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四十五.背叛!

七百四十五.背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苏科尔斯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这个罗马人中的首席百夫长被摔得七荤八素,他原本以为会在这个时候遭到敌人的刺杀,但意想中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

    当他踉跄着站起来的时候,发现那个骷髅面具人正默默的站在那里,然后,他听到了一句让他倍觉羞辱的话从骷髅面具人的嘴里发出:

    “拔出你的剑来,我不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

    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恶毒的言语了,他明明可以杀死自己,却毫不在意的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苏科尔斯拔出了自己的剑

    他已经决定了,必须用手里的剑,来应对对方这个野蛮人的挑战。罗马人的尊严,绝对不能够受到任何形式的玷污!

    王维屹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对手,他发现对手并没有盾牌,于是也把自己的盾牌重新挂到了身后。

    他需要公平的决战!

    或者可以这么说,他需要对手在势均力敌的基础上倒在自己的剑下

    苏科尔斯也一下明白了对方的目的,对野蛮人的愤怒和鄙夷减少了不少。

    这样的对手,是值得尊敬的。

    苏科尔斯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大吼一声,朝着王维屹冲了过来。

    王维屹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对手,一动也没有动,一直等到苏科尔斯冲到了自己的面前,才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战刀。

    “当”的一声。刀剑碰撞之下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王维屹一刻没有停留,战刀就势一抹,凛冽的寒风从苏科尔斯的咽喉处掠过。就差那么一点,苏科尔斯就会死在这柄刀下。

    这也让苏科尔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苏科尔斯急忙又是一剑砍下,王维屹灵巧的侧身一避。

    苏科尔斯忽然发现自己眼前的敌人不见了

    巨大的危机感一下在他的心中浮现

    “再见!”他的身后传来了这一声毫无感情的声音。

    他向回头,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锋利的刀口从他的脖子上抹过

    苏科尔斯手中的短剑落到了地上,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踉跄了几步,双手捂在自己的喉咙处,但却根本无法制止鲜血大股大股的从他的手指缝里流出。

    他绝望的和命运挣扎了一会。但却终于无法逃避死神的制裁。

    他死了。

    罗马军团负责进攻的首席百夫长苏科尔斯就这么的死去了。

    这一切都落到了所有正在作战的士兵眼里,日耳曼尼亚人因为执政官大人的神勇表现而激发起了狂热的斗志。

    但这对于罗马人来说意义就完全的不一样了

    首席百夫长死了,首席百夫长在这个骷髅面具人的面前居然丝毫抵抗的能力也都没有。

    这对于罗马人心理的打击实在是太严重了。

    地形的严重不利让他们根本无法施展出优势的兵力。而首席百夫长之死也严重的动摇到了他们取得胜利的决心。

    现在,胜利的天平正在向着日耳曼尼亚人一方倾斜

    罗马人甚至有些习惯了,这才是最可怕的。在第一次失败的时候,他们愤怒。他们刻意报仇。在第二次失败的时候。他们不少人都对野蛮人有了一种畏惧,开始清楚的知道罗马军团绝对不是不可战胜的了。

    所以,当第三次失败的阴影开始笼罩,他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奇怪的地方

    随着苏科尔斯之死,日耳曼尼亚人越战越勇,大量的罗马士兵倒在了他们的武器下。

    罗马军团的优势不是单兵作战,而是大军团的协同作战。而面对面的交锋,却是日耳曼尼亚人最喜欢的作战方式。

    罗马人在用他们的短处迎战敌人的长处。但是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日耳曼尼亚人漂亮的选择了一个对他们绝对有利的决战战场。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住了罗马军团的发挥。

    胜利,于是也是可以期待的事情了。

    凯撒密切关注着战场。从苏科尔斯被杀的第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要想在今天消灭这些野蛮人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虽然她即便面临再一次的进攻失败,但是他也迅速的看出了野蛮人的弱点。

    他们只有那么多人,他们所有的精锐战士已经都集中到了第一线。而只要将战斗拖延下去,日耳曼尼亚的力量必然将越来越少,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自己的。

    所以凯撒完全可以忍受一次两次的失败,他要的是最终的胜利

    凯撒及时的下令吹响了撤退的号角,这对于正在艰苦作战的罗马人来说也是一次解脱。

    罗马人又一次的被打败了,这让日耳曼尼亚人陷入到了疯狂的欢呼中。

    在罗马人第一次度过莱茵河的时候,尽管日耳曼人也取得过几次胜利,但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的酣畅淋漓。

    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执政官大人,当这个神圣德意志帝国皇帝陛下的使者出现后,日耳曼的所有都得到了改变

    看看地上那一地罗马人的尸体吧,看看那些还在血泊中挣扎哀呼的敌人吧。

    “——恩斯特——恩斯特——恩斯特!”

    这样的欢呼在每个日耳曼尼亚人的嘴里发出,他们正在用这样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于执政官大人的敬意。

    王维屹平静的站在那里,平静的接受着日耳曼人的欢呼。

    这不过是开始而已。更大的胜利,也许很快就会到来的

    而这个时候在罗马军营里,却正在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情绪。

    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罗马军团,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他们会面临军今天这样的局面。

    自从那个戴着骷髅面具的人出现后,罗马人便遭到了可怕的压制,他们一次次的败在了他的手里,一次次的吞咽下了失败的苦果。

    难道,野蛮人真的得到了来自恶魔的帮助吗?

    骷髅、火神、血魔鬼在战场上的英姿,始终都在罗马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们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战场上那三个可怕的杀神。想到那一个个倒在他们刀剑下的尸体

    当然,还有那面始终都在飘扬着的骷髅战旗!

    这对于他们的心理上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威慑。

    这样的情绪。在罗马将领们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他们不断的在那谈论着骷髅、火神和血魔鬼,讨论着他们到底从哪里而来,讨论着是否真的有神圣德意志帝国的存在。

    甚至有的人开始说,所谓的神圣德意志帝国。其实就是恶魔的领地。而恶魔打开了大门。释放出了他的三个将领,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更加多恶魔的使者出现。

    凯撒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部下心态上的变化,他必须要改变这样的局面。

    如果连将领都失去了必胜的信心,那么胜利便也无从谈起了

    他拿出了最好的酒来款待自己的部下,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只有在取得胜利的时候,凯撒才会这么做。

    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失败的一方。又怎么配享受这样的待遇呢?

    “我经历过斯巴达克斯的暴乱”凯撒的表情显得非常轻松:“我想斯巴达克斯和奴隶们的暴动,你们应该还记得吧?在那些暴徒们最强势的时候。无论我们派出多少优秀的执政官,无论我们派出多少强大的军队,却总是在他们的手里遭到失败,为此元老院愤怒不已,罗马公民们惊慌不已。可是,罗马却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候,最后,斯巴达克斯死在了战场上,暴徒们也都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他说到这里略略停顿了下:“我想的是,眼前的这一切和当年是多么相像啊,我们的敌人正在不断的取得着胜利,只不过是奴隶的队伍换成了野蛮人的队伍而已。但是,对于你们的信心,我从来都没有动摇过,甚至,我还看到了胜利的到来”

    一片窃窃私语在罗马将领的嘴里发出。

    胜利吗?起码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胜利的可能。

    凯撒并不在乎部下的态度:“我今天仔细的看过了,虽然敌人的正面防御得非常出色,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们唯一的一道防线了,而且在这道防线上,野蛮人集中了他们最精锐的战士,他们毫无保留的把他们的力量全部运用了出来。而我们呢?我们仅仅只有动用了一个军团。只要将战争继续拖延下去,我相信,十五天,是的,我没有说错,在十五天之内,野蛮人也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卡莱尼,你是如何看待的呢?”

    卡莱尼很快接口说道:“是的,总督大人没有说错,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在白天的进攻中,那些野蛮人表现得非常凶悍,但是在我们撤退的时候,他们却没有投入更加多的力量进行追击。不是他们不想杀死更多的罗马人,而是他们没有这样的力量了。总督大人说野蛮人十五天内必将遭到失败,但在我看来,也许十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在罗马将领的心里,凯撒是最出色的统帅,而卡莱尼则是最出色的战场观察家,一旦他做出了判断,那么战局十有**是按照他的分析来进行的。于是,罗马将领原本有些消沉的心态一下就被鼓舞起来了。

    凯撒看起来很满意卡莱尼的话:“卡莱尼,我的伙伴,虽然你遭到过失败。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决定把明天的前线指挥权交到你的手里,你愿意代替我指挥战斗吗?”

    羡慕、妒忌的眼神无可遏制的在那些罗马将领的眼中浮现。凯撒的这道命令。等于在告诉所有的人:卡莱尼是他最信任的了!

    盖尤斯也是同样如此。

    虽然他和野蛮人的首领恩斯特之间有着一个秘密协议,但是他也同样渴望得到凯撒的无比信任。

    但是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卡莱尼跟随凯撒的时间,完全无法和自己相提并论,立下的战功也无法比及自己,可凯撒却把这样的权力交到了卡莱尼的手中。

    但他只能把这样的愤怒压抑在内心也许,自己还应该找时间和恩斯特见上一面,如果他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用庞大的财力在罗马城为自己活动,或许,自己会取得在凯撒这里无法获得的东西的

    无论是凯撒还是任何一个罗马将领。都绝对无法想到盖尤斯心里的变化。

    兴奋的卡莱尼站了起来:“尊敬的总督大人,感谢您对我的信任,明天,我将亲自督促着勇敢的罗马战士进攻。为您赢得最大的荣誉!”

    凯撒微笑着正想说话。但他的近侍塔比斯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总督大人,有重要”

    “塔比斯,你这个卑贱的家伙,难道没有看到那么多的大人们在召开重要的会议吗?”凯撒勃然大怒。

    塔比斯大是畏惧,但却大了大胆子说道:“是的,总督大人,您可以责罚我,但请听我把话说完。妮莉亚夫人回来了。”

    “什么?”凯撒一下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说道。

    “恭喜您,尊敬的总督大人。”盖尤斯适时站了起来:“我想。今天就到这里吧,妮莉亚夫人一定遭受到了许多的惊吓,您该好好的宽慰她。”

    这些罗马将领都识趣的走了出去,凯撒定了下神:“去,把妮莉亚带进来。”

    当他再一次见到妮莉亚的时候,宛若隔世,他紧紧的拥抱了妮莉亚许久这才松手:“我亲爱的妮莉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妮莉亚的眼中泛动着泪花:“我亲爱的凯撒,我被野蛮人抓住了”

    这是凯撒心里最担心的事情,他急忙上下打量着妮莉亚:“那些该死的野蛮人伤害你了吗?”

    “没有,我没有遭到任何的伤害。”妮莉亚摇了摇头:“我告诉他们,我是阿里奥维斯都斯的女儿,是要来找您报仇的,那些愚蠢的野蛮人真的相信我了。您知道,他们是非常尊重我的父亲的。”

    凯撒笑了,这一点他是完全相信的。

    他拉着妮莉亚的手坐了下来:“告诉我,在野蛮人那里发生了一些什么?”

    “野蛮人是由那个恩斯特.勃莱姆带领的,现在他召集了几乎所有野蛮人部落的首领,成立了日耳曼联盟,他被推举为执政官。”

    妮莉亚的话一下让凯撒担心起来,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所有的野蛮人都团结起,那必然将成为罗马的心腹大患。

    妮莉亚继续说道:“现在,在对面抵挡的只有日耳曼尼亚人,不过,他们的增援很快就会到了。我亲爱的凯撒,您必须拿出办法来。”

    她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凯撒,然后微笑着道:“那些愚蠢的野蛮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早已不再怀念我的父亲了,在我的心里最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您。”

    凯撒握住了妮莉亚的手,温柔的笑着。

    是的,当初妮莉亚的确一心想要为阿里奥维斯都斯报仇,但自己却征服了这个女人,让她彻底的忘记了父亲的仇恨。

    野蛮人永远也都不会想到这一点的

    “也许,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为您排忧解难。”妮莉亚忽然说道:“我知道野蛮人有一条秘密的小路,从那里悄悄过去的话,能够直接进入野蛮人的老巢,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有这样的小路吗?”凯撒惊喜的叫了出来。

    “是的,我来指给您看。”妮莉亚在地图上指出了那条小路的位置:“这条小路几乎所有的日耳曼尼亚人都知道,也是他们最大的秘密。他们认为日耳曼尼亚人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部落,但我想他们错了。因为我心中爱着的只有您一个人而已。”

    “我亲爱的妮莉亚,有你在我身旁真的是我最大的幸运。”凯撒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能够对您有所帮助也是我最大的幸运。”妮莉亚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把艾比斯给我叫进来。”凯撒重新恢复了他的威严。

    不一会,艾比斯走了进来,凯撒向他描述了妮莉亚发现的小路,然后说道:“艾比斯,我需要你带领一支队伍,从这条小路杀进去,打野蛮人一个措手不及,你能够做到吗?”

    “当然,尊敬的总督大人,只要这条小路确实存在,我就能够让那些卑微的野蛮人在罗马士兵的剑下颤抖!”艾比斯大声回答道。

    “很好!”凯斯满意地道:“在明天,我会命令卡莱尼发动进攻,然后你发起突然袭击,野蛮人会因此而变得混乱不堪的,而你的名字,也必然将会成为罗马人的骄傲!”

    “为您效劳,才是我最大的骄傲!”艾比斯半跪到了地上。

    凯撒搂住了妮莉亚:“胜利,是你给我带来的!”(未完待续……)