收回眼中的凶光。

    百夫长们走在自己营的队列前,他们右手拿着藤杖,身穿精致的锁子甲,护甲的形状与一般战士的锁子甲不同,在腹部呈现一个圆弧形,仿佛是一副紧紧“压制”在腹肌上的胸甲,肩甲进行了加厚;他们的剑配置在青铜腰带左侧,和军团士兵相反。

    这些百夫长昂着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横立于头盔上白色羽毛配上目不斜视的面容,仿佛一群活动的大理石雕像朝广场走来。

    百夫长身旁是扛着信号杆的信号兵,他们同时也充当百夫长的副手。负责修练、管理财务;再后是百夫长的私人护卫、牵着百夫长坐骑的仆人。

    军团中一个战士尤其引人注目,他走在军团中央,无比倨傲地举着面木牌,上面写着军团的标语——“恺撒使我们成为了骑士!”

    这句标语也是“骑士军团”称号的来历。当恺撒决定在高卢与阿里奥维斯都斯统帅的日尔曼人作战时,他手下的各个军团对日尔曼人的勇武大为恐惧,不愿意再前进。这时,恺撒召开了全体士兵大会。公开宣布:“即令再没别人肯跟我走,只剩第十军团跟着,我还是照样继续前进。毫无疑问。第十军团一定能够这样做,他们正可以做我的卫队。我最宠爱这个军团,也最信任这个军团,因为他们很勇敢。”

    第十军团受到恺撒称赞后。被激发了极大的骄傲。首先通过他们的军团指挥官们来向恺撒道谢,并向他保证:他们已经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从而带动了全军的士气,最后一举击溃了高卢的日尔曼人。

    当阿里奥维斯都斯知道凯撒到来,就派使者约恺撒举行会谈。阿里奥维斯都斯要求凯撒不要带步兵到会谈的地方去,双方可只带骑兵到场。凯撒不敢冒险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高卢骑兵,就决定一个最万全的办法:他把所有高卢骑兵的战马抽出来,让第十军团的士兵们骑上,以便在万一发生变故时。他可以有一支最亲信的卫队。当这事在安排时,第十军团的士兵们开玩笑说。凯撒现在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他的诺言,他原来只答应过第十军团担任卫队,现在却让他们当上了“骑士”。

    从此第十军团被罗马人称为“骑士军团”。

    当这支骄横而光荣的部队在广场上搭建的检阅台前通过时,整个军团突然整齐地发出一声大吼:“法尔萨卢斯!恺撒!”接着,他们用挑衅地向台上看去。

    庞培在台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这支队伍。

    当第十军团走过台前时,这位掌握无穷权力的执政官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压力——这支罗马的王牌军在英勇善战的同时,也是出了名桀骜不驯。

    他利用元老院的影响力,把这支罗马军团从高卢调到了罗马,就是为了减少凯撒的力量,但现在看起来,第十军团依旧保持着对凯撒的无限忠诚

    无数次的战斗中,第十军团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决定了战局。不过,从未吃过败仗的荣誉也使士兵们骄傲自大,甚至演变为哗变。

    这阵嚣张的大吼大概就是第十军团为了在所有罗马人面前表现对于凯撒的忠诚吧。

    雅库留斯呆在养父身边,他看到了庞培怎么应付这个局面。

    庞培没有戴他那顶著名的九层头盔,已经开始稀少的头发裸露在空气中,不过依旧穿上了那身罗马人非常熟悉的精美甲胄,这套胸甲中央绘着他从敌人手中夺回罗马军旗情景的宝甲,今天被擦拭的象宝石一样发光。

    他左手执掌权杖,右手以罗马元老演讲时的习惯姿势举起,身子采取的是漫不经心的、盛气凌人的“稍息”姿势,左脚微微前探,重心放在稍稍错后的右腿上,面部的侧影显示着一种冷酷自豪的力量。

    他冷峻的面貌使罗马士兵一眼就可以辨认出他的统帅身份,他毫不示弱地大声向台下喊道:“我打过仗,甭想象对付小孩子那样吓唬我!”

    第十军团士兵们笑了起来,心满意足地向台上行起礼来,随即行进队伍中唱起军中嘲笑统帅丢丑的小曲来:“有一次没了军粮,恺撒给我们吃草根,庞培在攸克星把船晕”

    这样的小曲中敌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统帅一种表示爱戴的戏谑。

    雅库留斯惊讶地发现了自己养父的第三种面孔:对平民来说他是神圣和蔼的父亲和亲人;对贵族和官员他是威严庄重的主宰;对这些大兵,他则恰到好处地显出一副粗野、盛气凌人的样子。正合大兵们的胃口。

    雅库留斯正琢磨着养父怎么会在三种不同角色之间如此容易地转换?庞培用自然的动作把他往前拉了一步,雅库留斯这才发现:台上的罗马贵人都有意地退到了后面,形成了只有他们俩站在前面检阅部队的状态。

    庞培又对第十军团的队列喊了一嗓子:“士兵们。站在统帅庞培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是谁?”

    雅库留斯悄悄皱了下眉,他注意到,养父没有使用“战友”这个字眼。

    第十军团发出阵山呼海啸般的回答:“十一次战役胜利者的孙子!和他父亲一样勇敢的雅库留斯!罗马军队未来的统帅!”

    自始至终,庞培从未露出一丝平时总带着的微笑容,此刻他依旧是这样的面容。

    “你们相信一个老兵的眼光么?”

    不待士兵们回答,他又接着说道:“不是我吹牛,这个年轻人指挥打仗的本事要比我强!接着。庞培今天第一次露出了丝笑容:“而且,他心眼好,不象我那么挑剔!”

    第十军团队伍中发出一阵哄笑。随即,这些傲慢的军中骄子猛地同时停止脚步,没有听到一点碰撞声响起,六千只右臂整齐得如同一个人手臂一般。一起伸出。

    “第十军团等着下一个无敌统帅统领他们!”

    庞培轻蔑地撇了撇嘴:“你们太小瞧这个年轻人的本事了!这回答我不满意!”

    第十军团的方阵沉默了一下。接着,仿佛领悟了什么似的,全体士兵在百夫长们带领下,整齐划一地呐喊:“庞培,英佩拉托!雅库留斯,我们期待着你!”

    庞培收起了刚刚那丝笑容,纹丝不动地接受着一切。

    和他养父满意的心情不一样,身经百战的军团对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青年的欢呼。使雅库留斯自尊的心中一阵害臊,他好想退到后面的人群中去。

    然而养父的榜样和血液里生而带来的骄傲。使他不由自主地和庞培保持了一样的姿势,冷然注视着一队队第十军团的老战士在他脚下经过。

    第十一军团——“夫累腾西斯”军团走来了。

    他们大声唱着反败为胜的夫累克敦海战的歌曲,喊着“庞培”和“阿格里巴”,当然,还有“雅库留斯”的名字荣耀地在人群前走过。

    接下来是两个没有获得荣誉称号的军团:罗马共和国的第十二军团和第十四军团,军团士兵由于没有获得可以夸耀的称号,行礼后怀着少许羞愧默默走过检阅台。

    最后出现的是罗马最古老的军团——罗马共和国第一军团。

    第一军团现在已经被用奥古斯都的名字命名为“第一庞培军团”,是庞培最贴心的军团。

    他们带着高人一头的倨傲神情,发自内心地向庞培和雅库留斯致敬,来表示自己的效忠之心。

    六个罗马军团三万六千名罗马士兵组成的检阅部队昂首通过战神广场后,庞培示意场内安静下来:“罗马的公民们,外邦的使节们!”他扫了一眼正聚精会神盯着自己的各国使节,“你们都知道,在伟大罗马统治下的多瑙河土地上,现在正有一场战事,这些军团检阅后就将从这里直接开赴战场。你们告诉我:谁能阻挡住他们的脚步?”

    狂热兴奋的十几万罗马公民响亮的回答他们民族的领导者:“没有!”

    庞培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暂时忘记那场微不足道的战事吧,海神节的庆典就要开始了,让我们把精力投身于欢乐中吧。”

    人群潮水般涌向回城的道路,海神节开始了

    王维屹亲眼目睹了这一次阅兵式,他现在开始真正知道了罗马的强大。

    如此庞大的军团,如此多的对罗马忠心耿耿的士兵。从目前来看,绝对不是日耳曼人能够抗衡得了的。

    即便是在日耳曼吃了败仗的凯撒,在罗马依旧还有一支强而有力的军团没有使用。在那次大决战的时候,如果他的第十军团调上战场的话,日耳曼还能不能取得胜利就很难说了。

    很长的时间,日耳曼必须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真正的和罗马抗衡。而自己的使命,便是让这段时间大大的缩小。

    他在里希特霍芬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里希特霍芬才缓缓地说道:“我们要走的路还很漫长。”

    王维屹点了点头,然后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可这正是我们要做的,只要当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感受到最大的骄傲。”

    强大的罗马,威武的阅兵式,并没有让王维屹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激发起了他更强大的斗志。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从庞培在这几天一系列的表现中,已经对他产生了警惕。能够做到这样队伍位置,庞培丝毫没有侥幸。无论对待什么样的人,他总能够有非常特殊的办法来对付。

    一旦产生任何的麻痹大意,也许之前的一切努力便都白费了,甚至会造成更加可怕的后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