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五十八.拍卖

七百五十八.拍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塞维乌斯忽然让所有的乐曲都停止了演奏,然后他站了起来:

    “我尊贵的客人们,刚才精彩的角斗我想你们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么,下面一项我们喜欢的活动我想也可以进行了。刚才,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两个角斗士精彩的表现了”

    说着,他指了一下刚才参加角斗的两个姐妹提尔利娅和赛维娅,然后,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现在,我们就将拍卖这两个美丽的女角斗士!”

    一瞬间,来的客人们,甚至包括庞培在内斗听的呆了。

    这一对姐妹花长得是如此的美丽,而且她们角斗士的身份,也让她们的身上更加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而现在,塞维乌斯居然要卖掉这两个姐妹吗?

    “塞维乌斯,你是在开玩笑吗?”庞培也忍不住问道。

    “塞维乌斯从来不开玩笑。”塞维乌斯微笑着说道:“女人,不是用来私藏的,而是来给大家享用的。她们就算再美丽,也不过是奴隶而已,像这样的奴隶,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许多”

    宾客们终于弄明白塞维乌斯是很认真说的了,这一来顿时引起了所有宾客的兴趣,要能够得到这一对如此美丽的姐妹,实在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了。

    “十个塞斯太尔司!”有人率先大声叫了出来。

    “二十个!”

    “三十个!”

    宾客们忙不迭的开始纷纷叫价。

    塞维乌斯朝庞培看了眼:“尊敬的唯一执政官大人,难道您不参加吗?”

    “我老了。这方面已经没有兴趣了。”庞培微笑着说道。

    这时候,叫价已经从塞斯太尔司叫到了第纳尔,有人已经出了二十个第纳尔。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

    不过用二十个第纳尔能够换来这一对姐妹花,那实在是太值得了。

    而二十的第纳尔的出价,让所有的人都变得鸦雀无声起来,这实在是一笔很高的数字了

    “啊,没有责任再超过这个价格了吗?那么提尔利娅和赛维娅的所有权将属于”

    正在塞维乌斯准备宣布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角落方向传了过来:

    “十个奥雷斯!”

    一瞬间,宴会厅里真的一点声音也都没有了。

    塞维乌斯也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和庞培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那里站起来的是非常年轻的两个人。领头的那个年轻人说道:“十个奥雷斯,我要了!”

    他们的穿着丝毫不逊色于到来的任何一个宾客,他们的谈吐是最时髦的罗马语。这让宾客们觉得非常好奇。这是从哪里来的贵族?为什么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

    “尊贵的客人,您说的是十个奥雷斯吗?”一直到了现在,塞维乌斯还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是的,十个奥雷斯!”

    王维屹微笑着回答道。然后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庞培。

    这个凯撒的盟友。和未来的敌人,此时也正在沉吟着注视着自己,似乎要从自己的身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尊贵的客人,能询问一下你们的名字吗?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宴会中?”虽然对对方的身份不清楚,而且塞维乌斯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邀请过他们,但一个能够出的起十个奥雷斯的人,绝对是不能够怠慢的。

    “我是斯普利乌斯,他是我的同伴蒂乌斯。”王维屹微笑着回答道:“我们来自比斯尼亚行省。当听到您要在这里举办宴会的时候,我们冒昧的通过一些关系成为了这里的不速之客。恳求得到您的原谅,千万不要把我们从这里扔出去。”

    他的话引起了一片的笑声,塞维乌斯也笑着说道:“能够出得起十个奥维斯的人,绝对值得赢得我的尊重。那么,现在提尔利娅和赛维娅,这两个人人都想得到的女角斗士,就属于您了,来自比斯亚尼行省的朋友。”

    王维屹拿出一个装着金币的钱袋扔了过去,塞维乌斯检查了下,忽然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的朋友,我想您给错了,这里有足足二十个奥雷斯。”

    “没有错,尊敬的保民官塞维乌斯大人。”王维屹淡淡地道:“我本来就是说的一个女角斗士十个奥雷斯,一共二十个奥雷斯。”

    一片惊呼声在所有的客人们嘴里响起,就连庞培的面色也都变了。

    他见过不少的有钱人,但像面前这个,把二十个奥雷斯丝毫不当回事情的人,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连当年富甲天下的克拉苏也都无法办到。

    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小钱,对于王维屹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起来,卑贱的奴隶。”原本对女角斗士一直和颜悦色的塞维乌斯的面色却一下变得凶狠起来:“现在,你们已经有了新的主人了。如果你们胆敢对新的主人有任何的不恭敬,将会被扔进狮子笼里和那些野兽作伴!”

    提尔利娅和赛维娅站在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走到了王维屹的身边,跪倒在了地上。

    “起来吧。”王维屹同样面无表情地说道。

    塞维乌斯的面色又重新充满了笑容:“来吧,让音乐重新响起来吧,为了我们新的朋友,也为了我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音乐重新响了起来,现在,每一个人看到王维屹的目光都充满了异样:

    羡慕、妒忌、渴望

    “斯普利乌斯,坐到我的身边来。”庞培忽然威严地说道。

    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庞培打量了他一下:“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名奴隶贩子。”王维屹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他的回答让庞培和塞维乌斯的眼神里同时流露出了怀疑,一个有如此谈吐的人怎么可能是粗鄙的、眼睛里指认得钱的奴隶贩子?

    “来吧。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庞培微笑着说道。

    一直以奴隶贩子的面目示人的王维屹,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但他丝毫没有慌乱:“尊贵的唯一执政官大人,奴隶贩子的确是我的其中一个身份,也是我无数生意中的一项。”

    “其中一项?”庞培皱了一下眉头:“你有很多的生意吗?”

    “是的,但大多不在罗马。”王维屹镇静地说道:“从我的祖父开始,我们便与东方那些遥远的国家做生意。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从中赚取了很大的金钱。我的家甚至都安放在了东方的某个国家,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罗马。所以我回来了我必须要求得您的原谅,唯一执政官大人,比斯尼亚行省我从来也都没有去过,甚至连证明文件都是我用钱买来的。”

    他知道自己所谓比斯尼亚行省的身份。只要一查庞培就能够查出来。这可以瞒过其它人,却绝对无法瞒过庞培。

    果然,庞培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原来如此,我可以原谅你。谁不想来到罗马呢?告诉我,那些东方的国家真的那么富裕,真的能够给你带来如此巨大的财富吗?”

    “是的,唯一执政官大人。”王维屹点了点头:“我去过最遥远的东方国家,那里的富裕丝毫也不逊色于罗马。如果肯冒着危险和路途的艰辛。我相信任何一个人罗马人都会变得富裕无比。”

    “这是对勤劳勇敢的罗马公民最好的补偿”庞培的话中有一些向往:“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想也去一下你所说的东方国家。可惜的是,我老了。”

    “您一点也不老,唯一执政官大人。”王维屹淡淡笑着:“您依旧可以在战场上驰骋。”

    庞培淡然一笑:“感谢你的奉承,这会让我觉得舒服许多的。那么现在你可以再告诉我一次你对于凯撒的评论了。”

    王维屹一怔,庞培随即说道:“格纳乌斯难道你忘记了吗?难道你还忘记了对格纳乌斯说的那些话吗?”

    王维屹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和格纳乌斯认得的事情,庞培怎么那么快就知道了?

    “我的朋友,你大概离开罗马很久了,不知道罗马城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庞培缓缓说道:“当你说你叫斯普利乌斯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格纳乌斯和我说过的那个人。说实话,我对你为什么那么了解高卢和日耳曼尼亚行省的问题丝毫不感兴趣,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总有自己的办法的。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凯撒在高卢究竟做了一些什么。”

    “他在野蛮人那里遭受了很惨重的失败,而且不止一次。”王维屹开口说道:“野蛮人表现得非常强大,几次都战败了凯撒。在最后一次的决战中,凯撒和他的罗马军团更是损失惨重,他们不得不退回到了高卢。当然,您可以放心的是,野蛮人绝对没有进攻高卢的力量”

    “我为什么要担心呢?高卢可是有凯撒控制的。”庞培冷笑了声:“我的朋友,看来我没有看错你,你对凯撒和野蛮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了解得非常清楚。那么你还可以告诉我,凯撒之所以失败,出了野蛮人的强大以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我想应该没有了”王维屹觉得庞培的话里似乎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盖尤斯呢?难道盖尤斯没有告诉你一些什么吗?”

    庞培忽然到来的话,再次让王维屹吃了一惊。难道庞培对在日耳曼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早已了如指掌?难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吗?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和里希特霍芬的处境将会变得危险无比

    庞培却好像在那说着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你有最快的马为你传递消息,罗马同样也有最快的马和最出色的骑手。盖尤斯给元老院的元老奥维斯写了一封信。信里告诉奥维斯,他将派出一个他的朋友,到罗马来为他活动。奥维斯当天就把信给我看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盖尤斯的那位朋友吧?”

    王维屹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他弄清楚庞培为什么对这一切都如此清楚了

    “是的,唯一执政官,我就是盖尤斯的那位朋友,而且我这次来到罗马,也的确承担着盖尤斯的嘱托。”王维屹重新恢复了“恭敬”的口气:“我和盖尤斯之间始终保持着密切的书信来往。所以在高卢和野蛮人那里发生了一些什么我很了解”

    “那么,仔细的说说。”庞培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王维屹的身上。

    王维屹从容地说道:“老实说,盖尤斯对凯撒做的一些事情都非常的不满。在和野蛮人的战斗中,身为执政官的他,却不得不听从副执政官卡莱尼的指挥,这是很难让人想象的。”

    “荒唐!”庞培和塞维乌斯同时冷哼了声。

    王维屹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继续说道:“在最后和野蛮人的决战中。卡莱尼的军团遭到了惨败,但盖尤斯却击溃了汪达尔人,可惜的是,当战斗结束后,盖尤斯非但没有得到任何奖赏,反而受到了凯撒严厉的训斥。唯一执政官大人,并不因为盖尤斯是我的朋友我就会袒护他,而是一个在战场上取得胜利的人。不能得到公正的奖赏吗,却反而要受到责罚。这点是很难让人信服的”

    庞培微微的点了点头。

    谁都知道,卡莱尼和盖尤斯是凯撒手下最得力的两员大将,同时也是最忠心的部下,但没有想到盖尤斯现在却和凯撒之间充满了矛盾。

    这对于庞培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能够从内部打垮之间的敌人,那将是再好也不过的了。

    “对于野蛮人,你有什么看法吗?”庞培拉回了自己的思路问道。

    王维屹想了一下:“野蛮人现在成立了联盟,无数的部落都团结在了一起,我想我们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击败他们的。我听说元老院新成立了日耳曼尼亚行省,用来加强对野蛮人的控制,但是”

    说道这,他好像有什么犹豫似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庞培却一下来了兴趣:“无论你想说什么,在这里都可以说。”

    王维屹点了点头:“但是我认为,在野蛮人没有彻底征服的情况下,新被任命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森图马鲁斯大人很难执行元老院交付给他的工作。而且,他和凯撒似乎很难相处,凯撒是不会允许别人长久的住在他的地盘上的,尤其还带着军团驻扎在那里”

    庞培和塞维乌斯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塞维乌斯本来就是他们用来牵制凯撒的,但现在看起来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么你认为我们应当怎么做?”庞培又出人意料的征询起了王维屹的意见。

    王维屹知道对方是在那里故意试探自己了,他平静地说道:“怎么做,我想您已经有了答案。我不能牵扯进这样的事情里,我只是盖尤斯的朋友而已。”

    庞培微微一笑:“既然这样的话,你可以告诉盖尤斯,任何忠诚于罗马的人,都将可以放心。他只会得到我们的奖赏,而不会再一次得到不公正的待遇。”

    “感谢您的仁慈,唯一执政官大人。”

    “那么,你可以去享受那两个女角斗士了。”庞培朝那里指了一下:“我想你暂时还不会离开罗马,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派人来叫你,并且继续向你征询一下关于高卢和野蛮人的事情。”

    “是的,感谢您的大度。”

    当王维屹离开这里后,庞培沉默了许久,然后才缓缓问道:“你怎么看,塞维乌斯?”

    塞维乌斯知道庞培问的是什么:“庞培大人,这个叫斯普利乌斯的人我无法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富有。现在,金钱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想他或许可有帮上我们很大的忙。”

    庞培笑了笑:“和我想的完全一样,目前,我可以忽视他的一切身份,以及他来罗马的真正目的,我需要他慷慨的捐献出他的金钱,还需要他的情报,这对于我们目前来说非常重要。”

    在那略略停顿了一下:“那么凯撒呢?你说我们应该如何对付凯撒?”

    “凯撒的声望越来越高了,这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而且他现在似乎不再把元老院和您的命令放在心上。”塞维乌斯的脸色有些阴沉:“我认为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了,比如把凯撒召回到罗马是个不错的办法。”

    庞培叹息了声:“但是他执政的年限还没有到,凯撒一定会拒绝这样的命令的,我太了解他的性格了,这甚至会促使他做出某些不冷静的事情来。”

    “他真的敢这么做吗?”塞维乌斯有些不太相信。

    “他敢,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他的性格了!”庞培目光凝视远方,心事重重地说道。

    是的,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凯撒的性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