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五十九.和姐妹花的夜晚

七百五十九.和姐妹花的夜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斯普利乌斯”成为了塞维乌斯宴会中最醒目的客人。

    出如此大方,即便是罗马城最富裕的人也只能望尘莫及。

    他也引来了那些诗人、戏剧家的青睐,许多人纷纷来到他的身份,向“斯普利乌斯”敬上一杯酒,上几句话,然后邀请他在方便的时候做客,他们的大门将永远为“斯普利乌斯”打开。

    王维屹微笑着一一答应了他们。他很清楚,在罗马城里有几类人是最受欢迎的:

    拥有权势的官员,打了胜仗的将领,或者是像自己这样的有钱人......

    这其中,那个诗人克拉西奇乌斯似乎对王维屹特别的感兴趣,一直在王维屹的身边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还不断的问王维屹有没有听过这首诗歌,那首诗歌。

    诗歌这东西对于王维屹来实在是太难懂了,尤其是古罗马时代的诗歌,里面到底在那些什么对王维屹简直就是天书。

    不过尽管看到“斯普利乌斯”丝毫不懂诗歌,但克拉西奇乌斯却一点不愉快的表情也没有。非但如此,他甚至——开始用言语挑逗起王维屹来!

    挑逗——一个来自男人的挑逗!

    一瞬间,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全都明白了,这是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在罗马,有男人喜欢女人,有男人喜欢男人,有男人——男人和女人都喜欢。这在罗马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对于王维屹来,这却是自己绝对无法接受的......

    “克拉西奇乌斯,我所尊敬的诗人。”在战场上天不怕地不怕的王维屹,此刻居然害怕的后退了一步,生怕这人的什么时候会忽然碰到自己的身上:“我才花大价购买了两个如此美丽的女角斗士。可不想浪费这美好的晚上......”

    着,略略凑近了一些,指了指身边的里希特霍芬,神秘的放低声音道:“也许他更加适合您。”

    当他做完了如此“卑鄙”的事情后,赶紧来到了提尔利娅和赛维娅这对姐妹花的身边,若无其事的看着周围。

    一转头,却很快迎上了里希特霍芬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眼神。

    太卑劣了,实在是太卑劣了......里希特霍芬心里不断诅咒着王维屹,正当他也想找借口开溜的时候。塞维乌斯却忽然让人把克拉西奇乌斯叫了过,这总算为可怜的红男爵解了一个大围。

    “我发誓我一定会报复的。”来到王维屹的身边,里希特霍芬咬牙切齿地道。

    王维屹笑嘻嘻的正想话,忽然看到了一样事情,朝里希特霍芬努了努嘴。

    顺着那个方向看。一霎那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便明白为什么塞维乌斯舍得把那么漂亮的一对女角斗士给卖了:

    他居然和克拉西奇乌斯亲热在了一起!

    见鬼——这个有权势,并且长相俊美,罗马城里许多女人都愿意为其献身的家伙,竟然和克拉西奇乌斯一样,喜欢的是男人!

    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什么才好......

    这个时候庞培亲自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斯普利乌斯,我的朋友。你现在住在哪里?”

    “啊,一个叫别列亚的人那里......”王维屹急忙回答道。

    “那个骗子、流氓吗?”庞培似乎对罗马城的每个人都了解:“斯普利乌斯,你不该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那会降低你尊贵的身份的。”

    “啊。是的,但我在罗马还没有购买房子。”王维屹敷衍了一下。

    凯撒点了点头:“是的,我疏忽了这一点,不过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我有一幢房子很久没有人住了,就在巴拉丁山上。离这里非常的近。里面所有的一切,包括仆人在内都一应俱全,虽然没有这里如此宽敞,但是我想您和您的朋友,或者再多十几个人住进也没有问题......”

    王维屹立刻道:“谢谢您为我着想,你需要多少的奥里斯才肯把这样的房子转让给我?”

    凯撒却微笑着摇头道:“你误会了,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很有钱,也许比罗马的任何一个人都有钱,但我希望你成为我的朋友,所以,这幢房子我将赠送给你。”

    虽然的客气,但王维屹知道庞培绝对不是如此慷慨的人,尽管他曾经将这里的房子赐给了塞维乌斯,但这里的房子并不属于庞培的财产,而是属于罗马共和国的。

    庞培之所以忽然表现得如此大方,一定是有他特殊的目的的......

    王维屹也没有推辞:“感谢您的赐予。唯一执政官大人,我会记得您的这份慷慨。而在未来的rì子里,如果您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想您知道到哪里派人找我。”

    凯撒的嘴角露出了笑意,斯普利乌斯——这是一个聪明的人,他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

    和王维屹猜测的一样,庞培一点都不大方,但是他现在非常需要金钱的资助。

    昔rì的盟友克拉苏已经死了,他失了一个最大的经济来源,所以必须找到一个新的资助人。

    那些贵族们,虽然为了对付凯撒而愿意支持他,但其实打骨子里也是看不起同样平民出身的庞培,因此绝不愿意躲在庞培身上浪费金钱,这便造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状况:

    庞培想要打击凯撒,就必须组建起庞大的军队,完全属于他的军队,但是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但是元老院的那些家伙,却只会给予他口头上的支持。

    而在这个时候,斯普利乌斯这个神秘人出现了......

    二十个奥雷斯,这是一笔庞大的财产,但斯普利乌斯却为了两个女角斗士眉头都不眨一下的花出了,这样的人是必须笼络在身边的。

    一幢房子将为庞培带来更多的东西。

    “我想将来我们会有更加多的合作。”庞培心满意足地道:“那里的设备非常齐全。我想今天您和您的朋友......当然,还有这对美丽的女角斗士现在就可以搬进了......啊,我想在别列亚那里您还一定有行李吧?不用担心,所有的东西我都会派人帮您取来的,一样也都不会丢失。”

    “感谢您的帮助,唯一执政官大人。”王维屹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起码现在,自己在罗马城暂时有一个落脚处了......

    宴会渐渐的进入到了尾声,塞维乌斯真的是一个非常好客的人,他为每个客人都安排好了房间。还有美丽的女奴隶陪伴着他们。

    庞培当然是不会留在这里的,而与他一起离开的,还有“斯普利乌斯”和“蒂乌斯”。

    塞维乌斯显然有些恋恋不舍,但当他听庞培将在巴拉丁山的一处豪宅送给斯普利乌斯后,他一下变得高兴起来。

    庞培的那幢豪宅他认得。离这里不过几百步路的距离,这么,自己可以随时见到斯普利乌斯和蒂乌斯了。

    这两个商人,比他身边的任何一个男宠更加阳光,更加充满了魅力......

    庞培亲自用自己的马车把他新认得的朋友带到了府邸边,并告诉里面所有的人,从现在开始这里是斯普利乌斯的。他们从现在开始都将是斯普利乌斯的奴隶。

    当吩咐完了这些,庞培这才道:“明天,我会为您带来正式的转让件,就算将来我要反悔。这里也将是受到罗马法律保护的,您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了。”

    “我保证您不会后悔的。”

    当王维屹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庞培和他同时笑了出来......

    这里的确称得上是豪宅,就算把埃丽娜、雷奥妮这些所有的人都搬进来。住的地方也绰绰有余。

    这就是罗马所谓的特权,能够住进巴拉丁山的。都是罗马的特权阶层。

    不过,王维屹很清楚,当庞培将这里送给住进的时候,也许很快就要住进回报了。到时候自己只怕免不得要出一次血。庞培获得的,将远远比这幢豪宅更多......

    庞培的下办事效率很快,没有多少时候就将王维屹的行李从别列亚那里拿了过来。

    “检查一下,看有没有被卑劣的别列亚偷什么东西。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会斩掉这个小偷的。”庞培提醒了一下。

    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检查了自己的行李,什么也没有丢,庞培这才道:“那么,这样我就放心了,祝你能有个愉快的夜晚,我的朋友,明天见。”

    “明天见,唯一执政官大人。”

    送走了庞培,里希特霍芬打了一个哈欠:“我得睡了,我得享受下罗马人的生活。”

    “需要我让一个女角斗士来陪你吗?”王维屹半真半假地问道。

    “我可对她们没有兴趣,天知道她们晚上会不会用短剑刺进我的喉咙。”里希特霍芬一点也不在意:“你买来的奴隶,还是你自己享用吧。”

    完,便在仆人的带领下,哈欠连天的找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现在,王维屹很怀疑,这个见鬼的红男爵的xìng取向了。两个如此美丽的女角斗士,他都居然不动心?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豪宅里最大的房间被专门留给了王维屹,里面的布置让他非常满意。

    负责这幢豪宅的管家是巴尔拉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表现得非常恭敬,在王维屹的再三催促下,这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房间。

    一回头,却发现提尔利娅和赛维娅这对姐妹花还在:“怎么了,你们还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房间吗?”

    两个姐妹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一些惊诧:“我们是您的奴隶......”

    王维屹一下就明白了,他笑着摇了摇头:“我和别的人不一样,对我想惩罚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心慈软,可是你们?算了。今天还不是时候......你们自己找喜欢的房间住下吧......”

    提尔利娅和赛维娅互相看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她们做出了让王维屹目瞪口呆的事情:

    她们,居然就在地上睡了下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王维屹大惑不解。

    “我们是您的奴隶,但我们也是角斗士,我们需要保护您的安全。”提尔利娅解开了王维屹心中的疑惑。

    王维屹哭笑不得,自己还需要两个女人保护吗?

    罗马人看样子在某种程度上还是非常幸福的......

    王维屹看了看宽大的床:“算了,你们都睡到床上来吧,让两个如此美丽的女人睡在地上。可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

    “绅士?”姐妹俩顺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显然对这两个字充满了好奇。

    “啊,以后再给你们解释吧......”王维屹也实在有些疲倦了,打了一个哈欠:“睡觉,睡觉。你们姐妹俩睡一边,我睡另一边。”

    完,他便先上了床。

    可惜的是,今天晚上对于王维屹来,就算再困顿,也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完全可以想象,身边有如此两个尤物。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睡得着?

    越是想要睡着,却发现自己越是清醒,到了后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上空。

    他得努力让自己进入到平静的状态。可是不管如何努力,却发现自己都是在那白费劲。

    脑子里乌七八糟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场面,这一切都让王维屹的不知不觉的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提尔利娅身上。

    看来,自己永远也都做不成君子了......王维屹在心里狠狠的嘲笑了自己一下......

    和妹妹相拥而睡的提尔利娅。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很显然她也没有睡着。

    王维屹不再顾虑什么了。他轻轻的将提尔利娅的身子扳了过来,然后温柔的亲吻下。

    提尔利娅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但她不敢挣扎,因为她是一个奴隶。

    原就不多的衣服,在王维屹的热吻和指灵活的动作下,很快就被褪下。shè进来的一丝微弱的月光,将一具健美的身躯完整的呈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

    一个女角斗士的身体!

    在王维屹娴熟技术的引导下,女角斗士内心的被引导出来,身子不断的在颤抖着,渐渐的不再抗拒,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当王维屹的身子压到提尔利娅身上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身边还同样有一具身体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那是赛维娅的身子......

    王维屹笑了,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可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姐妹,总之自己已经放弃了做君子的打算,那就也没有什么可以客气的了。

    他一遍在提尔利娅的身上做着运动,一遍将放到了赛维娅的身上。

    一声轻轻的惊呼在赛维娅的嘴里传出......

    赛维娅背对着王维屹,任凭王维屹的在身上游动,怎么也都不敢回身。

    可是身边清晰可闻的声音,和姐姐嘴里传出的呻吟,却让赛维娅根无法躲避这一切。

    王维屹身体的运动越来越快,在赛维娅身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巧......终于,赛维娅的身子转过来了。

    提尔利娅双忽然猛的勾住了王维屹,身子也紧紧的贴在了王维屹的身上,就连双腿也死死的钩住了王维屹的腰部,这几乎让王维屹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然后,提尔利娅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尖叫......

    姐姐解决掉了,很快,并不满足的王维屹将下一个目标放到了妹妹赛维娅的身上......没有多少时候,同样的呻吟也在妹妹赛维娅的嘴里发出......

    一个疯狂而浪漫的夜晚,就在这张疯狂的大床上疯狂的发生了......

    ......

    太阳一直升的老高,王维屹才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的身子,正被两姐妹如同八爪鱼一般的死死的勾住。

    实在太疯狂了,王维屹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想到来罗马居然会有这样的艳遇。

    他实在想不通塞维乌斯为什么会喜欢男人,却对提尔利娅和赛维娅这样的尤物无动于衷。

    他正准备起来,姐妹俩却已经醒了,两个人大概也想起来昨天夜里那些疯狂的事情,脸上不由得红了。

    看到王维屹要起来,姐妹俩急忙先起身,要帮王维屹穿上衣服。

    “你们是角斗士,可不是侍女。”王维屹笑着拒绝了她们的好意:“再多睡一会吧,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再做奴隶做的事情了。”

    姐妹俩一怔,接着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主人,您要赐予我们zì yóu人的身份吗?”

    这是主人的权力,王维屹点了点头:“是的,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奴隶,而是zì yóu人了。你们无论想哪里都可以。”

    姐妹俩眼中都在泛动着泪花:“谢谢您的仁慈,我们将永远陪伴在您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